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5-09-25 16:36)
标签:

造像

分类: 旧时风物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1-07 20:52)
标签:

故乡

风景

夏日

分类: 棠湖溪隐

       夏日里,风很是熏暖,阳光也是烈炎,雨水也比他季充足,有了这些便有了一地的青翠。无论自然的植物,还是农民种植的庄稼都是猛烈的滋长,放眼望去,满眼的青翠欲滴,焕发着勃勃的生机。

       这便是绿色,一种生机盎然的颜色,让人喜不自禁。

        绿波无痕,如水漾涟漪,不着边际。

       当然,田野里的绿是自然、随意的,毫无粉饰做作之感。杨树、柳树、榆树、槐树和棉花、蒹葭、杂草等则是这绿意的点缀者,它们让故乡的乡土披上绿装,有了一些妩媚,撩拨着灼灼风情的味道。

       绿意几许倾心里,天涯路上慰思念。

       是的,不管游子何方,只要有温暖冬天的那遍野的夏日的绿色记忆就好。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

分类: 文学与随笔

     

     赵官寺,一个梦萦故乡的地方。

     曾经一人旅居,去过很多的城镇,它们各有特色,十分让人容易沉醉其中:古意盎然者有,蓬勃新兴者有,令人流连忘返者亦有之。然而这一切属于他乡浮光掠影的诱惑还是终究止步于对赵官寺习惯性的记忆当中,这种感觉是持续的,带有莫名的思念,不可言说,只能望着天上的落日,远远的缄默着。

      赵官寺,一个离家乡最近的乡村中心点,出门二、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4-14 15:50)
标签:

原创

分类: 文学与随笔



昔上南山,花草烂漫。

放马归田,五柳艳羡。

今回南山,攘攘人烟。

终老何处?道却成仙。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

分类: 文学与随笔

   东光,华北平原上的一个普通不起眼的小县,县城的西边被一条河阻隔了扩张的脚步,整个县域的西部边界也止步于这条河的东岸,河东是沧州管辖,河西则是衡水的地盘----阜城县的治理范围了。河现在经常断流,甚至有的地段已被历史的滚滚红尘逼仄的仅剩一条浅浅的河沟,却依然掩映不住它伟岸身躯所承载着的厚重历史,只因它拥有一个伟大的名称-----京杭大运河,这里是它的北段南运河。听老人说,旧时的东光很大,并不是依偎在运河的身旁而是横跨运河两岸,东西以运河为轴,至少在民国时候仍是这样;西部的边界到了现在阜城的砖门一带,而西南的方圆则延伸到阜城的夏庄周围,还不包含那些不接壤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文学与随笔



月浸板桥霜,

人羁横塘路。

长安居不易,

 升斗待儿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11-10 22:56)
标签:

沧州

旧州

旧城

历史

分类: 行走游记



                           

    那是秋后的一天,将近晌午,大约11点多了,但还是临时决定去沧州旧州镇的老城踏足一番。于是赶忙准备好寻古探幽的工具下的楼,坐上通往那儿的车一路而来。

    沧州这片土地,春秋战国时期为燕、齐、赵三国交界。秦统一中国后属巨鹿郡。西汉高祖5年(公元202年)建城。西汉时设渤海郡,领26县,郡治浮阳,就是这座古城;隋开皇18年(公元618年)改浮阳为清池,州治还是此地;直至明永乐靖难之役,沧州城毁,州治迁至长芦(现在的沧州市区)。前后历经1500多年。

    提到沧州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8-04-03 22:17)
分类: 行走游记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酣睡过后轻轻醒来,几声鸣叫,些许花香,一缕明媚的阳光,不知不觉中春天来了。春天来的很实在,舒展一下腰肢,便去寻找春姑娘叶翠花红的身影了。
  上周闲来无事,在家闷久了,有了想去郊外逛逛的冲动。于是携了家人,骑了自行车信马游缰一路行去。
  所在的小城说来也是个古城了,京杭大运河穿城而过,历史的风尘掩映在粼粼的波光中。沿着逶迤而去的运河向南前骑着,出了市区,南向二十里外是捷地,乾隆帝下江南时由京师转道曾专门到过此地,并在此题了御言,从此沾了龙行之雨露兴盛起来。行了路,照了景,娱了性情,    
  路上欣欣绿苗遍地而兴。
 
&n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7-10-10 12:17)
标签:

情感

分类: 棠湖溪隐
   好久没有回老家了,尽管十分想念但由于工作之故屡屡不能成行。
   十一单位放了三天假,正好借此空闲回家探望。十月既有节日的喜庆,也有丰收的热烈。放假的时节正逢秋收,棒子熟了,棉花开了,豆子也该收割了,……,农活在这时日益忙碌起来,农民的辛苦全赖此时了。父母年纪大了,但仍然种了很多的地,每日里不辞辛苦的在地里忙活着,有时甚至雇人帮忙。虽然我回家,但也帮不了多大的忙,毕竟不经常与农田打交道,没有摔打出来,只这样,儿女的这时到来父母还是感到高兴的。
    今年的十一期间天公不作美,阴雨连绵犹如江南的梅雨季节,我在家呆着的几天一直没放晴。对于靠天吃饭的农民平日的下雨是难得的,一为了缓解旱情,二求个休息,晴朗的日子农民是不休息的;可是丰收的时候是最怕这种雨日的,已包的棒子要发芽,棉花的桃子会被沤掉的,减产对于辛苦的农民来说是最可怕的。雨日不能干农活,除陪父母外,自己也趁机在雨中漫步,重新领略故乡的农村风情。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7-04-07 13:03)
过着艰辛生活的老人
老房子
乡间的小路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

分类: 文学与随笔
  记得很小的时候,树在农村是极其普通的,村庄的荒坡闲地,池塘沟隘,什么柳树、杨树、榆树、刺槐、枣树……随处可见。这样普通的树对于农民来说是个不甚花力气侍弄就能获利颇丰的“宝”。夏天干活累了直奔树阴下纳凉,秋末冬初枯叶干枝或烧火或喂羊,等树成材说不定哪天谁家儿子娶媳妇盖新房就会用到它做檩条。树对村民的好处很多,村民在得到恩惠中,对树有了感激不尽的情,这情一有可不得了,村里新栽的树又见多了些许。
  
  我们村上,种树的一般都是男劳动力,为啥子偏是男人,这里面是有说道的。村里的人认为男人是顶天立地的汉子,有阳刚之气,经他们种下的树便也有了阳刚之气,有了阳刚之气的树会长的很旺、很壮的。我们家父亲是顶家过日子的,种树这活自然也落在他的肩头。
  
  父亲,人敦厚、朴实,是个地道的庄稼汉子,干得一手好活计。平时父亲很忙,披星戴月,侍弄农活。好容易盼得农闲,父亲才放下锄头,抽袋旱烟歇歇脚。闲了几天,父亲又开始找活干了。我问父亲:“你咋又休息不住了,好容易得空闲。”父亲说:“咱庄稼人那呆得住,闲得难受啊。”于是父亲拿着把斧头去砍树条了,砍树条是为了作树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