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Dear_ViViAN
Dear_ViViA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6,797
  • 关注人气: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本空间所有日志内容均为原创。
任何文字图片引用请注明出处。
如需转载。请留言。谢谢合作。
看不到图片请看网页最底说明。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0-01-20 00:41)
标签:

杂谈

分类: .:天若有情:.

以前一直以为。爱分很多种。
亲情的爱。爱情的爱。或者挚友的爱。等等。
有了小狗以后。慢慢的。我发现。
爱。从来只有一种。
它始终以最简单最纯执的样子存在着。
只是人。为了各种各样的原因和理由。有意或者无意地。把它变得抽象和复杂。

它生病的时候。其他一切都可以不管。
回到家再累再夜。外套都不脱都要先抱一抱它。喂它吃饭喝水。
它的爪子勾破我的毛衫。病时吐在我身上。再贵的衣服都不计较。
它还没有学会定点上厕所。一次次把地板擦干净。从来不舍得骂它打它。
叫个不停的时候。从来不觉得烦闹。再冷再深的夜里都会起身哄它。

对它。我没有底线。没有要求。
我想这才是爱。
就如我的父母对于我。永远宽容。无论我走到哪里。无论我变成什么样子。
只是因为。我是我。他们爱我。

可是爱情不同。
爱情会结束。会有底线。有占有。有嫉妒。
有愤恨。有怨怼。有不安。有惶恐。

我最近时常问自己。除了父母和小狗。有没有谁。可令我爱他至老都不改变。爱他至毫无怨言。
即使他吐我一身。即使他病到无法走动。无法自理。即使他老到掉光了头发和牙齿。满面皱纹。
我都可甘之如饴。宠溺宽容。

而除了父母和小狗。又有没有谁。可爱我至老至死。永志不渝。
即使某天尘满面。鬓如霜。即使体态变得臃肿不堪。皮肤粗糙无光。即使不再有年轻神采。
他都可轻抚我面颊。微笑看我双眼。

原来爱情与爱无关。
我并没有资格说自己爱谁。
谁又有资格说自己爱谁?

看到过一句话。眼泪的存在是为了证明悲伤并不是一场幻觉。而勃起的存在就是为了证明纯粹的精神恋爱根本就是扯淡。
写出这句话的作者真是有才。
那么。那些纠结。欢喜。不安。那些头晕目眩。那些肝肠寸断。那些百转千回。那些柔情万千。又是什么呢?
爱情。只是一个幌子。
也许人类只是暂时无法找到一个词。去表述这一切的一切。由甜蜜到破碎。所有的情绪与感受。

我爱我的爱情。
这句话真好。一头驴说的。

而爱。那么多人想要探究。想要解释。
原来它只是那样简单地。纯粹地。被写在圣经上。

爱是恒久忍耐。爱是恩赐。爱是永不止息。——哥林多前书13章4-8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11 22:55)
标签:

杂谈

分类: .:阳宝(连):.

大概是从只身在外的那一年开始。节日的概念变得越来越模糊。
圣诞。新年。情人节。再浓烈的气氛。都好像置身事外。
看着那些缤纷斑斓的彩灯。视线的焦点都难以集中。

很久没有给阳宝写字。
她很快就要两岁了。我果然是个非常不称职的干妈。
二零一零年的第一篇。写给阳宝。

朋友。

亲爱的阳宝。距离上一次给你写字。都一年了。
三个月前你的爸爸妈妈带你一起来吃饭的时候。你都已经会走路了。
慢慢的。你会成长得越来越好。然后去幼儿园。上学。认识越来越多的小朋友。

从小到大。我们会在各种各样的场合。各种各样的情况下。认识各种各样的人。
那些与我们走得近。或者某段时间联系密切的人。我们习惯将他们叫做朋友。
而那些更贴近。更熟悉。更了解的人。我们将他们叫做密友。

