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月清秋-
月清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912
  • 关注人气: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女人心中的女人

   女人也会喜欢女人。

   张爱玲喜欢精致女人,华贵得让人心惊。

   安妮宝贝喜欢素色女人,颓废得叫人动容。经典描写是“穿着脏的牛仔裤,裤管卷起,边缘已经磨得起须。男式黑色毛衣,脸上皮肤很干燥,有起皮的碎屑。没有任何化妆。”

   我喜欢性情女人:激越时如惊涛拍岸,娴静时似落花照水。不虚伪,不造作。身上尖尖的刺,认着一根根的“真”。散淡、飘忽的眼神,恍惚有一点哀愁。

   我不是美女。却喜欢自恋。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6-04-15 16:47)
分类: 散文随笔

                                                         孬蛋,看你长不长记性

30年前,山沟沟里,时兴大嗓门。娘那时只有三四十岁,茂盛的短发被黑卡子拢到耳后,露出宽阔的脸,脖子上戴着大汗珠子项链,声音清亮辽远:“孬蛋,你跑哪儿玩了?”

那声音满村都听到了,当然也惊扰了村头小池塘里的我。我将头扎进水里,潜了个大大的猛子,实在憋不住了,才将头伸出来,惬意地甩甩头发上的水珠。池水好清亮呀,像娘清亮的乳汁,像娘高亢的笑声。

“鳖儿,还不给我爬出来!”凭着语气,就知道是娘。我灰溜溜地上来,挤着眼冲娘笑。娘用粗大的指甲在我瘦瘦的胳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10 17:40)
标签:

育儿

分类: 生活写真

高考结束,等待成绩的日子里,忐忑,忐忑……

成绩终于下来了。有人欢喜有人忧。不幸的是,我们属于后者。失望,悲伤,接受现实,一切都成过去。填报志愿,真真是技术与时运共存,争论与争吵齐飞。

第一次论战,关于报考高校的地址。省内?或是省外?依我的意见,男儿走四方,省外是首选。他爹不同意。东北太寒冷,西北不安定,东南雨水多,西南易干旱,四川多震区,算来算去,唯咱河南省会郑州合适。第一次论战的结果是,男方胜。

第二次论战,学校优先还是专业优先?我听到的江湖传说是“一本看学校,二本看专业。”俺家孩子考分虽没上一本线,却也比二本线高50多分,自然要选个好专业了。他爹的意见与我不一致,他觉得学什么都能成才,谁也无法规划孩子的一生。由于我一再坚持专业优先,加上孩子适时地与我统一战线,第二次论战的结果是,女方胜。

专业,是热门的好?还是冷门的好?论战开始第三次。我认为,志愿应该报考那些冷门专业,四年后毕业人才少,或许咱家孩子就成香饽饽了。而他爹的看法是,选取冷门专业,毕业后成为香饽饽只是一种可能,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就业无门,那就不划算了。不如选热门专业,四年后能够在外地就业当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16 17:31)
标签:

杂谈

情感

分类: 生活写真

办公室几次搬迁,终于稳定了。

门前一个半圆形的小花园,绿的三叶草,簇簇团团,给寒冷的冬日增添了许多浪漫。

这是面南背北的房子,外间办公室坐着我的两个妹妹,清新干净的80后。隔墙东侧有一门,此门进来就是我的办公室。房子有着难得的厚厚的墙,听说冬暖夏凉,又加上我们搬迁前将墙壁刷白过,电线规范过,电灯更新过,窗帘更换过,妹妹们又布置了些许的花花草草,屋子里更显得春意盎然。对于过来参观的朋友,我常常笑曰:这就是我的东暖阁哦。

终于闲了。心静了。

论坛却失去了往日的热闹。每次去看,都冷冷的,罕有人至。往日的那些人都何去何从了呢?便生出许多无奈来。萧索着,无所适从。

写字?写什么?往日里写的尽是这样的散漫的文字,无中心思想,无高深立意,随心所欲的字,容不得认真去看。

只有听音乐。还剩下时间,就看看电视。最近人们追捧的电视剧《咱们结婚吧》,我却没看。仿佛是故意和谁赌气似的,看了一部《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04 09:09)
标签:

休闲

(北青2012.6.6)

不知是么时候迷上了网购。网购之趣一来,竟似白娘子挥了衣袖,水漫金山似的,挡也挡不住的痴迷。

一开始,自然矜持些。只买些丝巾、饰品之类的小东西。不超过百元的东西,即使是上当受骗,也无所谓。我这样劝自己。实际效果却让我放宽了心,谁说网络多陷阱,何必逛街累煞人。

尝到甜头的我一发不可收拾。每天打开电脑的第一件事便是淘宝。衣服、鞋子、洗发水、豆芽机、翡翠,除了房子,能买的都从网上来。有时也会买到不合适的商品,嫌退换货麻烦,干脆拿去送人。我曾经打过比方,说商场购物就像是到大饭店去吃酒席,正规却也昂贵;网上购物就像是到小巷里吃地摊,便宜倒也实惠。然而,地摊吃多了,终究会吃到苍蝇的。

苍蝇的名字叫做伊凡铭品。

今年夏天,雪纺轻纱的上衣很是入时。购买衣服的动机不消说了,自然图的是比商场专柜便宜些,降低一下我这个老女人的装嫩成本。由于一下子买了两件,店家很热情地给我免了邮费,算起来比实体店里便宜50多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29 17:41)
标签:

文化

分类: 生活写真

每当暮霭降临的时候,广场上的灯光次第亮了,舞曲如期响起。一对对男男女女从暗处走出来,在广场的水磨石地面上翩翩起舞,像是一群飞蛾,在灯光下扑闪着或明或暗的翅膀。

一天,场面有了变化。

一个女子在场地一隅独自起舞。因为她是一个人的舞蹈,在一对对人群中,略微显得突兀。她个子不高,扎马尾辫,舞姿激情,舒展,旋转起来马尾和白色拉丁舞裙一起飘荡,俨然是谁不小心打开了八音盒,乍然绽放的一朵白莲花。

先是有三五个人围观,接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有的正跳着双人舞的女子,也从舞伴手中挣脱出来,跟在马尾女子的身后,或跃跃欲试,或亦步亦趋地学着。但女孩的动作难度显然太大了,人们学得有些吃力。

女孩笑了。下一段舞曲的时候,动作不再那么激烈,动作难度也大幅度减小。许多围观者自发加入了舞蹈者队伍,跟着女孩跳。一边跳,一边笑,自嘲,快乐。有人羞怯地说,女孩的裙子转得太快了,看不清腿部的动作,如果穿裤子就好了。

第二天,女孩又来了。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03 09:25)
标签:

育儿

这个假期,他终于回来了。其实,每个周末,他都会回来,只不过都只是两个小时休息时间。匆匆地接回来,匆匆吃饭,匆匆洗澡,再匆匆送回去,不能在家睡觉。不能在家睡觉的周末,只能叫做休息,不能叫做星期。反正我们都是这么认为的。

接到校信通之后,家里便洋溢着过年般喜庆的气氛。我早早起床,到菜市场买来鸡肉、牛肉、鱼肉、青菜等,打算让他一顿饭将一周缺乏的营养都给吃回来。他爹一向扮演严父的角色,虽然对我的疯狂采购行为予以大力讽刺打击,但还是早早地将车刷了,算着时间,提前半个小时出发,去接他了。我呢,做完饭后,伏在阳台上,往下看着。

他似乎并不在意这般隆重的欢迎仪式,一回来,就钻进卫生间,大了一回,然后,洗洗手,吃饭。在校过了一周的苦行僧生活,这顿饭,应该是百般可口的。

我看着他突出的锁骨,不免叹道:唉,啥时候才能胖一些呢?

他也很配合地说:妈,以后多给我吃一些有油脂的东西。他能说这样的话,其实是他班上女生的功劳。有一次,他正在伏案学习,听见身后两个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26 15:16)
标签:

杂谈

分类: 小说故事

谁不记得儿时的阳光呢?

