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荒原
荒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4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2-06-09 03:45)

我一度怀疑这是神经衰弱。

忍不住就去找些舒缓忧郁的音乐来听,然而若是太过抒情又会觉得厌烦。

胸口闷得发疯,急需找一个类似树洞的存在碎碎念国王长了对驴耳朵。

不过是种炎症。

这种症状以前从未发生在我身上。

开始是牙龈肿痛,痛的睡不着,初以为是蛀牙引起的发炎,第二天却换了颗牙疼,就这样断断续续疼了一个礼拜,在第五天上它终于从牙龈撤退,向鼻腔耳鼓咽喉处进军,却是更隐蔽更无痕迹可寻。

现在的感觉……就像是被什么粘稠柔软却滚烫的东西强行堵住了通往脑部的神经系统,血液无法流入,也无法流出,眼珠后面似有一双肮脏的手,把眼球坚决的向外拱去。

并不是尖锐的疼痛,但足够让我整整一天不知所措。

心里充斥了悲天悯人的痛苦,却仍是平淡的,感觉就是差一点就宣泄出来了,可总是差那么一点。

我曾想着,是不是让炎症发出来就好了?原理应该等同于被积压了许久不得发泄的情绪。

于是试了各种办法,其中包括故意吃容易上火的食物,喝咖啡,熬夜,看悲剧等等。

然而不行,没用,情绪仍然保持在那个冰水混合状态,只是冰更多些,无法彻底的结成冰,也不能完全的化成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08 17:40)
标签:

杂谈

就上了这么一会儿网,刚起床时候脑子里那点文艺的小想法便消失殆尽。
一边打字一边觉得自己怎么那么贱,既然喜欢写日记,还不甘心一个人写,定要发到这个类似公共厕所的地方恶心别人。
不过来我这里的人不多,所以我可以撒着欢儿的可劲儿写。
我又处在逃避现实的怪圈里了。
最近。
电脑屏幕上放着各种电影电视剧影视作品动画片等等等等,觉得它们全都处心积虑的试图让我哭让我笑,哭不出来也笑不出来,心里头的焦虑从早上的武火转成文火,被奇怪的图像和声音狠狠的压制在锅底下,慢慢儿熬。

小说看多了,觉得自己的生活忒乏味,忒目标明确,忒……失败。
我计划找一个附近的城市转一圈,到底要做什么,不知道,到底想看什么,也不知道。
需要计划住什么样的地方,住几天,都去哪些地方。
毕竟旅游不是便宜的事。
其实只是想出去到一个不同的地方走走,脑子放空一下,稍微把开关调小一点,文火虽然不伤身,但能熄掉最好。
其实脑子里最理想的目的地是丽江。
我对这个地方所知不多,只知道它应该是个很悠闲的地方,大家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23 07:42)
标签:

杂谈

我很少下什么决定,大部分再一瞬间决定的事情,通常会在下一个瞬间推翻。

但如果无数个这样瞬间,都决定了同一个事情,那么不管下一个瞬间是否会推翻,它们慢慢的指向了一个方向,于是变得不得不这么做。

 

我最近无数的下这个决定,但仍然犹豫不决。

 

但是,最近下这个决定又推翻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让我觉得好累,让我觉得很想推翻一切,让我觉得想抛开放手,因为我从这样的游戏中并没有得到什么益处。

 

不管是多么深的感情,总有一天会破裂,不管是多么好的关系总有一天会厌倦,既然生命是如此的短暂,人心又是如此的脆弱,那么永远不变的东西是没有的。

 

虽然从一开始就知道,但没想到竟然来的这样的快。

 

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一次又一次的受伤。

 

每一次受伤,都能感到正在变大的裂痕。

 

是时候该离开了吧?

 

 

 

 

 

 

 

 

 

是时候该离开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19 16:57)
标签:

杂谈

我最近在考虑一件事,确切的说这件事我已经考虑了很久,也许是改变的征兆也未可知。
今年已经是我研究生的最后一个学期了,经过了一个颓废的暑假【尽管颓废这个词现在已经不流行了】我决定从自己的房间里走出来,开始处理那些不得不处理的事。
这就好比人家骑自行车出去找人生的意义一样,我宅的心安理得。

这也未尝不是一种苦修。

我最近在思考通感人。
譬方说能用耳朵鼻子和味觉来感受视觉的人。
那该是怎么样的一个世界?
我实在太好奇了,这种能力可否通过后天的改变而获得?比如人为地改变基因?

我好想转专业。
我觉得我现在学的东西会把我的灵魂杀死。

现在我正坐在自修教室里透过巨大的玻璃看外面的蓝天,蓝的那么干净,蓝的那么诱惑,蓝的充满了自由的味道,这给我造成了某种错觉,仿佛充满了无限的机会和可能性,仿佛看着它的我充满了改变一切的力量。

我马上就要24岁了。
总觉得该做点什么,做点残忍的歇斯底里的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18 21:59)
标签:

杂谈

周末的最后一天,还下雨。

上上个礼拜买了个转椅,不大不小,正好能放下一个枕头,一张毛毯,还有一个我。

于是只要在家的日子就习惯把自己卡在椅子和桌子之间,觉得生活再好没有了,不想做任何改变。

然而时间流的比天上的云还快。

要是我能停留在一个不动得空间里该多好。如果质疑自己存在的意义,那就是一个没有目标的人,没有目标的人有什么错么?他错在对这个世界没有贡献,为什么人要有理想?人有了理想才能更兢兢业业的干活。

没有存在意义的人就会像雨后的彩虹一样,那只是一个自然现象,不造成任何影响。

 

