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新野
新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119
  • 关注人气: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作品散见《读者》、《星星诗刊》、《诗歌报》、《诗选刊》等,收录于《诗歌年鉴》、《诗歌精选》、《现代诗三百首笺注》等。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博文
(2017-11-15 10:32)

征文揭晓 | 首届“万年浦江•千年月泉“全球华语诗歌大赛评选结果公示

2017-08-24 11:25

首届“万年浦江•千年月泉”

全球华语诗歌大赛评选结果公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13 08:26)

原籍两千多年前的楚国

屈子所经历的

菖蒲也都切肤地经历过

楚王好细腰
但菖蒲不为所动,纵观楚国史
菖蒲只为蒙冤的屈子折腰

甚至可以这样认为
居江湖之远的菖蒲
才是屈子衣钵的忠实传承者

这个五月,再版的菖蒲
让多少眼眸
朝一条江的源头回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08 20:03)
标签:

杂谈

   忆屈子

 

追慕先贤的善德

蒙冤的屈子,在沅湘之畔

披发行吟,歌以明志

 

当脚下的路尽然被黑暗所收买

他选择一条江作为最后的路

也决不与奸佞为伍

 

举世皆浊我独清

以香草自喻的屈子,当他吟出这句诗

他并不孤独——

 

他搂紧一块石头

最后的水里的路 

他与石头相依为命,互为彼此

 

而他的美德,是家家户户门楣上

散发的那一缕缕艾香

为民族避邪

 

   


插在门楣上

这一束束用怀念捆扎的艾

可是另一种线装的九歌、 离骚

 

散发的淡淡清香或者墨香

总让人欲罢不能

侧耳,能听见一条江的呜咽

 

又仿佛屈子上下求索的

一节节无路的路

被今天的我们重温并再次一一走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14 08:28)
雨水频繁光顾的春天
油菜花长势喜人
几乎有一人高
花期也特别长
满坡金灿灿的油菜花
一蓬接一蓬开
花香也一浪接一浪袭人
偶尔,弯腰细瞧
发现不知什么时候
那花枝的下面
已经结出青嫩的角儿
密密的,尖尖的
多像你我略带羞涩的爱情

   蜜蜂》

蜜蜂采万千种花儿酿蜜
我只采一朵

不要说我不够贪婪

一滴
足以耗尽我的一生


   《从明天起》
 
从明天起。我要在南山坡
开一片荒地,种上我们喜爱的油菜
打一眼井
干旱的日子,我要用辘轳
这种原始的工具提水浇地
体验古人们劳作时的艰辛与快乐

养一头牛,或者驴
不仅仅是为了让它耕田犁地
闲暇时,我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03 08:42)
老家村边一条小得不能再小的河
却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河
说不清为什么,每次回乡
总喜欢在她的岸边走走
那风,我敢说是世界上最轻、最柔的
抚摸着面颊和发丝,你会想起母亲的手指
那水,清澈得让你忍不住弯下腰来
掬一捧,轻轻咂上一口
陶醉,就像了却多年的一个愿望
作为一个浪子,河湾处
高高的杨树梢上的鸟巢,与额角与生俱来的痣
可是一对互认的信物
而那座荒废的拱桥,恰如一枚戒指
套牢了童年,套牢了我一生的爱与依恋

    候鸟

打工的人是另一种候鸟
刚过罢年,残缺的亲情还未暖热
便急匆匆拍着翅膀往南方飞去了

拐杖支撑起颤巍巍的日子
留守的书包里
装着眼泪和沉甸甸的明天

村头,高高的杨树梢上的鸟巢
可是村庄翘首远望的眼睛
有多少期待,也就有多少无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19 09:43)

鸵鸟》

 

太平洋对岸

特朗普与希拉里斗得正欢

他揪她的头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19 16:04)


 

秋天,礓石河湿地最美的时节

白了头的芦花仿佛提前降临的大雪

但这个世界更喧闹了,鸟叫声不绝于耳
而岸边尖顶的小木屋,便是你客居的家

你已经习惯于这样的生活

与野鸭、鹭鸟为邻,偶尔用口哨和它们对话

但更多的时间,一个人静静坐在窗前

面对着苍茫的芦花荡陷入沉思、冥想

你似乎格外迷恋于黄昏,当落日缓缓西沉

染红远处的林梢和归鸟,你情不自禁地流泪

同样的,那些絮絮叨叨的秋雨

会把你的思绪带到很远很远......
直到窗台上的鹌鹑嘀咕着把你叫醒 

难得有客人远道而来,野鸭蛋、螃蟹、泥鳅

是这里的特色美味,如果窗子开着

说不定会有一只迷路的长尾巴野鸡自投罗网

当秋天更深一些的时候,一行行南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09 10:04)
村外的小路旁
散乱着坟茔
有的立一块墓碑
上面刻着亡者的大名
煞有介事
有的种了一株松树
黄昏的时候,远远望去
像一个模糊的人影
墓碑缺了一角的那个,是老山叔
他看护的瓜园
留下过童年的我们鬼鬼祟祟的一幕
挨边的,是老光棍狗剩
似乎他一生唯一的癖好
就是锲而不舍在公厕的隔墙上掏洞
驼背的栓子爷喜欢养鸟
每次路过,总见坟边的小树上
落着一两只鸟儿,嘀嘀咕咕
仿佛在和他聊天叙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03 10:12)


 草原

 

你爱草原上盛开的朵鲜花

黄色的金莲花紫色的薰衣草   

干枝梅、野罂粟、山丹丹

以及更多的叫不出名字的花

俨然一个多情之人

频频和情窦初开的她们约会

马不停蹄,春风得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03 09:59)
    在海边

在海边,最幸福的
是那些弧形的金色沙滩
半裸着迷人的腰身
任海浪一遍遍地亲吻和抚慰
并把珍藏的珠贝一一捧献在眼前

夕阳下,那些过往的帆影
轻盈如翩然的蝴蝶
我分不清其中的雌雄
但我知道对于它们而言
生活并不是苟且,而注定属于诗与远方

那对恋着晚霞的情侣
也是幸福的
他们显然沾了沙滩的光
海浪在拥抱沙滩的同时
也顺便爱抚了他们纠缠在一起的脚丫

        海之蓝

谁说蓝色代表着忧郁
在海边,即使你的内心残留着一丝忧郁
就像一缕飘忽不定的白云
也早被这蓝色的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