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城恋
风城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634
  • 关注人气: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分类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暂无内容
文化博客
心灵后舍

心灵后舍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9-10-07 21:35)

已不是当初的小男孩

早已步入成年

是一个阳光

但不帅气,却很憨厚的大男孩

我渴望未来

曾经努力

坚持

奋进

却一无所获

我渴望生活

但现实却残酷多

烦恼

痛苦

却又不知道为什么

我又振作

努力

寻找

却还是一无所获

我想哭

却哭不出来

我想找出答案

却不知是怎样的问题

我不知道时间还能给我多久

也许是一年,二年,三年……

但我的时间真的不多

我想放弃

但舍不得

人生真的很无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龟山紧邻长江,海拔不高,规模也不宏大,整个山形远看宛如乌龟的外壳般,也许故得名龟山。归元寺就位于龟山之颠,寺庙的规模不大,气势也不那么雄伟壮观,但一路上山拜佛的香客络绎不绝。
乐娇凤一路上看到如此多上山下山的香客,心想寺庙既然香火如此旺盛,想必寺庙一定不同寻常。可到了山顶,令乐娇凤大感意外,没想到看到的却是一座简陋,还有一些残破的小寺庙。
乐娇凤忍不住摇摇头道:“想不到如此一座毫不起眼的小寺庙,前来拜佛的香客还真不少。”
王权富跟着道:“正所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别看寺庙不起眼,但人家的名气方圆百余里无人不晓,慕名前来的香客自然不少。”
“噢,是这样。师弟,你说说看。”乐娇凤饶有兴趣的问道。
“据说,这里烧香求佛特别灵验,一些有冤屈的百姓只要在这里向佛爷如实陈述自己的冤情,不出三天冤情必能沉冤昭雪。甚至一些连官府都破不了奇案,只要县太爷在这里向佛爷拜上一拜,案子很快就能真像大白。所以这座寺庙在我们这里的名气非常之大,烧香拜佛的香客自然多不胜数。”
“噢,这座小寺庙竟如此神奇,如此邪呼,我不相信。”乐娇凤用怀疑的口吻道。
“其实我也不相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8-05 09:33)

这天,王二的摊点刚开张,就过来一位六十多的老太。老太左挑右选称了一条差不多两斤的鲢鱼,在称秤时老太嘱咐道:“老板你别跟我少斤短两的,到时差一两我老太都会过来跟你扯皮的。”王二满脸堆笑的答道:“太婆,您放心,如果我王二短斤缺两,这钱不仅退给您,这鱼也白送给您。”话说得如此诚恳,老太放心的付了钱,提着鱼走了。
大约十五分钟后,老太折回王二的摊点,劈头盖脸对着王二道:“好你这个老板,还誓誓旦旦跟我太婆说不会短斤少两,我太婆拿回去一复秤,整整少了一两。”说完,老太从包里取出弹簧秤,将鱼称给王二看。王二一看果真是少了一两,但面对老太的质问,他也不慌张,解释道:“太婆,天又热,您这鱼拿回去的路上水份肯定会蒸发一些,少一两很正常。”老太一听这话就来气了:“老板,你这分明是强词夺理,差一两就是差一两,不要忽悠我太婆。是你说的,如果差一两,鱼白送给我,钱也要退给我。”一听这话,王二的火气也来了,回敬道:“太婆,您讲讲理行不行。如果您当场买鱼,当场复秤,当时差一两的话,我王二绝对说话算数。可是您回去这么久,再拿到我这里复秤,这怎么说得清楚。”老太一听王二这么狡辩,火气更旺道:“老板,你说话注意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23 20:36)

这天,武湖小区在举办一场为四川灾区的募捐活动。

活动开始,陈主任是领导,首先带头捐款。社区的里人都知道,她的丈夫是残疾人,孩子还在上大学,全家人仅靠一家小副食店维持生活。但谁也没想到这个并不富裕的家庭,却捐出了一万元。
就在大家惊疑之余,陈主任的邻居罗大爷朗声道:“大家知道吗,陈主任的这一万块钱是她家多年省吃俭用准备为她的丈夫作手术用的。”陈主任在主席台上挥手示意罗大爷不要说下去,但罗大爷坚持把话说完,然后从裤兜里掏出一个鼓鼓的手帕,摊开之后是一沓暂新的百元人民币。罗大爷接着说:“这六千块钱本来是为老伴作化疗的费用,但老伴现在坚持不化疗,要把这钱省下来捐给灾区的人们。老伴说国家有难,匹夫有责,要不然自己死也不冥目。”话到这里,所有的人都感动了,上前捐款的人络绎不绝。

