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成玉
王成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6,131
  • 关注人气:4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好友
加载中…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文化




     乡前贤怀宁潘伯鹰先生,桐城吴北江先生高足。诗文自出机杼,藻鉴独有心得;小说则北派冠冕,书法则海派翘楚。相与交游酬唱者,皆当世瑜亮,与吴兴沈秋明、华阳乔大壮、常州蒋峻斋、南安潘虚舟、巴郡许蟫堪情谊最笃。尝随长沙章行严先生北上和谈,书记翩翩之名,动于海内,京津渝沪之地,罕有不知之者。然先生殁后未及五秩,声名渐已不彰。今掘理钩沉,觅旧文新刊中堪资鉴识者,列附于兹,以飨同志。

吴秋尘:《记名小说家潘凫公》。《北洋画报》,1930年12月25日 
吴 宓:《〈人海微澜〉序》。《学衡》,1931年第73期
湘 如:《潘凫公先生的植物常识》。《北洋画报》,1934年9月6日
许宝驯:《临池取诸家,落笔出新意——回忆潘伯鹰先生学书二三事》。《书法》,1978年第2期
鲁 迅:《鲁迅全集》第十三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
姜德明:《蹇安五记》。《书叶集》,花城出版社1981年版
钱君匋:《〈玄隐庐录印〉序》。《玄隐庐录印》,新加坡风云出版社1982年版
周颖南:《〈玄隐庐录印〉跋》。《玄隐庐录印》,新加坡风云出版社1982年版
郑逸梅:《艺林散叶》第19条。《艺林散叶》,中华书局1982年版
谢稚柳:《〈潘伯鹰楷书豫园记〉序言》。《潘伯鹰楷书豫园记》,上海书画出版社1983年版
陈声聪:《玄隐庐》。《兼于阁诗话》,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年版
戴文葆:《性科学知识的传播应受重视》。《读书》,1986年第3期
潘 受:《〈玄隐庐诗〉序》。《玄隐庐诗》,新加坡文化学术协会1987年出版
许伯建:《潘伯鹰先生小传》。《玄隐庐诗》,新加坡文化学术协会1987年出版
潘 受:《玄隐庐诗十二卷初校读竟感成长句二首题后》。《玄隐庐诗》,新加坡文化学术协会1987年出版
周颖南:《〈玄隐庐诗〉跋》。《玄隐庐诗》,新加坡文化学术协会1987年出版
郑逸梅:《潘伯鹰》。《郑逸梅收藏名人手札百通》,学林出版社1989年版
姜德明:《潘伯鹰》。《余时书话》,四川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
许伯建,唐珍璧:《饮河诗社史略》。《文史杂志》,1994年第2期
潘 受:《〈潘伯鹰法书集〉序》。《潘伯鹰法书集》,上海书画出版社1994年版
周颖南:《〈潘伯鹰法书集〉跋》。《潘伯鹰法书集》,上海书画出版社1994年版
钱伯城:《怀潘诗人伯鹰》。《书城》,1996年第4期
姜德明:《蹇安五记》。《姜德明书话》,北京出版社1997年版
钱伯城:《物外人间一诗人》。《泛舟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8年版
钱伯城:《一首诗引起的回想》。《观景楼杂著》,辽宁教育出版社1998年版
吴 宓:《介绍与自白》。徐葆耕编:《会通派如是说——吴宓集》,上海文艺出版社1998年版
吴 宓:《吴宓日记1928-1929》,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8年版
吴 宓:《吴宓日记1936-1938》,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8年版
吴 宓:《吴宓日记1939-1940》,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8年版
曹聚仁:《书记翩翩潘伯鹰》。《文坛三忆》,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9年版
林北丽:《百鹰老友嘱题〈周竞中女士事略〉》。周永珍编:《徐蕴华、林寒碧诗文合集》,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9年版
钱伯城:《物外人间一诗人——怀潘伯鹰先生》。姜德明主编:《七月寒雪:随笔卷》,大众文艺出版社2000年版
张元卿:《吴秋尘眼中的潘凫公》。《民国北派通俗小说论丛》,山西古籍出版社2001年版
安庆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安庆人物传》,黄山书社2001年版
钱伯城:《〈蹇安五记〉谈屑》。《万象》,第四卷第六期,辽宁教育出版社2002年6月出版
陈声聪:《回忆潘伯鹰先生》。《兼于阁杂著》,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
陈巨来:《记十大狂人事》(安持人物琐忆)。《万象》,第四卷第十二期,辽宁教育出版社2002年12月出版
郭若愚:《著名书法家潘伯鹰》。《落英缤纷——师友忆念录》,上海书画出版社2003年版
蒋炳昌:《潘伯鹰和临书帖》。《收藏家》,2003年第3期
姜德明:《潘伯鹰与〈蹇安五记〉》。《书叶丛话——姜德明书话集》,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4年版
