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盛华
王盛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370
  • 关注人气: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1
   王盛华,本名李重华,笔名梦之。作家、评论家、书法家、社会活动家、研究员。陕西省洛南县人。毕业于西北大学中文系。
   从事写作三十余年,在诗歌、散文、小说、报告文学、文艺评论等诸多领域颇有建树,已在全国30多家报刊发表各类文学作品600多万字,获省级以上文学奖28次,作品多次被转载并入选多家选集。被誉为“西部最有实力的作家之一”。同时,由于他在文艺评论方面“不拘一格、独抒性灵”的见解,还被誉为陕西“最有特色的评论家”。据此,《文艺报》《报》《今晚报》《陕西日报》《西安晚报》、陕西电视台、西安电视台等二十多家媒体都对他作过专题介绍和报道。代表作有《白色葬礼》《黑色葬礼》《沦落天涯》等。出版小说、散文及诗集有《野山野情》《梦里丁香》《爱的蜃楼》《北方的星》《梦在雨季》《遥远的白纱巾》《沦落天涯》《梦中家园》等。编著有《搏风击浪》《西部艺术家》《当代西部书画名家大系丛书》《九天玄鸟文艺丛书》等。
   现系作家协会会员、书画家协会名誉,民主同盟陕西省委艺委会、中外散文诗研究会理事、陕西省国学艺术研究会常务副兼秘书长、陕西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陕西省观赏石协会名誉顾问,陕西省文联调研员,西安市文史馆研究员、《西部艺术报》总编等。



通信地址:西安市大唐西市国际古玩城三楼710335室

邮编:710082

电话:029—84386607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文学/原创

文化

 《洛南民间故事精粹》最终得以正式出版,屈指算来,已经近三十年过去了。那时候我还年轻,置身在文化馆低矮的小房子里,曾和一批热血澎湃的文学青年、民间文艺工作者,爬山涉水、走村串巷,搜集、挖掘、整理了近二百万字的流传于洛南境内的民间故事、民间歌谣和民间谚语。只可惜当时正是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过渡时期,国穷民瘠,资金有限,仅油印了数十套呈送给省上有关文化部门。此后树叶绿了又黄,黄了又绿,虽经我四处呼吁,然而人微言轻,终未能成果。此间很多老歌手、老艺人、老故事家,甚至一些文字整理者,都已散手人寰,而他们的心血还是无法面见天日。每念及此,真是令人不胜唏嘘。

 幸喜洛南县政协余金山主席慧眼识珠,政协一班领导和工作人员日以继夜伏案劳作,在陕西省国学研究会一些专家、学者的通力协助下,搜遗补漏,文字校正,终使三十年前那套油印的资料,经精选后汇集成册,付梓出版,发挥它应有的社会价值了。

  可以说,这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25 17:26)

 赫赫①哉,混沌初分,天崩地摧。忽刺刺峰峦突起,扑腾腾峭壁洞开,莽苍苍松起翠屏,哗啦啦溪水萦绕。峡成鬼斧神工,金丝万缕②腾霄汉;崖作诡谲幻境③,秀嶂千重壮鹿城④。

 积涓汇丹⑤,峡之为三⑥;苍山耸峙,峰列五巅⑦;雾霭烟霞,崖生石燕⑧。登高临远以娱目兮,何分天上人间;澄怀逸性而长啸⑨兮,挥手风起云卷。

 观白龙之峡兮,一门中开,珠溅玉连。左有石人导路⑩,右则猿戏凤山11。幽泉鸣咽,碧澹澹而盘纡12。蕙草琼花,香袅袅13而腾欢。槭生石上14,金钱纷落;藤悬陡壁15,松鼠攀缘。悠悠然,陶陶然。雨润桃花,如梦如幻;人行翠荫,亦佛亦仙。

 揽黑龙之峡兮,曲径蛇行,栈道斗转。水汩汩而鸣佩,瀑汹汹而连环16。月牙峡17见天坑地缝,金狮洞18有暮鼓晨钟;悬崖嶙峋,长空一线凉风起;嵁岩摩顶,夹道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20 13:58)
标签:

文学/原创

情感

 

 

只是,不敢低头

低头会有一轮月亮

在水中颤悠

牵动我郁结的乡愁

 

只是,不敢低头

低头会有蛙声如鼓

敲出一个凉风初透的八月

在故乡的梦里游走

 

只是,今夜依旧

乡愁是醇醇的桂花酒

我在秦岭的北边

故乡在秦岭的南边

团圆的日子

我已无法享受母亲

手中的瓜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20 13:19)
标签:

文学/原创

旅游

 知道凤凰古城,全是因了一个叫作沈从文的文学大师。

 那时候,还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文化刚开禁,我的一个表弟在南方上大学,不知他用什么办法,竟然打听到香港三联书店出版了一套十二卷本的《沈从文文集》,辗转托人买下就给我寄了回来。在那个没书读的年代里我当然是如获至宝。于是,我便知道了湘西有座古城叫作凤凰,那里有杀人如砍西瓜的土匪,有放蛊害人的老太婆,有从千里之外赶着尸体回归故里的赶尸匠。当然,还有在沱江流域撑船撒野的水手,在茶峒渡口放牧童年的翠翠,在吊脚楼的暮色中倚窗凝望的小妇人……这一切的一切,对于思想久已为革命辞藻禁锢的我,竟觉得是那样不可思议,那样淳朴深沉,那样摄人魂魄。于是,心中便偷偷萌生出一个念想,等有朝一日手头宽裕了,别的地方宁可不去,但古城凤凰却是须去不可,我得用自己的双眼亲自触摸一下沈从文先生笔下的山和水。

 没料,世事沧桑,一晃就是二十多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20 13:08)
标签:

文学/原创

旅游

古代“受命于天”的君主,其残暴到令人发指的程度,莫过于用活人殉葬。

《诗经·国风》中有一首诗,叫作《黄鸟》,读后令人不寒而栗。其词曰:“交交黄鸟,止于棘。谁从穆公,子车奄息。维此奄息,百夫之特。临其穴,惴惴其栗。彼苍者天,歼我良人!如可赎兮,人百其身......”。

其诗一声三呼,如激如愤,似怨似叹。可以想象,当那些身穿缟素为君主送终的臣民,在四周执戈持矛的虎狼之师“护卫”下,“临其穴,惴惴其栗”,伫立在君主的墓穴旁,眼看着被绳捆索绑的肉体活生生地在墓坑中挣扎、呼号,既不能施以救援之手,又不能为昔日的亲友,今日“殉葬”的活人发一声正义的呼喊,最终只能从心底发出一声:彼苍者天,歼我良人!如可赎兮,人百其身!这该是何等的撕心裂肺!
    而两千五百年前的凤翔秦公一号大墓,就验证着这惨烈的一幕。
    秦公一号大墓的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20 13:01)
标签:

文学/原创

旅游

 去雍州凤翔,最该去的地方就是东湖。去东湖,更应去的地方便是苏公祠。东湖古时候叫“饮凤池”,是三千年前周朝人看见凤凰在此饮水才有了此名的。可惜其池狭小,不足为观,仅一名而已。北宋嘉佑年间,初入仕途的苏轼出任凤翔通判,协助太守理政之际,他探幽访古,倡导士民“凿池其南,引流种木”,方扩筑了偏居一隅的“饮凤池”,并重新给它命名为“东湖”。湖内一池绿波,荷花摇曳,湖岸垂柳依依,拂人衣袖,加之君子亭、宛在亭、喜雨亭、函陨石诸般景致点缀其中,这东湖便真个成了文人墨客赋诗作画、品酒论道,士农工商踏青问柳、携子戏游的一个好所在。俗话说“吃水不忘挖井人”,后人当然不会忘记苏东坡为官凤翔这一好处的。此后朝代更迭,战火硝烟,就连北宋、南宋的偌大宫殿都荡然无存了,而东湖历经一千多年仍绿油油活在这一方天地间,为纪念苏轼还相继建起了“东湖静影”功德牌坊;象征苏轼政绩如春风一样的“春风亭”;缅怀苏轼离任远去的“望苏亭”;以及褒扬苏轼、王弗夫妇相敬如宾的“鸳鸯亭”;仿杭州西湖而筑起的“断桥亭”等等。而“饮凤池”则湮没于史籍中,东湖其名越传越远,俨然成为西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20 12:54)
标签:

文学/原创

旅游

 凤凰山蜿蜒数十里,东边有峰,西边有岭,北边则峭壁盘亘,只有南边豁豁亮亮,簸箕形敞开面对着关中平原。《诗经》中一句话叫做“有卷者阿,飘风自南”,显然就是指这里了。簸箕对于农村人来说,是司空见惯的家当,并无什么奇特之处,奇特的是这“簸箕”中间却“咕嘟嘟”冒出了一股泉水,亮晶晶的水珠儿四处迸射,摘一片绿叶盛了倒进嘴里,滋味冬暖夏凉、又甘又甜,心脾舒适得都会透气。也许天下的泉水大都如此,还并不算什么奇特。奇特的是这泉水就像小孩似的爱耍脾气,高兴了,它一个劲“咕嘟嘟”的朝出冒;不高兴了,你就是对它打躬作揖,它都会板着脸,张着口,理也不理你。而这仍不算奇特。真正奇特的是这泉水能代上天预示祸福。泉眼朝出喷珠泻玉时,风也调雨也顺,你就是蹲在阳坡晒太阳,端一个小茶壶躺在树荫下歇阴凉,麦子从地里朝出长也能让你收个囤满仓溢;倘若泉水一夜之间缩回地下没了影,泉眼干巴巴的一点水星也没有,那就是天不刮风天不下雨,蝗灾旱灾人祸连连,你得赶紧换个活法出外打工或者求亲靠友另谋生路了。几百年前如此,过了几百年还是如此,有皇帝和没皇帝的时候亦是如此,当地老百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情感

凤翔博物馆座落在城内靠西一条小街上,馆不大,也无什么显著的宏伟建筑,门口更无世人眼中雄视八方的大石狮子,乍一看,和一般县城的小单位并无多大差异。但馆藏的文物却十分丰富,尤以春秋时期的青铜器最为人称道,而让我留连注目的却是那尊凤鸟衔环铜熏炉。

铜熏炉看上去不过四十多公分高,顶上有一展翅凤鸟,口衔一环,足踩镂空的球状圆体,四周正中各有一虎头的浮雕嵌于其上,鼻子突出同样各吊一环,中则一铜管独撑,下则为正方形同样是镂空的铜座,铜座上飞禽走兽衔接,莲动人舞环绕。整个造型奇特,铸造工艺精巧,在战国那个科学技术尚不发达的年代里,能有这样—个精湛绝伦的宝物突现人们的视野,确实不能不让人豪叹再三。

 只可惜铜熏炉被牢牢固定于一个透明的玻璃框中,让人触摸一下古人杰作的机会都没有。

 确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20 12:29)
标签:

文化

文学/原创

  中国文化之最者,莫如河洛文化。而河洛文化之最者,当首推洛水文化。盖洛水文化先有元扈凤图,轩辕黄帝据此立竹书纪年,确定四时节气;次有阳虚鸟迹,仓颉指掌而创文字,开启后世文明之先河;再有灵龟负书,大禹得之首创治国九章大法。此三者,均出于洛水源头的洛南境内,因而无论从哪一方面讲,它都是一切中国文化之根、之源之所在。故五千年以来,无数达官政要、诗人骚客、贤达逸士,或追慕圣贤遗迹,或造访名山胜水,或蜇居洛水而待明君,曾为洛南留下不少脍炙人口的壮丽诗篇。可惜年深岁久,这些文化结晶不是散落于各种典籍,就是湮没在浩瀚的史册上默默无闻,再便是流失民间最终荡然无存,而无法汇辑成册,以供后人激励心志、娱目赏析,这确是一大憾事。笔者身为洛南人,数年来曾有志于此,实想遍索典籍,尽揽野史,辑成《洛南遗韵》一册,上慰古圣先贤莅临洛水文章之馈赠,下启吾辈后人尊洛水济世之胸怀。无奈碌碌尘世,诸事缠身,纵有此意而终未能了此夙愿。此乃又一大憾事也。

  辛卯年春,受邀回洛参加“河洛文化研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陕西当代文学自李若冰的《柴达木手记》带有介构性的作品问世,成为一个高度以来,在纪实这个层面,我们陕西文学的表达还远远不够。因为时代已发生了很大变化,并在我们脚下这块土地上,刻下了深深的痕迹。恰恰在文学这个方面,我们纪实性的表达虽不能说是缺位的,但在全国没有引发一个高度关注的成果出现。从这个意义上讲,盛华多年致力于这方面的尝试和努力,从他的长篇小说《沦落天涯》,到今天的《梦中家园》,他作了很多有益的探索。特别是《梦中家园》,可以说是这方面一个突出的成果。

因而大家对他文学创作上的高度平价,我都同意。但作为老朋友,在今天这样的场合,我想就《梦中家园》谈一点我的建议或者说是看法。这是因为我觉得就《梦中家园》的思想深度来说,还欠那么一点火侯,就是把一个人的心灵史,还没有上升到一个时代的心灵史、民族的心灵史的层面。这在我们陕西文学的传统里面,很多人都要思考的一个问题。也就是盛华把政治化的社会生活,打上了强烈的社会语言生活内涵,关注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