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赶路秀才
赶路秀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166
  • 关注人气: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主简介

胡汉津

制陶艺人,省作协会员,天涯社区文学版主,闪小说倡导者之一,主编天涯社区十年文萃《蛰伏于河流的日子》等十余部文学作品集,作品散见于报刊杂志,著有散文集《虚白》。现居浙江永康市。

公告
本博内容均属原创
使用请联系本人
E-mail:
viphhj@sina.com
QQ:398285020
图片播放器
相册专辑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汉坊婺窑青瓷
婺州窑,我们来了!——[金华市汉坊婺窑陶瓷文化有限公司]于武义经济开发区正式注册成立!


婺州窑,始于汉。


经三国、两晋、南北朝、隋、唐、宋,终于元代。婺州窑是历史名窑,曾在各地名窑中位列第三,唐代茶圣陆羽于《茶经》中道:“碗,越州上,鼎州次之,婺州次,岳州次……”。而在唐以前的瓷业中,它仅次于越窑,可与瓯窑媲美。


婺州窑瓷器以青瓷为主,兼烧黑、褐、花釉、乳浊釉和彩绘瓷。主要烧制盘口壶、罐、碗、盏、熏炉、笔筒、水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22 23:14)

 

1、乌桕

江南多乌桕。

农历十月,遂昌乌溪江两岸,经霜的乌桕树叶火红火红。

江南的深秋,满山遍野的红。枫叶是一张张的红,黄栌是一团团的红,黄连木是一簇簇的红,石楠是一芽一芽的红,柿树叶是一片一片的红。一片片一芽芽一簇簇一团团一张张,红得深深浅浅高低错落铺天盖地,但红得最浓烈最透彻最放肆最有野趣的,只有乌桕。

乌桕的红,是绛云一抹,是彩霞一片。乌桕的红,红得透明,红得鲜亮,红得娇艳,红得宛若美女微醉,惹人怜爱。

《本草》有曰:“乌喜食其子,因以名之。” 据说这是乌桕树名的由来。中医以乌桕根、皮、叶入药,可治血吸虫病、肝硬化腹水、利尿通便、毒蛇咬伤、疔疮、鸡眼、乳腺炎、跌打损伤、湿疹、皮炎。乌桕鲜叶还可用于杀虫、解毒。乌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文化

分类: 散文



 

天目苕水,安且吉兮

胡汉津

 

一、江南桃花源,从来不是一个梦

 

跟许多人一样,我记忆中的安吉元素,完全是由竹子构成——竹林、竹海、大片大片翠绿翠绿的竹子,以及李安执导的影片《卧虎藏龙》中章子怡与周润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12 14:31)
标签:

文化

分类: 散文



 

临安三题

胡汉津

 

 

一、钱王祠,叠加的细节

 

8月24日,这个下午的三点,与其说是我们走进了临安,莫如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杂记
2014年8月24日至29日,省作协文学抒写“两美”浙江采风团成员海飞、黄咏梅、马叙、吴建炜、林光辉、陈赛玉、陈丽文、阿航、李辉星、程思、胡汉津及省作协创联部张旭、水妙萍等一行赴临安、安吉、徳清采访,省作协党组书记臧军参与了临安站采访交流活动。
 
 
临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杂记

6月16—20日,浙江省作协举办第二期全省作协系统干部培训班。来自全省各地的80多名作协负责人及文学期刊编辑参加培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评论

有一种犀利的观点认为,无智和无趣是中国当下文化两个最主要的特征。我以为不无道理,这种观点同样契合当下的散文写作。无智,就是指文章按照别人的思路来写作,没有自己的精神发现;无趣,就是指文字没有温度,文章里面很难生长出令人心生暖意和美的东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24 19:38)
标签:

休闲

分类: 散文

 

1、你这个呆头

 

五岁那年,我醒了。那之前,我的世界混沌莫辨,脑壳里密实得没有一丝缝隙。

我是被阿嬷骂醒的,在后来漫长的日子里,我常常这么想。那天,朦朦胧胧中白光闪闪,一根粗壮的圆木横架在“三脚马”上,一胖一瘦二个光膀汉子各居一端,噼!噼!噼!噼!汉子手起斧落,劈下的碎木片从圆木上一片片飞落。十几个小人儿将被劈得吭吭响的圆木围得严严实实,每一声斧落之后,就有一个小人儿抱着一块碎木片窜出人圈跑向围在外层的爷娘们。跑得最欢的是二哥。阿嬷从二哥手里接过木片随手塞进身边的炭篓,塞时就侧脸挖我一眼,然后就摸摸二哥的头,再拍一下二哥的屁股,二哥便又欢天喜地地挤进小人圈。

我独自木然地楞在一边,傻看着二哥跑进跑出。二哥的头发衣服上沾满碎木屑,阿嬷身边的炭篓一点一点地满上来。二哥还在跑进跑出,阿嬷挑出一些长木片在篓口插成一圈,木片便越堆越高。二哥突然边喊边跑向阿嬷:“阿嬷阿嬷,手指头戳去。”阿嬷忙将二哥的手指头放进嘴里吮,边吮边问:“痛伐?痛伐?”吮了一会二哥从阿嬷嘴里抽出手指又往小人圈里钻。阿嬷的嘴唇上有一丝红红的血丝,阿嬷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又咽了一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