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千马
王千马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4,719
  • 关注人气:2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晶报

一出生就风华正茂

兴安日报

负责报道一切

赵焰商报

拔光电影的裤子

正在“波”报

北京流水大全

不健“康”报

一块疯狂的石头

南方都是报

广州地盘我做主

小珂在线

心事,情事,减肥事,事事关心

亦峥体育报

就是玩你个“球”

虹飞乐报

一曲歌罢天下晓

箫京报

郎情妾不意

钱财经报

与钱无关,与才有密

斐设计报

艺术便是立场

蒋日志

无趣者日记

小兵大传

披发而行

邝幸画报

侠女的人生涂鸦

雪村色情史话

色情。无话可说。鬼话联翩

中国戏剧报

当戏剧撞击流星

浩波诗歌报

多么荣幸,我们的时代还有诗人

张信报

文化猎手

公告

非文青非艺青非愤青好歹还是青年。

喜寻欢喜张扬喜女人喜爱情好歹不安分但是守己。

拒绝无聊拒绝庸俗拒绝SB拒绝男人拒绝上帝。

曾经身轻如瘦燕曾经长发如飞雪。

在媒体圈混迹多年,以天涯为家以家为天下。

曾转战上海,在《RODEO中文版》(双周刊)就任副主编。

后落脚北京,为理想谋。曾担任新青年潮流创意杂志《FUN!》、城市类杂志《城市之间》主编。

出版小说《媒体这个圈》、《她比时尚寂寞》及《无所适从的荷尔蒙》。

又主编国内首部关注当下年轻人生存困境及精神特质的《无法独活·致喂大的年轻人》。

新著《民主不是万能的》……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看着孙红雷晃着一张黑帮的面孔,在一帮女人中间蹿进蹿去,我差点以为《男人帮》是一部黑帮片。不过人家导演赵宝刚却说,他希望用这部片子来揭开爱情的本质和价值,让女人知道其实在男人的世界里,爱情也是他们的全部……于是上帝就笑了。

 

姑且就认为男人是有爱情,或者说,需要爱情的。那么,你就无法解释,倪震、谢伟俊、张达明、黎小田等一大帮男人,会在黄真真的《女人那话儿2·男人这东西》里赤裸裸地表白,男人为何会得一想二、为何会觉得女人烦透了、为何会选这个做妻子而那个只可做女友、在事业及女人中为何始终会选择事业、为何可以只讲性不讲爱……而情感作家郑沛芳近日也会在自己的专栏“男人这东西”里写,男人在需要女人的时候无所不用其极,然而等女人需要他们的时候却遍寻不在;男人约会女人,却往往将女人当成了免费的陪吃伴唱小姐,却不管你此前出门是如何的精心打扮。另外,他不会关心你的生活安排、工作帮助、情感需求、身体健康,平时没有嘘寒问暖,出差十天半个月,因为他忙,他想约你必须配合,然而你想约他总是无法凑合。即使他赚很多钱也与你无关,他时间很少没有给你乐趣。对于无法陪伴,他也不觉得需要补偿你、对你内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的童年没有动漫,但有小人书。没有玩具手枪,但有弹弓。没有电视,但有收音机。恩,最起码,我们还有一堆玩伴。

 

虽然上世纪80年代开始大规模实行计划生育,但农村里相对较晚一些,所以我身边的家庭,几乎都是兄弟俩姐妹仨的。大家在一起弹弹子、斗鸡、跳田、躲猫打枪,到人家门口摘野桃,或者到田野里偷山芋……还有就是男生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项,打架。直到今天,我一个伙伴还耿耿于怀,说我们打架归打架,这都是我们内部的矛盾,但你的父亲别参与进来,拎着锄头把他撵得像兔子似的。我听上去很害羞。

 

那个时候,我们还是跟父母生活在一起,还不会成为“留守儿童”。他们总会很按时地将你从被窝里拉出来,总会让你去打扫家里的卫生,一三五归你,二四六归妹妹。甚至在繁忙的时候,还要烧锅做饭。虽然菜炒不来,但往灶里塞塞火还是要的。每年双抢的时候,还得跟着他们下田,学着割稻学着捆把学着栽秧。好长时间,我的皮肤都黝黑黝黑。我的小手掌上都开始有了茧子。但我不是一个会做事情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朱光潜:慢慢走,欣赏啊!

