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4-01-10 10:00)
标签:

炽白

文化

杂谈

分类: 散记

    就这样静静地坐着,在佛堂的台阶上,在这些裂痕密布的青石上。我突然陷入一种幻觉里,仿佛我的整个的人生,和这座寺庙一样的历经了沧桑,穿越过了千年的时光,流淌过了岁月激荡的河流。在时代的前进中在朝代的更替时,我和这寺庙一样,仿佛逃离在红尘之外。
    烽烟战火燃不到这天地偏僻的一隅,俗世纷争扰不到这山门内的平和清净,金银钱财化不去佛前的丝丝清香,歌舞声色淡不了天空中袅袅梵音。一堵围墙便让人隔绝了滔滔的尘寰,一片净土,人间又有几多呢!
    大千世间啊!终是抵不过佛前三柱清香。懂佛的人自然会懂的,不懂佛的人都已湮灭在滚滚的红尘中了。
    静静地看着,寺中的一颗梧桐树,枝叶已落尽了,这冬日埋葬的季节,它已死去了吗。他虬枝苍劲,却又不露芒,他缄默无声,不摇不动,任风吹,任雨打,让时光淘空了身躯,任光阴辗尽了峥嵘,任岁月磨出了沧桑的印痕。这是佛前一棵树,所拥有的智慧吗!饱含了一切人世的苦难后,依然沉默无声,故然地在自我的轨迹上,接近天空。
    静静地想着,仿佛突然明晰了一切,风儿轻轻地吹着,丝发纷飞,这三千烦恼丝留着也就留着,只是表明我还是尘世中人啊,但是我因何有一颗离世之心啊。人海沉浮已然三十载,三十功名尘与土,都说三十而立,我不能明了的是,这立或者不立,又有怎样的不同呢!如何又能称之为立,如何又说是不立呢。时代已然是太纷繁了,三十岁当有高楼庭阁,三十岁当有香车美妻,三十岁当成家立业做一番事业吗!若在财富上称之立,那许多的人也确实是立了,但是从精神上去探究,则又有多少人在精神上和财富一样地饱满,一样的光彩熠熠呢!
    静静地想着,我的前世是不是也是这样的一棵树,佛前的一棵树,从幼苗的那时起,每日里就静静地听佛堂里的颂经声,闻着那清幽的檀香,听高僧谈论着佛的世界,听沙弥敲击木鱼,听凡人们虔诚的仟悔。是否,我也曾羡慕人的生活呢。于是佛让我今生幻化为人,做一次有血有肉的人,体验人生种种。那么,是否有一日,我会突然的开悟,明白了人间种种。于是惬然地结束我这为人的一世,飘然而去,重新做回佛前一棵树呢!
    许多时候,我只是喜欢 这样静静地坐着,这样在寺庙的台阶上坐着,就很好,不必非要做什么,任时光悄悄地游移走吧!任一波一波的信众来来去去,我安然于这佛堂前尺寸之地,安然于这般闲适的时光。
     我的前世一定是佛前一棵树,不然,因何如此地留恋这佛前的一方净土。我一定是将根须遗失在这里了,将心遗失在这里了,这般熟悉,这般触动灵魂。当我在佛前的台阶上坐下尘世的躯体,尘世的一切烦扰,一切疲倦瞬间远去。两耳之间只有清澈的梵唱声,两眼之前只有佛前三柱清香,俗世里一切认识不认识的人都已遗忘了,突然明白,原来他们也只是我一世一世的轮回里,偶然相遇短暂交集的一些人,若说是命中安排好的,那么前世我们都相识吗,这一世一世的纠葛,是因为有什么未了的因果吗!还是一切的一切,只是是是非非未能定的结果。
