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个人资料
读来读往
读来读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575
  • 关注人气:2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公告
文章为本人原创,如转载,请告知.
访客
加载中…
http://blog.sina

孙未

友情链接

http://blog.sina
博文
(2017-06-16 17:18)


 

箱子不大,是用陈年的苦楝树做成的。箱子一册,钉一根厚实的帆布带子,作提手,结实,耐用。当年,父亲就是拎着这只箱子,送我读高中的。
    父亲是个木匠,他的手艺来之不易,解放前,父亲在师傅家做了三年短工,挑去十六担精白大米作礼品,才学成了木匠。
    我初中毕业升学考试分数很高,被全县唯一一所重点中学录取。父亲很高兴,开学前那天晚上,父亲突然想起,在外读书,要带只箱子放衣物杂物。父亲找来同村的一位师傅,几乎一夜未睡,赶制了那箱子。第二天,父亲全无倦怠神色,执意送我去离家八十里的县城。这箱子,便陪伴我开始了高中生活。
    高二的一天,早上醒来,箱子不见了,我惊出一身汗。那时,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08 16:34)
              那时候,每个学校都有一支文艺宣传队。我所在的石山小学,自然也有。
    不知因为什么,老师把我也选入宣传队。不过,很快,老师又后悔了。我是个内向、腼腆的孩子,一唱歌,脸就红,头低垂着,不敢正视台下的脸,样子极拘谨;跳舞,更别扭,缩手缩脚,像被谁缚住似的放不开。我的文静和羞涩使老师不忍呵斥我,只在我极不自然表演完后,叹口气说,这孩子……很无奈地摇摇头。那一刻,我便知道老师对我很失望,便格外难为情,脸也红得格外厉害,头垂得更低。不过,宣传队到底还是留下了我,让我在合唱队里凑个数。
    宣传队里,也有戏演得好的。眉子就最得老师的宠。每次,有人跳舞做错了动作,或唱歌走了调,老师就瞪他(她)一眼,说,怎么这样笨!学学眉子!排练舞蹈,老师示范一次,眉子就能记熟整套动作。更奇的是,哪怕在场下正赌着气,一上场,眉子的眉眼就舒展开来,两个酒窝盛满甜甜的笑。老师说她会“入戏”。
    每年春季,宣传队总要去各个村里巡回演出。随便在哪个村里,眉子一露面,人群中就会有一阵唧唧喳喳的议论声:“瞧,她就是眉子,最会演戏哩!”“听说她爹爹,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08 15:35)



 

1979年的事了,那年我13岁,正读初二。

那时的我,年龄不算小,却不懂事,懵懵懂懂稀里糊涂,因为没心没肺,所以无忧无虑。那时的乡村中学,作业少得近乎没有,功课轻松得近乎玩儿。

那年秋天,村里务农的堂哥——我伯父的大儿子却正面临着一次稍纵即逝却意义重大的人生转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07 22:21)
 我是84年参加高考的。考试前一周我感冒了。头昏脑涨走在县城大街上我心灰意冷,感觉老天故意和我作对。不过那时却出奇镇定,自欺欺人安慰自己:大不了复读一年。幸运的是感冒不重,回到宿舍躺了一会儿,虽鼻塞喉痛,却也神清气爽。人立马振作起来。直奔医院看病。挂号室里是位年轻医生,见我愁眉苦脸,就开导我,小伙子,干吗垂头丧气。我苦笑一下,心情稍稍好转。在内科室看病时,几位医生听说我是一中高三学生,一个个瞪大了眼围过来。他们急切地打听我毕业会考的成绩。我说出自己分数后,他们眼睛瞪得更大了:哦哦,原来是高才生啊!面对他们的赞叹,我没有丝毫的高兴,只是一再强调,毕业会考试卷简单,且会考成绩与高考毫无关系。可我越说试卷简单,他们越夸我不简单。仿佛我在以欲扬先抑的方式自我吹嘘。为了消除我对感冒的焦虑,医生给我开了一大把药。事后我发现,兜里的最后五块钱已所剩无几。
   高考地点就在一中,主场优势不容小觑。那几天高温,几乎所有的考生都带了块毛巾,我忘了买。好在有方手帕,承担了揩汗的重任。考完第一门语文,去食堂打饭才发现菜票不够打一份肉菜。一位同学慷慨解囊,借我一些菜票,这才度过难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1 19:44:00 同舟共进2017年3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郝文杰(厦门大学)

 

本文刊《中国图书评论》2017第一期


  “忝为人师27年之久,由于天性愚笨,对如何当好老师,还是懵懵懂懂。”在《大师课徒》自序中,魏邦良这样表达自己对“教师”这一职业的困惑。的确,“如何当好老师”,这可能是每一位有责任心的老师都会常常自问的一个问题。“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昌黎先生关于师道的定义已成为中国人的千年训诫。然而这毕竟离我们太过遥远,也太过抽象,从中,我们很难捕获到关于师道的具体形象。今人喜从各种“教学法”中习得教授指导学生的方法,虽也能有所斩获,但顶多只是一“匠人”而已;这如同古希腊的辩术士,他们擅长以修辞和演讲二术授人,但从不对正义、节制这些美德报以敬畏。那么,什么才是“传道授业解惑”的真谛?我们如何才能摆脱“教书匠”的庸名,做一名真正的“师者”?《大师课徒》一书试图用那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魏邦良

 

熟悉张幼仪的人都说,她天生强若男子。小时候,家人就常对她说,她出生的时候,把妈妈身上的男子气概都带走了。

对这种说法,张幼仪一笑置之。她十五岁由父母做主嫁给了一个根本不爱她的男人——徐志摩,二十二岁,身居海外,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张荫麟是民国史上罕见的史学天才,他的未竟之作《中国史纲》,文笔优美,论述流畅,特色鲜明,不仅是历史系学生案头必备之书,也是史学爱好者口口相传的畅销读物。

张荫麟37岁就因病去世。在民国天空中,他像一颗流星,那么短暂,那么耀眼。直到现在,我们依旧能感受到那束炫目的光。

192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字裡行間:師門辱教記


http://paper.wenweipo.com   [2016-05-2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13 13:05)

 



 

我上高中那年,弟弟辍学了。从此,他走上了一条和我完全不同的人生之路。

18岁那年我考上大学。去省城大学报到那天,弟弟吃力地扛着行李,把我送到通往县城的那条公路上,然后转身回家。那次送别仿佛是个象征:兄与弟如同两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