王成玉:《潘伯鹰与钱锺书》。《书品》,2004年第4期
韩历君:《逝水回波》。《中国书画》,2004年第8期
吴 宓:《空轩诗话·潘式》。《吴宓诗话》,商务印书馆2005年版
胡迎建:《诗坛两位编辑功臣》。《民国旧体诗史稿》,江西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
胡迎建:《论现代旧体诗坛上有建树的六位名家》。《中国韵文学刊》,2005年第4期
王贞华:《沈尹默致潘伯鹰的一件手札》。《书法》,2005年第8期
李志贤:《景山兴云,鹰望鹏远——纪念上海书协创办人之一潘伯鹰先生逝世四十周年》。《书法赏评》,2006年第3期
潘令方:《怀念父亲潘伯鹰》。《书法赏评》,2006年第3期
周颖南:《〈冥行者独语〉和〈中边录〉前言》。缪力编:《周颖南文库》卷一《周颖南序跋集》,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
周颖南:《潘伯鹰遗著〈人物志〉前言》。缪力编:《周颖南文库》卷一《周颖南序跋集》,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
周颖南:《关于潘伯鹰先生的〈坚道〉诗》。孙永安编:《周颖南文库》卷二《周颖南散文集(上)》,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
周颖南:《此是浮生真实境——潘伯鹰其人其事》。孙永安编:《周颖南文库》卷三《周颖南散文集(下)》,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
周颖南:《题〈玄隐庐诗〉》。缪力编:《周颖南文库》卷十二《南国玉树》,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
李志贤:《就懦轩书学管窥》。《海派代表书法家系列作品集·潘伯鹰》,上海书画出版社2006年版
李志贤:《(潘伯鹰)年表》。《海派代表书法家系列作品集·潘伯鹰》,上海书画出版社2006年版
方继孝:《潘伯鹰的“五项全能”》。《旧墨三记——世纪学人的墨迹与往事》,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7年版
《书法家潘伯鹰》。《静安时报》,2007年5月8日
李志贤:《潘伯鹰生年释疑》。《书法》,2007年第8期
史胜翠:《风神潇洒,平淡天真——潘伯鹰的书法艺术》。《青少年书法》(少年版),2007年第6期
周 冰:《蒋维崧与潘伯鹰》。山东省书法家协会编:《独上高楼——蒋维崧教授纪念文集》,齐鲁书社2008年版
朱 敏:《游离于政治之外的“明珠”副刊》。兰州大学2008年硕士毕业论文
谷 卿:《皖江名士潘伯鹰》。《安庆晚报》,2009年3月22日
王家葵:《潘伯鹰》。《近代书林品藻录》,山东画报出版社2009年版
刘梦芙:《〈玄隐庐诗〉前言》。《玄隐庐诗》,黄山书社2009年版
谷 卿:《幻设为文 风雅讽世——读潘伯鹰〈蹇安五记〉札记》。《安庆晚报》,2010年2月1日
谷 卿:《诗林奇珠海外还——读黄山书社版〈玄隐庐诗〉》。《安庆日报?新皖江》,2010年3月5日
丁惠增:《海派、桐城派与书坛潘氏双杰》。上海市书法家协会编:《海派书法国际研讨会论文集》,上海书画出版社2010年版
谷 卿:《潘伯鹰:知音山谷有遗编》。《安庆晚报》,2010年12月5日
钱伯城:《记潘伯鹰——兼论潘著文言小说〈蹇安五记〉》。《问思集》,中西书局2011年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近日检书,又看到了姜德明先生的这封信。重读一过,久久难以释怀。九年了,这封信一直鼓励我读书写作。记得拙著《书话史随札》(河北教育出版社2006年版)出版后,我给周翼南老师送书,在闲话中谈到了姜德明先生。姜德明先生是唐弢之后又一位书话大家,其作品不仅有唐弢遗风,而且在发展变化中又多有创新。周老师说姜先生为人正直热情,奖掖后进,请他指点一下,大有好处。现在想起来,当初如果没有周老师的鼓励,我是不敢打扰姜先生的。于是很快就收到姜先生的这封信。全信如下:“成玉先生,收到惠赠的大著《书话史随札》,非常感谢。这是一本没有前例的书,当会引起读者的注意。我一定认真拜读。致以敬礼!姜德明(二0)0七年四月一日。”手捧此信,环诵再三,且感且愧也。本来这本书出版后,我知道自己学识有限写得并不好,不过抛砖引玉而已。万万没有想到姜德明先生对此书极为重视,说是“一本没有前例的书”。现在回想起来,如果当时没有姜先生的鼓励,也许就没有我今天的“书话研究”。一个人的一生,在紧要关头,能得到高人的指点和帮助,真是一件很幸运的事。就我自己来说,从读书写作到文章发表以及出书,都得到很多人的帮助和支持,我从来都没有忘记他们。姜德明先生的这封信,几乎改变了我读书写作的方向,于是专心致力“书话研究”。后来在《出版科学》和《藏书报》发表了《论书话的基本特征》、《论书话的概念和定义》等,一共有六十多篇关于书话的文字。这些文字,我已编为一集叫《书话几度红》(未出版)。现在又写了一部《书话点将录》的书稿,主要是思考书话写作在当代的发展和各种现象以及今后写作的方向等等。虽然微不足道,只是个人的一点心得而已。倦说书话已经有好几年了,很多读者朋友都认为这些文字很有意义,但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面对当前的书话写作和研究,似乎有一种今昔之感,并没有想到还要继续再写下去。今天重温姜德明先生这封信,真是令人感慨系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16 20:33)
标签:

文化

   收到梁萧(北窗)先生寄来的《此生快意书天堂》(海豚出版社2015年11月版)很有些时日了,几次动笔想写几个字,又不知从何说起,最终还是掷笔一叹。近日在家理书,又见此册,还有几本朋友寄来的大作,不能赞一词也。今天又重读了这本书,在寂寞中似乎还是想说几句。
   作者是楚地读书人,职业是医生,除了读专业书精益求精之外,又喜读近代文化史、学术史,哲学史、思想史等等,这就不是一般读书人的境界。特别是他阅读的兴趣几乎与我相同,而且更深更广,不得不让人肃然起敬。例如他读鲁迅、周作人、胡适、陈寅恪、冯友兰、汤用彤、王元化乃至黄裳、张中行、董桥、邓云乡、舒芜、姜德明、钟叔河、流沙河等等。用龚明德的话来说:他不只收藏,泛泛阅读,还不断了解其生平事迹,消化其学术观点,对诸多相关的趣闻轶事了如指掌,并做横纵关联性比较,有自己的见识,这就是不同一般的深阅读了。
  本书第一篇写的人物是吴方。关于吴方,我二十年前在《长江日报》上写过一篇《世纪风铃》的文章。其中说:“这些天来,一本《世纪风铃》与我形影相伴。睹物思人,不禁有人琴之感。吴方先生有感于二十世纪这个大动荡大变化的时代,在沧海横流的风云际会中,选择了二十多位文化名人,为他们画像。如王国维、梁启超、谭嗣同、蔡元培、弘一法师、辜鸿铭等,从这些高居塔顶随时代风潮而叮当作响的人物中,我们也许能看到一些历史文化、思想演变的影子,吴方先生说:‘不过,这些人物,又并非黄钟大吕一类,在我想,即如檐间的铁马或曰风铃,风一动,也发出声音,虽然有些寂寞,也是可听的。’今天,吴方先生在寂寞中走了,还有那寂寞的声音。”有趣的是,我的另一位老乡眉睫也很关注吴方,感叹吴方渐渐被世人淡忘。
  梁萧是个书生,据说藏书近万册。龚明德回忆说:“在他书斋里,随手抽一本书翻开,往往能看到里面大量的标记和旁批。有一本十万了的书里,旁批估计就有二三万字。当这些摆在面前时,眼前这个读书人,不能不说很纯粹:没有功利,只有兴趣。”今夕何夕,这样的书生,真难能可贵也。正是因为我与他有相同的兴趣,他读的这些书,对我来说有一种很亲切的感受。记得有次我在微信上晒出一本《陈寅恪晚年诗文及其他》,他回复说,他有二十多本关于陈寅恪的书,就只差我这一本。是啊,这本书出版三十年了,不知重版过没有。当时花城出版社别具匠心,本书的全题是《陈寅恪晚年诗文及其他——与余英时先生商榷》。著者并不是余英时,而是冯衣北。其中收录了冯的两篇文章,余的五篇文章。冯是四号字,余则是五号字,大小不同,相映成趣。冯的两篇文章共44页,余的五篇文章却有167页,几乎是一部余英时的文集。
  今天重读梁先生的这本书,我仿佛又回到当年如饥似渴的读书年代。俱往矣,幸有此书慰寂寞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20 19:04)
标签:

杂谈

  关于汤炳正先生,我是没有资格说的。然而,事有凑巧,情有因缘,近几年来,我在网上遇到汤炳正的文孙汤序波,他经常在我博客上留言,似乎认为我是一个读书人,于是我们相识了。我那时不知道他是国学大师汤炳正的文孙,后来访问他的博客,见其谈他祖父的文章,很有学问。他知道我喜欢读书,常常各自交流读书心得。好像是我有一篇文章,谈到传统语言学等方面的书,他极为赞赏,并视我为同道。先是寄来《研渊楼屈学存稿》(汤炳正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华龄出版社2013年5月版),后来又赠我一本《渊研楼杂忆》(《开卷书坊》第四辑,上海辞书出版社2015年8月版),受之有愧也。
  在我读过的一些书中,对汤炳正先生的印象不是很深,隐隐约约知道这个名字,大约还是与《楚辞》研究相关吧。当我读《渊研楼屈学存稿》时,才知道他是章太炎的弟子。本书第三辑《书信拾遗》第一封信就是写给章太炎夫人汤国梨的。他说:“师母大人赐鉴:忽得手示,曷胜欣忭!睽违尊颜二十余年,仰慕之情,无时或已,沧桑之感,一言难罄,想处境正同耳。附寄大作《高阳台》、《水龙吟》,抒写为先师扫墓情景,俯仰古今,凄怆难胜。但与张公苍水相比,虽‘英雄一例终黄土’,而先师正当宜付史馆,照耀‘汗青’,不只‘野老村翁,闲话遗闻’而已。同门诸友,战时星散,炳所知者,惟姚奠中兄(豫泰)在山西大学任教,馀无所闻。专此敬颂,吟安!后学汤炳正拜。1960年10月20日。”
  此信言短情长,一代学人之沦桑由此而出,章门弟子因“战时星散”,飘零四方亦久矣。在章门弟子中,特别是汤炳正先生更是少为人知。近读《开卷》(2015年第十二期),见理洵《鲁迅三题》之《门槛》一文中说:“章太炎的弟子,倘若要列于名单,要紧者恐亦几近三十人左右,钱玄同(疑古)、许寿裳、朱希祖、黄侃(季刚)、刘文典(舒雅)、汪东(旭初)、沈兼士、马裕藻、周树人(鲁迅)、周作人(启明)、胡以鲁、易培基、陶焕卿、钱家治、朱宗莱、余运岫、吴承仕、庞俊(石帚)、沈延国、徐复、朱季海、王仲荦、诸祖耿、姚奠中等,看着这个名单,难免让人生叹,学生都那么厉害,先生不厉害就实在不行了。“理洵说的这个名单,很详细,也很有代表性。但据汤序波说,在1988年建成的章太炎纪念馆中,挂名的弟子名单是:黄侃、钱玄同、朱希祖、汪东、许寿裳、沈兼士、鲁迅、周作人、刘文典、吴承仕、顾颉刚、傅斯年、姜亮夫、诸祖耿、王仲荦、徐复、曹聚仁、汤炳正、姚奠中。后来在“章太炎故居”中又增加了沈尹默等十二人。汤炳正先生是一位纯粹的学者,不喜欢参加学问以外的事,曾担任过中国屈原学会首任会长。他的学问在学术界有很高的影响力,但是在读书界却并没有很多人知道。
  戴明贤先生在《研渊楼杂忆》的序文中说:“《研渊楼杂忆》的作者汤炳正先生是当代大学者,青年时代就颖异秀出,成为国学大师章太炎晚年在传人黄侃逝世后最得意的弟子。一九三六年六月十七日《大公报》报道国葬章先生的消息中有这样的文字:‘章夫人介绍章高足汤炳正君(鲁藉)报告章近年讲学经过,章夫人并谓:章生前对汤炳正极赏识,以为乃承绝学惟一有望之人云……’。炳正先生享年八十九岁,数十年治学不辍,深入屈原、楚辞、古文字、古语音等多门学科,著作等身,创见极多。”
  值得注意的是,他在晚年写了一篇《忆太炎先生》。文章一开始就说:“遗憾的是,一九三六年太炎先生逝世之际,国内外学术界的挽诗、挽联很多。而我当时正在苏州从先生受业,哲人云亡,竟没有写下诗、联寄哀,同门师友多怪之。其实,我并无他意,只觉得,先生的学术造诣与革命的一生,决不是几句挽诗,或一副挽联所能概括。而先生对我的谆谆教导与扶掖奖许之厚谊,更决非语言能表达。故与其言而无当,倒不如缄口‘心丧’,更为得体。”当时《大公报》的张季鸾来苏州参加追悼会时,曾约请他写过一篇纪念文章在报上发表,鲁迅的《关于太炎先生二三事》和《因太炎先生而想起的二三事》,也是那个时候写的。汤炳正说:“时隔半个多世纪之后的今天,我又以耄耋之年,写此回忆文章,也许遗忘之事未免过多,但阅历之后,或反中肯。”他说跟鲁迅先生的文章一样,这其间,既有关于太炎先生之事,也有因太炎先生而想起的事。“不过鲁迅先生是把太炎先生看做是‘有学问的革命家’,而我则是把太炎先生看做是‘有革命业绩的学问家’,所不同者,如此而已。”