小的时候。我们还不懂。很要好的朋友后来为什么就慢慢疏远了。
也许是因为分到了不同的班级。彼此有了新的朋友。
也许是因为考到了不同的学校。无法再与以往一样天天在一起上课下课。

年轻的时候。我们也不懂。为什么那么亲密的挚友说翻脸就翻脸。
也许彼此都有不可触碰的底线。
也许正是因为真心把对方当朋友。才无法忍受对方的不重视。

慢慢的。就会开始懂得。生命里遇见的人。都是有阶段性的。
除了父母以外。没有人会无怨无悔。甘之如饴。
恋人尚可转身便成陌路。何况朋友。

阳宝。这也许有些残酷。可是。当你长大以后。要记得。
并不是所有的朋友。都值得你用心对待。
甚至。绝大多数的朋友。都不必对他们掏心挖肺。

了解。并不算什么。
重要的是。一个真正懂得你的朋友。同时。你也懂他。
你们会明白彼此最需要对方的时刻。心有灵犀。
也许并不会时常在一起。可是相聚的时候。总是可以心照不宣。
为对方的快乐而快乐。为对方的悲伤而悲伤。

不要求。
不索取。
不离。
不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19 23:45)
标签:

杂谈

分类: .:蔷薇泡沫:.

蔡健雅。《谁》。

现在的我
还是对爱充满疑惑
没对或错
还不想给什么承诺

保持沉默独自走过
空虚和寂寞它们陪伴着我
强装作洒脱其实很懦弱
有太多的借口终究没有结果

谁让我感觉他最了解我
眼神交错话都不用说
就抱紧我让我感受他多爱我

谁让我感觉不需要再躲
过去心痛从此被淹没
就抱紧我让我感受
让我感受他多爱我
让我相信他是爱我的

未来的我
一个人过也算不错
冰冷的手
插入口袋也算暖和

日出日落都差不多
若有谁陪我那一定更好过
天空为我一直闪烁着
用太多的借口我在拒绝什么

谁让我感觉他最了解我
眼神交错话都不用说
就抱紧我让我感受他多爱我

谁让我感觉不需要再躲
过去心痛从此被淹没
就抱紧我让我感受
让我感受他多爱我
让我相信他是爱我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13 23:39)
标签:

杂谈

分类: .:天若有情:.

在三个礼拜前。我有了一只小狗。
公的马尔济斯。抱回家的时候。才两个半月大。
小小白白毛茸茸的一团。眼睛又黑又亮。在我怀里瑟瑟发抖。
到家的第一个夜晚。我和它都几乎夜不成眠。

刚来一个星期。它就得了细小。
我也是后来上网查才知道。对于那么小的狗来说。细小其实很致命。
它在医院里呆了六天。第一二天去看它的时候。它非常虚弱。
我摸着它的头轻轻说。乖。囝囝。你一定会好的。
它眯着眼睛看我。我觉得它知道我在说什么。

现在它已经康复了一个礼拜了。开始活泼顽皮起来。
已经开始慢慢熟悉了它的习惯和脾性。不再手忙脚乱。
有时候它自己咬着玩具可以玩很久。有时候就趴着眼巴巴地望着你。
于是每天有了新的牵挂。
中午的时候会想它有没有好好吃掉狗粮。有没有乱嘘嘘便便。
晚上加班的时候会想快点回家。在它还没有睡觉前陪它玩一会儿。

狗其实很聪明懂事。有时候看着它。觉得心满意足。
再多的疲倦与郁结。见到它便烟消云散。

周五与盘大和樱桃小姐一起喝酒。到家已经近四点。
它听见开锁声醒过来。我喂它吃了些狗粮。陪它玩玩骨胶。然后抱抱它。
抱着抱着。突然哭起来。一哭便停不下来。
眼泪把眼线和睫毛膏都溶掉。丑到不能看。
它突然凑过来。舔掉了我的一滴眼泪。无声无息。

很多事情。人做不到。狗却可以。
再亲密的朋友。亦难在凌晨四五点尚且陪住你。
见到落泪。至少体恤劝慰。
可是往往在难过时刻。并不需多说什么。也不愿被多问。
或者。哭到极丑。又不想被别人看到。
所以这一刻。万分庆幸在这样冷的凌晨。身边还有一只小狗可陪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1-28 22:29)
标签:

杂谈

分类: .:天若有情:.

