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麦豌子
麦豌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589
  • 关注人气: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猩猩点灯
一旦这世上的灯火完全熄灭,
我便鼓着翅膀向着星丛飞;
要是太阳忽然冷却,不再燃烧,  我就点亮了我自己。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玩玩小游戏
加载中…
博文
(2018-01-15 21:42)
标签:

杂谈

乌鸦口渴了,到处找水喝。找了很久,发现半瓶矿泉水,它挺高兴,但是很快犯了愁:想喝,够不着啊。它呆站了一会,没想出办法,就去找人帮忙。
它碰见老南,向老南求助。老南出主意说,拿剪刀把塑料瓶剪开就能喝到了。
乌鸦就去找剪刀。路上碰见兔子,让兔子帮忙想办法。兔子出主意说:找个吸管就能喝到了。
乌鸦去找剪刀和吸管,找到哪一样都行呀。路上碰到屎壳郎,对屎壳郎说了自己的困难。屎壳郎出主意说:你找一些羊粪蛋丢到瓶子里,就能喝到水了。
乌鸦心想:这个主意倒是很有屎壳郎特色!不过羊粪蛋倒是最容易找到的,刚才就碰到一堆。
乌鸦往回飞,叼了些羊粪蛋往瓶子里放。哎呀奇怪,还是喝不到水!羊粪蛋都漂在上面,水还在下面,真是急人。
这时候乌鸦忽然想起来,可以试试石子!它就飞去叼了石子来放到瓶子里,瓶子里石子慢慢多了,水位升高,羊粪蛋一个个从瓶口滚出来,最后,水终于到瓶口了。
乌鸦终于喝到水了,虽然味道有点不对劲。

今晚家庭故事夜,妹妹睡了,爸爸妈妈哥哥轮流讲故事。各种瞎编乱造,东拉西扯,倒是很快乐,记录一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0 12:26)
标签:

杂谈

吵架,谁生气谁就输了。主动和好未遂的人,如果玻璃心,就也输了。但是吵架,生气和伤心是难免的。

吵架以后一般有两条路:马上和好,怄气然后和好。根据怄气时间又分为不知多少种。

怄气,为面子,为争取利益,也为解气。谁“端”的时间长,谁“厉害”。但怄气一般无人受益。怄气时间越长,损失越大。

吵架也不可避免,有时候吵一架能解决问题,就算不能,起码能集中疏散一下积压的不满。

吵架过程可以最大程度地演示什么叫冷酷无情。

不要听信“为了孩子不要吵架”这种话,家里有个大人常常在憋着忍着,孩子不会有心理问题才怪。当然,要学习技巧,摸索更好的时间地点。也有气急了的时候,不由分说,急赤白脸,没关系,总不能把人憋坏了。

吵得多了,不仅互相试探出底线,发现各人的雷区,还能不经意间发现自己和对手都有长进。 木脑壳也练灵活了,口吃的也能言善辩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25 23:34)
标签:

杂谈

昨天晚上老南问:南南想自己睡觉好不好?
意思是他要自己睡一个屋。
虽然之前有各种小苗头,比如睡觉的时候说“不想跟妈妈睡在一起”,冒着掉床的风险尽可能地离我远远的,还有试图把我推到地上。我还是觉得有点突然。


但是小人很坚决啊,很不耐烦啊,好的,我同意了。
我把自己要睡的床铺好。很快的,竟然那边就安静了。查看一番,给他留个小灯,回我的屋。看书。
嗯,还是有那么些些不适应的。
半夜,隔着两道门,听见有动静。原来小人要尿尿,自己搞不定,在被窝里发着“吭吭”的声音。把完尿,问,要不要妈妈回来一起睡?只听睡眼蒙眬中清楚的一个“不”!


早上七点,又有动静,去问,说“没有尿,妈妈走”。好吧。


小人八点多醒了。睡的不错,有点得意。他出差的爸爸听说以后表示赞赏。作为被坑的那个人,我没啥好说的。。

当然这事儿对我的好处也是有的,讲完睡前故事,给他关上门,我可以坐被窝里看会儿书,一个人。过会儿去拉拉被子,留好小灯,回来抱上电脑安安心心地写上几个字,像今天晚上一样,几年都没有的事儿啦。


请不要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25 14:34)
标签:

杂谈

话说,眼尖的筒子们已经看出来了,那些串根本不是本人烧滴。真是应了那句话了:家贼最是难防。虽然我防得严,博客还是被盗用了——不是一回两回了。

我发现以后虽然不怎么高兴,也还是忍了,谁叫他是麦子的表弟呢,不看僧面看佛面嘛,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给他留着了。但是,今天俺被那蟊贼惹得心头火起,火势甚猛,不可遏止,遂删之而后快