大太阳高高地站在天上,我们踮着脚也够不着它。况且我还是坐在破旧的小椅子上,将椅子的后脚着地,前脚腾空,斜倚在母亲怀里呢。

那时候,我穿着母亲做的红底小碎花的棉袄儿,宽大的腰身,足以包裹三年的成长时光。两只小手相互缠着,插在宽大的沾着泥污的袖筒里。

母亲的袖口也很宽大,但她的手却没有插进袖筒的福气,因为她的手在我头上忙着。土墙角处,背风,母亲坐在马扎上,粗粗的手指头蘸着阳光,试图将我的头发分开。那时,我的头发又黑又密集,像是南坡顶上那丛旺旺蓬蓬的乱草,可着劲儿疯长,母亲扒开它们还要用唾沫将发梢湿过,再缓缓地将手指掏过去,掏过去。

仅是母亲拨弄头发的过程就足以令我享受了。软软的手指头从头皮上面划过,横一条,竖一条,发出沙沙的声音。痒。长了腿似的痒。

啪。啪。

随着微小的爆炸的声音,母亲的手狠狠地摁在一片头皮上。痒,解了气似的,一下子溃散。母亲将手伸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02 15:39)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写真

想回来的时候,看看博文,已然冷过一年了呵。

忙什么呢?或者,有什么新的喜好了呢?我自问。

学开车。忙过一阵子。学会了又不让我独立开车,郁闷过一阵子。

最开心的还是淘宝。每天看着网上有没有新的便宜货。有的买给自己。自己实在不需要的,还有儿子、侄子、侄女,总有不能错过的东西。

当然,更过的时间,还是本本分分地工作,本本分分做家中的妇人。

写字就这么荒芜了么?其实也非所愿,只不过无甚可写罢了。一腔子的情,一篇篇倾洒过,渐渐地就没了。

没了,就干了。如此而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生活写真

因为“老司机”的口音问题,也有人叫他“蛮子”。

说到远嫁新疆的母亲,看来他颇有微词。都怪我妈,当初嫁那么远,害得我也在新疆工作很长时间,这不,最近才调回来。

我笑了:你妈不去新疆的话,会有你?

我妈不去新疆,一样有我。他鼓着腮帮子,似乎在赌气。

有你是有你,可惜那个你就不是你了。我又笑。大家也都意会,哄笑了。

他似乎听明白了,开始点头,不吭声了,也跟着笑。

大家只顾着玩笑,竟忘了谁该接车了。正推让着呢,他如梦初醒般,突然发出带有浓厚“羊肉串”味道的新疆河南话:该谁了,该蛮子了么。说着,欠身走出去接车了。

他是新疆人,我们称他“蛮子”,算是对他的口音的善意奚落,连他自己都称“蛮子”,实在可爱。我们又哄笑起来。

大家算了算,的确该他了。

那天,我去练车,告诉他:我写的表扬你的文章发表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写真

驾校来了个新学员,听说是开车十七年的老司机了,大家都很惊奇。

他的个子也算魁梧,只是背略微驼了些。皮肤黝黑,胡子拉碴,说起话来舌头很硬,像随时嚼着一串葡萄,口音有些陈佩斯小品“羊肉串”的味道。因为驾校的人来自四面八方,素不相识,大家都叫他“老司机”。

学员小王正在倒车,“老司机”跑到竹竿旁边仔细看着,见车子朝中线一路走去,指手画脚地叫:“小王,偏右了。”教练在旁边蹲着,不怪小王,反而朝“老司机”吼道:“我还没说话呢,你怎么知道偏右了?”

“老司机”沮丧地走到不远处等车的一群学员中间,见我们都在笑,也不由得自嘲道,我考了三次没通过,给教练脸上抹黑了,教练看见我就火。

哦,原来是连续三次的“资深留级生”?我们不由得更加好奇。

细问方知,他其实有驾照的,只是忘了年审,给作废了。原本也没在乎,没想到现在考驾照这么难。”

“那你应该一次过关的,咋会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