 

 

我对朱光潜一直心存亲近之心,这个学贯中西,博古通今的牛人,不仅是我的桐城老乡,也是我在桐城中学的校友。记得当年读高中时,曾幼稚地和他人比校友,总会打出朱光潜这样一张王牌。当然还有方东美、黄镇、舒芜以及章伯钧等人……我总想,自己得努力学习,争取做出成绩,不要让这些校友觉得丢脸。直到现在,我还记得高中那校门门头上的四个大字:勉成国器——这个由桐城中学的创办者,也就是桐城派后期大师、京师大学堂总教习吴汝纶先生提给桐城中学的校训,应该也曾激励过朱光潜——在它的训导下,朱光潜最终成为我国现代美学的开拓者和奠基者之一。

 

但让我汗颜的是,直到最近看过齐邦媛先生写的那本《巨流河》之前,朱光潜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一直是扁平的,符号化的。我虽然念叨他,但是无从去了解他。幸好我遇见齐邦媛先生的笔叙,一下子就让朱光潜在自己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些耳熟能详并被粗暴对待的成语,却是古人开给当下现代病的解药。这里开的第六剂药便是——【坐井观天】:zuò jǐng guān tiān;坐在井底看天。比喻眼界小,见识少。在现代汉语中,是一个贬义词。

 

 

 

我一直对康德这样的神人充满了向往,这个身高不足1米6的德国人,却以他时钟般精确的思维,构建和猜度了人类思维的基本模式。直到今天,他的《纯粹理性批判》依旧是哲学领域的经典。更有意思的是,康德在他80多岁的人生生涯中,却没有走出那个叫哥尼斯堡的小镇,他的足迹只局限在这个小镇60英里以内的范围。

 

这在中国人看来,应该是典型的“坐井观天”了吧。这个井,也就是哥尼斯堡。在唐朝诗人韩愈的眼里,坐井观天无疑是值得被嘲笑的行为。在他的《原道》一文中,他便如此辛辣地说,“坐井而观天,曰天下者,非天小也。”事实上也似乎如此,坐在井里,我们的视线常常为井口所局限,井口有多大,你所接触的天便有多大。这又往往导致你在认识上的局限,以为天也就这么大。但从康德身上,你又发现这种解释并不能成立,或许他看到的天就那么大,但是他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些耳熟能详并被粗暴对待的成语,却是古人开给当下现代病的解药。这里开的第一剂药便是——

【呆若木鸡】: dāi ruò mù jī;在现代汉语中,其一般用来形容一个人有些痴傻发愣的样子,是一个贬义词。

 

前些时日,在MSN上和京城文化名人萧三郎闲聊,问他最近如何。萧兄当即回复说,呆若木鸡。闻言后我很激动,我说,我很喜欢你用的这个词,呆若木鸡。我相信他这样说并非自嘲,我这样说也并非反讽。

 

没猜错的话,读书多的他,应该翻过《庄子·达生》,知道这个成语便是来源于此。事实上,呆若木鸡的鸡,是纪渻子为周宣王养的斗鸡。按照宋丹丹的话说,它就是公鸡里的战斗机了。这只战斗机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钱钟书:一个人,到了20岁还不狂,这个人是没出息的;到了30岁还狂,也是没出息的。

 

知道钱钟书,自然和那本《围城》有关。这本充满着各种俏皮话和精妙比喻的小说,曾让我读得乐不可支,更让我觉出,作者是很博学的,也是有趣的。曾在此前“纪念钱钟书先生诞辰100周年学术研讨会”上,中国社科院文学所所长陆建德便说,钱钟书是富有巧思和幽默的人,他能看到人的内心里面曲里拐弯的角落。想必和钱钟书过了一辈子的杨绛女士,生活中应该是不失温情和欢乐。而喜欢板着脸的大翻译家傅雷,在听钱钟书说话时也经常是一副笑容——也许钱钟书是唯一敢当众打趣他的人。大概正是这生性的乐观和豁达,让钱钟书一一挺过上个世纪50年代被批判被冲击的苦难,以及随后那些干校生活的困顿、受人挤兑不得不搬出家宅的尴尬,还有白发送黑发人的伤痛。

