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势所趋
大势所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747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我不说话;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不是犹太人,我不说话;此后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不是工会成员,我继续不说话;再后来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不是天主教徒,我还是不说话;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德国牧师马丁·尼莫拉
友情链接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7-07-11 19:02)
标签:

休博

分类: 一件小事
 开博这么久,访客才一万多,证明博客本身并不吸引人,也可能有博主不知道的原因。既然如此,那久永久休博,以免浪费时间。对那些来过这里的不认识的朋友,只能说声对不起了。再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南方都市报》社论中说,“山西的‘黑窑案’,却承载着地方政府不可推搪的过错,不容推卸的责任,因此,在对受害者的赔偿方面,政府有必要表现出更实在的担当,更有力的作为。”言下之意是,从现有法律规定以及原被告双方的实际看,受害人得不到足够的赔偿,那么,有“失察之过”的山西政府就该承担起赔偿责任。社论提出的这点要求,如果能够落到实处的话,对受害人来说当然是好事,公众也会以同情心态予以支持。但是,由政府赔偿引出的那个老问题就不该解决了吗?

 

这个只有在少数几个国家才存在的老问题是,政府赔偿钱从何来?政府赔偿在中国并没有多长时间的历史,赔偿数额也少得可怜,成千上万的各种类型的受害人还根本没有得到赔偿。不过,政府赔偿既然已经开始尝试性实践,钱由谁出的问题就必须解决,因为政府不是造钱机器,它的钱是纳税人的血汗,政府或政府官员犯了错误,却用纳税人的血汗去补过,这显然对纳税人不公平。但政府赔偿又不能因此而废止,相反,它是实实在在存在的,而且应当认认真真地完善和落实。那么,应当怎样解决这个问题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土地

承包权

入股

分类: 国是刍议
 打一个不太雅观的比方:中国的改革就像跳脱衣舞,笨重的棉衣棉裤早已脱掉,甚至外衣外裤也脱了,但衬衣衬裤还舍不得,背心裤头之类的依稀可见,就是不让你看清楚。重庆农民可以拿自己的土地承包权入股企业,就是脱衣舞式改革中又一个吊人胃口的动作,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举个实际例子。我一个朋友前几天下乡,看到一大片果园中所有的荔枝树都被拦腰砍断,而且砍得很低,就好奇地问果园主人为什么这样做。果园主人说,承包期到了,明年的承包人不是他了,所以砍了。你瞧,土地所有权不是农民自己的,土地就很难增值,甚至会随着承包期的临近而贬值。比如那个果园,新的承包人挖去树根就得花去不少成本吧。

当然,果园一事只是很轻微的“公地悲剧”,因为一个“公”字而导致土地荒芜和污染的严重事件,更是层出不穷,触目惊心。大家不妨仔细想想,太湖巢湖滇池污染,山西黑窑奴工事件,乃至厦门PX项目等等,其实无一不与土地所有权的虚置有关。假如土地是私人的,而且受到法律的严格保护,土地主人会允许它荒芜和污染吗?会允许像砖窑这样几乎没有任何附加值和可持续性的产业存在吗?假如土地是私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王德威

分类: 一件小事
几天前接彭志恒老师通知:哈佛教授王德威25日要来讲课。25日晚,我与同事换了班,邀了两位朋友一起去听课。王教授的讲题为《1905-1955-2005中国现代文学的不变与巨变》。

王德威,国立台湾大学外文系毕业,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校区比较文学博士。曾任教于台湾大学、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系。现任美国哈佛大学东亚语言及文明系Edward C. Henderson讲座教授。

讲课从1905年的一起爆炸案开始,到反胡枫再到巴金去世,三个50年中现代中国文学的发展脉络。说实话,那个“爆炸案”一讲完我就睡着了,因为这两天被股市折腾得疲惫不堪,快讲完了才醒来。讲课结束后,王教授回答了老师学生的提问,本人也提了一个很俗的问题:中国大陆作家至今无一人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这是为什么?假如中共继续执政,未来15年左右大陆作家有无获奖可能?

果然,王教授说这是一个无数次被问到的问题,然后说有可能,并简单介绍了诺将评委的情况,说18个终身评委中只有一个懂中文,而大陆作家只有莫言和王安忆的作品被及时翻译,所以翻译是个关键。他还从过去诺奖颁发的地域拓展——欧洲——北美——拉美,流露出一点诺奖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24 16:58)
分类: 国是刍议
没有想象力别想当作家。
现实永远都比小说家的想象丰富。
即使把古今中外所有小说家的想象力加起来,也丰富不过当今中国的现实。
比如山西黑窑,你能想象在21世纪的今天还有奴隶制吗?你能想象在和谐社会的今天,还有把活人扔到搅拌机的惨剧吗?
当然,还有更加超乎人们想象力的事情,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人怨最终引起天怒!也许是真的,也许是假的。自己判断吧:
http://www1.tianyablog.com/blogger/post_show.asp?BlogID=244102&PostID=10015105&idWriter=0&Key=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山西省长于幼军就“黑窑事件”向国务院作了检查。一个省级干部作检查的事,能够出现在新闻报道中,这在中国也算比较新鲜了。

中国法律规定,政府向人大负责(宪法还规定所有地方政府向国务院负责),人大由人民选出的代表组成,因此,看上去政府本质上是向下负责的。但在人们的印象中,官员历来只向上负责而不向下负责,起码还没听说过政府向人大或直接向人民作检查的事。所以,于省长此次向国务院作的检查,很符合人们头脑中的那种印象。