一。有些恨。挫骨扬灰不后悔。

张柏芝在艳照门之后第一次出来做专访。已经是大半年前的事情了。
又想起这一段。是昨天看到一个转帖。写她的敢爱敢恨。

我对每一段感情都太投入了。所以恋爱对我来说很沉重。
和我恋爱的男人。一定有压力。
其实我的爱是太坚持。一爱就爱到尽头。一点保留都没有。
朋友都说我最失败的就是投入得太彻底。连底牌也被看穿。
我承认。我在爱情里是彻底的大输家。但就是永远都看不到别人坏的一面。
哪怕他曾有两三个瞬间令我快乐过,我就一生都不会忘记。

她在采访里痛声道。“陈生。我真喺受够咗你!”
“佢到依家都未讲过一句对唔住。”

我想她在落泪控诉的时候。并非是已忘记他曾经令她快乐的瞬间。
只是看到这个曾经那么亲密的男人幼稚且虚伪得面目可憎。心中忿恨难平。

双子座的张柏芝。爱和恨都是简简单单直来直去。
永远勇往直前。好像什么都不惧怕。

喜欢她的直接。欣赏她的勇敢。
是因为知道自己永远无法拥有她那样的性格。

二。有些爱。逃不出天网恢恢。

“一段感情。有边个没试过天真同埋傻呢?我觉得爱情喺好蒙蔽一个人嘅。”
“边个未蠢过?可能有啲人好厉害。但喺我对爱情喺蠢嘅。”

很傻很天真。很多很多人觉得阿娇的道歉和专访显得虚假。
相比张柏芝的愤恨控诉。阿娇言语间的平平淡淡和落泪时都悄然无声。都让很多人怀疑她的态度和诚意。
然而。同是水瓶座的她。在我看来。反而更容易理解。

她最大的错。是把自己对陈冠希“很傻很天真”的爱。用在向公众道歉的公开记者会上。
风口浪尖。没有人需要听她的爱情。大众想要看到的就是她的悲伤。
最好你哭着道歉。甚至跪低或者晕厥过去。以显示自己认错和后悔的诚意。

可是她在事情发生后。第一个走出来面对所有人说道歉。
故作坚强的微笑被所有人诟病。对旧爱的回顾被所有人曲解。
冷眼旁观。都不免心觉恻然。

所认识的所有水瓶座朋友。包括我自己。纵使恋情已逝。从来也都不舍得讲一句对方的狠话。
至多是幽怨地叹口气。他就是那样的人。谁叫自己偏要喜欢呢?
颇有嘲笑自己很傻很天真的意思。

所以陈志云问她这件事对你最大的伤害你认为是谁造成的。她还是说自己。
所以他问她有没有憎恨陈冠希。她也说没有。
所以他问她是否原谅陈冠希。她无奈道原谅不原谅都已不重要。
所以他问她是否已不爱陈冠希。她淡淡笑着说已经没有关系了。

因为深爱过。所以不舍得恨。所以不舍得责怪。所以甚至连否认已经不爱。都不舍得。
就如她说起他。即使很少有对她好的时候。可是“even一个message我都会好开心”。

心有戚戚。却怒其不争。
是因为知道自己也是这样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路过蜻蜓:.

