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小慧
王小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1,533
  • 关注人气:1,8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王小慧

文化

杂谈

分类: 媒体活动

For生活:

 

记者:您曾提过“孤独是艺术创作的最恰当状态”,在日常生活中您也是能够享受孤独的人么?

王小慧:一个艺术家的真正创作过程应当是在一种孤独状态下进行的。我之所以养成夜里工作的习惯也是因为至少夜深人静时可以没有干扰地去独处,可以静下心来思考。我很珍惜独处的时间与心境。

我相信真正的艺术创作过程,特别是在创作的初始阶段,也就是构思的阶段,一定是需要一种孤独状态的。我不相信一个作家在与一大帮人吃喝玩乐的过程中可以写出深刻的文学作品。我很难想象在柴米油盐的俗事琐事中,一个艺术家或作家可以有心境有灵感去创作。当然有“李白斗酒诗百篇”的美谈,但写诗是比较特殊的创作,李白也是少见的天才,我们都是凡人。我之所以养成夜里工作的习惯是因为至少夜深人静时是可以没有干扰地去独处,能静下心来想点事情。我很珍惜独处的时间,这是我最佳的创作心境。创作的时候我特别想一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王小慧

文化

杂谈

分类: 媒体活动

For女性:

 

记者:“美丽是一种艺术的生活态度”,你如何审视女性的美丽?你觉得中国的女性应如何提高自己的艺术品味呢?

王小慧:美应该不仅是内在美也不仅是外在美。它是一种综合的美。这种综合的美形成一种“态”,而这种“态”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你可以感知它,享受它,但又抓不住摸不着,是只可意会而不可言传的。而且,“态”这种东西是靠多年积累的,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学成模仿的,是从骨子里透出的东西。一个小姑娘不会有“态”的,她可以有“姿”甚至有“色”。姿色可能随着年龄消失,而“态”则可以长久保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王小慧

文化

杂谈

分类: 媒体活动

王小慧接受“太平洋时尚网”专访

 

For艺术

 

记者:小慧老师您举办过大量的艺术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王小慧

文化

杂谈

分类: 小慧随笔

  王小慧 

  前些日子因为天气变化无常,偶感风寒,但我没抽出时间去看病,拖延了一个星期,结果越来越严重。再去看病时大夫让我马上住院,因为肺纤维都已经变粗,再不控制马上会转为肺炎了。不得已被绑在医院好多天。输液很慢,看着一滴滴往下滴的液体,觉得时间好像凝固了一样,却有了功夫想一些事情。

  从小妈妈就灌输我“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的道理。给我讲各种古人勤学苦读的故事,类似“头悬梁锥刺股”、“凿壁映雪”等等。上小学的时候,她在我书桌前的墙上贴了一个字条,上面写着“你今天做了些什么?”那时候总觉得如果一直玩耍就是在浪费时间。所以从四、五岁开始不是练钢琴就是画画,不让自己闲下来。1977年恢复高考的时候,妈妈又给我写了一个字条“此时不搏更待何时?”我想机会终于来了,我也可以读大学了!但是第一年高考录取比例那么小,我们在文革期间又没好好读过书,所以必须拼搏了。白天要正常上班,所有的复习都要在夜晚回家做,经常复习到凌晨。后来累到一坐下就会打瞌睡,于是只能站着看书,有一天我连站着都竟然睡着了。那天我站在北方那种取暖用的煤炉边上,摔下来的时候脸还碰到了烟囱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2-20 13:08)
标签:

王小慧

文化

杂谈

分类: 小慧随笔

   王小慧

 

  记得龙应台以前写过一篇文章好像叫《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我们在海外居住过的人回来真的经常会生气,虽然现在时间久了会变得麻木一点,但是最近又碰到件令人生气的事情!我们在苏州出差时,我的司机在绿灯时开过十字路口,忽然有一个开轻骑的年轻人拐过弯来撞到我们的车,所幸人没事。但是据说在中国凡是机动车与非机动车相撞,不管怎样机动车都应承担至少10%的错,尽管当时所有人知道我们完全照章行驶没犯任何错。警察问我们愿意“公了”还是“私了”。对方明明应负主要责任,车祸因他而起,照理说我们不需要承担责任。可对方还向我们敲诈勒索,说“私了”的话我们要赔偿他修车费,而“公了”的话要等15天以后他才有时间跟我们对簿公堂。因为他知道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和耐心去等待。当时与我共同出行的另一辆车的朋友们也都非常气愤,可是最后我们还是只得采取“私了”来息事宁人。碰到这种事我当然会生气,在我眼中这简直就是无视法律。

  德国人死板是出了名的,一切照章办事,很少有人违规,更少有人犯法。比如乘地铁自觉买票,当然你不买票也可以乘坐地铁,没有强制查票,只是如果偶尔被查到,就要受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自序

 

  2008年我筹备“国际跨界艺术圆桌会议”时,总要向人们解释什么是“跨界”,什么是跨界艺术。而如今报纸上几乎天天都看得到“跨界”这个字眼,大家都在讲跨界。

  在我们这个年代,一个新的概念或一个新的创意提出后,常会被讲烂讲烦,讲到极端,讲到人人厌倦,最后被抛弃。然后人们又开始另一个新的玩意。我担心跨界艺术还没真正开始便也遭此命运。

  其实,我们现在谈得最多的是跨界创作。多才多艺,古已有之。中国古代文人没有专业分工,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者,被称为才子佳人。外国奇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王小慧

文化

杂谈

分类: 小慧随笔

  王小慧

 