 汤炳正有幸成为章门弟子,原来是他在《大公报》上看到“章氏国学讲习会”的招生广告去报考的。之前他非常敬佩章太炎先生,曾拜访过章太炎的高足吴承仕先生。当时的考题是《自述治学之经过》。他说蒙太炎赏识,录取研究班前列。在问学的过程中,他说我是单独拜谒太炎先生最频繁的一个,可以纵意中畅谈,无拘束感。太炎晚年尝说:“大国手门下,只能出二国手;而二国手门下,却能出大国手。”汤炳正初闻此言,不甚理解。他说:“一次,在晋谒时,向先生请教。先生说:‘大国手门生,往往恪遵师意,不敢独立思考,学术怎会发展;二国手的门生,在老师的基础上,不断前进,故往往青出也蓝,后来居上。所以一代大师顾炎武的门下,高者也不过潘次耕之辈,而江永的门下,竟能出现一代大师戴震。”由于他勤奋好学,天资聪颖,师生又亲密无间,故常常在谈话中聆听有很多精湛的议论。有一次谈到“博学”问题,章太炎说:“博学要有自己的心得,有自己的创见,否则就是读尽了天下书,也只是书笥,装了别人的东西,而不是自己独有的东西。”关于向前人学习的问题,章太炎说:“学问是无止境的,后人应该比前人更进一步;学习外国的东西,也要独立思考,有所发现;追随抄袭,是没有出路的。”又说:“任何学问,都要展开争辨,只有争辨,才有利于学术发展。因为,在争辨中,对双方都会有启发,有促进。”还说:“治学如无主动性,就决不会有创造性。”
  回想当年的太炎先生,他说:“世之论先生者,多认为五四以后,太炎先生从旧民主主义革命的先锋变成了时代的落伍者。不错,当旧民主主义革命已发展到新民主主义革命阶段时,先生确实没有跟上时代,走了一段弯路。……况且太炎先生走了一段弯路之后,在他的晚年,终于汇入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伟大潮流之中,走向新民主主义革命。”太炎之后,其门人弟子对学术思想和文化多有贡献。虽然他们学术上未能得先生之全体,但在经学、小学、史学、文学、哲学等各有所为,多为大家名家。汤炳正说:“现在有人称我是嫡系的‘章黄学派’,也有人责我偏离了‘章黄学派’。其实,这二者,之间并不矛盾。前者,虽愧不敢当,但我确实沾溉了太炎先生的学术遗泽;后者,也是事实,但这说明了随着时代的发展,我又在探索着自己的前进的道路。这现象也许是学术发展的规律吧。”
  在当年章太炎的追悼会上,汤炳正被推为学生代表发言。他表示要继承先生遗志,把“章氏国学讲习会”继续办下去,发扬章氏学派的优良传统。他说此事得到实现,被聘用者,有诸祖耿讲《毛诗》,姚奠中讲《中国文学史》,沈延国讲《诸子通论》,潘重规讲《经学史》,龙榆生讲《诗词》,马宗霍讲《庄子》,黄耀先讲《史通》,汤炳正讲《声韵学》和《文字学》。后业因太平洋战事,租界被占,“太炎文学院”被停办。从此,一代学人,风流云散。
  一九八六年六月,汤炳正到杭州参加“章太炎先生逝世五十周年学术讨论会“时,拜谒了章太炎陵墓。墓碑”章太炎之墓“,乃系章太炎被袁世凯幽禁北京时所手书。当时章太炎自分必死,故留下这幅手迹。汤炳正说:“书体在篆隶之间,即结构为篆体,而以隶书笔法出之。跟近几年出土的西汉帛书酷相似,非先生之沉酣于秦汉碑碣,心领神会,绝难至此;而先生跟奸邪斗争之浩然正气,亦流露于毫素之间而千古不朽矣。”值得庆幸的是,汤炳正得知同门姚奠中在拜谒太炎先生墓并参观纪念馆后,发现正堂及两厢皆缺楹联,于是纪念馆特约姚与汤各撰一楹联。汤的联语是:“遗志托南屏,谋国岂逊张阁学;高名仰北海,传经难忘郑公乡。”上联用张苍水事,写先生遗嘱南屏山张氏墓侧;下联用郑康成事,写先生设帐苏州培养后学。汤炳正说:”回忆先生逝世时,我并未撰挽联,虽事出有因,终属遗憾,不料半个多世纪之后,我以八旬之年,竟有幸为和先生的纪念馆撰写一楹联。人事之变化倚伏,往往有难于逆料者,殆此类欤!”据说,汤序波先生应中华书局之约,正在撰写《汤炳正先生编年事辑》,期待这部大著早日出版。