再教一遍。看不到图片的用下面方法设置。

XP系统找到 C:\WINDOWS\system32\drivers\etc (linux在/etc里)中的hosts文件。单击鼠标右键,选择“打开”。打开方式选择“记事本”,单击“确定”;
VISTA系统先在附件里以管理员身份运行记事本,然后使用菜单里的“打开”来打开C:\WINDOWS\system32\drivers\etc中的hosts文件。打开方式选择“记事本”。
复制下面的内容粘贴到打开的记事本内容最下面。保存以后重启浏览器就可以了。
203.208.33.100 lh1.ggpht.com
203.208.33.100 lh2.ggpht.com
203.208.33.100 lh3.ggpht.com
203.208.33.100 lh4.ggpht.com
203.208.33.100 lh5.ggpht.com
203.208.33.100 lh6.ggpht.com
203.208.33.100 lh7.ggpht.com
203.208.33.100 lh8.ggpht.com

203.208.39.104 picadaweb.google.com
203.208.39.104 lh1.ggpht.com
203.208.39.104 lh2.ggpht.com
203.208.39.104 lh3.ggpht.com
203.208.39.104 lh4.ggpht.com
203.208.39.104 lh5.ggpht.com
203.208.39.104 lh6.ggpht.com

一。红。

二。黄。

三。绿。

四。白。

五。彩。

六。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路过蜻蜓:.

一。南锣鼓巷里弹着吉他的那个人。他有一双很像你的手。

周四的下午抵达首都机场。天空那样澄净深邃。看不出裂痕。睁不开两眼。
路很宽。对于习惯了香港和上海街道的我而言。北京的路。实在宽得过分。

住在很近后海那一带的德胜门。窗外望出去就是很纯正的北京民宅。
深灰的砖墙。黑灰的瓦。一条条胡同深得看不见边际。
有高高的柿子树探出来。还有一只只柿子结在枝头。
偶尔有漂亮的喜鹊飞过。黑白相间的羽翼。扇动着翅膀。在空气中扑打出寂寞的声音。

晚饭后去南锣鼓巷。这条被樱桃小姐称赞了多次的巷子。
一家家各有特色的小店铺。由手工制造的牛皮纸本子和杯子。形形色色的火柴和打火机。
还有风格各异的小酒馆。空间很有限。木质的门窗和桌椅。弹着唱着的人。也许就坐在桌边咫尺之遥。

音乐很静。烛光很暖。
弹着吉他的那个人。他有一双很像你的手。

二。我掌心的痣。你记不记得在哪里?

怀柔。一直觉得这是中国那么多地名中。最温柔缠绵的一个。
怀柔怀柔。念着也觉绵绵暖暖。

京承高速两边的风景美得无与伦比。
白杨的苍劲。银杏的金黄。还有叫不出名字的成片殷红翠绿延出斑斓五彩。
天空苍灰色一片。偶尔有鸟飞过。
耳边放黄耀明的《暗涌》。一遍又一遍。
他缠绕的声音反复地唱其实我再去爱惜你又有何用。
听到一颗心越来越荒凉。

红螺山。听这名字便觉欢喜。
一路沿台阶往上走。开始下起雨来。越发地冷。甚少运动。又觉得喘。
走到半山时。已经随处可见深深浅浅成片的红叶。千娇百媚。

走过一条细狭的道。吹过一阵风。有一片小小的红色叶子落在了我外衣的口袋里。
我想它是有灵魂的。它落进我的口袋。一定传达着某种信息。
于是我在心里轻轻问它。
叶子的离开是因为风的自由。还是因为树的不挽留?
然后听见它说。
相聚离开。都有时候。

把它放在手心里拍了一张照。
叶子鲜红。而手因为冷。冻得苍白。
有一种妖娆的凄艳。

我掌心的痣。你记不记得在哪里?

