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士强
王士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063
  • 关注人气:3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信息

   主要从事当代诗歌研究与评论。文学博士,天津文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博士后,现代文学馆特邀研究员,《诗探索》理论卷特约编辑。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5-08-16 10:15)

蘑菇云翻腾而起

一座大楼被瞬间揉皱

数千辆汽车的尸首列队整齐

 

如果这是电影大片

你会由衷地感叹,心满意足

而现在,面对身边的灾祸

你惟有疼痛

 

那皮肤被火焰吞噬的痛

那钢铁穿心的痛

以及连痛都来不及的痛

那被声音扑倒在地的人

那在睡梦中永远睡去的人

那在光亮中抵达黑暗的人

都是我,我的一部分

 

那些开路的人,迎难而上的人

那些不停织网、筑墙的人

那些火中取栗的人

那些用纸包住火的人

那些没有原则只有利益的人

那些在静默中信口开河的人

安慰我,鼓舞我,愤怒我

剥夺我,无语我,无可奈何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绽放,花之绽放,生命之绽放,诗之绽放……

我得说,“绽放”这个栏目名字起得好。对于年轻的、女性的诗人来说,还有什么能比“绽放”来形容其人其诗更为恰切。本期入选“绽放”栏目的六位诗人均是80后、90后,其中最大的1987年生,最小的1994年生,也就是说,全都是2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诗歌标准的问题在近年凸显,不但社会公众对诗歌的评价两极分化、众说纷纭,诗歌界内部所能达成的共识也越来越少,对同一对象往往有着诸多歧异、矛盾的观点。关于诗歌标准的问题近年已有一定的论争、讨论,但仍有许多话题未得到有效展开,许多问题值得进一步探讨。有鉴于此,《星星》诗歌理论版的“策划”栏目拟在2015年就“现代诗歌的多重标准”进行专题讨论。无论是外部与内部、宏观与微观、文本与现象、理论与实践等,现代诗歌标准的相关问题均本专题的讨论范围之内,热忱欢迎诸位评论家、学者、诗人就相关问题展开讨论。

本人作为栏目主持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中国当代诗歌少年读库·阳光中的向日葵》,明天出版社2014年版,“明天文学馆”诗歌卷,王士强编选,收30位当代诗人68首作品,每首诗后皆附简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创作谈

王士强

 

在当今时代诗歌研究者、诗歌评论者的身份是不无尴尬的,经常被问到的一个问题是“现在还有人写(读)诗吗?”这里面所包含的潜意识、潜台词其实是:“诗歌在当今还存在吗?”对此,你也可以一笑了之,认为其是“外行”、“不懂”。但是,即便如此你恐怕仍然会底气不足,因为当今的诗歌的确影响力不大,越来越小众,离社会公众、离现实生活、离主流价值观念都相距甚远,你的坚持不但要面临周围人的误解、冷漠甚至奚落,也要面对自己内心的纠结、犹疑、困顿。

——正是在这样的前提下,我想说:诗歌仍然是有力量的。或者,更严格地说:我相信诗歌仍然是有力量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

  故乡对任何人来说都是重要的,对诗人来说尤其如此。海德格尔说:“诗人的天职是还乡。 ”又说:“接近故乡就是接近万乐之源(接近极乐) 。故乡最玄奥、最美丽之处恰恰在于这种对本源的接近,绝非其他。所以,惟有在故乡才可亲近本源,这乃是命中注定的……故乡的本质在于她接近极乐……还乡就是返回与本源的亲近。 ”在一定程度上,故乡即是世界的本源与中心,是一切价值与意义之所系。一个人无论走得多远,都不可能真正离开故乡。

  杨方,祖籍浙江,生于新疆,现工作于浙江。她对仍在新疆生活的父亲说:“现在我在你的故乡,你在我的故乡。 ”从血缘、家族的意义上,浙江也是她的故乡,但从出生地的意义、从她内心的认同来讲,新疆无疑才是她真正的故乡。离开故乡之后,她重新以文字与故乡亲密接触。她的许多诗,正是精神上的还乡、返乡。

  2

  故乡,唯有离去,才成为“故”乡。隔开一定的距离之后,才可能更为清楚地认识、理解故乡。而同时,有了这种“隔” ,故乡被对象化、精神化、审美化了,故乡变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中国的驻校诗人制度是进入21世纪才出现的新生事物,2004年首都师范大学开此先河,诗人江非成为首位驻校诗人。十年之间,驻校诗人制度在中国逐渐为人所知,生根发芽,发展壮大。截至目前,已经有多所高校开展了驻校诗人项目。

 

十年历程回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

刘年写诗,是在写他的命。命运予他以悲哀、喜悦、苦难、安宁,他回赠命运以分行的文字。这文字,有温暖的抚慰,有不屈的反抗,有绝望的呼喊,有执着的追求;这文字,有醉歌狂舞,有娓娓道来,有一针见血,有避实击虚……但不管怎样,这文字是有生命、有情感的,它与作者自己血肉交融,混为一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读聂权的诗《一小块阳光》让我想到一首亦“诗”亦“歌”的作品《只爱一点点》:“不爱那么多/只爱一点点/别人的爱情象海深/我的爱情浅//不爱那么多/只爱一点点/别人的爱情象天长/我的爱情短//不爱那么多/只爱一点点/别人眉来又眼去/我只偷看你一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9-04 10:40)

他从路边横椅上站起

头发蓬乱,衣衫褴褛

把旧报纸递给捡垃圾的老者

“把我也打个包卖了吧”

 

他说出了我想说的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