诚然,省长向国务院作检查是法所应当的,也是必须的,但它依然缺乏向下负责的味道。洪洞县政府工作组赴12个省市道歉的做法,别说是财政浪费,更给人一种作秀的感觉。因此,于幼军省长还须代表山西省政府向下、向全国人民作检查。因为“黑窑事件”不仅严重侵害了黑奴的身心,也严重伤害了全国人民的感情,更严重侮辱了21世纪人类的良知。

不仅如此,鉴于“黑窑事件”的长期性和规模化存在,鉴于劳动、公安等部门的执法人员涉案其中,鉴于担负监督政府执法职责的人大没有察觉或视而不见,鉴于山西省政协没能履行好参政议政的职责,鉴于山西省委没能很好地体现党的领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民主

秩序

分类: 国是刍议
 

人们常常听到这样的问题:在没有反对党的国家,专权一旦垮台,社会会不会陷入混乱?若要拿出苏东的变化证明不会混乱时,又会遭到这样的反驳:那里人民的素质高啊。意思是,民主只配高素质的人享用。换句话说,秩序与否跟人民的素质有关。事实究竟怎样呢?

 

在一些人看来,三轮车夫够没素质的吧!但我在菜市场外边观察到的情况证明,这些“最没素质”的人,恰恰最懂得秩序:他们骑着车在马路边一字排开,来的客人先上第一辆车,几秒钟讨价还价后,“买卖”成交,于是,第二辆车前进一个车身的距离,继续等候,秩序得很。我曾多次问过一些车夫,排队候客是交警还是城管教你们的?回答全是嘲笑的口吻:这样的事还需要教?

 

三轮车夫为何自觉排队?我想是这样的。他们个个都是清楚自己利益的明白人,懂得自身利益所在的人,一定就有寻求通过规则去获利的愿望,于是,谈判和协商后的秩序——排队候客诞生了。

 

小岗村的农民有什么素质?显然“没有”。但他们也懂得自己的利益在哪里,怎样才可以获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厦门

短信

px

分类: 一件小事
 

生在中国长在中国的我,除了对故乡城市固有的亲情以外,几乎没有第二座城市能够感动我,以至让我这个懒惰之人提笔记录点什么。而厦门却是例外,她感动过我两次,一次是小事,一次是大事。

 

第一次去厦门是1998年,我和老婆孩子外甥四人。

 

从打的开始,我就觉得这个城市有点“怪”:不在线框附近招手,的士是不停车的。不赚违规钱,厦门人的素质可见一斑。而最感动我的那件小事,也恰恰发生在打的时。一天,我们从靠近码头的中山路附近打的去植物园。一路上,我们怀着在其他城市打的时一样的心情:怕挨宰。可是,这种担心不仅没有变成现实,反而因为一个故障,让我们的心情变得格外好。是这样的:快到植物园时有段上坡路,而汽车却熄火了,司机发动几次都发动不着。无奈之下,他歉疚地让我们下车步行,并指着约百米远的一个大门说,那就是植物园。而当我掏钱给他时,他却死活不肯收,说有规定,客人送不到目的地不能收钱。就这样,我们竟然坐了一回“霸王车”。这在其他城市几乎不可能。比如北京,别说宰你没商量,连客人的称呼在司机嘴里都变了样,叫“菜”,意思是,你上了车,就是连鱼肉都不如的菜,想怎么剁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股市

分类: 国是刍议
 

    “9·11”之后,纽约世贸中心遗址重建工作引起广泛关注。据悉,新世贸中心楼高达111层,比原世贸中心增加了1层,总高度为象征美国建国年份的1776英尺(541.3米),而原世贸中心两座塔楼的高度均为456米。曼哈顿下城发展公司官员称,新方案将使新世贸中心成为世界上最坚固、最安全的摩天大楼。

 

    老实说,我不是一个迷信的人。但是,早在新世贸中心大楼开始征集设计方案时,我就觉得应该比旧楼高出一截。这是一种寓意,说不屈服于邪恶势力可以,说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也可以。果然,新方案比旧楼高。用纽约州州长帕塔基的话说,“新的设计方案代表了我们对自由的纪念和对安全的承诺”。

 

    如果把“五卅惨案”之后中国股市的信心重建,与世贸大楼的重建相提并论的话,那么,我同样觉得,连续四天大跌后的中国股市信心重建,应当从今天下午大盘翻红、60多只股票涨停的基础上,起码连涨5天(比连跌4天多一天),股指也重新站上4000点以上。这也是一种寓意,是对股票战场上那股看不见的势力的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股市

 

    今天是大盘连续三天大跌后的第一个交易日。我在《股市有风险  股道又玄机》一文中,曾把那个OVER消息的证实当作一个利好,预计昨晚会有进一步的消息发布,并结合今天是个“特殊日子”的实际,断定股市会涨。

 

    消息的发布被我言中,即,三大证券报同时发表社论(已在昨晚上网),一致为政府调高印花税辩解,认为这一措施不是打压股市,而是遏止短线投机,牛市基本面会长期存在。而事实是,今天盘面依然“万绿丛中几点红”。这是为什么?是股民对政府出尔反尔不讲信用的余悸余怒的进一步释放。

 

    懂得中国媒体“特殊性”的人都知道,一家媒体发表社论绝少是随着自己意愿的,三家媒体同时发表主旨一致的社论更不是巧合,而一定是有着高层的授意,或者至少是对高层口味的。也就是说,社论是间接的官方观点,目的在于给股民打气,影响盘面翻红,起码不要跌得更惨。这可以解读为:官方借媒体之手,矫印花税之枉(尽管官方并不认为有什么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