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王泰白
王泰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412
  • 关注人气: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娱乐

分类: 电光幻影

    午夜的巴黎,时空交错,亡灵悉至。



    在一个复杂的现在,我们面对文明、面对自身国度的走向充满不确定性,时间给了我们路口的虚幻和茫然,也许《午夜巴黎》对我们渺小的自我会有一种轻巧的抚慰。在虚无主义者和怀疑论者伍迪·艾伦的手里,时间是可以反复折叠打开的,只要你站在巴黎街头等待一场细雨,或者跳上一辆极度不安分的汽车,你就会逃离这个成规陋俗压迫的世界,你将身轻如燕,成为一条漏网之鱼,逃向那个貌似心满意足的美好年代,你的自我一定如花似玉。

    而这《午夜巴黎》的雨、半夜驶来的发动机,不过就是我们知识世界的词语黏着物,是一个因为自我的不满足而在现实之乏味中凿开来的时光机,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人的一生,时间会给你很多次彷徨彳亍的机会,你要学会抓住它。因为这是审视你自己过去的大好时机,你可以思考你现实的处境,衡量你的得与失,当然更重要的是你应该借此机会厘清未来的烟云,修正或者重新设计你的职业生涯。

    我们的大部分采编人员都是风华正茂、对生活充满想法的年轻人,在短暂的爆发期之后,在最初的新鲜感丧失之后,难免会有情绪低落,这和媒体的大环境有关,这和整个社会的剧烈演变有关。这也是人生基本的脉络走向,在幻想和现实共同向前的路上,激情裹挟,智慧纷至沓来,我们学会用更理智的手法来处理采访中遇到的各种困扰,用更深入的方法来判断大事件里各种利益的制衡和抵挡。这个世界对每个人都是滚滚红尘,对我们的记者、编辑也一样,在每个人的不便、苦闷之中,泥沙俱下,但我们还是需要对自己必要的坚持,需要我们对自己坚定的守护,做一个可以被自己尊敬的人。

    生活在城市,速度飞快,每一天都弥足珍贵。我们的记者、编辑压力都很大,来自物质、来自身体、来自精神世界。在每次行色匆匆的采访之后,在远离新闻现场的地方,在早晨到来之前,我们都有无数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15 17:57)
标签:

杂谈

 

    在楼宇之间,在浩瀚的街头转角,羊肉都会散发出诗歌的气息,那些大盘鸡和羊肉串堆叠在一起,类似一场灵魂出窍的摇滚音乐会。如果你在城市里叫一次地域特色的外卖,外卖员可能会在登入电梯之前一再迷路,在所有人还没有理清楚具体的个人和一个区域之间的关系之前,也许送羊肉的人永远都不会来。这种误读发生在真实世界,结构性的错误早就黏贴在言语的叙述体里面。羊肉飘香,羊肉里闪着金属的亮光。其实,羊肉是不危险的。

    我们都是一种意义上的唯物主义信徒,但是我们坚决抵制对个体自由的禁锢,反对一种简单粗暴的对个人身份的捆绑,约定俗成的意义对一具发热的肉体来说就是一个冰冷的盒子,偶然性和生命的多样在这种冷冻的环境里没有办法发挥作用。这种多样性就像你抛出一个问题,收回来五花八门的答案,有你预想不到的果实和收割果实的方法。我是谁?这就是我们抛出来的语言飞镖,每个人接镖的姿势都不一样。

    在街头乏味的时代,于琳琅满目的商品魅惑中间悬挂“我是谁?”这样的问题,这是我们故意的唐突。每个醒来的早晨,全世界成千上万的镜子同时醒来,但是不一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娱乐

    一定不能沾染伯格曼的任何气息,任何自以为强大的人都会掉入他织就的漩涡,不可避免地成为他浅灰色海浪缠绕的岸。

    尽管伯格曼告诉比利·奥古斯特他不必理会伯格曼,他只要是奥古斯特就行,《善意的背叛》依然还是一部伯格曼电影,至少是一部伯格曼式的电影。从《善意的背叛》中走出来的受众第一想到的是怎样去探索一个绵密、独一无二的伯格曼世界,其次才会想到比利·奥古斯特还导过什么光彩夺目的电影,虽然比利·奥古斯特不失为一个优秀的导演,但是伯格曼实在是太危险了,没有什么人挡得住。

    更何况这本来就是一部伯格曼写就的关于他父母的电影,安娜那个行将出生的二儿子就是电影世界不能缺少的天才诗人和哲学家——英格玛·伯格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娱乐

 

“我听别人说这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它只能够一直的飞呀飞呀,飞累了就在风里面睡觉,这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它死亡的时候。以前我以为有一种鸟一开始飞就会飞到死亡的那一天才落地。其实它什么地方也没去过,那鸟一开始就已经死了。”

——《阿飞正传》

    少年心气的时代,有情怀的男人一定会羡慕王家卫《阿飞正传》里的无脚鸟,都会在一片不知就里的茫然中主动去认同那种风中的无法停息。只是我非常好奇,在香港这样一个语义困顿的城市里怎么会出现王家卫这样的一种电影,电影里的情欲男女基本不愿正面和二元世界做无谓战斗,他们都会像一个红尘过客在帝国和街头的复杂纠结中逐走。

    后来看到了王家卫的机巧和圆滑,当然也是他的聪明之处,惊讶他对大众口味的敏感以及全球化时代对他者想象的娴熟能力。再后来发现这种娴熟和圆滑又变成了王家卫的缺点,不确定性将王家卫的电影推向了某种浮光掠影的可能。最后有一天在半夜的沙发上发现,这无脚鸟和村上春树没有什么关系,它来自西德尼·卢美特的《流浪者the fugitive kind》,而《流浪者》来自痛苦的美国南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娱乐

