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简介
王红玉,教师,散文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石油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北方文学》、《地火》、《岁月》、《海燕》、《铁人文学》、《大庆综艺》、《大庆油田报》、《大庆日报》、《大庆晚报
个人资料
王红玉
王红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168
  • 关注人气: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21117500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07-10-22 12:38)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闲散心情
 

我家楼前那道风景

 

我家楼前就是一个停车场,大家把车停在自己家的楼下,图的就是个方便,一趴阳台,直接看见自己那车,心里很塌实。可以说,这车就停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了,那是绝对保险。

不料,这绝对保险不久就打了折扣,有人周末早晨正准备驾车出游,却发现车右侧的两个车门上被人用钉子划了两道长长的明晃晃的道子!无独有偶,右边那个车位停放的车子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0-16 13:56)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教育随笔
 

我和我的孩子们

 

暑假,我和我的第一届学生聚在了一起,尽管他们现在已过而立之年,但我还是习惯于称呼他们为孩子。说他们是孩子,其实,他们只比我小七、八岁,发自内心地说,这一届学生,我最喜欢,教他们的时候,我刚刚毕业,对他们,有一种初恋的感觉,打一个很不恰当的比方,相对于其他各届孩子,这一届,是我亲生的,其余的,统统是抱养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随笔/感悟

分类: 亮出自己
 

二十三、都是大粪惹的祸

 

刚上小学二年级时,我学会了逃学,逃学的原因很简单:为了一筐粪。

那时候,我们上学时基本上是这个样子的:肩上斜背着书包,臂弯上挎着一筐大粪,手里还要提溜着一个粪叉子,以备放学路上发现什么新大陆顺手牵羊什么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随笔/感悟

分类: 亮出自己
 

二十二、枕着读书声入眠

 

我的母亲是一位才貌双全的知识女性,只可惜,她没有赋予我如她一般的娇好容颜,一想起这事,我就沮丧,这是我终生的遗憾。但值得庆幸的是,母亲把她的艺术天赋遗传给了我,而且培养了我读书的好习惯,尽管我没有能够发扬光大,但毕竟我可以凭借这一点,受用于工作和生活中。每当我执笔抒写内心的感受时,就不由自主的想到母亲,想到母亲读书伴我入眠的那一个个夜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随笔/感悟

分类: 亮出自己
 

二十一、和老师斗智斗勇

 

  早晨上学,意外地发现学校的大篮球架子不知怎么搞的方脸朝天的躺在地上,那个姿势很滑稽,让我百看不厌。上课时,我的心早已飞出了窗外,我用眼睛的余光扫描着那个平时高高在上的篮筐,心里一直在琢磨,我能否从那张大方脸上的篮筐中心钻过去,我估计按照我的瘦小的身型,钻过去应该是很容易的,问题的关键是怎么才能爬上那张大方脸。

  刚下课,我就撒欢似的往外跑,还好,凭着我的机智灵活和勇敢,竟然没费什么劲儿就爬了上去,嘿,好大的一张脸啊,我在上面蹦了又蹦,然后就猴子般地从那篮筐里钻进钻出,同学们一看,这游戏可真不错,就纷纷效仿,不一会上面就集中了七八个人,都是我们一年级的小孩崽子,也如猴子般地一个接一个地钻进来再钻出去。正钻到惬意处,上课铃声响了,大家一个一个扑通扑通地跳下去跑回教室。我正欲跳,突然发现自己离地面很高,试了几次,不敢跳,只好在上面呆着。

  我的老师正要上课,却发现少了一个我,急忙到处搜寻,谁知往外一看,却见我蹲在篮球架子上,她就跑出来叫我,她开始时还在教室门口喊,可是无论她怎么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随笔/感悟

分类: 亮出自己
 

十八、梦想做学生的日子

 

  我哥刚上学那天,我偷偷地哭了。

  原因很简单,我妈为我哥做了新衣裳,我爸为我哥买了新书包、新本子、新文具盒,还有铅笔、格尺、小刀、橡皮,这些我平素里最喜欢的东西他都有了,可是我没有,尤其是他能上学,而我不能,我心里极不平衡。

  早晨,他背起书包上学了,我在后面悄悄地跟着他走,跟到学校大门口,我停下,看着他走进教室,孤独感油然而生,无可奈何地返回,无聊地度过剩下的时间,只等他快放学时,早早地跑到学校大门口等着,然后再屁颠屁颠地跟在他身后回家,抽冷子抚摩一下他的书包,现在想来,我那时真有点像一条依恋主人的小叭儿狗。

  他每天都要带回一大堆的新闻,让我觉得当学生无限美好。后来他当上了大班长,羡慕之余又加嫉妒,我和他的关系日趋紧张。

  我哥放学回家,趴在桌子上写作业,我手痒,央求着向他借纸和本,他不肯,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他写,我就奇怪,不就是一张纸吗,我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抠门啊?晚上做梦,我和他的角色就发生了互换,我上学了,我写字了,他向我借什么我都不借。可一觉醒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随笔/感悟

分类: 亮出自己
 

十七、那个年月那只狗

 

  当那个被我叫做小虎子的虎头虎脑的小家伙被我兴致勃勃地抱回家的时候,我太小,还不会判断它的性别。

  我哥一见这小狗,就开始埋怨起来:“你看你,怎么抱了一只小母狗回来了?从谁家抱来的?赶快给人家送回去!”我仔细打量着小虎子,虎头虎脑的,怎么看也不像女的,为了证实我的判断,我大叫:“不是母的,是公的,就是公的!”