 

除了研讨会,我还在其它地方还能听到对钱钟书各种各样的赞颂。学者、翻译有《局外人》的柳鸣九在其年届76周岁之际,还不忘梳理钱钟书的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五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4290天啦!

2005年11月23日,在新浪博客安家。

1997年06月02日,写下了第一篇博文:《霉体圈(三十九)》

这些年来,新浪博客,陪伴着我一点一点谱写生活。

文 章  211篇
图 片  0张
访问人数 97230次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杂谈

70后和80后不能分裂。只能团结——王千马

 

《无法独活》的封底“建议上架”上标明:励志,以及时政。无疑,这两个很难关联起来的标签,给人足够的困惑。

 

那么,《无法独活》到底是什么玩意?!

 

为什么说80后“无法独活”

 

很多人都奇怪《无法独活》这个书名,以及书名下面的副标题:“致喂大的年轻人”。似乎又在给当下的年轻人,尤其是此书的核心读者——众多80后贴上了几枚“很不好”的标签。但是,不得不承认,当下众多80后的生活乃至精神状态,确实是无法独活的。

 

一方面,他们的生存受到挤压,他们刚毕业就失业,刚找媳妇却发现女人只想在宝马车里哭……在物质上他们是很难实现自立的,所以现在有那么多的蚁族,和蜗居分子。更重要的是在精神上,他们也很难做到有独立思考及独立人格,他们在这个浮躁的社会里,被错误的认知干扰太多。另外,他们都三十而立了还不乐意长大,还不愿意直面惨淡的现实。

 

总而言之,无法独活,其实是指当下年轻人生活得很卑微,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王千马一直是不安份的。和他相识有五六年,他跑了四五个城市。

 

最初,他在杭州一家报社文体部,做2002年世界杯特刊,叫《球火中烧》,版式无比大胆,有些文字和图片,在内陆城市可能会毙的。搞完这个,他又去跨界搞了一份文化类的周刊,叫《杭州杂志》,是竖长版型的,文字很犀利,版式特牛逼,被我们拿来作参考……王千马在杭州那家报社里做了几年,或许是因为没当上小头目,也或许是不安分守己,突然有一天,他在QQ上说:老子要去上海了,去做一份中外合作版权的杂志,叫《RODEO》(中文双周刊)。在上海,他是这份周刊的副主编。再过约一年多的时间,他又跑到了北京,仍然是做杂志,担任新青年潮流创意杂《FUN!》的主编。再再过了一年多,他又跑到了宁波,担纲《城市之间》的主编,每月在北京宁波两地 “灰”来“灰”去。


第一次见王千马,印象并不太好,留一头染成金色的长发,还扎个马尾巴,讲话不离开“我CAO”,挎个拖到屁股的帆布包,里面鼓鼓囊囊的装着相机、MP4还有一叠报纸。他流露出来的痞气,让我怀疑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无法独活》在成都书博会的赠书现场,80后读者排队领书,并填写调查问卷 

 

 

这是一份实实在在的80后调查报告,取样于《无法独活》在成都书博会上的免费赠送的现场。作为一本关照当下年轻人生存状态以及时代精神的青年时论书,《无法独活》愿意与各位80后共享,以此激励青年人如何从“无法独活”走向肩负历史使命。 

 

《无法独活》共计赠送了三百本。不过,获得赠书还有个小小的“前提”——那就是填写一张读者问卷卡。此次收上来的有效“读者问卷卡”共有270多份。其中无效的那部分,是一部分90后所填写,甚至是80后的父辈所填写。在赠书的现场,一部分90后也积极参与其中,他们怀着和80后同样的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