三。其实地久天长。只是误会一场。

山间有一座小小的观音寺。有些陈旧。供桌上的漆也已斑驳。
没有密集的人潮和旺盛香火。香炉里的几支残烛更显冷清。
安静得似乎可以听见烛油淌落香灰散下的声音。
点了三支香。磕三个头。心就变得很清很静。

从山另一边的台阶往下走。一扇幽静黯沉的木门后面。藏着叫人惊艳的美。
两棵雌雄银杏。大片大片的金黄色占据了所有视线。
秋风秋雨。碎落满地的黄叶。
一千多年。它们就在这里枝繁叶茂。看尽日出日落。世间沧桑。

它们可曾感谢。或许一千多年前的某一阵风吹下的种子。
于是根枝缠绕。难舍难分。
它们可曾埋怨。或许一千多年前的某只飞鸟带来的种子。
于是不由自己。无从选择。

树下的栏杆上系很粗的红绳。密密麻麻地串了许多同心锁。
锁面上刻了情侣们彼此的名字。写着天长地久。
我在想他们都还在吗?是真的可以不离不弃。还是早已散落天涯?

其实地久天长。只是误会一场。

四。再说我爱你。可能雨也不会停。

后海的一整条酒吧街。灯火璀璨。
而一场清冷又连绵的雨。即使是周五的夜晚。来的人也并不多。

台上那个长得甜甜的女孩子。有一把好嗓子。
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将是会在哪里?
很少有人可以将邓丽君的歌。唱得那么好。

街边垂落近地面的柳枝被风吹扬起优美的弧度。
水越喝越冷。酒越喝越暖。
可是在这样一个下着雨的夜晚。连酒都喝到全身轻颤。
冷。到骨头里的冷。

北京很冷。红叶很美。而我。总是不可抑制地想起你。
不想留恋。如何留?如何恋?
已去之事不可留。已逝之情不可恋。亦舒说的。
能留能恋。就没有今天。

再说我爱你。可能雨也不会停。

五。谁的寂寞。覆我华裳?谁的华裳。覆我肩膀?

万圣节的夜晚。去一家气氛很浓的闹吧。
服务生化装成各种千奇百怪的样子。
有独眼独臂的海盗。清代太监打扮双眼滴血的僵尸。或者披着一头灰白色头发的鬼怪。

还是无法喜欢安静的酒吧。仿佛一切都被看透。任何细枝末节的动静都尽收眼底。
当你一个人点一小杯酒的时候。就显得很装逼。
当你一个人点一大瓶酒的时候。就显得很牛逼。
当你一群人点一小瓶酒的时候。就显得很傻逼。
当你一群人点一大瓶酒的时候。这里根本就不适合你。

所以更爱震耳欲聋响彻云霄的节奏和旋律。这样才有安全感。
你是谁。你脸上的表情。你眼里的喜悦哀愁。没有谁理会。
打破谁的酒杯。吻了谁的嘴。
掉下几滴眼泪。抱你的是谁。
一举一动都微不足道。
在某个角落暗自微笑。

十二点。
燃在酒瓶的烟花璀璨潋滟。
人头攒动。每个人都带着寂寞的笑脸。
身边的男孩子递给我一支烟。
我侧过头去笑着说多谢。

舞池里妖艳的光和女孩子们柔软扭动的腰。
我抬头看着成片透亮晶莹七彩斑斓的肥皂泡。
伸出手。看它们在触碰到指尖的瞬间消失不见。
笑笑。
得到的那一刻。就已注定失去。
谁说不是?

有人来搭讪。有人替我挡。
有人在我左耳边说You are shining。
有人在我右耳边说You are so special。

走出酒吧的时候。是凌晨三点。
发现外头下起雪。很大的雪。
立刻冷得全身颤抖。零下三度。这是后来才知道的那夜的气温。

先前递给我烟的男孩子。他什么都没说。把身上的连帽外套披在我身上。
他把我贴在脸颊的刘海拨到耳后帮我兜起帽子。然后走到我面前把外套拉链拉起来。
他说跟我走。走过这条街就可以打到车。

他就穿着一件长袖恤衫。带着我走在雪里。
我说我不冷。他说。我也不冷。
我们就沿着工体西路一直走。一直走。

大片大片的雪花落在额头。落在睫毛和眼睑。落在脸颊和嘴唇。
黑色的衣服上已经薄薄地积了一层白。
终于打到车。我把外套脱下来还给他。对他说谢谢你。
他笑着看我上车。然后对我挥挥手。

我是谁。你是谁?
谢谢你。再见。

谁的寂寞。覆我华裳?
谁的华裳。覆我肩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29 01:58)
标签:

杂谈

分类: .:天若有情:.

