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俊
王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556
  • 关注人气: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遍野花开
春天的遍野花开
秋天一无所知
它们开了又败
始终一无所获
如我许多次去了又来
春天满山遍野的花开
我依然面容平静
有时我头顶潮湿的光
有时我采摘空心的焰
一山的烂漫
眼看我患上荒凉的
疟疾
不可治疗也无法述说
春天满山遍野的花开
我发现的第一枚植物
是一朵
知冷知热的白花
寂寞如我,如
春天遗失的两瓣
干燥而充满渴望的唇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2-04-26 20:32)
标签:

手机博客

杂谈

    太懂一个人,会变得相顾无言。我想在黄昏时刻,或者夜半(看似难以实现),和你静静坐下来,一厘米一厘米地喝茶,一眼一眼地望着,让沉静沉入内心,把安慰带给无需安慰的你,或者,你也可以安慰我。  

    这想法如果可以用当下的度量衡换算一定奢侈无比。我可以想见我们的周围时时充满俗世的噪音和世俗的偏见。那是些毫无规律而又司空见惯的城市噪音(甚至包括你接连不断和我偶尔的电话铃声),以及眼下人们对男人女人的定势判断。  

    其实,我知道我们谁也安慰不了谁,谁也对需要如何安慰茫然无知。我眼睁睁看着过去的那个世界轻快地离我们远去,渐渐隐入一片永不可触及的黑暗中。我们处在这样的结点上,岁月的绞刑正一圈圈绕着它的绳子。我们不喜欢说老去这个词语。“老”,那道斜斜的绳子下面是一把匕首。  

    你对这个世界知不知道方向都迈出了坚定阔大的步子,我呢,搁置在一个哪儿也不属于的地方,悲哀着所能眼见和预见的一切悲哀(自己也是被悲哀的一份子),一切何苦来着。  

    沉默,还是沉默吧。说一句话一个词都需要推开嘴唇。身体的气流和外界的气流需要交换、冲撞、共振才能表达出一种意思。没意思的世界,还有什么意思需要表达,你说呢。  

    你也别说了。  

    我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31 09:38)
标签:

手机博客

杂谈

  时间孕育了生也促成死,时间是世界的王,带来一切又全都带走,洪荒依然长存,人心依然洪荒。我们用整个身体活着,每一个细胞都在活跃,如果地球仅仅是一个细胞,那超乎想象的宇宙会是谁。神光每一微秒都在照耀,用最庞大的望远镜和显微镜也探测不到人心,以及神的意志。对未知无法预言,对逝去无法追溯,这是人的幸或不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14 21:29)
标签:

杂谈

    天空悬起着一朵金灿灿的云彩,我弃掉肉身,随它漂浮。我看见山河一片,草原一片,湖泊一片。在那里,人们牧羊,饮马,和所有的动物狂欢。我看见人间烟火袅袅飞升,像我那颗温润、孤独的心,一点点升腾,一点点消散。睫毛盖起眼睛,我觉得远方太远,人心更远,不再看,不再想。可那个人又来了,所有的爱开始倒退,重新揭开疤口,重新望向衰弱的焰火。我知道时间在梦里,也是在浪费和磨损。他给的安慰素朴无华,我要的是整颗心重回苍茫和辽阔。跌落,和风的方向相反,和大地如此亲近,摔得不轻,很疼,疼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12 09:00)
标签:

手机博客

杂谈

  她有一茶庄。有客来,遇高人便水涨船高,遇俗人而不流俗,遇平常人亦不敷衍。无客的时候,她读书,插花,整理茶具摆件,或电脑前任意浏览。静默下来的她有观音本相,一切的喧嚣与我的此刻无关,她只肃穆自己的,一脸的宁静无波,仿佛活在彼岸。
  听她读过一次微空师傅的悟语,音律婉转,音色空灵,读得人瞬间进入微空的茅庵境地,瞬间只觉宙宇清明,无微不至。
  茶庄是她的生意,也是修行之所。她所修之美学既高雅又时尚,以天性悟美之真谛,几幅书画,几枝莲蓬,几件古木,几架古琴,随心而不随意,处处生景,处处惹人流连。石槽里红鱼游弋,葱绿的散尾葵和明黄的向日葵相映其间,五味子亦是红线穿串,垂在木格墙上,伴日月一起阴干。
  贾先生是茶庄常客,她随其进出由己,作画也好,游戏也罢,自在才得长久。
  平日的她活泛起来满目生春,慵懒起来也猫性十足,也居家赖床,也熬夜观影,也好讲儿子的趣事,再琐碎也认认真真绘其声色,眼神飞动,手势舞动。
  她留着四季寸发,喜欢宽大衫衣,色彩素净,让你认定居士必应有此扮相才是真居士。
  此人不是旁人,你或许已猜到几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11 13:40)
标签:

杂谈

    许多时候我们和称得上是朋友的人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甚至没有见放心早餐的卖主的频率高。就像我们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敌不过同事一样。我们不得不面对这样那样的人,说着日常的、功用性的、工作式的话语,难得肆意表述,难得想说便说,想不说便闭嘴。

    国庆的时候桃子回来了。我们没有约,也没问谁哪天有空。最后一天中午,她发短信说:我散场了。她在参加一个婚礼,她没有说婚礼散场,而说她散场了,仿佛她自己是一场可以聚散的宴会。我不喜欢聚散。所有的聚散都带给我伤感。我也不喜欢送别这个词语,十二年前有人捎话让我回去送奶奶,结果我真的永远的送走了她。

    桃子在西市等我。我晃悠悠地坐过去,穿马路的时候她又短信说,我在门口。她只给一丁点儿的线索让我破解。那里的门口有许多,我凭着直觉找到她在的地方,依然是黑色和灰色的搭配,依然瘦了。依然没有多余的话要说,不煽情,也不矫情。我问她要买些什么,便带她直奔目的地。平日里我也不大爱逛街,要买什么便很明确地去找什么。

    她要带陕西特产回北京分给同事。我们在大枣、核桃、琼锅糖、石子馍之间犹豫了。讨论价格、讨论占不占包、讨论重量、讨论够不够分给二十个人。最终买了并不多的东西,出超市,购物袋的带子将坏未坏,我们轮流怀抱着它走。路边的花坛里黄色的月季花或开或败,结了红色的花籽。桃子要捡落在地上的籽,我说脏不脏,她说,我挺喜欢黄月季的。我说长不长得出来呀,她说回去种一种试试。

    走累了就坐着路旁的条凳上休息,我没有注意到身后是个茶馆,桃子说,进去喝茶。我转身看了,店名又是平凹题,但好像只卖茶叶茶具,不是喝茶场所。我从包里掏出喝了一半的饮料递给她,她果真渴了,仰着头,让瓶口的水自流进去,吞咽了好久。

    聊着聊着聊起她的感情。她没有说过爱,我知道她藏起来的是什么。我说,爱一个人就不要嫁给他,这样才会一直爱他。她笑的轻描淡写。她相了一次亲,是亲戚的亲戚的孩子。她说,非常瘦,脸色惨白惨白,像个病人,头发油油的,估计肝脏不好,指甲是青紫色的,估计心脏不好。我说,你这哪是相亲,是诊病的嘛。哈哈。她讲的很认真,但也讽刺性地笑了。我说,这个不行,找别的,反正抓紧。她答应的也很认真。

    陪她拿行李去火车站。毕业的时候我没有送她。她自己拉着大箱的书背着大包的衣服回了家。我以为没有送就没有离别。原来离别怎么都在所难免。

    行李在她新婚的同学那放着,北郊一个多层建筑的五楼,装修不错。我四处看了看,桃子说,这房子本来是同学的老公准备和别人结婚用的,半途劈腿了,没结成才找了她。她同学的条件是,全砸了重新装修,并亲手重画了电视墙。我看着这个装修了两次的房子,像看着一个爱了一次伤了一次又爱了一次的人。

   火车站永远是那么多人。她要喝很西安很西安的冰峰,但已经来不及挤出去再挤回来。我们讨论了如何寄给她的各种方案,都以失败告终。我想,喝不到才好,想喝只能回来再喝,这样才会相见。可谁会为了要喝一块钱的冰峰去坐从北京到西安那么难坐的火车呢。

