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为西南灾区捐思源水窖
个人资料
阿清本是孤飞雁
阿清本是孤飞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207
  • 关注人气: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鲜花背景
暂无内容
玫瑰
公告
归来。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正观法师

我的师父

风花雪月颜容

因为爱才遇到你

天若有情

柔情似水邱云龙

左手牵着右手

傍晚捡到的惊喜

小巡警

一个真实的警察

莲花上的一滴露珠

莲花露珠的世界

狐狸小贝贝

草原上的好男儿

没有现场

一个有爱的警察

国强7479

喜欢荷花的警察

耀慧居士

善心处处是莲花

他九千次轮回

她九千次回眸

果一小师弟

你听,那钟声响起!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情感

       今天,是第十五天,离21天还有6天。三个星期是否能戒掉对一件事物的迷恋,要看对一个人一件事情深爱和迷恋的程度。自你走后,我一直比较忙,其实忙碌了些什么我并没有记录。像很久以前那样的疼痛,终于不会再回来纠缠我了,每个人总要撕心裂肺后,一场手术切除所有会疼痛的细胞,慢慢痊愈。况且人到中年,什么样的感情都不再深刻,宿命来了,什么事情都能接受。

          因为哭过太多,眼睛渐渐看不清,所以不敢再流泪。想哭时,就拼命一杯咖啡接一杯咖啡的喝下去,那些苦涩的悲伤的就全部隐忍到心脏深处去,埋藏。今天,我哪儿也不想去,一个人静静待在办公室里,站在十八楼办公室的窗前,看远处的山,山水如画妩媚在雨雾中。在远方,在天山脚下,那些骏马是否还奔驰在沙场?坚毅沉默的胡杨林是否还刻录着你英俊的面容?大片大片盛开的梨花是否还洁白如雪诉说着曾经的誓言?那些我走过的街道,我来过的痕迹,都在漫山的飞雪中随风而逝。

          是什么样的宿命,让人相遇,再给出什么样的剧情,留下什么样的传说。在深夜和黎明不断的交替中,所能做的就是慢慢等待,等待明天来临。在时间的灰烬中,慢慢磨平棱角,枯萎思想。日子不就是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偶尔,我们会在梦中惊醒,醒来后静静看向窗外的黑夜,天边有时一弯新月如眉,有时秋雨敲窗,耳边传来一声叹息,就这样,就这样,将我一生变凉。

          我枯守着一座城,承诺一个人的天荒地老,坚强的生活在每一天。每当心脏疼痛的时候,我关上门,安静的坐着,不去深想什么。坐一会就好,慢慢可以呼吸,可以站起,再打开门,去面对一切生活里的纷纷扰扰。我们都需要几张面孔,微笑的,温和的接受下世事里一切变幻的故事情节。那些悲伤的哭泣的面孔只能留给自己,放在任何人也看不到的地方。其实,一切情之所系,都是一种幻像,是我们生而为人,在世间的一种历练,看似沉浮起落,像那些折子戏,唱念做打之后终不免落幕。

       只是,辛苦那天边月,一生为谁圆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29 01:29)
标签:

情感

分类: 缘随风去

    四年没有写博客,没有去看望旧日的博友,甚至忘记了密码,费了一番功夫重新设置了密码,有关于那个邮箱也是一年多未曾打开了,幸好还记得邮箱的密码,不然,真的会永远也不能打开自己的这个家。每一次站在时光长河中回首的时候,其实得到的总是物是人非,流年易逝的遗憾。

    今夜,并没有喝咖啡,努力了半天也睡不着,于是来到自己的这个私密后花园。情不自禁输入刀郎的《冲动的惩罚》,当那熟悉的音乐响起时,我好象推开了时光的门,回到那年那月那个城市那条街道。亲爱的,我回来了,你在哪里?你说的话,你的微笑,我们一起走过的小巷,邻居家的小狗宝宝,仿佛都再次随着时光走到我面前来,那么鲜活那么真实,让我以为我从未曾离开过。

      可是萦绕在胸口的痛楚提醒我,所有温暖的画面,都只能像一场黑白的无声电影,在我眼前循环。那么多那么急擦不去的泪水掉下来,那一场无可挽回的青春之殇啊,埋葬了我们最初对生活所有美好的愿望,我们毫无保留地奉献出所有的热情与信任,忘记给自己留一条退路,在感情里,不留余地的爱人和被爱,却也正是这样的无悔唱响生命里,再也不可复制不可重来的绝恋之曲。故事的开端和结局,就这么成了永生的唯一。

      以至于在后来的后来,对生死离别,对凉薄与背叛,对任何人送上来的伤害都能够像一滴水融入大海,无足轻重。我不再是手捧蝴蝶兰的年轻姑娘,也未再见那温润尔雅的微笑少年,走过的路,听过的歌,爱过的人,变成一根细细的绣花针,隐藏在胸口,呼吸之间牵扯着心脏钝钝的疼,我们无处可逃。