  小虎子真小,还没有板凳大,晚上,它哼哼唧唧地叫,不住地挠门,我知道它是想妈妈了,就起身下地,把它抱进被窝里,它依偎在我的怀里,估计是把我当成了妈妈,居然能安稳地睡去,后来就养成了钻被窝的习惯,以至于经常被我爸爸从我的被窝里扯着小蹄子提溜出去扔到外面,那才叫个可怜呢。

  小虎子跟我最好。当它已经长成半大的小狗时,我上学了,它每天都屁颠儿屁颠儿地跟着我,跟到学校大门口,目送我进班级,我放学时,它已在大门口等候,见到我,乐得摇头摆尾,扑到我的身上舔这舔那,抓得我浑身是土,亲热够了,再跑前跑后地跟我回家。

  小虎子渐渐长大,身架小巧,毛色呈橘红色,活象一只火狐狸,非常好看。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随笔/感悟

分类: 亮出自己
 

十六、我爸竟然剥了我的皮

 

  我爸曾经亲自给我动过一次小手术,以至于我妈到现在都对我爸耿耿于怀,想起这事就说:“没见过这么当爸爸的,给孩子活扒皮!”

  其实这事也不怪我爸,怪只怪我们那个医院的庸医,以及我自己。我小时候淘气时不小心划伤了小指,因为伤口不是很大,所以没有在意,可是不知怎么回事,这根指头第二天就肿得跟小水萝卜似的,而后是由红变白,没多久伤口附近的皮肉就开始溃烂了,没办法,只好去找赤脚医生来处理,那医生胡乱地对伤口简单地处理一下,就包扎了起来,谁知,过了一天,溃烂的程度竟然加重了,而且,脓血开始在皮下蔓延,扩散,没办法,又去找赤脚医生,医生把脓血从伤口挤出,再包扎,不料,又过了一天,整个小手指都被脓血包围了,皮和肉已经脱离。

  捧着这个非常难看的小手指头,我有种大难临头的恐惧感,我疑心它会烂掉,因此天天哭哭啼啼,我妈坚持带我去卫生所,我却坚持着不肯去,因为我已经不再相信那个医生,他只能越治越糟。

  就在我和我妈争执不下时,我爸却早已想好了办法,他用细线把我的小手指一道一道紧紧地缠上,边缠边问:“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随笔/感悟

分类: 亮出自己
 

十五、小贼遇上幸运神

 

  在做贼这点上,我天赋不错,无师自通,并且贼心贼胆都具备,但贼龄比较短,一天。

    妹妹降生后,五岁多一点的我,就有了充足的时间到处玩耍。那些日子,阳光格外灿烂,自由带来的无穷快乐包围着我,使我很快就堕落成了一个满屯子乱跑的野丫头。每天天一亮就往外跑,天不黑彻底不想回家,结交了许多大大小小男男女女的朋友,做了许多至今父母都无从知晓的傻事。到母亲终于发觉有什么不对头的时候,她不得不到处翻找我了,我时常是被她从别人家的饭桌上拎下来押送回家的。都说吃百家饭好养活,但也没有这么个吃法啊,甚至有的人家,连母亲自己都不熟悉,而我却大模大样地吃完这家吃那家,母亲面子上很是过不去。

    七月,正是青杏满枝头的时候,屯子的最北面有一片果园,我和小伙伴们时常在围墙外面参观,幻想着青杏入口时的酸甜,想着想着,哈喇子就不争气地从嘴角流到衣襟上,就不由自主地萌生许多念头,其中,就有了偷颗青杏爽爽口的渴望。

    那天,大家仰望着满树的青杏,终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随笔/感悟

分类: 亮出自己
 

十四、拉着风箱长大

 

  记不清那时候我有多小,只记得,我坐着板凳拉风箱,胳膊架的生疼,后来干脆就站起来去拉那在我眼里有如庞然大物的家伙。

  我小时候似乎有点傻,特别喜欢拉那笨重的大风箱,妈妈只要一做饭,我便踮儿踮儿的跑来,享受那风箱的独特的吱呀声带给我的无穷乐趣。一边拉着风箱,一边看着母亲忙碌的身影,一边欣赏着风吹煤炭燃烧着的一簇簇火苗,一边嗅吸着饭菜即将做熟时散发出来的诱人的香气,不由得饥肠辘辘。

  其实,拉风箱是假,赚点吃的是真。拉风箱,有一个得天独厚的待遇,那就是在我和妈妈之间,有一个哥哥和妹妹都没有发现的小秘密——近水楼台先得月。妈妈总是喜欢随手就把什么东西塞到我的嘴里,我想那是妈妈给我的赏赐吧,所以总是来者不拒,拉风箱也更加的卖力。一次,妈妈在烙糖饼,那时候,面粉奇缺,难得吃上几顿面食,我眼睁睁的看着那糖饼在锅里翻来覆去地胖乎乎地膨胀起来了,那个馋啊,口水就不知不觉的飞流直下,妈妈一看我把脖子抻的快进锅里了,就把装着烙好的糖饼的盘子往我跟前推了推,意思是暗示我可以先下口为强了,我也不含糊,急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