  注:《开卷》2016年第4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昨天我在微信上刊出欲写当代书话四大家,一时议论纷纷,谁是当代四大家,各表所见,直到晚上还有朋友私信我,都提出了很好的建议,我受益非浅,铭记在心。当然也有不屑一顾者,甚至还有好心的朋友替我担心等等。其实,我欲写四大家,主要是就此机会整理一下自己这些年来对书话的一点浅见,也许所选的四大家并不重要。记得十年前,我在中华书局主办的《书品》上发表过一篇《潘伯鹰与钱锺书》,就潘的《黄庭坚诗选》以及读钱锺书《谈艺录》揭出他们之间的一段微妙的关系,算是一段文坛佳话吧。他的这本诗选全书不过十万字,然其序文却约占了全书的三分之一。前辈大家用心良苦,我欲效之。所以,我的重点也在序文上,估计也要占
全书(书稿约十万字)三分之一。主要论及近三十年书话的写作发展和变化包括对赵普光《书话与现代中国文学》的评论等等,不知读者以为如何。

 注:这是今天发的微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28 19:19)
  岁末年尾,很高兴地收到南京张昌华老师寄来的《百家湖》和《艺术周刊》以及一张精致的手书贺年卡。黄色笺纸中嵌一大红洒金纸片,手书“丙申大吉”四字,真是漂亮得很,这样的手工制作已经不多了,我受之有愧也。张昌华老师是著名的作家和编辑,退休前曾任江苏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辑。著有《名家翰墨》、《走进大家》、《曾经风雅——文化名人的背影》、《民国风景——文化名人的背影二》、《故人风清》以及《百年风度》等等。都七十多岁高龄的人了,还在读书编刊,为人作嫁,真今人肃然起敬。
  他在本期《编辑室手记》中说:“我们要感谢,感谢十四年来全国乃至海外广大作者的大力支持,日均五百件电子稿件令我们激动不已;年长者如一百一十岁老寿星周有光先生,稚幼如‘北外’大三女生赵艺,海外的张充和、聂华苓,台湾的司马中原、张香华,香港的董桥、彦火等。感谢《读者》、《中外文摘》、《特别关注》和《扬子晚报》等十多家报刊转载了近百篇文字,大大地提升了本刊的知名度。感谢我的前任刘向东、陆华、吴野和姜滇四位先生,他们用汗水营造了百家湖的蓝天绿地、湖光山色的人文空间。凡此种种,我们无以为报,只有铭感,对已挥手人世的文坛前辈张充和、黄裳、周汝昌、宋词和罗孚,我们表示深切的怀念。”本文最后一句话是:“别了,我的《百家湖》!”
  原来这一期(一百八十一期)是他们的终刊号。停刊后,他们将移师转战《艺术周刊·百家湖》,全球征订,公开发行。那天与张老师通电话,他要我的地址,说寄我一本存念。今天,当我手捧这期终刊号时,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去年今日,他在网上给我发来一幅精美的贺年卡,在发送名单中,看到有很多名家大家,我忝列其中,倍感荣幸。他在电话中说,由于编辑部一共只有两人,对我关心不够等等,望我原谅。听到这里,我真是很感动。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读书人,能得到他的肯定和青睐,何其幸也。由于喜欢读书作文,偶然一篇文章被他看中而入选《百家湖》。今天他又在《艺术周刊·百家湖》上刊载了我的一篇《南京有个〈百家湖〉》。千里之外,百忙之中,他还在我博客上选文,这样的精神,令人感念,有前辈大家之风范。本期的《百家湖》,可谓名家林立。有舒乙、冯骥才、龙应台、彦火、吴青(冰心之女)、董桥、刘心武、舒婷、李昕、高莽、赵丽宏、毛乐耕等等。大家云集,琳琅满目。一纸传情存知己,可感可念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21 20:16)
标签:

文化

     山川风物,岁时节令,古人笔记多记之。然而时序变迁,人往风微,以文言笔记畅述幽怀者亦少矣。今读俞长源《寓记·里门杂咏》(《开卷书坊》之一,黄山出版社2015年2月版),以一人一家之事,系家国身世之感,颇具史料价值。作者自叙云:“寓记者,记余一生经历之诸居处也。《说文》云:‘寓,记也。’又云:‘寄,托也。’又云:‘宅,所托也。’”所谓“衣、食、住、行,而住为首焉”。是书以寓为端,虽述家事,皆关时代也。俞律先生说:“先父是书,以历年所居寓所为点,社会为面,每居一处,则以是处具体生活为据,故以寓居名之。”
  关于“寓记”,古人笔记如“岁时记”、“坊巷志”、“梦华录”等以及各种纪事诗,或文或赋,或诗或词,再加之笺注别裁,读来栩栩如生,乃史家之别录也。正如董宁文《编后记》所云:“此书用寓记的形式记录长源公的一生行迹,从中可以窥见其时的社会变迁、人事更迭、风俗人情,读来令人感慨莫名,并能从中受到非常的教益。文章以文言写出,可品可鉴。”
  作者俞长源先生是一位读书人,毕生服务教育界,出身私塾及师范文科,以授古文为主,精熟文言,行文古雅,饶多趣味。其博览群书,挥洒自如,乃难得之佳作也。《寓记》正文十六篇,每篇先述寓居之地,或征引旧籍,或记其名实,街巷邻里,居住环境,历史沿革,市井风情等等,不失书生本色。如首篇《湾子街》云:“柏家井在三多巷内,夏晚月上,店伙多纳凉于此,各携乐器作奏弹会,或引吭唱粗犷香火调,或曼声为婉转花鼓曲,铁绰高歌,红牙低奏,各臻其妙。围而听者,据木凳,凭竹椅,男则摆扇于手,妇则伏婴于怀,素辉烛之,莫不神凝目注,一幅市井行乐图也。”由此而今,与之相映成趣的是今日大妈的广场舞或庶几近之,乃“市井行乐”也。
  浏览是书,此“寓记”之书卷气跃然纸上,其读书之多,琳琅满目。他曾研究谚语,编集《谚语汇征》。以《说文》发端,又引杨万里《独醒杂志》、《文心雕龙》、《史通》、以及赵宦光《说文长笺》、颜师古《汉书五行志》、段玉裁《说文注》等等。其云:“余书纂组于诸家之后,宝山珠海,条获匪难,嗣业承绪,工役必省,异日杀青,当附谚书书目于编末,庶免掠美之诮,藉供讨研之资。”
  有趣的是,作者晚年将两千余册书售于古籍书店,“三车以去”。他说:“昔有故家才妇陈维坤者,鬻元人百家诗,以诗写笺黏书后云:‘典及琴书事可知,又从架上检元诗。先人手泽飘零尽,世族生涯落魄悲。此去鸡林求易得,他年邺架借应痴。亦知长别无由见,珍重寒闺伴我时。’余以此诗和其韵而反其意曰:‘自家长物自家知,插架堆床只暂时。一旦卖驴惭字缺,千金享帚免人嗤。贫儿碗运成陈迹,道士章驱有导师。珍重临岐挥手别,多年伴我莫情痴。’”呜乎,天下好书天下人共读之也。
  此书附有《里门杂咏》三百余篇,以七绝诗纪扬州名胜古迹与民间俗谈,实《寓记》之一部分,原题为《扬州杂咏》。他说:“旧作《扬州杂咏》,成于民国已巳,阅七稔,侨寄沪城,理箧得稿,三复吟玩,追念往事,犹有记忆如新者。”所谓“世事推移,新陈消长之迹,亦错杂于篇章,与有心人共鉴焉”(自序)。是书之成距今近八十年矣,山川巨变,在今日之旧城改造中,当年作者所歌所咏者,不知幸存几何。此情可待成追忆,我来亦迟也。