一。在有生之年能遇见你。竟花光所有运气。

原来才知。林夕那么多的词。透彻的。妖艳的。华丽的。冷漠的。幽怨的。深情的。
全都写给一个人。
他掌心的痣。他所爱的红。他的姓氏。他的名字。他的足迹。

林夕说。我写过好多歌词。但却赢不到一个人。

如果你知我苦衷。何以没一点感动。
谁想到这样凝望你竟看不到认同。
他唱过。

原是镜中花。留在镜中死。
原谅我不记得忘记。
他唱过。

关于你冥想不了可免都免掉。
情和欲留待下个化身燃烧。
他唱过。

曾多么想多么想贴近。
你的心和眼口和耳亦没缘份。我都捉不紧。
他唱过。

如下一站不会到天国。来沾湿我眼睛做个记认。
然后然后各自梦游余下生命。然后彼此都要更高兴。
他唱过。

林夕说我们都曾亏欠了爱情。
在有生之年能遇见你。竟花光所有运气。

二。有些爱逃不出天网恢恢。

林夕明明什么都看透。亦会装作什么都不懂。
也怨也痛。却又不舍得恨。
听他唱自己写的《暗涌》也会哭泣。

得不到的从来都矜贵。
如果赢到他。还有谁令你写出如此凛冽忧伤的词?

害怕悲剧重演。我的命中命中。
越美丽的东西我越不可碰。

其实我再去爱惜你又有何用?
难道这次我抱紧你未必落空?
仍静候着你说我别错用神。
什么我都有预感。

命?

若不是那一天。那一个夜晚。决定去那一餐晚饭。
那么便不会相识。

若不是那一秒。那一个人。有着那样一个微笑。
那么便不会心动。

若不是那一瞬。那一片沉寂。心中的涟漪悄无声息地平静。
那么便不会心凉。

给我一万年一两岁也都无所谓。
有些爱逃不出天网恢恢。

三。好久不见。不如不见。

最初不相识。最终不相认。
相识也觉好久。分别亦觉漫长。

不再去说从前。只是寒喧对你说一句。
只是说一句。
好久不见。

似等了一百年。忽已明白即使再见面。
成熟地表演。
不如不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27 23:20)
标签:

杂谈

分类: .:天若有情:.

一。最漫长的夜晚。

如果说昨夜是有史以来我所度过的最漫长的夜晚。也不为过。
几乎没有醒来。也几乎没有睡着。
不知道谁也有过这样的经历。
意识很清醒又很模糊。
想着怎么天还没有亮。一两秒后又昏沉过去。
没有完整的梦境。但是记得支离破碎的片断。

我跟盘大说。长岛冰茶没用啊。
他说。我说的是其他人。你就别浪费酒了。

其实喝酒也是看状态的。
可以和朋友两个人喝掉两瓶芝华士自己上车回家洗澡睡觉。
也可以喝两三支喜力就开始头晕犯困。

往往是。你觉得不会醉的时候。就倒了。
你想醉的时候。偏偏不醉。

想到几年前在荷兰的大麻咖啡店里。
喝过大麻咖啡。尝过大麻蛋糕。抽过一支大麻烟。
别人都说这样会精神极度亢奋。
结果。我一上了大巴就睡着了。

二。阿童木。

看阿童木都能看到强忍眼泪。我着实佩服自己。
发现从《功夫熊猫》开始。大陆配音版的水平越来越好了。
尤其是一些对话的翻译。甚为跟得上潮流。

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
连这么潮的句子都出现在了电影里。真让我惊喜。

阿童木把那个坠落的大都会撑起来的时候。就想到了《大话西游》。
这么英勇壮烈的事情。总是要有人牺牲的。
问题是阿童木被救起来了。
可是紫霞就死了。

阿童木可以被救活是必然的。看这电影的小朋友们无法接受英雄人物的死亡。
紫霞的死也是必然的。她要是活了。至尊宝怎么忘情忘爱去取经?