不,彩虹好歹是美丽的呢。

 

一个人如果把自己封闭起来,很快会被众人遗忘,就好像,我已经有好多年没见过彩虹了,但对我的生活并没有影响。

这样是不是更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11 02:54)
标签:

杂谈

一条好大好大好大的鱼,我隔着玻璃看它,它的下巴擦到了玻璃上。
我从来没有和这么大的淡水鱼面对面。
它的眼睛就那么盯着我,我脚一软,就坐在了它面前。
大鱼啊,你看到一只目瞪口呆的猴子站在你的水域里,作何感想?
我看着它沉默的,安静的,悠然的游过来,再缓慢的,从容的游过去,然后,又游回来。
耳朵里似乎传来一种奇怪的声音,低沉,分辨不出节奏,似乎是什么怪兽的喉咙里滚出来的咕哝声。
这个声音一直持续到我站起来离开。

我回头又看了看它,它真大,比我整个人还要大。

我这么扭着头看着它,感到恐惧,感到从内心里升起的寒意。
同时升起的,却是一种,咳,莫名其妙的,咳,安全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10 04:12)
标签:

杂谈


结果今天还是去动物园了,下的是雷阵雨,即使带了伞还是湿了一半,动物园到底哪里吸引我了?
其实是因为实在是不想再呆在这个屋子里了,自己太需要一个什么改变了。

八月份其实是欧洲人度假高峰,公司里管我的老头和绘图师都跑去度假了,结果在老板的哀求下我不得不一个礼拜去三天,可同时学校里还有两个极难搞的项目,有个新的软件需要在没有任何帮助的条件下研究出来,期限是两个月,需要尽快与伦敦用英文沟通,可我已经三年没用过英语了,项目小组中有个杀千刀的德国人临时放鸽子不做了,他的那部分任务就落到了我的肩膀上,10月份还有两门还没开始复习的考试,必须要在这个月内准备书面申请搬家,申请新的公寓,不然这个冬天又要挨冻,必须在10月份前确定研究生毕业论文的题目,要现在就要开始准备简历。
事情越多就越不想做,算上今天,我已经整整逃避了两天了,然后,明天就要去上班了。
老妈说手术已经做好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院,医院不能打手机,完全联系不上,我真是个没用的没用的没用的小王八蛋,这个时候真想把手头的事情全都扔到北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08 21:44)
标签:

杂谈

听得第一个版本是lady & bird,一开始并没有好感,因为曲调相当的平淡没有起伏,属于那种听过一遍不会留下什么印象的歌曲,只觉得继承了他们一贯风格罢了,而且我很懒没有去翻歌词吗……

换句话说,这首歌没有引起我的注意,是因为,听了之后并没有想要自杀的欲望。

后来很偶然的听到了Jay Jay Johanson的版本,Jay哥得声音本来就有种入骨的冷淡,音乐仿佛是进入了某个密闭空间,窒息的很,他的声音就好像是唯一能够呼吸的氧气,还是浓度特别高的那一种。

听他这样唱来,反而觉得生存来之不易了【笑】

于是才又去翻了lady & bird版本的歌词,如下:

 

Through early morning fog I see, visions of the things to be
透过清晨的迷雾我看见,万物生存的幻象
The pains that are withheld for me, I realize and I can see
对我而言痛苦已不再,我认识到并且明白
That suicide is painless, it brings on many changes
自杀并不痛苦,反而能带来许多转变
And I can take or leave it if I please
我可以选择面对或者逃避,只要我愿意

The game of life i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08 21:30)
标签:

杂谈

我发现,天气对人的影响委实不小。

没准是磁场或是云层中电荷数的变化能和脑电波产生共振之类的【放屁……】

现在是下午三点半,八月八日的阳光把一切都照射成花花白,昨天晚上那些扭曲的别扭的纠结的心情一下子烟消云散,只觉得能听听音乐,看看书,做做该做的事情,生活相当的美好。

 

这样想着,突然就下雷阵雨了,天空瞬间阴暗下来,跑在外面的人瞬间湿透了,于是我的情绪突然的有点低沉,自己坐在房间里突然感到这个小空间与天地间的隔阂千万里。

 

事实上有什么大不了的呢,只是自己一直的失败,不管怎么努力,仍然还是失败,所以才这么的放低姿态,这么的认为自己什么都做不到了吧。

 

可是如果我现在不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还能怎么办呢,既然都要走,那么就让自己走的稍微开心些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08 00:02)
标签:

杂谈

我梦到我变成了另一个人,从身体到性格都是完完全全的另一个人,我顶着他的外壳混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中。
梦里有青山绿水共为邻,四合院中一口井,我独自一人……扛着铲子种桃树……
梦里有个道士叫我师叔,我冷漠看他,转身进了堂屋,屋里挂了两幅水墨画,
一副,孤傲红梅,倔强斜挂黑崖,崖上积雪皑皑,崖下群山薄雾缭绕
一副,清远山景,绿意莹润若翡翠,山中一小亭,亭中依稀人影一仄
没有提款。
道士正准备张口道出他来寻我的缘由时,周围的景色忽而模糊,消失的无影无踪。

然后梦到自己变成一个除了体育之外一无是处的高中女生,在体育课上认识了个转学生,这家伙是个孤儿,住在学校附近的招待所。
放学了我摸到他的房间给他烧猪肉炖粉条。
正当他张口准备告诉我他的父母来历以及转学原因的时候。

我醒了。

说实话,我真的很郁闷。

你们……你们……你们到底想说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