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我们这代人
我们这代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89,170
  • 关注人气:3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书刊摘录

原创 2016-05-26 刘豁公 梨園雜志

今日推送之《梅郎小史》出自刘豁公所编之《梅郎集》一书,此文为编者自撰。该书由上海中华图书集成公司1920年8月出版发行。文中收录易顺鼎之《万古愁曲》及罗瘿公之和易实甫《国花行》诗,为早期「梅党」追捧梅兰芳之文字。文中之言论为时人见解,或与如今之「定评」相异,又因涉其私寓往事,故此文今日较为少见,然对其早年集中编演新戏时期之舆论情况,可窥一斑,故录之。

 现在我们中国说起梅兰芳来,大概无论是男女老幼,没有个不知道的,要问梅兰芳究竟是个甚等样人,他有多大年纪,是那里的人氏,是何人的子孙,在什么人面前学的戏,唱戏的程度和资格现在到了什么份儿,只怕能够还出他娘家来的,很不多呢。诸位看官们不用着急,请你赏下贵耳音(这是大鼓名家白云鹏常说的,话通不通我却不负责任),听小可细细道来。

 梅郎名澜,号畹华,又号涴华,这「涴」字是南通州张状元(季直)给他取的(详见季老致涴华小友书),他牌名叫做梅兰芳,原籍苏州吴县,寄籍直隶顺天,他祖人名叫梅巧玲(号慧仙),因为生的肥胖,人又喊他胖巧玲,原是北京韩家潭景和堂的老板,又是昆班著名的小旦,常在北京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京胡制作

文化

分类: 书刊摘录

京胡制作大师韩文德专访(摘自京胡艺术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武场的“三”“六”“九”

原文:张文瑞  曲京人京剧艺术工作室

六场

 

伶界行内把伴奏的乐队称作“场面”,老话儿又叫“随手”。由于旧时场面以六件乐器为主,故又有“六场”一说。凡有孔能吹、有丝能拉(弹)、有楗能敲且一专多能造诣精深者,谓之曰“六场通透”。

 

六场分文三场和武三场。司吹、拉、弹的叫文场;事敲、打的叫武场(老话儿称作“打家伙”)。文武场的乐器都加一块儿有十好几种,包括胡琴、京二、月琴、南弦子、笛、唢呐、海笛子、笙、挑子、单皮鼓、大锣、小锣、铙钹、堂鼓、齐钹等,晚近又添进中阮、大阮等若干,其中胡琴、月琴、南弦叫“文三场”,单皮鼓、大锣、小锣叫“武三场”,合称六场。

 




“文三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民报》1938.6.11-7.2 作者:景孤血

名伶访问记——马连良(上)

原文刊登:戏曲曲艺两门抱  

 

本月七日下午七时余,记者因负本报使命,特至崇外翟家口豆腐巷名须生马温如(连良)宅访问。当承于燕室中接见,其室中阴森,凉度颇适于夏日,案上除马君之各种大小照片外,即南鸿北鲤函信鳞栉,布置异常精优。马君衣白色短衣,其潇洒流宕,体任自然,无殊在台上表演,因叹古人“百闻不如一见”,信非虚语。尝闻外间颇有传言,以为马君夙昔倨傲,迄今一见,始知人言之詟。因坐对马之言谈姿态,真觉不愧“温如”也。兹将访问所得,汇志于后。

    记者问:素验马君世奉天方古教,但其家世,请略见告。

    马君答:先父西园公,弟兄六人,公其长也,世居西城。先父业商,开设清真茶肆于阜成门外,箭楼对面,为西城最著名之“门马茶馆”。

    记者问:“门马”之名,即为贵肆字号乎?

    马君答:否,此茶肆名“长顺馆”,“门马”乃俗称也。先父曾与谭鑫培老板交有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认识马连良的十三扇门(上)

原创:戏曲曲艺两门抱 作者:黎师乾

 

(第一部分)      

 

1927年的6月1日,北京又一村饭庄济济一堂,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16 08:3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余叔岩·吊嗓子之程序(徐城北)

余叔岩是京剧几代老生中的一个重要人物,今天学老生的人,几乎无不从余腔学起。可学了几十年,最后扪心自问,究竟学余学得怎么样了。答案只能是“否” 也有人在初步掌握了老生一般唱腔之后,便又投奔他派,觉得其他流派特征明显,——学一唱,便能让台下立刻发出“某派”的呼声。但是,不少这样的人几十年唱下来,又会在忽然间发出感叹:“还是余派深沉有味儿!”

余幼年曾一度大红,但很快累垮了,一歇二十年。之后东山再起,但时间并不太长,就又居家养病,授徒也不算多。但是,他的名声和地位却一直是很大的,特别是他的声腔,几平让所有学老生的人宗法。也有若干专门以教授余控为生的人,除了教授余腔之外,也常常讲述一个昔日学余无比至诚的轶闻——

余的生活规则是日夜颠倒,晚上才起床,然后吃“早饭”、抽大烟,大约要等到后半夜,精神才能上来,于是就在他的后院吊嗓子。夏天如此,冬天也如此? 传说许多余迷从午夜时分就守候在余家后墙外头,一等就是两三个钟头。等什么‘;似乎不是等着去听“余派名剧”中的重要唱段,因为这些唱段大多已经录音,或者可以买票到剧场中去听;他们此际只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