命运这个东西。从来就是自一开始。就被设定好的。
不管你认还是不认。

三。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周四下午去北京。周日回上海。
听说明天开始降温了。暗自欢喜。
这样那香山的叶子应该更红一点吧。

住后海。闹吧必去。
南锣鼓巷的静吧。已经被樱桃小姐赞美多次。也要去看看。
维克多·王同学请准备接驾。

开始筹备十二月去意大利的行程。
问机票。看旅店。查地图。
仿佛又回到在英国计划着去各地旅行的时光。

面具。还是必买的东西。
当时毕竟还是学生。那些漂亮华丽的面具还是相当贵。只能挑便宜的买。
这次去。心宽很多。

米兰北面的科莫湖区想去看看。
毗邻瑞士。说那里就是意大利的杭州。

从几年前就看我写字的朋友对图里的小面具一定不陌生。
有拍过它。放在以前的Blog里面。那时候。旁边是一面有着红色底子绿色刺绣和流苏的小镜子。
现在旁边放的是Nina Ricci的苹果女香限量版。粉红色的叶子和翠绿色的瓶身。
我总觉得。红色与绿色的混合。会带着一种诡异而妖娆的气息。
越浓墨重彩。越艳丽深邃。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就像一张破碎的脸。
面具的下面。
你猜。是微笑。还是忧伤?

P.S.

上次说的那个看Google相册的方法是可以用的。
那段东西加在文档最下面。
保存以后重启浏览器就可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27 00:22)
标签:

杂谈

分类: .:天若有情:.

让我感谢你。
赠我空欢喜。

问。谁让你空欢喜了啊?
答。这个世界上。谁和谁不是空欢喜一场?

感情有时候只是一个人的事情。和任何人无关。
爱。或者不爱。只能自行了断。
一直都记得安妮的这句话。

谁说拿来长岛冰茶可换半晚安睡?
靠。被骗了。
完全没有感觉。

最坚决的坚决。是悄无声息。

Cherry参加朋友的婚礼。带回来一盒很有趣的喜糖。
吃完上面的巧克力。下面的小花盆里。会长出草和字来。
婚姻或者爱或者人生。最迷人在于最初。没有人知道会有什么。
这盒子里。会出现什么呢?
随便摆了根项链。右旋90度。像不像一颗扭曲的心。和一段无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纪念。
暂无内容
图片解决方法。
本空间图片均存于Google相册。看不到图片可按以下方法解决。
XP系统找到 C:\WINDOWS\system32\drivers\etc (linux在/etc里)中的hosts文件单击鼠标右键,选择“打开”。打开方式选择“记事本”,单击“确定”;
VISTA系统先在附件里以管理员身份运行记事本,然后使用菜单里的“打开”来打开上面的Hosts文件。

复制下面的内容粘贴到打开的文件里最下面。保存以后重启浏览器就可以了。

203.208.33.100 lh1.ggpht.com
203.208.33.100 lh2.ggpht.com
203.208.33.100 lh3.ggpht.com
203.208.33.100 lh4.ggpht.com
203.208.33.100 lh5.ggpht.com
203.208.33.100 lh6.ggpht.com
203.208.33.100 lh7.ggpht.com
203.208.33.100 lh8.ggpht.com

203.208.39.104 picadaweb.google.com
203.208.39.104 lh1.ggpht.com
203.208.39.104 lh2.ggpht.com
203.208.39.104 lh3.ggpht.com
203.208.39.104 lh4.ggpht.com
203.208.39.104 lh5.ggpht.com
203.208.39.104 lh6.ggpht.com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