分类: 电光幻影

《国王的演讲》讲的不只是一个口吃症患者的信心修复,它讲的其实是一个国家的衰老和忧伤,就像帝国的某个冬天,约克郡公爵夫妇驱车赶赴国王的盛宴,那颗被砍伐倒地的百年老树躺在大雪之后的世界,引起了公爵夫人的无限慨叹“就这样被砍倒了”。

也许,源自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的沮丧塑造了《国王的演讲》清冷灰色的影调。193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娱乐

  《唐山大地震》很倔强、甚至很霸道地想让自己成为解释电影史的一个重要契口,它强烈地渴望成为第一部票房超过1亿美元的国产电影。对于这样一种野心勃勃,我毫无保留地赞成,因为我们这样一个电影小国,去年一年只有60亿元人民币的票房收入,太需要蒸汽机式的庞然大物了,这不只是激发资本市场的贪婪,更重要的是数字会改变主流意识形态和大众社会对艺术的态度,会让思想之物在社会行为的整个评价体系中变得有分量一点。

  不过在电影洪水一般的宣传攻势面前,让我欲言又止最后不得不说的是,《唐山大地震》的票房可以过5亿元、过7亿元,但是不要胁迫自己成为独断专行的恶势力,不要把自己相当普通的美学行为变成全民必修课,更不要胁迫大众在时代的迷惘之中饥不择食,这很可悲也很可疑。在声嘶力竭地呼金喊银中强调自己多么人文,这不诚实也不够磊落。

  有文章称《唐山大地震》是现实主义的现代化转变,委实不敢苟同。也许,主流意识形态在表意策略上可能希望做一些温和的改变,那么《唐山大地震》和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01 21:48)
标签:

娱乐

    《海上传奇》是贾樟柯写在2009年的历史书,是混杂了他的个人记忆和喜好而摸索出来的一幅超级大都市镜像。

    城市绝对不是简单地宛如一个浮华场所,在所有的物质迷狂和自我禁锢的背后,都有一个个怯生生的欲望缠斗的故事,和历史的褫夺、现实的无能密切相关。十八个人的讲述远远不能穷尽一个城市的哀愁和兴奋,可是十八个人的讲述就像窗户纸上的十八个小洞洞,他们让光亮鲜活起来了。《海上传奇》就像一个引子,后边还有千万人的故事和美丽等待爆炸。

    面对一个如此复杂的城市,贾樟柯下手的方式也许不够惊人,但是个体和历史之间惊心动魄的遭遇好像一道突然敞开的门。访谈,蜂拥而至的言语不断补织着历史巨大的叙述体,这些衰老而滚烫的讲述不停地修改着我们习得的城市记忆,这种面对面,不只是贾樟柯和城市的面对面,也是历史和飞速向前的现实的面对面。在庸常的行驶中,围绕着身体的各种讯息和电子消费品是下在我们每个人身上的魔咒,而大汗淋漓的历史就是一剂再有效不过的解药,贾樟柯对访谈对象的选择促使我们对上海的城市角色、市民身份塑造重新进行思考,你会看到一列长长的城市列车里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娱乐

关于多伦多电影节给贾樟柯十年最佳导演奖答一网络媒体问: 

1,《阿凡达》让人们看到了中国商业大片和好莱坞的差距,《梅兰芳》和《泪王子》《不能没有你》落选奥斯卡又让媒体评论为中国艺术电影的衰落,一时好象中国电影一无是处,这时侯多伦多电影节给贾樟柯十年最佳导演奖这样重要的荣誉,让我们一时无所适从,我们应该怎样理解这件事呢?

电影的世界和我们的生活一样形形色色,充满平庸也充满惊奇,这个世界之所以值得留恋就是因为这种丰富、多元、与众不同,《阿凡达》有它的精彩之处,是技术至上主义的优秀代表之一,但是如果这个世界都是《阿凡达》,那肯定是一个令人恐怖而又乏味的世界,所以《阿凡达》、奥斯卡都不是电影的排他性唯一标准。至于《梅兰芳》、《泪王子》落选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了,因为本来就最多刚及格的电影而已,并且怎么能把它们称为中国艺术电影的代表呢?《不能没有你》和奥斯卡的口味本来就是背道而驰的,这样一部在技术上有很多缺陷的电影是不可能在好莱坞这个光鲜、浮华的名利场找到认同的。多伦多电影节给贾樟柯这样一个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娱乐

分类: 电光幻影

    约一个北方的朋友评《三枪》,朋友一听大惊失色,连说“使不得”!因为他老婆和他约法一章,如果他去看《三枪》他老婆就会和他离婚。约另一位有名望的电影界老师写《三枪》,老师说《英雄》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关注过张艺谋,这位老师还讲了这样一个小故事:夜晚北京的地铁上,一个外地务工者打电话给自己的女朋友,说自己刚刚看完《三枪》,认为一点都不怎么样,完全不像说的那么好。

    “那么好”这到底是谁说的呢?在这里,我特别想向豆瓣上的那些活跃分子致敬,因为他们有热有爱,并且善于讲真心话。看看各大门户网站、电视台和平面媒体的表现,你就知道豆瓣上的电影分子还是很有真知灼见的。

    其实我们不会特别苛求一个人必须有才华,每个人都知道平庸是生活最经常的现实,可是我们应该不是很喜欢别人不要脸。比如侯孝贤导演现在拍的电影不是特别理想,可是我们还是很尊重候导,因为他有很多天真烂漫的东西依然没有丧失。再比如戴立忍的《不能没有你》,技术再不过关我们都会忽略,因为电影的血肉在浓情在,就拿这一点来说,在只有区区一百万投资的《不能没有你》面前,张艺谋这部漫天喊价投资过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