    我的前世一定是佛前一棵树,不然,因何在见到布达拉,见到大昭寺,见到青藏高原上那一个个喇嘛寺庙时,感觉如此熟悉,如此亲切,如此地抑止不住心脏的跳跃。不然,因何在那些匍匐着的朝圣者面前,我内心喜悦,我仿佛看见有些光正从他们的灵魂里溢出。而那些朴素的喇嘛僧人出现在我面前,我又有一种惊惧,他们仿佛早已看见了我的前世今生!
    春去秋来,一年一年,我的这具尘世的肉体,从茂盛到萧瑟,我的精神从渴望到绝望,终于在几世的轮回后,我已对人世的一切都波澜不惊了。我曾感动世人感动的一切,像一棵季节里的树,随风而动,知冷知热,而今我遵循自然的准则。
    此刻,我又仿佛变回了佛前的一棵树,沉默无声,只沐浴着阳光只沐浴着佛音。静静地矗立,静静地仰望着天空,一遍一遍地陷入我的思绪,陷入前世模糊的回忆里。我有时候会怀疑,我喝的孟婆汤是不是总是少半碗呢,不然,为什么前世的有些影像会不时的闪现呢!还是前世的我有过太多刻骨铭心的往事。
    一世一世地 轮回,我已看尽人间的喜怒哀乐,我常常看着那些路过我身边的男男女女,笑着,哭着,欢颜着,忧伤着。我不明白,那些尘世中的人,为何有那么多复杂的情绪,那么多烦恼纠结的事,那么轻易地被生活左右了自己,那么轻易地出卖了自己的灵魂,有时候,做人应该像一棵树,坚强挺立,昂然地面对风风雨雨,任时光流逝红尘滚滚,保持一份自我!安静于自然,聆听佛语,而心灵纯净,看透生死,而拥有人生大智慧,放达于尘世,飘然于世外。
   我曾问佛,人生是什么?
   佛说,人生就是一种修炼。
   我又问佛:人生如何才能真正地欢乐?
   佛说:只有看破了红尘,才能大彻大悟,那样才能去找寻真正地欢乐。
   我说:我不明白
   佛说:你不需要明白,你若明白了,你就做不成一棵树了。
    更多的时候,我就静静地矗立着,听风,看雨,独自在月光里婆娑,回忆前尘往事。
    又一世,我又走进这个寺庙,跪在蒲团上,突然,我看见了佛眼中闪现的那一丝禅机。于是我奋不顾身的要逃离尘世,佛看见了,佛说,你是鱼,离开水,你就死了。我笑着说,死去的是我的皮囊。佛笑了。
    那么今生的我却为何又如此迷茫呢,颠簸在这滚滚的红尘,游离于这纷繁的人间。佛啊!你来告诉我,是否要扔下这具尘世的皮囊,飘然而去呢!游过忘川水,走过奈何桥,喝下孟婆汤,佛啊!来世就让我做一棵你门前的树吧!
    又到晚课时间了,僧人陆续从僧房里出来,走进大雄宝殿。寺庙回旋着哄亮的钟声,疏钟荡夕阳。然后,是一声一声清脆的木鱼之声,僧人们整齐地吟唱着佛经,一声声梵唱,仿佛穿越了千年的时光,穿透了人世的壁垒,让人一下子远离了尘世。
    这些僧人啊,生活清苦而简单,每日里吃斋念佛,或是在书桌上铺一张画纸,兴起时泼上几笔,又或是在墙上挂一只笛一把二弦琴。或是在院子里的石桌上煮一壶茶,斜躺着,看花开听鸟唱。他们对人生要求的很少,所以简单闲适。
     与僧友作别,独自在月光里走了几步,回头,看那寺庙上空飘扬的烟雾,这些飘渺的烟雾终于带着我一颗云梦般的心远去了,此刻,不管我愿不愿意,我都要回到人间,做芸芸众生里芸芸的一生。
     有一天,我是否会突然地明悟了人生的真谛,而飘然地归隐山林呢!