    许多时候我们和称得上是朋友的人在一起的时间真的不多,甚至很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11 10:56)
标签:

手机博客

杂谈

  辛夷坞的《山月不知心底事》中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条塞纳河,它把我们的一颗心分做两边:左岸柔软,右岸硬冷;左岸感性,右岸理性;左岸住着我们的欲望、期盼、挣扎和所有的爱恨嗔怒,右岸住着这个世界的规则在我们心里打下的烙印——左岸是梦境,右岸是生活。  
    我徘徊在塞纳河的左岸,找不到渡口,找不到停靠的小船,找不到摆渡我的船夫。左岸的风光让我迷失,摇曳的南风向北刮去,倒伏了大片的芦苇,像倒伏了大片的心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10 15:44)
标签:

手机博客

杂谈

  我坐在一趟充满夜色的列车上,家乡,小镇,伙伴,初恋,全都不断向后退去。前方的灯火下一个摇着旗子的人对我微笑,充满意味的微笑,然后车身摇晃,笑容碎裂,梦境恍惚。我向下坠去,深渊一样毫无止境,我想到大鸟,想到飞蛾,想到跳楼,想到死亡。有没有人托起我沉重的身体,有没有人让我失重,我决绝地让一切继续向后退去,做好告别的姿势,可他又出现了,我知道这是梦,他总是出现在梦里最恐慌的时刻,拥抱我,拍我的肩膀,给我指远山近水,说,看,没事了。发际全是汗水,我将整个脑袋浸入河水,河水像流过每一块石头那样流过我,润滑我,用水草撩拨我,让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10 13:40)
标签:

手机博客

杂谈

  我成了一个不规则多边形,不方不正,不平不仄,不圆滑的棱角,非常有利于想要对我下口之人。他咬噬着我的边沿,疼痛锥心,我看着自己越来越像原来的自己,不开心,不冷静,做着笑的表情,流着无声的泪。我看见奶奶那缠了一半又放开的小脚急促促地奔走,深一脚浅一脚,头顶的方帕掉了,风吹着它拂过我的脸,像她的手在为我擦拭泪水,那是只失去了温度的手,我没来得及抓住。一只鸟儿开始啄我身上凹下去的地方,痒得我格格地笑,有人在帮我赶鸟,他背着许多只蜂箱,蜂箱高耸入云,千万只蜜蜂萦绕着他,我躲的远远的,看他用神奇的鞭子指挥着它们采集是四季的花蜜。四季在眼前更迭得飞快,春风夏雨,秋霜冬雪。每一季都奇妙而短暂,短暂到上演的爱情故事也只剩下牵手分手。无数对恋人牵手分手,我不觉惆怅,只觉壮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09 23:10)
标签:

手机博客

杂谈

分类: 诗歌
云出自山谷
泉水滴自石隙
而你自哪里来
猜不透 看不穿
情感的细流已然汇集
你的海洋毫无缺口
我要到哪里去
说不清 道不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09 10:07)
标签:

手机博客

杂谈

  好久没做那种能记住的梦了。昨夜高烧,一直似醒未醒,不断扯被子,又不断蹬掉,反反复复,累出满身粘腻。梦见在冷水池穿着棉袄游泳,忽然想,我不会游泳的呀,没人救我,棉袄拖得我不堪负重,池水是淡紫色的,我喜欢的颜色,但我还是挣脱了出来,池边的阳光好温暖,温暖到过于灼热,我脱去身上能脱掉的所有衣服,仰着头,大大的天空下就我一个人自由无拘。远远的远处传来杀戮声,我披着飞毯自上而下地俯视他们,全是些熟悉的面孔,他们彼此愤怒彼此殴斗,我制止不了,我无力地坐在下雨的屋檐下哭泣,哭到哑去,那个爱的人向我走来,他问我的所有问题我都在比划手势,手势毫无章法,他不懂我,我的伤心更加严重,他无奈地给了我一个欠了很久的拥抱,没有暧昧,没有激动,没有任何感觉的拥抱,似有若无。他走过我,我抬不起脚步,跟不上他,费尽气力也抬不起来,我绝望地瘫坐着,看雨滴打下的水窝,看了很久,很久。看到太阳重新出来,又缓缓坠落,这期间,冷暖自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