     在今天这样的一个夜晚,是什么引领我穿越时光再次回到这里,是你吗,还是宿命又一个轮回。人,应该始终给自己留一个空间,一个谁也进不来看不见摸不到的地方,可以微笑可以无声的流泪,可以寂寂地捧着水杯听歌,什么也不说,一直到天亮,到阳光透过窗帘唤醒忧伤的灵魂。

    是的,就让花与时光同眠,就让我在回忆里,在这里,无人打扰,慢慢地慢慢地变老,与流年同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10 00:00)
标签:

情感

四年了,文墨城常在一个人静坐时掩饰不住满脸的疲倦,像是刚刚穿越沙漠归来。我常在深夜里打开灯看着他睡着时的样子,那张脸既熟悉又陌生。怎么看,都像是我做了一场梦,虽已远去,疼痛却深重。

电话声和门铃声同时响起,打破夜的静寂。

这个时候应该是文雨城回家了。十分钟后,二楼的房间里传来那首听了半年都没有更换过的歌:谁是谁的谁。

下床推开窗,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雨。给自己倒了一杯清水,打开电脑,却一个字也写不出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15 13:24)
标签:

情感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的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相爱
                             寂静喜欢

 

第一次见时,便喜欢这诗。记得当时年纪小,并不真的能领会诗的深意。

现在,是不想去深究字里行间隐藏在岁月后面的内容。

喜欢就好。如果可以,只想请仓央嘉措喝一杯清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08 19:40)
标签:

情感

分类: 痴言痴语

           

       列车穿过沙漠时的那个夜晚,心脏开始疼痛。这是很久之前一场大病后留下的后遗症。

       一路平安,回到旧时家园。

       正是月圆时分,桂花深情的暗香亦飘舞在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

       多年的故交要嫁女儿了,幸福之时不忘来寻问我的消息,期待相隔五年之后可以再看见回眸。

       难为他还记得亲手用丝线穿了几朵玉兰留给我,那是我们年少时最爱的花儿。

 

       美菱大道变成了徽洲大道,凭空多了两座天桥。小巷子却还在,还寻得到旧时模样。

       三年没和慧慧逛街,今天再牵手也还是那旧时温暖的感觉。两个人坐在超市里喝酸奶聊天,很好。

       出来时,外面下着小雨。天桥下还是有许多卖花的姑娘手捧着百合与玫瑰花向路人兜售。

       公园的树荫下,有人正在咿咿呀呀的唱着黄梅戏,那声音格外忧伤动人。

 

       去农场看了看,已经成熟的菜居然被他们偷得差不多了,好在有几个有良心的还知道为我除草。

       还有那个阿剑,居然买我做奴隶,给我起名叫:猪坚强。

       市府广场附近有位伯伯卖的榛子很香,只是外面那层坚硬的壳需要很费力才能敲开,就像人的心。

       和妈妈一起逛步行街。今年闰月,家乡有女儿给母亲买鞋子的风俗。感谢这样的风俗。

       经过李府门口,那傲然伫立不语的两只石狮子,瞪着圆圆的眼睛看着街上人来人往。

       红色灯笼的微光照不进那深幽的院落,我幻想李鸿章大人此刻正在中堂批阅公文。

 

       明教寺外香火鼎盛,善男信女许下无数美好愿望,菩萨始终笑容慈悲,却不发一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02 21:09)
标签:

红丝线

钮扣

              

    

        谁是谁的谁,谁是谁的谁的谁。

        他,还记得她手腕红丝线系住的第三粒钮扣,可是那粒钮扣却已不记得他。

        她,以为有一个人会一直为她点亮那盏红灯笼,可是她却忘记了回家的路。

 

        他,小的时候总是吃不饱饭,没念过几天书,没过上几天好日子。一辈子忠厚老实,只想好好过日子,培养女儿长大,再过几年能含饴弄孙享受天伦之乐,可是十一年前却被葬在他生前并不熟悉的城市公墓。

        她,生在地主家庭,念过几天私塾,写的一手好毛笔字。却在那个年代因为成分不好失去许多学习和工作的机会,嫁给一个老实巴交的男人。这辈子没有自己的孩子,抱养了一个女儿。希望老有所养,可是现在她孤孤单单一个人过了很多年。

 

        他,身高一米八二,桀傲不训,天性凉薄。智商九十七,情商二十。信奉:我是无赖我怕谁的生活准则。关于得到和失去,不欢喜也不伤悲,在现在这个情薄如纸的社会里如鱼得水生活得风生水起。

        她,生性执著,情商九十七,智商二十。喜欢刺绣,绣得很差。信佛,修行四五年,毫无长进且得失心太重。时常写些无病呻吟的文字,自以为是个至情至真的人,实则幼稚无知。妄想拥有一种永远相守和忠诚的感情,最终死心在天涯之边雪山之下。

 