炽白《怯云阁散记》
2014/1/7
于宁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02 16:44)
标签:

炽白

文化

分类: 散记


 

 

冰冷的冬雨,淅淅沥沥。

在南方的小城里,近河偏僻的一隅,泡一杯茶,静静地坐着,看窗外雨丝纷飞,不远的小亭里,一对恋人,你侬我侬。雪还没有来,今年确乎是没有雪了,几只鸟落在电线杆上。黄昏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来了,又一天,默数着分别后的日子,像山风吹过深秋的枫叶树,留不住飘飞的叶子,而内心疼痛。

每个人都有过青春,都有过一段灿若烟花的爱情。然而,不是所有的爱情都有美好的结局,不是所有的恋人都能步入婚姻的殿堂,也不是所有的离别都是忧伤的。有些人注定像流星一样,划过你的生命,最终带着耀眼的美丽,消失。

离开永远比相遇更容易,因为相遇是几亿人中的一次缘分,而离开只是两个人的结局。

在相识的那一刻,也许已注定今天的离别。就像两条鱼,在跃出水面的那一刻相识,又在茫茫的海里消失。

从相识到相知,又从相知到陌生,不是岁月带走了什么,而是你我已无法在心中定格彼此,就像一幅多年后失真的图画,就像一杯暗香浮动的清茶,散发着淡淡的,淡淡的忧伤。

一段故事的结束,也许意味着另一个故事的开始。

踌躇着打开过去的信纸,那些稚幼却蓬发的句子,那些生动的往事,那些曾熟悉却渐陌生的面庞,轻轻地浮现着。

泪水止不住滴落,这人世最伤感、最甜蜜的是回忆;最无情、最无奈的是岁月,最风尘、最苍茫的是人间;最疼痛、最繁复的是人心。然而,尽管岁月流逝,有些爱却仍深藏在心中。

想起那个大雪纷飞的日子,你撑着纸伞,手里拿着那条红色的围脖,走了三公里的泥路,当你轻轻给我围上围脖的一刻,我确定你是世上最美的女人。

十年以后,我已没有了你一点消息,十年后的你,已为人妻了吗,甚至于子女满怀了吗!

看这平静的河面被冬雨打起的涟漪,一圈一圈,像寂寞时吐出的烟圈,也终于消失在远处。许多东西逝去了,回不来了,世间多少可贵的东西,当时你只道是平常,轻易地逝去了,当你终于懂得她的珍贵时,却发现她永远的在你的生命中消失了。

想那沈园的黄梅又怒放了吧,草亭旁,小池边,你那含羞的身影,确乎比黄梅更美,你是花丛中最美的一朵。

小桥流水,江南的冬,仍有几分柔美,那么此刻,在另一座城市,你又留有几分深情呢!

“红稣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我终于没想明白,这倒底是谁的错。我确信陆游是爱着唐婉的,也确信唐婉是爱着陆游的,那倒底这是为什么啊!我唯一不能确信的是,她们倒底爱的有多深,是曾经的山盟海誓,是唐明皇杨贵妃式的比翼齐飞吗,是梁山泊祝英台式的只作双飞蝶吗。若是生死相许,又因何被枷锁锁住了爱潮。若是要相忘于江湖,又何苦念念不忘。心留爱意,却又放弃彼此,我确乎相信——只因爱的不够深。

因为深爱,愿放下一切,可做刹时烟花,虽则轻易散了,却留给你美丽的回忆。即使燃尽了自己,燃成了废墟,燃烧了灵魂,因为深爱,无怨无悔。

烟雾弥漫着玻璃窗,轻轻地用手指在上面写下你的名字,很快她模糊了,消失了。然而,指间的爱意却沁入了脾肺,就像桌上这杯咖啡,没有加糖的咖啡,淡淡的苦,淡淡的回味,才是他原来的味道,才是爱的味道。

许多时候,我只是在QQ上静静地注视你,默默地想念你,这样就很好,你有你的生活,你有你的天地,我不想打扰你,让你去追求自己的幸福,而我愿用一生来守护你。

因为深爱,我已慢慢地学会了坚守,守候寒梅在深冬绽放,守候白玉兰盈满窗台,守候候鸟的归来,任昼夜更替,岁月流逝了,我守候你回望的一刹。

在我抵达的时候,才离去,在我离去的时候,才抵达,多少人就这样错过,佛说前世五百年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那么今生的我们,曾一起走过了一段长长的路,需要前世怎样的回眸啊。从东到西,从南到北,难道我们这一路走来,一路的记忆,直至是要忘记彼此吗。

这一世,风尘仆仆,山一程水一程,背着行囊要去远方,只为此生与你共赴这场美丽的遇见。

想起你,这落叶飘飞的季节,总有柔柔的深情漫过心底,总有暖暖的泉源涌出心田。困为深爱,我愿为春天,种下万顷花海,为你留一座温暖的小木屋,让你推开窗,看见整个春天。



2013/12/2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08 21:22)
标签:

文化

分类: 印象诗

 

冷 色调

---用文字画我心中的画

 

冷色调1

 

蓝色之海

 

死去的人已经死去

活着的人即将死去

这是一片蓝色之海

唯一一片蓝色之海

一片死亡之海

 

 

蓝色之海,在午夜时分

包围了我的 小木屋

海水慢慢升高,没过我的脖颈

我从别人的梦中醒来

在海平面以下,内心平静

微微喘息

 

