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vvvv
vvvv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935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空空小菜

“菜篮子”工程就靠你们这一代了

蒋锐

ujia

小茄

干吗这么靓?我有活下去的动力了

为什么要勇敢

干吗这么优秀?害我定期去看心理医生

my pure sky

干吗一双大眼睛盯人呢?“联想”离我们学校很近

匆匆

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

刘海龙

水瓶

咚咚

联通还是不如移动

北漂之中

见了一面,还有下一面吗?

LQH

你是谁啊?谁派你来的

白菜东瀛

反攻日本的时候到了,派你为先锋

祝家庄 绕道而行

除了我导师,第二佩服的教授,因为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小壮壮

喜欢吗?喜欢你就说啊

ujia

Jerry

胡百精

第三代

只取一瓢饮

昨夜星辰凋碧树

Dog L

卡拉还是条狗吗

碎碎

差点不是林海音

陈力丹

国内传播学界执牛耳者,如果传播学是头牛的话,如果传播学有耳朵的话

唐宋

唐诗宋词

孔庆东

子曰不可说

懒洋洋

果然是才女

琨斯拉

恳请多年才得到的批文

我的音乐
暂无内容
公告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3-08-02 09:36)
标签:

溪滩

人事

分类: 时光留痕

  单位一名擅长书画的老同志,来到我的驻点联系村———上溪滩村。陪他转遍该村小巷,他对村居民风印象很好,一口答应为村里留字的请求。字写好了寄回村,打开看是四个字———溪滩巢雁。这幅字装裱后挂在村内祠堂,往来见者都称赞字体有形、笔画遒劲,接着会问:“这字有什么寓意?”问得多了,我便趁一次见面的机会,特意请教作者本人。他说:“希望上溪滩村越来越好,成为大雁居留的美丽地方。”还叮嘱我在基层要用心体会、努力工作,这样才能发现别样的好,不辜负这段经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02 09:13)
标签:

尚湖

文化

分类: 时光留痕
    初到磐安县尚湖镇,就有一个疑问:为什么镇名“尚湖”?这里有湖吗?问了好几个人,都说不出所以然,且境内无湖,只有一条玉虹溪、一个长北坑水库。最后还是世居于此的尚湖村主任给出了答案,原来陈姓祖先曾居于一处山谷水泊旁,便称此地为“上坞”,因读音相近,后渐定名为“尚湖”。

    在尚湖半年来,常行走村野,流连草木,于无意间发现诸多可亲处。明代王阳明说:“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心外。”对此观点我愿深信,草木之趣离不开观者的品赏移情。因此,要记录所见草木,就难抛开此地的人与事、言与情。

白杨

清晨傍晚散步,我最喜欢走镇政府至长北坑水库这条路线。沿田野行,随山势上,中途会路过一片白杨林。白杨多碗口粗细,直立如竿,纵横整齐,密集成林。夏日凉风吹过,飒飒作响,时有虫鸣相和;待至深秋,枝叶尽染,相接蓝天白云,呈醉人秋色。有时想,人如白杨,遁入林中,不见己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时光留痕
这幅字已裱好挂在村委办公室。往来见到者,都说字有力、体有形、寓意好。转达溪滩村对您的谢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时光留痕
感谢泉永先生赐字教诲!当不负所望,向此境界前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尚湖

养蜂人

文化

分类: 时光留痕

     最近几周,断断续续读马尔克斯的《霍乱时期的爱情》。虽是新书,却读出了旧味道。不同于《百年孤独》的魔幻瑰丽,马氏专注于描绘18、19世纪欧美小说式的离情等待。

    应N书记邀约,趁雨后的凉爽时光去山间田野走一走。车停小坑门村外,一处五六户独立成居的地方。一条周整的水泥路将门前小河与房屋隔开。未行几步,就遇到荷把锄头的村书记。他要去坡上一块巴掌大的田里栽小青菜苗,于是一同前往。那块田是坡地上平坦的一小块,约有半分地光景。上方是茭白地,收割殆尽的茭白有着苍凉的余韵,旁侧却有一丛绿意盎然的芭蕉树。抱着宝贝儿子的村民Q开心地说:这块地是我的。问他种芭蕉做什么用,他笑着答道:没什么用,留着看看就很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9-06 22:32)
标签:

尚湖

文化

分类: 时光留痕

    我的宿舍楼坐落在尚湖镇头的岔路口。楼下是一条溪,名为玉虹。溪水从不远处的山间流来,几天不雨,就露出了溪底的淤泥面目;若一见雨,迅即就恢复活泼的生机。

    到尚湖仅一个月,就遭逢了“海葵”台风以及几场降雨。很快养成了夜雨孤灯听雨声流水交错的习惯,偶尔夹杂唧唧的虫声。田野的交响曲仿若弥散的雾气时常从心底升腾,带来无悲无喜的宁静。

    尚湖不闭塞,时常会有往来上海、杭州的班车,年轻人多外出求学或打工;但也不能称其开放,这里的地势为台地,海拔在500米左右,素有“九山半水半分田”的说法。多数村落选在三面环山、一面临水的地处。常住村民多为老年人、中年人,茭白与茶叶是主要的经济作物,有一些村也可说是香榧村。

    多数村的房子是改革开放前造就,用石头垒砌,由木头构架,成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昨天,听完中国政法大学李德顺教授的讲座后,我笑着对同事说:活了近三十年了,如果别人问我的价值观是什么,我还真概括不出来。她回应说同样亦然。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做一个尊亲重友、与人为善、努力工作的好人,因为一般人的内心均有无形的底线,只有在触及时,才会发现它的存在与支配力。在底线之上,我们可做不知价值观但也有存在感的人。

    (二)我常想,所谓西方的价值观为何会有如此的裹卷力与吸附力?初步梳理一下,大概有三个方面:

    一是有内核驱动。终极价值的一个特点即不可证伪,且有处处证实。不管承认与否,“自由、民主”的终极价值确实难以驳倒与质疑,美国《独立宣言》依照卢梭启蒙学说、洛克《政府论》,提出了“人生而自由”的第一法则,这是说到了每个人的心里,不管此后数百年实现程度进展如何。所谓“民主”是社会人处置“公共事务”的理念规则及逻辑,每个人让渡部分“自由”,并以“民主”法则来界定“公共事务”,从而更好保障个体自由。“自由”与“民主”的互通、共证如同硬币正反两面一样。

    二是有体系支撑。“自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06 13:09)

    很久不写博客,日子更是波澜不惊。大概本就如此,只是抱有新奇眼光,而今却已熟视无睹、见怪不怪。

    新春前后,一连读了《这些人,那些事》(吴念真 著)、《巨流河》(齐邦媛 著)、《孤独六讲》(蒋勋 著)三本书。突然发现,这些书有一些共同的特点:著者都来自台湾,题材均与怀念有关。这些年,我所见的大陆文学日渐喧嚣浮躁,多已失去那种细腻熨贴的亲切感与深入时代肌理的生命感。大陆作家无法回应满足读者的阅读需求,台湾文学的引入就成了一种必要的补偿。

    吴之《这些人,那些事》,是哀而不绝的清泉溪流,文字极有质感,以低沉的声调叙述平凡人的难忘事。书中说:回忆是奇美的,因为有微笑的抚慰,也有泪水的滋润。是的,如果可以石化,这些微笑与泪水,当是最珍贵的琥珀蜜蜡,也是人之为人、你之为你的明证。我相信一个人回望行过一生,当如东坡词言“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其实心事已是浩茫连广宇。

    齐之《巨流河》所述个人经历,背后是遮不住的大时代烙印。从东北原野到苟安重庆,再至远遁台湾、负笈留洋、功成身就,从极北之地巨流河流落到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人生若只如初见
她手写我心...
原文地址:还有谁在坚持作者:空空小菜

还有谁在坚持着写博客?

博客开通至今,几近五年半的时间,虽偶尔断续,总是在坚持的,不为其他,仅仅因为它曾经是最亲密的朋友,陪伴着成长。每一个值得记忆和珍藏的故事,每一份记述时的心情,即便现在偶尔读来,亦有回忆的感动,或美丽温暖,或激愤忧郁,或理性平静,或感性冲动。链接里的友人,多已罢笔,抑或转移阵地,偶尔,也有如我那般一两月动一次笔的,更多的是文字和心情停留在过去若干年的某个时刻,保持着频繁更新的朋友寥寥无几。个人新动态一天比一天少。

 

还有谁在坚持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