胖嫂梅红一家是社区里出了名的吝色鬼,没想到这次她家全部出动,而且是全社区里捐款最多的一家。胖嫂梅红还在主席台上动情的说:“这几天,我每天都在观看四川汶川地震新闻,看到灾区那么多幼小的生命,瞬间被无情的地震夺走,我都伤心的哭了好多遍。如果这次我都不捐款的话,那我简直是一个没良心的中国人。”话说完,胖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27 10:36)

我的隔壁搬来一位邻居,据房东说是位女孩,还是一位白衣天使。虽没见过隔壁邻居的芳容,但从隔壁里传来黄鹂鸟似的柔声细语,我心里不由浮想联翩,猜想:隔壁女孩一定长得很漂亮!

转眼隔壁女孩搬来一个月,但我始终没见过她的庐山真面目,心里不由对她的好奇心更加凝重。

这天,我坐公交车回家,车子快到车站的时候,突然颠簸了一下,我一不留神没站稳,一个趔趄一只手不小心把一个女孩的胸部撞了一下。我还来不及跟她道歉,那个女孩“蹭”的一下站起来,不由分说甩了我一个耳光,恶狠狠道出两个字“流氓”。一下子车子里所有的人用异样的眼光盯着我,我只感觉自己的脸红得像柿子,恨不得有个地缝立马钻进去。再一看女孩那张脸,我简直要呕吐,小眼睛,塌鼻子,肥胖的脸。当时我心想:凭你这样的货色,投怀送抱我都不要,我会对你流氓。我努力平熄自己的火气,红着脸真诚向女孩连说几声对不起。但女孩没有一点原谅的表情,始终用怒火中烧的眼光敌视着我,然后头也不回的下车了。
我一看到了车站,也赶紧下了车,整个人才如释重负。摸着有点红的右脸,我心里别提有多么郁闷,但又莫可奈何。
转眼,我已到了楼下,刚上了几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16 10:58)
标签:

风城恋

人生

如梦

 人 生 如 梦
 
当上国家公务员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工作,我身边有个朋友当年如愿以尝的考取国家公务员,当时我还极其的羡慕他。
    两年之后,我遇到一点交通麻烦,想起他要找他帮忙。可当我找到他所在的机关单位时,一问才知这位老同学早已辞职下海了。我当时就惊讶不以,心想:好好的公务员怎么辞职了,莫不是他犯了什么事。
    又一年之后,正当我对这个老同学渐渐淡望时,他却突然找到我。此时的他比起当年来,人消瘦了许多,脸上写满与年龄不相称的沧桑。我俩酒过三巡,我忍不住问他:“老同学,你当年好不容易考取的国家公务员怎么不做了?”他却满不在乎的笑着答道:“别提了,我那公务员的工作太安逸了,工作得一点激情都没有,我都快在那里憋死了。”我摇着头表示不理解,打趣道:“老同学,公务员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工作,你老兄竟然辞职不干了,是不是有点傻!”老同学笑而不答。
    从他的口中得知当年他辞职下海后,换了好多份工作,甚至干过酒店里的勤杂工。从他辛酸的话语中,感觉出这几年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10 22:29)
这天,王老爹正在家门口念叨着一年未回的儿子大庆。突然村路口驶来一辆豪华的小汽车,缓缓的向自家门口开来。

车子停了下来,从里面走出一位西装革履,派头十足,戴墨镜的男子。王老爹正在纳闷,这年轻人是谁呀,怎么把车子开到我家来!

当年轻人摘下墨镜,笑嘻嘻道:“爹,儿子回来看您啦!”王老爹不大相信的定了定神,又仔细的瞧了瞧,才发现真的是自己的儿子大庆,不由笑开了花。

村里人看见大庆开着小汽车回乡,所有人像一窝蜂似的挤到王老爹家凑热闹,都一个劲的夸耀大庆有出息,发大财了……

得知大庆至今还没有对象,左邻右舍,亲朋好友纷纷抢着要跟他介绍女朋友。

这消息很快传到上村陈大妈的耳里,当初大庆看上她家的闺女翠花,但陈大妈嫌大庆太穷,没本事,没文化,死活都不同意这门亲事。可没想到这小子出去一年,竟发了大财,还买了小汽车,此刻陈大妈后悔极了。

但一听说大庆至今还是单身,陈大妈自然不会让女儿再错过这第二次大好姻缘。

过了几天,陈大妈就去了王老爹家,套近乎,聊家长里短,对大庆赞美不以。聊到最后,陈大妈委婉的提出希望大庆与翠花和好。想当初王老爹到她家提亲的时候,是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冷漠

正气

邪气

分类: 随笔
曾经有人跟我讲过这样一个故事,一只老鼠透过墙壁上的洞,看见农夫和他的妻
子正在打开一个包裹。当它发现那是一个捕鼠器后,立马吓呆了。

老鼠飞快跑到农场的院子里,发布警告:“这所房子里有一个捕鼠器!这所房子有一个捕鼠器!”