所有的陆地已经消失

所有的烟尘、汽车、和人类的辉煌

都已经消失

山峦隐没,故乡在两万英尺以下

没有坐标

我独自浮上海面

与一群安详的白鸟相遇

 

没有帆的帆船,像一片落叶

荡漾在这个凋谢的季节

那些涟漪,忧伤而落寞

我一个人在船上作画

一副画 了许多年的画

画里只有一片蓝色的海

和船上一个作画的人

 

 

冷色调2

 

黑夜的黑

 

我只是用一块黑色的布,遮住了眼睛

然后在冰冷的岩石上躺下

在那里画下我的轮廓

与前世来生的坐标

风不停地吹

风化了我的容颜

 

 

 

没有灯火,没有声响

无尽的黑

我匍匐在梦中

不言不语,不愿醒来

这是人类未诞生前的地球

这是最初的一粒尘埃

被不息的风,吹向人间

 

我匍匐在黑里

与所有的黑,一样黑

看不见我想看见的人

在岁月的风华中

一年一年,我已被忽略

我抓住树枝,把衣衫和鞋子都挂在枝上

继续走着,闯进别人的房间

打碎电灯

哦,多美,漆黑的夜

 

最后,整个地球只有一个人

他在黑里作画

画着唯一的黑

大片大片的泼墨

然后,将自己镶嵌在黑里

化作一条黑色的鱼

化作一只黑色的鸟

 

冷色调3

 

灰白的天

 

刚下过雨

四周没有人,我独自坐在悬崖上

身体向下垂着,仰望灰白的天

最后一滴苦涩的雨

像一枚刺,卡在咽喉

妈妈,我的乳名,已经被我遗忘了

 

这是唯一一棵树,我在上面筑

将巢装进我空空的背包里

我用生锈的小刀,割开树皮

在里面刻下灰白的天空

没有飞机,没有鸟群

这是唯一一片寂寞的天空

我两手空空——握不住自己

灰白的影子

 

我独自在天空中行走

身体向下垂着,腑视苍白的人间

我是最后一粒

把灵魂归还宇宙的尘埃

风掠过,眼角的泪珠,汹涌

还会有一场雨

穿透那层灰白,穿透我的身体

这是最精致的一笔泼墨

将我的天空染成

一种忧伤的灰白

 

 

冷色调4

 

紫色的盒子

 

挖开泥土,打开盒子

让我透口气吧

岁月已经将我埋的太久,埋的太深

整个宇宙,风扬起的沙尘

掩没了一切——

云在云之上,白色的鸟,也坠落了

这里空空如也

 

打开盒子,取出骨骼

一只蚂蚁的尸骨

晶莹剔透

风一吹,它就散了

整个宇宙,风扬起的沙尘

吞没了横流的物欲

 

这只紫色的盒子里

没有紫色的梦

没有金钱,没有女人

没有故事,没有传说

最后躺进去的是骨骼——

我不是那个画自己的人

我的盒子必须是紫色的

让我在黑暗中看的见前世的容颜

 

 

 

 

冷色调5

 

蓝色的玻璃窗

 

蓝色的玻璃窗隔开世界

这是人类最后的净土

人类被关在里面

看的见他们垂死的挣扎

死去的灵魂在外面嘲笑

和两个锁在抽屉中的人

相互安慰

最后一片蓝色的天空

投影着硕大的忧伤,寂寞与死亡的气息

父亲额头的皱纹,像潮水涌来

所有的熟悉的人目光冰冷

天空之上,众神将人类遗忘

 

打碎玻璃窗,打碎它

打碎整个宇宙的壁垒

让幽怨的灵魂与我们同在

让他们吞噬最后的麻木不仁

然后,把画玻璃窗的人

悬挂在画布里

像一个伤痕的符号

 

 

冷色调6

 

父亲,灰白的烟

 

父亲,吐出的烟

一圈一圈,是灰白的

像那年忧伤的我,逃离这个忧伤的世界

我伸出双手,想要紧紧抓住,父亲

你眼角的泪

淹没了我的宇宙

 

父亲,在屋顶抽烟

父亲的烟,是廉价的

灰白的烟,是廉价的,

啊!生命,它本就没有标价

谁出售它,就给它贴上标签吧

要它的人, 你随便出个价

我把地狱砸碎

 