  注:《开卷》二0一五年十二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日记究竟始于何时,据何满子先生说已不可考矣。在今天的日记研究中,首屈一指的是陈左高先生。著有《中国日记史略》、《历代日记丛谈》、《古代日记选注》等,被誉为日记研究第一人。山东的自牧先生也是高手,用古农(于晓明)的话来说,是继陈左高之后,高擎日记研究大旗的领头人。一古一今,薪火相传。何满子在自牧《半月日注》的序文中说:“最早的日记当是史官和皇帝侍从为万岁爷作的‘起居注’,也在秦汉发明了纸笔之后。汉刘向《新序·杂事》云:‘司君之过而书之,日有记也。’‘日记’一词即由此而来。此后才有文人自记日记,但在史籍上也无可查考。确有可据的是,宋代文人已有人记日记了,陆游《老学庵笔记》卷三:‘黄鲁直(庭坚)有日记,谓之‘家策’,至宜州犹不辍书。此外南宋曾任宰相的周必大也写日记,有诗句云‘旧迹时将日记开。’可知私人写日记的习惯在宋代已经流行,也可称源远流长了。”日记的写作发展到今天,据说还有一种被钱锺书称为的“借体写作”,即以日记体裁写小说、随笔等文学作品。今天的大多数“书事日记”,大约乃为如此吧。

  关于日记,至少在鲁迅和周作人以及来新夏、邓云乡、黄裳、钟叔河等都有很多精到之语,凡喜欢读日记或研究日记的人都是知道的,这里就不多说了。这些年来,我在买书读书的过程中,也买了一些日记。记得最早买的是郁达夫的《日记九种》,后来又买了《鲁迅日记》以及《味水轩日记》、《郑孝胥日记》、《忘山庐日记》、《天风阁学词日记》、《越缦堂读书记》(从日记中辑出)等等。我读日记多半是当文学作品读的,至于有人说“传记不如年谱,年谱不如日记”,那是在做学问。好的日记,除史料价值外,还要有一种文字的美感,这就是我们经常说的“文学日记”或“日记文学”。例如孙宝瑄的《忘山庐日记》(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4月版),情文并茂,可读可藏。其“论学、论政、论人、论事,皆平心静气,不抱成见,不尚空谈”。(叶景葵序语)就“书事”来说,最有名的巩怕还是那部《越缦堂读书记》了。关于越缦堂日记,鲁迅和邓云乡各有所见。拙著《书话史随札》曾谈到此事,今再表出之:
  
    邓云乡先生在《日记文学谈丛》(《水流云在杂稿》,北岳出版社1992年12月版)一文中说,在近    代,日记写得最漂亮的是李慈铭。但鲁迅先生对这部日记是颇有微言的。鲁迅先生说:“我觉得从中看不见李  慈铭的心,却时时看到一些做作,仿佛受了骗。”(《三闲集·怎么写》)由鲁迅先生的这句话,我想起了我  们现在的一些“日记文学”,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邓云乡先生对鲁迅先生的这句话,似有自己的意见。他  说:“但这也不能据为定论。它的历史文献价值,还是要充分肯定的,李慈铭从由绍兴到北京,摆名士架子,  目空一切,看不起人,这是一个方面。而另一方面,他勤于读书,著述,把日记当成传世的大著作来写,并且  才华过人,文字优美 ,因而在日记的写作上取得了极大的成功。”

