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阿若
王阿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16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三种简单但又极为强烈的激情支配我的一生:对爱的渴望、对知识的追求和对人类苦难的不堪忍受的悲哀!——罗素
 
Email:wangaruo@sina.com
QQ:154793467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我的链接
暂无内容
博文
(2016-06-25 10:47)
    下笔前总怕有人耻笑和不解,这一点,我依然像十年前一样敏感。
    十年了,从22岁到32岁,这中间,有时岁月平淡如水,有时一下又波浪翻滚,变化惊人。譬如容貌,一天突然发现已从一个瘦削小伙变成一个胖叔,这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变化啊。譬如家庭,同样坐在那个窗前,当两岁的女儿爬到我身上骑马的时候,我想起不久前还是自己一个人立在窗前沉默地眺望远方。譬如在某些路途,有家长或学生有些恭敬地招呼我:老师;噢,我早已不是学生,而是教了很多学生早已是桃李满天下的王老师了。
    大学及刚毕业的时候,我总厌烦一种被设置的生活,那时很喜欢王小波的一篇文章叫做《一只特立独行的猪》,可是,这十年来,我哪一天不是在过一种被设置的生活?被别人设置,被人生设置,更加是被自己设置。每当一些设置偶尔消退隐去时,自己却茫茫然不知何为了。
    同事说,你有什么好烦恼的,工作稳定,房子车子买了,妻子体贴,女儿可爱,父母健康。我一时无语了。
    或许是矫情,心态平和稳定的我却总觉得与周围这一切格格不入,无法真正地融入我的生活。就像我早已知道死亡不可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09 09:37)

朋友又约我去逛书店,我说我突然想起一个故事,一个关于杀猪老头开的书店的故事。朋友笑了,说这故事似乎有点意思,要我先讲完这个故事,然后再去书店。

那时候我读初二,因为父母要外出做生意,于是我住到乡下的奶奶家,自然我就到了乡下的一所初中读书。那初中离奶奶家不远,建在一个小街旁边。每天放学后我并不急于回家,而是到这条小街上去。

这街没什么好,街两边尽是卖日杂的,或是卖农药化肥,所以街上总是弥漫着一股酸味。那时我已养成看书的习惯,不知道为什么,尤其此时读书的欲望特别强烈。可惜这街上并没有书店。我去那条街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街尽头有一座小桥,我经常诗人般倚在桥头看水。

可是有一天我突然发现街尽头开了一家书店,好像是家化肥店改过来的吧。那个春夏之交的下午我看完水,回到街上,突然发现桥对面的化肥店空了,靠墙排了两个空架子,门口摆了一排半个人高两面镶玻璃的双层木箱。我以为是改作卖日杂了,走近一看,发现摆的是书。好几十本书,一本一本的,静静地躺在淡红的日光里。我愣了,不禁大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13 21:38)
标签:

杂谈

“在西渡没?”
“在衡阳,什么事?”
“请你吃饭,喝酒。”
“到衡阳来吃。”
“那太远啦,那下次吧。”
挂完电话,一辆货车呼啸而过,扬尘一片,我搂住居士的肩膀,扭头。
居士说:“打了电话给鸟哥了,在西渡等我们。”
近黄昏了,阳光已渗进一些淡红的西瓜汁,洋洋洒洒铺落下来,似乎要把我们带进今日的昨天。
不一会公交就来了,上车发现他们两个也在车上。她说:“死杂毛,不等我们,怎么还在这里!”我揉着左眼说:“眼睛里有沙子了,帮我吹一下来。”她不理我。他指着车外对我说:“看,那里就是我家。”那是一片连绵不断的小山,这到处是连绵不断的小山,好像一群胡闹的野孩子顶着苔藓跑着。
我的目光随着车子向前将两旁抛往身后。原来道路两旁的夹竹桃被砍了不少,但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13 21:34)
标签:

杂谈

嘟,微信响了,我点开,是青那嗲的声音:水退了,我明天要走啦哦。
我站在窗口,看不远处被暴雨凌虐过的丝瓜藤,绿色的藤如瀑布一样倾泻着,几朵黄色的花似乎要飞走。
我昨天看过青用微信发过来的照片了,青戴着褐色的大斗笠,耳朵里插着耳机线,站在山岭的一个坡上,右手指一个“V”字对着脸蛋,身后是一片水海,隐约可看出禾苗。照片下配了一行字:看我像个村姑不。我对着看了五秒,笑了笑,心里说:你本来就是个村姑啊。
认识青是四年前,那时她还是个学生,站在学校后门边同一个男生在扯什么,阳光有点大,泼在地上发亮。她后来推了男生一把,晃动着跑了,地上的灰像掉在地上的雨点又反弹着溅向四方。她呼呼跑着,两只腿的影子被扯得老长,不断交错着。
后来我就认识她了。
明天我送你吧。我没有用语音,写字发过去的。
我明早六点就出发了哦。又是那嗲的声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08 11:23)
标签:

杂谈

   《挪威的森林》这本书十年前我就看过了,是我高中时代最喜欢的一本书。已经忘记了某些具体的段落和句子,但总是忘不了那种气氛:荷尔蒙的青春深深地刻进了怅惘,沿着轨迹而行的人生却在某处顿悟——自己有必要在这里吗?如今我的青春岁月就要过去了,这种情绪却始终在我身上挥之不去。昨晚看了电影版的《挪威的森林》,越南导演陈英雄拍的,未带着希望,却一如既往的失望,文学作品改拍的电影大体如此吧。这部电影恪守原著的情节却丢掉了原著的氛围,其二,把性的场景拍的太详细了,多情的性只是在没有自己的方向的人生中莫名其妙的发泄,就像随手折了一条茎叶却割破了手指,是微不足道的。但电影中恪守原著的两个地方又让我发怔了许久:一是讲到美初离开那个男人之后幸福地生活了两年然后割脉自杀了,二是最后绿子打电话给渡边,问渡边在哪里,渡边问自己,是啊,我在哪里呢?

    …………

    对死亡我一直保持着敬畏之心,有时候夜深人静我在床上还未睡着想到它会令我脊椎发冷,彻底的内心的恐惧,然而我又想,在适当的时候选择自杀确实也是无可奈何的人生中最好的归宿。日本的小说中有太多的自杀,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22 11:00)
标签:

杂谈

我要躺到一棵老树的树心中去

偶尔出来吃一点树上的苔藓

然后融化成一根快融掉的冰激凌

嘀嗒 嘀嗒

像绿色的阳光一样滴进黑色的土壤

 

我要在温暖的土壤中流淌

流过无数的房屋

一片又一片稻田

钻进那只又大又红的荸荠中间

 

或者做一只毛毛虫

在青青的草茎上蠕动

坏坏地啃着天上掉下来的月光

 

请把我的愿望转告我的父母

请他们不要伤心,也不要告诉别人

当他们想念我时

可以看看天空

蓝蓝的鱼儿在云中游动

可以看看小鸟

微小的鸟影总是消失在那片青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04 23:01)

去××,似乎去远方。

路总是那样的路,水泥路,有弯,有坑。树也是那样的树,被人为地笔挺排成一线。车子也总是那样,卡车客车货车,呼啸而过。一切其实都是熟悉的,跟我这些年呆的那方土地上的一切没有任何区别;也并不远,我骑着摩托车一声不吭地使用着60码的速度,一个半小时就到了。可是,当风从我耳边习习掠过的时候,我感觉有一种推力让我破过一片又一片时间,我将身后的一切都抛弃了,我似乎去远方了。

我喜欢快速行驶的感觉,所以我喜欢在车上。我喜欢坐在车上透过玻璃看外面的世界,那些景物迅速地扑到眼前来不及细看,然后,忽地消失了。有好几次,我坐在车上,汽车或者火车上,很清晰地看到黄昏一点一滴地变成黑夜,却从来没看到夜晚是怎样变成黎明的。刚毕业的那个暑假,我在广东奔波,有一天晚上我疲惫地坐在火车上瞌睡了一会然后醒来,发现火车正在茫茫的原野上奔跑,我看到窗外的很远处有璀璨的灯火在闪烁,我感觉自己要溶进那些灯火中了。现在我真的很想那些灯火。

每次我坐在车上的时候,都希望生命就这样运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颤抖的灵魂细细地打量

安详的梦幻驶过平静的湖面

冬天来了,夜已经很寒冷

请不要惊扰睡熟中的父亲和母亲

 

我知道这一切都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些光荣、梦想、充满憧憬的眼神

我的生命之源和我生命的化身

 

在这寒冷的夜里

只能听见自己一个人的声音

那种颤抖,时间的历程一如既往的平静

那种思索,只是空白的倒影

 

空气中的颤合,不知所措的尘埃

婴儿的双眼已蓄满眼袋

一步一步将自己的足迹掩盖

 

2010-10-3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08 15:50)


蝙蝠

 

山洞幽暗且深

寒气掏空了我

闪光灯瞬间湮没

摄住了成群匍匐于刀削山壁的黑影

摄不住一片惘然

 

我涉水面佛而来

却发现这陌生生灵隐匿于佛像的背后

与黑暗结伴

我原本要点亮光明

黑色正在静息我躁动的心弦

 

我无法参透佛的用意

冥冥中有柔软的羽翼划过耳边

有一种气流冲荡心胸

有一种振动若隐若现

默然是此刻的最佳选择

 

我听到黑暗处有一声凄厉的嘶叫

纵然如此

也是属于他们的声音

或许,那是笑语欢声

声音在这山洞里世代相传

 

 

嬉水少年

 

覆盖他们的耳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03 08:18)


                                  文/王阿若 

登山·复得返自然

突然一声清脆的鸟声将我的目光引向那起伏的群山,鸟声转瞬即逝,群山却继续着鸟儿的歌声婉转流长。这一波接一波的绿啊,如天空中浮着一块又一块的翡翠,顾盼流转,有如脱兔,把我混沌的目光顿时熏陶得清澈了。有风吹来,清新之气,沁人心脾。我顾不得别人的嘲笑,放肆地向前跑去。

融身于绿海,感觉自己吸纳了真气,轻飘飘起来。脚踩着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