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VividCrystal
VividCrystal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728
  • 关注人气: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5-08-21 09:47)

穷极一生,做不完一场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12 15:43)
标签:

25

2015年1月9日,VC同学25岁生日快乐!

很意外地,我竟然是怀着一种无比期盼的心情迎来这一天的。对于我来说,25岁就像一道坎。在此之前,你可以说自己年轻,那意味着你有足够的资本去挥霍,也意味着如果你犯错,可以用“年轻,没经验,不懂事”一类的理由来搪塞。但在此之后,再没有这样的梦幻城堡为你敞开,你没发现么,连93、94年的小鲜肉们都已经开始披荆斩棘了,你怎么还好意思装嫩装柔弱?

24岁对于我来说,是具有特殊意义的一年。生肖盘整整转了两轮之后,生命开始呈现出不一样的色彩。

有人曾说,当你在经历人生重要时刻的时候,往往浑然不知,“你作出选择的那一日,在日记上,相当沉闷和平凡,当时还以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 已经不记得24岁到来的第一秒钟,自己许下了什么愿望,自然也无从查证愿望是否实现,但这一年中,我学会的最重要的就是,我们不应该害怕改变,墨守成规往往会把自己框死,改变有风险,却也蕴藏着新的生机。24岁经历的“重要的事”,几乎都是意料之外,是在许下生日愿望的那一刻不曾想到的。

24岁的前三个月过得并不好,甚至可以说非常糟糕,时常沉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28 19:19)
我一直都没哭。一直都没有。

直到刚才,很偶然地看了一段访谈,结尾处几个年轻人轮流说着“我希望十年后,我不会因为青春时________而后悔”,访谈嘉宾写下“青春萬歲”四个字,我的眼泪唰的一下子掉下来。

是在遗憾吗?还是后悔什么?大概都不是。一直以来,我的身体里好像真的有一面过滤网,当过去的记忆即将入库的时候,这面过滤网会自动帮我过滤掉大部分痛苦和伤心的情绪,让陈年往事都带着玫瑰色的光环存进记忆库。所以,如果被问到最痛苦的回忆,或者最讨厌的人这样的问题,我大概都回答不上来。也是这个原因,我从来都无法赞同“人性丑陋”这类的结论,直到撞得头破血流,女朋友用“怒其不幸,哀其不争”的语气说“你是白痴吗?这个道理你难道不懂吗?你怎么这么蠢?”那一次,我努力挤出了一个笑脸,说了句“因为年轻啊,青春期还没过呢吧!”

大概是上天真的厚待我,那之后不久,我得到了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2-14 14:56)
2月14日。情人節。

在此之前的23年里,我对这个节日从未过多关注,甚至对于爱情这个话题,也从未投入过多的精力去思考和讨论。直到这件事情,终于,发生在自己身上。

恰逢其时的,我的好朋友们都在近半年时间内纷纷找到自己的伴侣,微博上几个常关注的姑娘也都拥有了一份甜蜜稳定的爱情。春节假期和闺蜜们聊天的话题总是离不开各自的感情生活,微博上的那几个姑娘也喜欢把自己和恋人的故事拿出来讲一讲。随之而来的,是我所能感受到的,这些恋爱中姑娘们身上明显的变化。无论是闺蜜,还是并不相识的微博姑娘。于是,我开始思考,是否一份好的爱情可以让一个姑娘变得更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Hey!好久不见.
    曾经的很多个年末时刻,我几乎都是以蓬头垢面的形象外加糟糕的状态度过的,内心默念无数遍“快快结束这一年”,毫无留恋。那些被我迫不及待赶走的年份,是不是真的就那么一无是处?回头看,似乎并不尽然。甚至,与即将过去的2013年相比,要好上不知多少倍。可反倒是今年,这个可以用“惨淡”作为年度关键词的2013年,我却不再那么急切地跟它说再见。
    大概是从2013年10月开始,在我意识到这一年所剩不多,而在过去的10个月中发生了太多太重要的事情的时候,我决定写下“My 2013 Timeline”。于是,今天的回忆和感慨变得不再盲目和过分情绪化。事实上,这或许也是我最大的收获之一。
    2013年初,说了很多次再见。参加了一场发布会,和曾经最难忘的一段实习经历说再见;吃了一块蛋糕,和22岁的自己说再见;拍了几张合影,和曾经心目中的“新闻圣地”说再见。接到一通电话,和曾经的梦想说再见;开始一份全新的工作,和曾经自己最喜欢的样子说再见。
    三四月份,是毕业论文和工作纠缠不清的黯淡时光。
    五月,许多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09 20:04)
   你总提醒自己,不要被庸常而琐碎的生活吞噬。