  在此也顺便说一句,邓之诚的《五石斋日记》,在出版时改成了《邓之诚文史札记》,看来看去,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古趣全无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本来并不打算写这样的文字,或者说珠玉在前,自讨无趣也。虽然,如今的“不日记”“非日记”以及各种书事日记滚滚而来,在出版社和报刊的推波助澜下,传统的日记写作在暗换主题中,日出江花红似火也。就在近期的《藏书报》上,一连好几期的“阅读周刊”一变而为“日记专版”,恰好又在此时,徐光耀先生一百多万字的日记又闪亮登场,更有甚者,全国第六届日记研究论坛和《日记杂志》创刊十六周年在山东蓬莱隆重开幕,少长咸集,群贤毕至。如果仅仅如此,巩怕还不足以令我写此闲话,虽然我读过一些日记书,也写过几篇日记,好像还说过几句关于日记的话,例如罗文华先生在《每天都与书相遇》的序文中,就引用了我的一句话。现在之所以想写或者说进一步对日记的思考,恰恰是因为近期收到薜原先生寄赠的《海上日记——“科学一号”赤道太平洋考察实录》的引诱,不能不说几句也。
  这是作者二十年前的海上日记,记录了他在海上一百四十多天的生活场景。他说:“现在,再次重翻并整理着二十年前的海上日记,与其说是在整理过去去的日记,不如说是在和自己曾经拥过的青春重新拥抱,或者说重温旧梦——青春的梦。”他把这些日记在书中分为若干标题,如“我是28号”、“力量”、“一本书”等等,篇前有按语,文末有后记,相映成趣,别具一格。其真实性,史料性,以及在寂寞孤独的读书生活中还能看到作者当年的理想和追求,虽然并没有多少“趣味”。时过境迁,用作者的话来说“正是那一次长时间的海上生活使我拥有了精神陷入极度孤独和渴望的体验,并给我的‘青春’画上一个句号。……岁月能趟过人生旅途中的一个个驿站,但岁月无法趟过大海,无法趟过刻骨铭心的海上生活。”所谓日记,大约就是很多人说的“排日记事”,然而因其私密性,至少在作者生前,是不大愿意在生前拿出来发表的。但是薜原的这部日记,记录的是海上的生活和个人的情感,并没有多少私密。例如1993年1月10日的日记,他在整理后记中说:“现在重读这些海上日记,时常会有一种陌生感,有些记录,尤其是读书的感想,仿佛在读别人的记录。……时隔二十年,突然发现,当时的感想,即使放到今天,我的思想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如果说有变化的话,就是当时还是抱着太乐观的念头。”
  好一个“陌生感”,这就是日记的基本功能之一。日记的功用本来是供作者自己查阅的,二十年后再看当时的日记,却产生了一种“陌生感”。至少我以为,这种“陌生感”就是日记的生命和价值。记事愈是周密详细,陌生感愈强,对作者来说,就愈能唤醒当年的记忆。当然,事无巨细,在读者看来,也许没有太大的意义,如果你是一个名人的话,就非同小可了。例如枊存仁《道家与道术——和风堂文集续编》中有一篇《王湘绮和〈红楼梦〉》。他的这篇论文基本上是以《王湘绮日记》中的细节片断而勾画出来的。因丰富的细节,读来颇多趣味。至于我们今天要研究鲁迅和周作人,更是要读他们的日记,这种第一手资料,对考证和研究都具有很重要的意义。(未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13 21:19)
标签:

文化

    知道谭宗远先生大约有十几年了,那时在周翼南老师家里就看到过他主编的《芳草地》。但我当时对这些民间读书刊物包括《开卷》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一方面由于自己生活压力大无暇顾及;另一方面自己的爱好似乎多在学术史和学术批评上,没想到后来因为一部《书话史随札》的出版,使我走进了现在所谓的“书话研究”。特别是《书事六记》的出版,在博客上与很多读书人有了一些联系。
    就在我构思写作《书话点将录》,开始“点将”的时候,在圈定的人名中,我偶然想到了谭宗远先生。由于我对当代读书人多有疏隔,只知道他是《芳草地》主编,不知道他有什么著作。就我当时的想法,要写的人很多,但因资料学识等原因,并不能概括整个读书人的风采,只能点到为止,再说我也没有这个能力做这个事。但是有一点,在“下编”中则是尽量想多写几个民刊主编和普通读书人,所谓“传承有绪”也。于是就冒昧地与他联系,希望能知道他这方面的著作。后来他回复说,自己没有什么好写的,要写就写一下《芳草地》吧。然拙作并不是以写民刊为主,而是以人为中心,旨在梳理一下读书人在书话写作中的各种观点和现象,没过多久,就收到他寄赠的《芳草地》。从这本杂志中当然可以看到他主编的风格和特色,但我还是感到有些失望,他太谦虚了。因为在圈定的名单中还有几位都想写一下,于是就在失望中另选其人。大约是到了全部目录包括正文定稿在博客上发布以后,我突然收到他寄赠的大著《臥读偶拾》(人民文学出版社2008年9月出版),据说这是他从《风景旧曾谙》《寂寞的缆绳》《灯心草》三个集子里精选出来再加上近年的文字编辑而成的。
    在阅读这本书的时候,我似乎发现他这本书与现在流行的一些“书话”迥然有别。语言朴实,文笔老到,有一种历史的沧桑感,而这些正是当今写作中极为鲜见的。作者不追时尚,不求时髦,平平实实地写自己的所读所感。当我很希望从他的这本书中想看一下他藏书的珍本秘籍时,又一次失望了。他在《跋》文中说:“还有一点,明眼人不难看出,我谈的书能列入经典的,恐怕不多,多是些‘建国十七年’出版的大路货,是难入一些读书人的法眼的。实际上我读书比这要杂得多,那里面很有一些很有价值、极值得品评的。但因为谈的人已经很多,我又谈不出所以然来,便没有写。我所写的,是使我产生了共呜的那部分,是离我生活较为切近的那部分,对这部分,我自以为还有些话要说,尽管这些话说出来也并不见得怎样高明。”呜乎,可圈可点也。这才是一个真正读书人的本色。在“大路货”中有话要说,谈出自己的个性和特色,非易事也。至少是我以为,看一个读书人,最为紧要的是看他在常见的书中有没有自己不寻常的见识,有没有别出心裁的与人不同之处。当那些大话、空话、假话、废话大行其道的今天,读谭宗远先生这本朴实的小书真是受益匪浅,有境界自成高格也。
  
   注:《开卷》二0一五年第八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