父亲,像灰白的烟雾,终要散去

岁月,它是个畜生

它总是不停地追,不停地追

不管你有没有欺负它

我要生下一儿半女

证明,你曾经生下我

并且,将灰白的香火飘落在时光隧道里

 

 

冷色调7

 

黑色的手电筒,射出白色的光

 

在黑夜里走路,走在黑色的背上

远处有束光,我看不清她的模样

她有一只黑色的手电筒

藏在一只硕大的背包里

哦,叛逆的姑娘

你是要去流浪吗。

 

她的脸是那样的白

她的肉体那样的白

像黑色的手电筒,射出白色的光

那束光能照多远

夜空里,星辰闪烁

它们早已窥视了你心中的小秘密

哦,叛逆的小姑娘

你是要去找到那束光的终点吗

 

黑色的手电筒,射出白色的光

照亮了脚下的路

我将走在这条不归路

走在去寻你的路上

哦,叛逆的姑娘

你黑色的瞳孔,看的见我心中的隐秘吗

看的见那忧伤的一半,欢喜的一半吗

 

 

 

冷色调8

 

红色的雪,黑色的雪

 

很二的年轻人们

聚集在菜市场,讨论雪中死去的那只猫

昨夜的空酒瓶里,装满雪

昨夜,确实有一只酒瓶从天而降

砸中了一只猫

瓶子没碎,猫死了

 

画画的老头,左手夹着半只烟

右手夹着一支秃笔

坐在菜市场门口的台阶上

画那只死去的猫

老头对雪泼墨,天空纷纷扬扬

是黑色的雪哦

 

卖菜的小姑娘,摘下几片碧绿的菜叶

用菜叶裹着那只死去的猫

离开了城市

暗淡的背影,出卖了平民的麻木

忧伤的眼神

岁月中风化的人类,不懂——

那菜篮子里,一篮碧绿的菜叶

和雪地上,一地红色的雪

 

 

2013.1.7

宁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20 00:19)
 

 

 

在云端,我接近神明

不与人语

恐惊鸟雀

风一遍一遍的掠过

掠过我冰冷的心脏

冷空气南下,集结在云端

用什么温暖灵魂

炉火在墙上画枯枝疏影

取暖的人已死去多年

 

在云端,俯视大地

尘归尘,土归土

老和尚轻轻敲响岁月之钟

苍老的阿爸从田里归来,岁月啊你这把刀

为何从不生锈

为何雕刻的每一张面孔

都与死亡有关

 

在云端的日子

我们形同陌路

相互遗忘很久以前,和很久以后的事

这些日子里,我心爱的姑娘啊

星晨就在我的头顶

我却从不用它照亮你的容颜

你憔悴,我也憔悴

云掠走了最后的衣裳

纯洁的天空,我与你赤裸相对



2012.10.19.那风
奉化,仅以此诗纪念生命中的某一个片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585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7.06.17,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7.06.17,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组诗---生命的色》。
  • 2007.06.17,我上传了第一张图片到相册。
  • 至今,我的博客共获得39,233次访问。

这些年,新浪博客伴我点点滴滴谱写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23 21:50)
标签:

文化

分类: 印象诗

我说过,我们是必须要相互遗忘的

岁月的山峦,隔开我们相互聆听的耳朵

风不停地,不停地,掠过

那棵将要倒下的树木

贴着我的身体,弯成虔诚的祈祷

我从镜子里,看见

你蓝色的双眼里

布满了,整个地球的纹理

你在白昼喘息,我在夜晚打盹

我们从不交集

却向往彼此的冷漠

我说过,我们必须是要相互遗忘的

因为你是一片年轻的海

而我是一片古老的海

你充盈时

我将要干涸

 

2012.7.2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02 13:14)
标签:

文化

分类: 印象诗

你看我,像一块石头

不停地坐着

抽烟

碎裂

不停地自我分化

还有时间吗?