呔!那蟊贼!那些四五六七八们趁早也别来挂了,不安全。

若有喜欢串烧的同学,请到串烧系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17 10:30)
标签:

杂谈

我表姐那里总是柔风细雨的,而我这里,总是冒烟。什么烟?硝烟。

这不,豆瓣同学又跟我斗上了。什么豆伴?我看叫豆气还差不多

起因?咳咳,当然无关国家大事,更无关世界局势。无非芝麻绿豆,鸡毛蒜皮。

矛盾的产生是在超市外的肯德基。我俩从超市出来,在那休息。随便聊了那么几句,谁知道,说崩了。后来俩人都不说话,我悄悄看他,他也悄悄瞄我。他那眼神似乎在说:“不可理喻”。切。

要回家了。走的是条近路,两边的瓦房平房都在拆迁,路比较坑洼。去的时候还拐着胳膊呢,回的时候不扯手了,他在前边走,我在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21 20:51)
标签:

杂谈

 

 




    (按:本文仿前赤壁一段,纯属娱乐记。无他意,勿对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12 15:03)
标签:

杂谈

(按:现代好些诗歌喜欢把意象隐藏在文字背后,缺少精确的表达,语言也木有节奏感,让人读来十分纠结,也许是悟性不够。没找到可读的叙事体诗歌,尝试写个嗯特键叙事体,欢迎拍面包、萨其马之类的。)

          

 

            春天我们想种花,

            我们搜集花盆搜集泥土搜集种子搜集肥料。

            种下希望,

            花香满屋飘。

 

            土豆、草莓、牵牛花;

            菜叶、果皮、鸡蛋壳

            芦荟、兰花、含羞草;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30 22:04)
标签:

杂谈

 

李盼星同学写的字印到书上了,就是上面这本,有二十来个小篇儿。

虽然鄙人对于该同学相当持久的得瑟劲头嗤之以鼻,但还是表现得相当配合,在该同学不好意思自己得瑟出来的时候,俺更是义不容辞,挺身而出,张嘴相助。

这些小篇儿是该同学于去年夏天某次培训期间写成滴,后由于工作忙,还有一些小篇儿未能出炉。

想当年,作为尝鲜的早期读者和曾经的编辑,俺并没有睁开慧眼,也没显示出啥职业素养,甚至也没显示出啥仁慈之心。俺对该同学进行了一系列嘲笑挖苦讽刺打击,就差直接伸手掐灭那才情的小苗苗了。好在该同学在俺这儿已经培养出够强的抗打击能力,人家还是把稿子投出去了。

说实话,还是挺眼红的,人家工科的,随手那么一写,就印书上了,咱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30 22:45)
标签:

杂谈

地铁走到木樨地站,下了车,不经意间看见电子钟上写着21点17分,吃了一惊,这表坏了吧?赶紧拿出手机确认一下,没错。

这就是说,迷糊中看错了时间,提前一个小时就锁门离开了。一下子有点懵。对门姐姐出来看见我们那儿一片黑,一定也吃一惊。

昨天开通微博,昵称定为“店小有点二”。这么快,今天就干了件这么“二”的事。脑子漫游,不在服务区。

21点17分,这个时间点再回去也没有意义。也不想就那么坐车回住处。那就走走吧。

天气还是闷热,路边却有不少出来晃悠的。夜色中的三里河路,两旁绿色苍苍,我不禁想起去年秋天乘车路过时路边长长的一段金黄银杏,在阳光和秋风里灿烂荡漾。不少人扛着长枪短炮在那里瞄准,也有好几对拍婚纱照的。夜里看不清对面的树是不是银杏,所以也不知道这路是不是去年的那一段。

又回忆起曾经的夜游时光——那时候傻大胆儿,这儿那儿地走,坐夜班车回家。深夜天安门广场看夜景,暴雨后蓟门桥趟水,玉泉路上吃夜宵,过天桥时吸一口气步履如飞……

夜游的念头冒了冒……又给压回去了。跟同事调了班,明天当然要正常作息。

一个小时回到住处。阿彩在打电话,抢了她电脑,更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24 09:20)
标签:

杂谈

风从身边跑过,它的步子放缓了,似乎脾气也变好了,不像以前那么倔。四周还是一片灰。然而晴朗的天空,暖热的阳光,傍晚的空气里似乎隐藏着什么,引得人想到处走走。

北河沿的柳树枝子在薄暮底色的映出一粒一粒的凸起。那是柳芽在蜷身等待。河边的小菜市上有香椿芽一小把一小把地捆扎着。菠菜领队,各种各样的青菜要大量上市了。

春天还懒懒地不肯开张,而张着棚子的室外小吃摊却已迫不及待,这里那里冒了出来。走过市场,杂货店的门口支着板子,上写:

烤架

木炭

铁钎子

孜然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