   却不知道,这件事情的反面并非拥有丰盈多彩的生活,

   而是要警惕,不要被自己太过远大的野心吞噬,
 
   忘记或根本就还没学会怎样扎扎实实地走路。

   不要急。不要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4-24 14:59)
   看上一篇日志,才恍然发现,原来少年Pi上映已经是去年冬天的事情。现在在读原著,关于Pi信仰更迭的那一部分,写的真好。
   自去年11月之后再没有写的原因是,一切似乎都处于stay the same。变化是,实习工作更换了两次,抱着药瓶和输液瓶度过了2013年的春节,假期还没结束就被一通电话拽回了帝都,职业规划突然转了一个大弯儿;体会了一把真正的痛苦根本无法言说,憋到眼疼心疼的感觉,开始处于半失眠状态,经常以一小时一次的频率在夜里醒来,熬到6点钟起床像一夜没睡一样;重度拖延症让我的论文始终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耐心就在每天睡与不睡、写与不写的来回拉扯中一点点被耗尽……变化是,几个月除了专业书几乎没有更多的阅读,除了去了两次电影院之外再没有看过一部电影,话剧和展览几乎成了路人……不变的是,依旧处于没有settle down的阶段,心态在几番打磨之后稍有长进,却仍然不太争气。把上一篇日志中的话拿来这里,契合度依旧极高。
   也在不断向人倾诉,听同辈人、前辈们的观点和经历,却难从中做出清晰的判断,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什么是合适的,什么是不当的,什么是偏激的,什么是理性的。唯一可以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29 15:10)
   这是一次试炼吧,或者说,又一次。
   
   近来被问到最多的问题就是“现在在忙什么?”“找工作呗。”跟着是一声长叹,或长或短的抱怨与诉苦,以及“喷薄而出”的负面情绪。同一个问题被问多了,可能会带来两种结果,一种是习惯性地重复之前的答案,一种是迫使你更深入地思考该问题。于是一天晚上,我试探性地问了问自己,“现在在忙什么?”“……”“到底在忙什么呢?”“……大概,其实,是在找自己吧……”
   “如果海森堡在宇宙中心,那宇宙的盲点就是海森堡。……那就不该问他为什么在1941年来哥本哈根。他不知道!”这是话剧《哥本哈根》里最触动我的一段话。海森堡无法完全认识自我而一次又一次地自我深挖,伴随着剧场里回荡的原子弹爆炸音效,快要将我淹没。在那之后不久,一个名叫派的16岁少年把我拖出“水面”。失望,绝望,希望,大概是人类感情中最常见却又最难以准确表述的情绪。正因为这种难以表达,我们才只能依赖自我拯救这件充满变数、随时可能被打破的事。那感觉就像是在经历一场刑罚,双脚被捆绑着高高吊起,有人控制着绳子的长短,将你的头浸入水中再重新拉起,反复多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01 23:35)
   不写字的日子里,每天、每时、每刻都在接收无数极富质感的信息。内容囊括了音乐、读书、电影、时政、社会、评论以及生活碎碎念;来源包括媒体(传统媒体、网络媒体etc.)、真实生活中接触到的人,以及社交媒体上follow的有趣的人,而最后一类信息源往往能给我带来非常多的惊喜和养分。所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社交媒体于我的意义开始发生变化,不再是以自我表达为主,也不再是单纯的社交平台,它开始成为一个汲取养分、获取能量的地方。当然,在中国,它还有另外一个妙处,可以极大地帮助我提高思辨能力,特别是辨伪能力。
   就在几小时前,我在豆瓣上找到一个朋友的主页,看到她最近读完的几本书和自己撰写的书评,非常受触动。那几本书全部是英文原版,而对于我来说,啃英文原著一直是个很大却极具诱惑力的挑战。而这位姑娘却能够在几天时间内读完一本英文原著,并能够全然了解,写下自己或长或短的书评,实在太激励我。在留言板部分看到她和另外一个女孩关于读书的对话,比如如何在短时间内读完一本书、如何克服拖延症,对我也很有启发。随后,我又通过友邻推荐点进了一位人大学生的豆瓣主页,是个关心政治与社会、热爱读书且有深厚理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09 15:36)
   自由是一种站不稳的状态,不是一切都安排妥当,虚位以待;不是按部就班,随波逐流。自由里充满了“未必”,充满了不确定,而你正是在这不确定里自由寻找自己的位置。我是想要自由的吗?我是想要自由的吧。自由是脑子里没有障碍,我却在一个个不知如何排除的障碍之间游离。于是,所谓的“站不稳”,到了我这儿就变成了游离。

   昨天下午下班回学校,一时兴起,直接出地铁站去了Landmark Cafe。闷热天气、重口味午饭、一涌而来的论文,让我在初夏体验了一把中暑的感觉。于是昨晚的冰咖啡格外好喝,意大利面格外好吃,咖啡馆里的空调也恰到好处。直到太阳完全落山,老板打开了所有的门窗,外面的热气全部散尽,留下浓郁的夏夜味道。我的位置恰好正对吧台,边边角角的昏黄灯光让眼前的一切成为电影里的定格画面,背景音乐在不停地浅唱低吟,我想起了《情人》里的若干桥段。身后墙壁上挂着的电影海报也帮我灵魂出窍。那一瞬间,灵魂脱离了身体,我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在干什么要干什么,甚至,我是谁。有那么一瞬间,我内心生出了一股强烈的难过,只是我不知道这难过是因为久违了这样的安逸,还是不知道自己是谁。现在想来,或许两者都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