别问这样无聊的问题

兄弟,我们都已经死去多年了

看这漫山遍野的花

漫山遍野的,遗失的骨骼啊

兄弟,坐下来

抽烟

碎裂

不停地死亡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24 21:37)
标签:

文化

分类: 印象诗

 

雨中的千佛塔

 

 

炽白

 

 

树木已被洗过了

山花都已被洗过了

山寺是新的,我的心是新的

那些想要吐露的哀怨,已烟消云散了

死去的记忆,已经死去

佛在上,我有一颗多欲的灵魂

在来此之前,在雨未下以前

我曾经想要盗取你手中的念珠

现在,我已做好准备

我愿接受你的摸顶受戒

 

 

我的衣裳已被洗过了

我的心我的眼我的耳,都已被洗过了

刚破土的笋是新的,我的心是新的

我无法离开这里,我害怕雨在前方停了

我曾经爱过一个恨我的女人

我曾经被一个恨我的女人爱过

现在,这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雨依然下着

在山寺中下着

而佛的弟子在颂读佛经

我在静静地聆听

我在找寻,佛经中那一句生命的真谛

 

 

 

寺中听雨

 

炽白

 

 

突如其来的雨

洗去了从尘世踏来的脚印

许多人飞奔离去

独我留下,暗自欢喜

山寺寂静,雨中宛若佛莲

缓缓盛开

有人卧莲酣睡,雨打湿了衣裳

雨中呼吸的心———

已乘一叶芦苇,归来

 

 

在山寺中,临窗听雨

鸟声停靠在左耳,雨声飘落进右耳

再也没有什么,值得我给你

写一封多年后的情书

再也没有什么,值得我告诉你

燃烧的火焰,要如何熄灭

唯有佛知道,雨知道

我的疼痛,犹如山峦匍匐

雨丝轻轻地抚慰

 

 

僧尼们正高颂佛经

那些雨,落在佛经上

佛已化身千万

佛将雨露降于此刻,一定是有因果的

独我在佛殿中聆听,一定是有困果的

或者简单的不能再简单

或者什么都没有

山峦朦朦胧胧,山寺烟雨迷蒙

我仿佛听见佛的轻诉

莫在雨中徘徊,莫在雨中惆怅

 

 

雨中短句

 

 

 

炽白

 

 

 

欢呼,跳跃

这些树还是这些树

这些花躲在山林中歌唱

而人间的花都已被践踏

还有什么可赞美

那只鸟去追赶蝴蝶了

花如此寂寞———我不理它

 

 

我不是你

我不懂得珍惜时间

你不是我

你不会知道那些细雨。因何只打湿了我的衣裳

我们都不是鸟

鸟停在塔尖中,看见了什么

 

 

欢呼,悲怆

这些树已不是这些树

山寺还在这里

不管你来,或者去

鸟在佛殿中筑巢

佛不斥责他们,佛也不关乎人间

佛从不曾化身你我

 

 

 

 

2012-4-24

福泉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印象诗

再写千佛塔

 

炽白

 

鸟雀归来

我不曾离去,黄昏的光

扫过山峦,与目光相撞

千佛塔上,铃声响叮当

仿如一千尊佛同时唱起了梵音

那样空灵而安逸

一瞬间,隔断了人世间

 

塔边有花,池塘中有鱼

花在春风中摇曳,鱼在池水中游弋

我不是这花,不是这鱼

我愿花去三分之一的时间

化做这花,这鱼———

安居在这个角落

渐渐地忘却,熟悉的、陌生的人们

独自沉醉

 

飞檐上停着的那只鸟啊

我始终没有看清的模样

你是佛的化身吗?

目光那样安详智慧释然

仿佛已将一切看透

又仿佛有关乎人间的大慈大悲

 

那样留恋,无数次徘徊

但我不是这里的住客

但我无法离开人间的色相

 

 

 

 

山寺中的风

 

炽白

 

风从何处吹来

风又吹向何处

山寺的门开着山寺的窗开着

我的心灵开着

我愿跪向菩萨,向他吐露我的爱恨

我的持着,和那些无谓的色相

 

风从远处吹来

风在这里停留

白天那样长,黑夜已经短的不能再短

我们在这一天中的某一刻相遇

那时,我正在山寺中散步

遇见了一只松鼠

我向它问出了一个问题

风正好从耳边吹边

我们突然笑了

 

我无法握住这些风

我无法追逐这些风

山寺像一座远古的钟,安放着世人的灵魂

我在钟里做了一个梦

梦见我是佛檐下的一只铃铛

千百年来,唯有风

这些安详的风,这些空旷的风

轻轻地抚慰,灵魂中那一丝疼痛

 

蓦然回首,风已过山峦

 

 

 

 

与一只松鼠相遇

 

 

炽白

 