        他,赌钱,嫖娼,每天周旋于若干个女人之间,并引以为荣。

        她,等他回家,从一月到九月,茫然的看着天空中断线的风筝,无能为力。

 

        他,十九岁,书念得不好,跟着师父学开铲车挖矿。矿蹋了,他永远沉寂在黑暗里。

        她,十九岁,吉它弹得很好,答应下个星期天去他家教他弹吉它,星期天到的时候,她只能静静的在公墓里那座新坟前为他弹曾经最爱的曲子。

 

        他,离开那座城市十六年,为了心中一个坚定的信仰。虽然在这个年代信仰已经是一个没有多少人相信和坚守的事情。(他的枕边一直放着她的照片)

        她,留在那座城市十六年,在市实验小学教语文。每天上班下班,批改作业备读第二天的功课,恬静而淡然的过着日子。(她的书桌上一直放着他的照片)

 

        众生以各种各样的因果轮回,在这个世上用不同的面孔,演出着大同小异的故事。不能从表面的结局去判定残缺和圆满,其本质归根结底,都从业障的缘头而来。有时可以了断,有时仅仅算是暂告一段落。往往在某一个时间段里不停的周而复始,你欠我的,我欠你的,希望以冤家的形式相遇,纠缠,结算清楚。虽然每个人都希望和自己纠缠的那个人做一对欢喜冤家,却会在不经意间又结下仇冤。

 

        七个月的相守,告一段落。哀恸有时,欢喜有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我坐在树荫下,看他们打架。虽然凤凰花此刻开得格外娇艳,那一朵朵柔媚的红却怎么也抵不上他一脚踹在她胸口时的美丽。不知忧伤的雨也选择这个时候来添些烦乱,使夜色又浓了些。路人纷纷散去,只有我还贪恋着看他们的纠缠,很想看到一个结果。借着小吃摊上的微弱灯光,看见她的脸像零落在尘土里的落花,惨淡而毫无颜色。他的脸,却鬼魅似地狱里的使者,能让我这个路人也感受到冷冷寒意。

 

       我静静看着他们,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干净的雨水似乎并不能冲刷去他们的恩怨。可能这个结局实在不能像电影里共党打败日本鬼子那样黑白分明,而使他们无从抉择。因为刀子刺向对方的时候,流血的却是自己。我在仇恨里看到欢爱,又在欢爱里看到决绝。所以,无法成全,无法圆满。

 

        去银行取钱,三次没有输对密码。心里忽然一跳一跳的疼,原来,我才是那个被刀刺中的女子。却一直不自知,隐藏在一种平静的假象里,感受阳光隔着玻璃的温暖。等到玻璃在不经意间被打碎,刺伤了手,鲜红的血才会提醒我们疼痛原来是真实的。

 

        说出去的话,射出去的箭,覆水难收。就算是让时间辗过,还是留下深深的痕迹。菩萨畏因,众生畏果。今夜,凤凰树下,花意正浓,且听南窗雨。

 

        车,寸步难行。风沙砸在窗玻璃上,外面已经是暗无天日。以为到了另一个空间。第一次领教了沙漠天气的突变与可怕,不过相对于人心的多变来说还是略逊一筹。在很差的天气里,我仍然希望可以看到一些喜庆的事情。比如说,久别后的团圆,真心的原谅,和温暖的怀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可能在医院里待一些日子,会让人看清楚很多事情。只不过我觉得看得太清楚也并不是什么好事,内心抗拒,却要做出委屈求全的决定。最终结果却还是不能尽如人意,就像一个苹果烂到一定的程度时,该切就切吧,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手术过后,病情好转,伤痕却不免留下。交给时间抚平吧。

女人最需要什么,应该是一个健康的身体,因为没有人可以代替你疼痛,代替你上手术台。

除此之外,就是一份可以养活自己的工作。

剩下的,到后来,都不重要了,连想起都不必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在某些倦怠的时刻,语言显得格外苍白。这使那些心灵充满障碍的人,倍加沉默,想要安抚却无从下手。因此,黑暗更加长久持续。惟有食物和水带来温暖,当疼痛袭上来时,一杯开水泡面在温暖了我的胃之后,也迅速给我安心的感觉。逐渐知道食物所拥有的强大力量,胜过那些缺乏真诚的语言。

 

   因为一直在路上,没有真正的停留过.那些看似温暖的怀抱其实更像是一场绚丽的烟火,还未尽欢,归期已到。深究起来,始知,过去的,现在的,纵然躲在婚姻厚厚的壳里,还是会被某一根刺惊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10 17:20)
标签:

杂谈

        

 

     因为漂泊奔波,总渴望团圆,又总不能如愿。像一只木鱼,日日承受敲打,夜夜铭记疼痛。

     虽如此,仍感念可以聆听佛的教诲。

     愿跋山涉水,历经磨难,有一天能穿上那最圣洁的僧服____海青,身似鸟,翩翩海东来,心似海,

     容一世恩怨,万缘皆放手。

     阿弥陀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