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汪海权
汪海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9,058
  • 关注人气:2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个人简介
汪海权,号砚庄,安徽桐城人,毕业于安徽工学院汽车专业,清华大学工程硕士,独立艺术家。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9-04-28 17:23)
分类: 砚庄书法

 

途中寒食题黄梅临江驿寄崔融 -唐 · 宋之问

马上逢寒食,途中属暮春。

可怜江浦望,不见洛桥人。

北极怀明主,南溟作逐臣。

故园肠断处,日夜柳条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11 12:2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09 09:14)
分类: 砚庄文学

在舜玉公园的夜晚,你能看到许多彼此独立的人和动物,但在白天,他们都被统辖在一个看不见的场里——也许是阳光,也许是阳光激发出来的他们的某种能量,弥漫在整个小公园,甚至是外部的世界。

这是一个公共场,到了晚上,它就被拆散成很多块,并且一个个地融化,越来越小,以致它所涉及的,最后往往就是两三个人,或者再加上一两个小动物。动物,一般是狗,猫很少见——猫在白天也很难融入这个公共场,还有就是做贼似的黄鼠狼和小松鼠,它们都不合群。如果你的心足够平静,或许你还能听见树丛中或草丛中的刺猬。那些刺向天穹的树木或匍匐于地面的花草,早已进入了梦乡,连同它们的五颜六色,只有沙沙作响的梦呓。

夜,更深了,公园舞场跳舞的女人,还有嬉笑打闹的孩子们都逐渐散尽,于是这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汪海权

文学

分类: 砚庄文学


如释艺术空间的一棵紫玉兰突然就开了,在这到处都弥漫着的包豪斯气息的院子里,它一露脸就显得有些羞涩。

但我惊艳了!

然而张望四周之后,我终于觉得它有种隔世的孤独——就这么一棵。

好在今天阳光灿烂,要是换作阴沉沉的天气,它该多委屈啊!

我从“现代书法体验馆”出来之后,刚转过西南的墙角就发现了它,也许,是它发现了我。其实我大半天都在它附近,就是在那间宽敞、但已被废弃的,被我命名为“现代书法体验馆”的杂物间里忙碌,它应该是知道的,或许还能看见我呢,但它就是不喊我!看我那种傻乎乎地、胡乱涂鸦的样子,它也不笑一声!嘿~~~

回家的路上,我看到了很多的紫玉兰、白玉兰,都开啦!真奇怪,都来啦!于是我不得不认为,那棵紫玉兰实际上是处于一种非孤独的孤独状态。

我们人类也是,只是各有各的场。瞎子要是想确定某件东西在不在,只能用手去摸一摸。常人更高级一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14 15:40)
标签:

汪海权

文学

分类: 砚庄文学

 


灶台,是我家最温暖的地方。

 


在我的记忆里,老家原先的灶台是在客厅的东南角,靠着南面的窗户。傍晚,窗台上常放盏煤油灯,照着母亲或奶奶在灶边做饭,昏暗的八仙桌旁有烟袋锅时明时灭,那里一声不吭地坐着劳累一天的父亲。

 


灶上有三口锅,靠窗户的是两口大锅,像大哥大姐的样子,最北边是一口小锅,像个小妹。每两口锅中间都有井罐,做饭时,井罐里的水就被烧热,甚至被烧开“突突”地直往外溅水——我知道,它们都高兴极了。位于烟囱下面的灶壁上要做两个小洞——上面的一个像佛龛,用于存放油盐罐;下面的一个是前后通透的观察孔,坐在灶台背后的人能边烧火边察看饭锅上锅盖的动静。

 


这种空间的充分而合理的利用以及灶台的不断进步,还会体现在其他一些地方。比如在灶台的背面,一般还要做一个小洞来放置火柴,当然也有的人家这里则存放纸捻子,用于去邻居家取火。再比如灶膛,早先的十分简陋,就是一个圆形的坑,如柴火不易燃烧,就用吹火筒。后来灶膛底做成了镂空的形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07 12:31)
标签:

汪海权

文学

分类: 砚庄文学

 

月儿用乌木粗齿梳子梳理自己的头发,梳子抖落如雨点的萤火虫,给山岗、草地、树木铺上一层银光。

 

   
  ——《夜之加斯帕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26 09:47)
标签:

汪海权

绘画

分类: 砚庄绘画
01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最后我被黄昏的众神抬入不朽的太阳-海子


02火  火  火/只有灰,只有火,只有灰-海子

03亚洲铜,亚洲铜-海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12 09:04)
标签:

汪海权

文学

文化

分类: 砚庄文学

在老家的老屋里,爷爷留下的书箱,就安放在窗边写字桌的右上方,我早已习惯了它这样悄无声息地注视。

爷爷早就去世了,非但我没有见过,就是父亲后来也说记不清他的模样。那么多年过去,就连书箱的目光也早已暗淡,只是显得特别的破旧而深沉。

小时候村里人常说,我家是书香门第,特别是每到快过年他们拿来红纸请我写门对子时,就总忘不了把“书香门第”几个字挂在嘴边。而我却以为他们所说的“书香”指的就是爷爷的这件遗物,至于“门第”,又恰好和桐城话“门对”发音完全一致,于是年前写门对就成了他们对我的赏赐,而父亲在一边乐呵呵的笑个不停,还要热情地给他们泡茶。

爷爷以前用的书一本也没有了,谁拿走的,裹小脚的奶奶早已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15 10:19)
标签:

汪海权

文学

分类: 砚庄文学

以前老家南边不远的一个地方,叫“老戴家”,它不是一户人家,而是一个庄子,就像我的老家原来叫“汪家大屋”。

在我的记忆中,老戴家才是世外桃源般的典型村庄,要不,我怎么会在离开老家之后的几十年里,还能时常记起它呢。

当然,粉墙黛瓦的老戴家,怎么也比不过著名的孔城街。老戴家毕竟是普通的农村,但它和我们当地的民居相比也确乎有些异样,十几二十户人家,就像训练有素的队伍那样自北向南一字排开。门,都是一律地朝东开着的,就像排长喊了一声“向前——看!”的姿势那样令人肃然起敬,但是,“排长”在哪里呢?

想起这个,今天我又好奇地在谷歌地图上搜索了一下,嘿~它居然还在!但看布局,就知道它早已改变了原先的模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09 10:26)
标签:

汪海权

文学

分类: 砚庄文学

大约是一九七六年的冬天,桐城传闻将有地震,于是家家户户都在门外搭起了地震棚。

我家的地震棚,是利用门前稻床上的一颗苦楝树,再挖坑埋了几根木料作为支柱搭建而成的。四围没有农村建房常用的土坯,全是木料、竹竿和茅草。有一个小门朝北开着,斜对着我家老屋的南大门。小门也是用木料、竹竿和茅草做成的,门边的中间系着一个铁丝圈,关门时,就扣在棚子上的一根铁钉上,只能防风、防寒。棚子里面放了两张床,父亲、妹妹、弟弟和我四人晚上都住里面,母亲在公社食堂当炊事员,不常回家,奶奶根本就不住地震棚,她说,我不怕死。

地震一直没有发生,大人们很高兴,倒是我们孩子,除了新鲜之外,似乎觉得有些失望,好像是被骗了一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