鸡咯咯地叫着,然后头也不抬地说:“对不起,老鼠先生,这是你所面临的危险,和我没有关系,我不必为此烦恼。”

老鼠又找到猪,告诉它:“这所房子有一个捕鼠器!”

“非常抱歉,老鼠先生”猪同情地说“除了祈祷,我对此无能为力,我一定会为你祈祷的。”

老鼠找到牛。牛说:“老鼠先生,捕鼠器会给我带来什么危险吗!”最后,老鼠低着头回到房子里,万分沮丧地独自面对农夫的捕鼠器。

当天晚上,房子里发出响声,捕鼠器抓到猎物,农夫的妻子急忙起来查看。黑暗中,她没有看见那是一条尾巴被夹住的毒蛇,结果毒蛇咬伤了农夫的妻子。

农夫赶紧把妻子送到医院,回来后她发烧了。

人们都说,新鲜的鸡汤可以退烧。于是,农夫拿着斧头到院子里去获取鸡汤的原料。他妻子的病情有所好转,邻居和朋友们纷纷赶来轮流照顾她。

为了款待他们,农夫把猪给杀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20 17:14)
标签:

爱情

王宁

段婷婷

分类: 原创故事会
 

尽管老妈会在家里给王宁做好可口的饭菜,等他回家吃饭,而且王宁本人一直很讨厌厂里的火食,以前他很少去食堂就餐,但现在王宁却乐此不疲每天下了班很准时的去食堂就餐。虽然王宁只吃上几口就难以下咽,但他并不急于离开食堂,而是心事重重的坐在哪里,岂盼的目光望着来来往往的食客。他一直会在食堂里傻傻的等上好长时间,王宁才会倒掉碗里大半的饭食,依依不舍的回家。

王宁只所以乐此不疲去食堂就餐,那是因为他暗恋上厂里的一个女孩,只希望能在食堂里偶遇上她。

这已经是第三天了,王宁却再也没碰见这个女孩。王宁的心快要急疯了,那是因为他马上要辞职了。所以他希望在临走之前,一定要鼓足勇气向女孩表白。

王宁正垂丧头要离开食堂,突然眼前一个熟悉的倩影立马让他惊喜一片,他终于又碰见了这个女孩。王宁扬起灿烂的笑容,腼腆又关切的向女孩问道:“这几天怎么没看见你在食堂吃饭呀?”

“我家里有事,请了几天假。”女孩反问道:“你家离厂这么近,厂里的饭菜又不好,干嘛还要在厂里吃饭呀!”

王宁眠嘴笑了笑,哑口无言。

眼看女孩要走开了,王宁的心几乎要跳出胸腔。女孩已经走出了几步远,王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鄂州乃九省通衢之要地,自古以来是江南繁华之地。鄂州的名胜古迹很多,要数黄鹤楼,古琴台最为出名,可谓是家喻户晓。
一进鄂州城,王权富与乐娇凤已感受到这座文化古城的魅力与繁华。只见街道两旁商铺林立,里面的物品琳琅满目;街上行人如织。
乐娇凤忍不住问道:“师弟,到你家还有多远?”
王权富一笑道:“我家在大洪山一带,马上就快到了。”
乐娇凤正要问什么,突然怒势凶凶的几个人从她面前横冲直撞过去,径直到了右边的一家小餐馆。不由分说,这伙人到了店里见盘子就砸,见凳子就摔。
店老板一个劲的拱手哀求道:“各位爷,求求你们再宽限几天,等小的有钱,一定交,一定交!”
为首的一名矮胖,绿豆眼的中年汉子眉目一扬,狠道:“三天后,你这个老家伙如果还交不上银子,你这个店甭想再开了。”
“是,是……”店老板连连作揖答道。
为首的中年汉子朝路人一横道:“不关你们的事,看什么看,找死不成。”说完,这伙人凶神恶煞的扬长而去。
那知刚走出店门口,为首的中年汉子被人一撞又一绊,狗吃屎般跌在地上,摔得不轻半晌才爬了起来。
撞他之人正是乐娇凤。从这伙人的衣着来看并不是官府中人,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