  在我的跨界艺术中,跨越最大,最具偶然性的,也可以说最不可思议的是我与纳米艺术的相遇。

  因为我的创作生涯的任何一次新的创作,跨越再大,也都会有一些过去的经验与积累作为铺垫,都会有一些艺术准备。但我对于“纳米”科技一无所知。

  我不仅对于纳米科技这样当代最前沿的交叉性新型学科一无所知,而且,对于几乎所有的新技术都有点天生的排斥性,不仅不愿花时间学习,还认为它们会妨碍我的艺术思维与灵感。比如我到现在几乎不碰电脑,我的微博是朋友帮我注册的,我的手机只用来打电话和发微博,其他所有功能全都浪费等等。因此说我玩纳米艺术,熟悉我的朋友以为是天方夜谭。

  我要感谢我的邻居,现在成为我好友的时东陆教授。我在同济大学的艺术中心是在五楼和六楼。二楼有一个纳米学院。大约我们这幢楼只有我们两家的办公室最漂亮。他们学院比我们成立得晚一些。他是美国某大学的终身教授,同时也在同济大学的纳米学院做院长,每年大概有半年时间在中国。因为他喜欢我们的装修风格,所以在他学院装修的时候带人上来看我的办公室,一来二去就成了熟人。没想到他很有文艺情结,他还写诗,他和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王小慧

文化

杂谈

分类: 小慧随笔

  王小慧

 

  《破碎的月亮》是根据我到西方以后对人生理想、人际关系等问题的思考创作的电影。这电影的主人公是个中国女人,她独自在一个陌生的西方大都市里行走,经历了许许多多不同的场景,这些场景像梦幻一般,而这些梦都有着象征或隐喻的意义。其中有些是非常美好的梦,令她向往;也有些则是噩梦,使她惶恐不安。她漫无目的地走过不同的人家,从窗外看到里面生、死与爱的场面(我认为这是人生三个最重要的命题,也是我艺术创作的主题)。

  年轻的母亲、啼哭的新生儿、安详死去的老人、彼此深爱的男女、同时与两个男人调情的女人、将女人占有便再也不给她自由空间的男人、试图挣脱的女人、活着只为等待男人去爱的女人、酒吧里彼此不相识却有着开放肉体关系的裸男裸女……

  她试图逃离这些梦境,她跑开,逃离这个大都市,逃向自然;在树林里她见过的那些画面又不断重复出现,甩也甩不掉。最后她跑到一个冰冻起的湖边,在湖的中央有一个洞,洞里映射着月亮的倒影。她试着用手去摸这月亮,触到的只是这月亮的破碎的幻象。

  《破碎的月亮》是我对一些人生问题的思考,因为月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3-18 10:31)
标签:

王小慧

文化

杂谈

分类: 小慧随笔

  王小慧

 

  “孩子梦”那组自拍照的拍摄是在我与一位艺术家男友分手之后,想要自己孩子的梦彻底破碎时拍摄的。那时他曾给我描绘过非常美好的一个共同的家的图景,包括带玻璃天窗的大房子等等。那次分手使我感到心灰意冷,甚至有些绝望。我拍的小娃娃是残破的,背景漆黑一片。但我还好有艺术作为我自我疗伤的心理医生,伴我一点点走出感情煎熬的苦海。那过程是漫长的,艰难的。那次经历还让我至今害怕太爱一个男人而失去自我,所以我绝不会再为爱而放弃自己的生活重心,更不会放弃自己热爱的艺术。

  后来创作了七年之久的“红孩儿”系列,我拍这组作品最初的动因是因为中国的独生子女,这是特定时期的一个特殊现象,可以折射出中国很多社会问题。在做出第一批作品之后,才发现它的意义远比当初的构想更丰富,更具多重性。每个人看它都有自己的感受和解释,这就更好。一件好的作品应该有多层次的理解的可能能雅俗共赏是对艺术的挑战。

  红孩子的脸都简化了,变得有点抽象,脸的颜色虽然变红了,但还突出了他们的眼睛,是看得出是农村人还是城市人。我特别喜欢一个民工的孩子,很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3-11 10:48)
标签:

王小慧

文化

杂谈

分类: 小慧随笔

  王小慧

 

  那么多年来,我把全部精力都投在工作和创作上,有时候也问自己,这样是不是太苛待自己了?很多人都劝我,你把节奏放慢点,艺术家应该有一个很好的生活状态。我明白这些道理,但是有时候往往身不由己,就像童话故事里的“小木克”,穿了上一双魔鞋,想停也停不下,只有被渔网绊住了,他才不得不停下。即便绊倒在地上,他的双脚还在空中狂奔,若没有渔网,他就会跑道海里淹死。我说我若是停了下来,网住我的那张网,一定就是一场大病。病倒了,我才可能会什么都不干。不过还许我会抓住生命最后那点时间去写回忆录。

  我有两个很好的朋友都得了癌症。一个是我德国的好朋友,是位女作家,跟我合作写过书,她得了乳腺癌。但后来她改变了生活方式,坚持每天锻炼,饮食也调得很好,生活很有规律,已经很多年了,现在挺健康的。让人感动的是,这场病使她和她丈夫之间的感情更好了,好到令人羡慕。

  还有一位好朋友,是生活在美国的中国人。我无意间在网上看到了她和一位名人的合影,她剃了个光头。因为她长的瘦瘦高高的,看起来很帅,感觉特别好。我发信息给她:你现在玩酷了。没想到她告诉我,她大难没死,正在化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