 

独自在山寺中漫步

山寺静卧,山峦匍匐

风将树木拥向我,我已沉醉

我曾经有一千个愿望

有九百九十九个都关乎树木

有时我是树上的一颗果实,有时我是一朵绽放的花

但更多的时候,我是一只松鼠

 

山寺中的一只松鼠啊

它看不见人间的繁华

它绝不留恋人间的繁华

它只是静静地聆听梵音

三百六十五天,任其时光如梭

 

与一只松鼠相遇的刹那

我仿佛突然地发现,很久很久以前

我也是这山寺中一只松鼠

我们曾相伴相嬉

我们曾一起度过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我们曾有过理想

那些理想都跟果实,跟冬天的温暖

跟寺里的僧人们有关

而绝不谈到人间

 

 

2011422

于福泉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22 21:44)
标签:

文化

分类: 印象诗

子夜时分

人们都已散去,桥就睡了

河水泛着微微的涟漪

当人们散去,我独自走到这里

寂静,像一堵墙,隔开世界的另一半

我想就这样,依着栏杆

不停的抽着烟,想着你

 

路灯反复地拉长着暗影

河水荡开灯火

你的内心,隐秘的那些故事里

我始终无法扮演一个合适的角色

让你微笑时,想到云朵

 

黑暗中,仿佛有一双温柔的手

接近你,灵魂中极灿烂的那一道光———

多年后,一瞬间,在河水中搁浅

而我已在灯光中搁浅多年

 

对面黝黑的群山里

野兽是否都已睡去

潜伏在人类心底的欲望

大约唯有此刻才得以安静

我反复地从街头走到街尾

在一座桥与一座桥之间

顺着河水的的波纹

燃烧着内心里最后一点不熄的寂寞

此刻,整个世界仿佛只剩我一个

而我想到了《传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浙江诗人在线圈

浙江诗人在线

浙江诗人的精神家园,诗的国度,诗化的人生。

老华

管理员

雁呢喃

管理员

博文
更多>>
生命的色放
 向西
 
向西,沿着后退的车辙
在天地的尽头为一个陨落的生命祈祷
那在日光下渐行渐远的身体
迷茫了绿的眼睛
如果有另一种选择
或许天堂的门会开在花朵的尸体上
我们怀着朝圣者的心
在路过神的门前时,,徘徊
我们问心有愧
活着是如此无奈
是不是该思索天与地对执的永恒
 
多余地活

纯洁的雪是未生的婴儿
我怀抱你的温柔
这刺骨的伤口将白色的雪染的血红
这不是我的罪过
我在未生这前已经死去
那时我坦然于死
现在我犹如蝼蚁一样害怕死亡
那么这么多年的活是一种受罪的多余

感悟生命的华彩
 
感悟生命的华彩
在广阔的田野上跳跃着赤脚的儿子
在纷飞的蚱蜢中寻一支稻穗
听云雀的欢快
奶奶你的走的缓慢
让来年的春天路过你的怀有希望的眼睛
在留连中抵一丝无奈的死息

不能生活
 
再也难以忍受 这受罪的生活
我在低檐下为生活哭泣
看看我这周身的一无所有
到如今犹如我的生命一无所成
那么让我这样彻底的堕落吧
天使的光明不能照耀阴暗的角落
不怜惜自己,便死的痛快些
寻一把刀来为
自己唱一支挽歌
最后一眼看见桌台流出的血

结束
 
流淌的血宣告我生命的结束
我这样躺在曾经有女人温暖的床上
如今我的身体犹如我活着的心一样冰凉
希望彻底的分化
我不算人类一样的高级动物
我的二十五年是一只走狗的生活
不应该来,
但是神的双手将罪过写在我的脸上
我为前生的罪而来
我也为今生的罪而去

为精神的痛
 
我渐枯萎的精神
带着一片未了的彷徨
在这小小的房间里
我只把我的画笔宣泻
让我身体真正死去
为我的灵魂造一艘远行的船
从此我去过我的生活

随风的草
 
我是无根的草
我的生活是风的方向
在接近两万里的高空坠落
感受风的的坚定
在三百六十度外旋转
把我精神彻底交会于风的心脏
我是无向的浪子
风吹过森林,吹过田野,
吹过白洁的雪山
我一路歌唱着前生未了的心愿
把今生的所有付之于风
在自由中解放灵魂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