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分类
个人资料
新诗刊主编崔万福
新诗刊主编崔万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3,403
  • 关注人气:1,3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博文
更多>>
博文
置顶: (2015-12-01 11:26)

崔万福诗歌15首

 

《同醉》
 
 
风,要刮就刮吧
天,要冷就冷呗,天鹅湖
依然那么远
蓝不蓝
也由不得你。
 
一直在等
生一场春天的病,花一样
红一下,蓝一下
紫一下。
 
亲爱的,快浮出水面
我可以任由你
做心底的伤疤
这一生
我揭开它,或者
不揭开它
都是一样的忧伤。
 
过了今夜,也许
痛苦就能够到家了
喋喋不休
还是沉默不语
 
心上的石头
都要碎一回。亲爱的
我买了三瓶不同牌子的啤酒
可否
与你同醉,与你
醉得像花结了果实
 
在夜的枝头
摇来晃去。


《思念也是一种信仰》


时光的渡口
故事还在老去
头顶云, 脚下路
都成了故事的主角
一切被祈祷拉长
想,思念也是一种信仰
与距离无关
有缘人总会跪拜一方
此刻,仿佛听到
寺庙里虔诚了悟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中国21世纪民间诗歌年鉴201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芦苇边与水鸟对视
文崔万福

夕阳西下时,还有一些时间
一只水鸟在芦苇上
用冻红的手掌紧紧抓住苇杆
与我对视
偶尔前扑,翅膀一闪,但又稳固
它头顶的天空
群鸟鸣叫,雄鹰飞翔
脚下的水面含皱
每一道皱纹,都被岁月掏空
穗子像成年人的白发,低着头
深藏不露
弯度如同母亲怀孕的肚子
鸟把头一缩
仿佛我又回到娘胎里一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目 录

封面人物
  诗人弗罗斯特
  弗罗斯特的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首届中国“邺城.建安.诗歌”大赛获奖名单揭晓


2018年10月16日至18日,首届中国“邺城·建安·诗歌”文化节在河北临漳县举行。文化节期间,由中华文学史料学学会、中国社科院考古所邺城考古队、邯郸学院、邯郸市文联和临漳县共同举办,临漳县委宣传部、临漳县文联、临漳县文广新局、五粮液控股邯郸永不分梨酒业股份有限公司承办的永不分离的中华诗情——首届中国“曹操杯”建安诗歌大赛评选结果揭晓。大赛评委会本着公正、公平、公开的原则,经过严谨细致的评选,最终评选出一等奖2名,二等奖5名,三等奖10名,优秀奖102名。现公布获奖名单:

一等奖

《邺城辞(组诗)》 庞小伟 河南省新郑市
《邺城书,兼致曹操(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28 23:30)
霜降
文崔万福

霜降像一把快刀,将北方所有的草木割除
万物的生灵
仅仅是繁茂一个极短的时期
野草就低下了头
抓住莎蒿的尾巴,或细嗅残枝落叶
被动的属性里,只有死亡盘踞
如大雨中暴跳的惊雷
炸开心脏
把所有寂静之上的生命与尘埃
在节令中脱离,寒冷与温暖并无区别
即使有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18 18:02)
看灵石
文/崔万福

来到灵石,就去看了
街头中心那一块有灵气的石头
它如同城中容貌上一颗腹痣
凸出在夕阳下
与诗人对视,仿佛
王家大院的红灯笼全被点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12 10:53)
被一颗枣树圈住
文崔万福

在保德,去枣园打枣
我不敢随意打摘一颗枣树,它的脸面上
有我体内的血
也不敢随意上它的身
因为,它的身体崩裂,头颅低下
用自己弓身的弯背圈住了黄河的背影
我也被它圈住
弓下身,拣选满地落红
这红覆盖大地
覆盖寒露中的烟草
它让我拒绝骄傲的事
仿佛枣树一样,一生都弓着身

把孤独倒进水中

保德的黄河,枣林抚慰咆哮的急流
进入平静
慢吞吞地流动
水流的声音好像母亲柔软的口气
荡漾在河堤里
我凝视水中的那片枣林
发现上面有无数颗红色的眼睛
在阳光下,像老人漫步在河边
厚重低沉
有一种更坚定的清醒
在水面上,一红一黄相互捕捉永恒
我将这些景色
一点一点收藏到內心
把孤独倒进水中

一河隔两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10 22:07)
左权:开花调
文崔万福

1

已经是深秋,我不觉加快了步子
不远处的开花调
在惊疑不定中,把声音压低
出现的画面是,盲人们收紧身子的姿态
反而更显出几分贵气
如同他们的歌声里,想睁眼看看这个世界
每一个人,都是倔强地仰起头颅,向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8-09-28 21:12)
有配得生命的事物
文崔万福

一晃三年,又来相见
时间一天一天地走进风烛残年
这次我走在往日不曾走过的路上
与森林女神和身边的小花周旋
我知道,在山里有配得生命的事物
一片红叶提纯了它的色味
成了山里的辟邪符
把因年久而黯淡的树木
重新复活
我的心思放在磐石中,陡岩的隐秘处
模仿着水流的声音
像山兔穿过草木,或像一只老鹰
盘旋在石膏山头顶
紧随其后的是,一道
深不可及的峡谷和一朵回归的云
与我一起走动

在一朵荷花上打坐

荷叶卷起一些旧事
成了一柱香
清烟升起时,资寿寺的经文
为我媚语
院中的池水被时光偷走了底色
花瓣上的一滴泪
在不断谋杀我的生活习惯
我的欲念没有了
占有也荡然无存,性也死了
只有灵魂安放池中的
一朵荷花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