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高攀你的温热
高攀你的温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089
  • 关注人气: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8-06-11 18:05)
标签:

杂谈

 

       才是初夏,太阳就已经是火辣辣的了,照在人身上,像是榨油机般,水都成了汗成了蒸气。

        老爸和我说这事的时候,我非常吃惊。因为像我弟那么贪玩的小孩子竟然会争着去报暑假补习班,实在令人费解。

        为了了解具体的情况,我特意给他打了个电话。

        “喂,小胖子,你最近怎么了,哈哈——”,“你怎么会想着去报暑假补习班呢,你这么喜欢出去玩的人?”

        “哎呀,别提了,最近我的成绩下滑了好多,老爸天天说我,而且马上又要分班考试了,我想考好一点”,他用一种搞笑又嗔怪的语气对我说。

        “那你要想好了啊,报了可不许不上啊,不然老爸又要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10 20:03)
标签:

杂谈

 

        虽然现在是强调平等与自由的社会,但实际意义上来说,人与人之间都不可能是完全平等的,且不论社会地位等物质方面的条件差异,就单说人与人之间精神层面的差异就足以说明。就比如说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独特的歧视与偏见,这是非常普遍性的,只是很少有人去在意,又或者有些人觉得是不能露于外在的小秘密,只会在某些场合悄悄显露出来。但是很多时候人们所受到的不平等待遇,其实都是他们自己造成的,首先是他们自己有这种观念,继而用这种观念去区别对待别人,最后形成恶性循环,导致了长久的不平等的社会状态。

        不说假话,我对人有职位偏见,或者说是社会地位歧视更加可靠,以前看人会分三六九等,比如,对于那些在夜店等嘈杂地方工作的人,我是带有一点鄙夷的,而对于那些在大学工作的老师、高楼里工作的白领,总是投以崇敬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10 18:48)
标签:

杂谈

 

        “奇葩”这个词原本是指美丽的花、好的作品,汉代司马相如的《美人赋》有这样一句话:“奇葩逸丽,淑质艶光”,但现在奇葩似乎成了一个以贬义居多兼褒义的双性词。奇葩的人奇葩的事,我看到过很多,也遇到过很多。

        我所看到过的奇葩的人奇葩的事算不上多,也都是大家熟悉的。

        说到奇葩,首先不得不提的就是日本人了,在日本侵华时期,日本的军队实行的是“三光”政策,明明是惨无人道的恶行,偏偏要说是帮助中国、和中国建立友好关系的方式,这种奇葩行径令人作呕。而后来的篡改教科书以抹掉历史的行为,则更是奇葩,更让人无语。

        韩国人在奇葩这一面当然也不落后。除了之前引起热议的“孔子是韩国人”的言论让人倍感奇葩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07 09:01)
标签:

杂谈

 

  “芦花吹白上人头,镜里萧疏不奈秋。”

                               

                                                          ——题记

       《刘氏女》是作家章诒和第一次正式写的中篇小说,是作者十年牢狱生活中真实的所见所闻。我是一口气看完这本书的,读过后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在书的第一页有这样一段话 : “坐牢十年,和女囚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从二十六岁到三十六岁,比某些夫妻的婚龄长,比很多小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07 08:59)
标签:

杂谈

 

        最初知道莫言的《奇遇》是在语文课上,记得那时好像正值高三,正在进行最后高考冲刺的总复习,还是在讲小说那一个部分时,语文老师为了让我们更好地理解小说中环境描写的作用,特意把《奇遇》挑出来讲。当时听着心里有一丝丝的触动,但那时毕竟没有看过原文,也并没有真正了解过作者,所以也就没有最真最深的感受。

        熬过高中,到了大学,终于有机会一览《奇遇》的真貌,说实话,看了以后,内心的触动很大,莫名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奇遇》主要讲了“我”回到山东高密故乡时,在村口遇到鬼——赵三大爷后发生的一系列事的故事。

        文章一开头就有一大段的景物描写,如果没看后文的话,可能有些人不理解为什么要有这么多的景物描写,但其实看着看着或者有些人不看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06 09:50)
标签:

杂谈

 

        初看这篇文章,还是在高中语文试卷的习题中,那时为了做题,为了应付考试,往往都是了解了大概意思就行,并没有所谓的闲情雅致去细细品味文章中的珠言妙语。到了大学,生活节奏放慢了,也有更多的时间看书了。因为我个人非常喜欢汪曾祺这个作家,便经常去图书馆找他的书看,偶有一次找到他的小说文集,书中第一篇就是《珠子灯》。

        说到《珠子灯》就不得不谈到作者汪曾祺了,汪老被誉为“抒情的人道主义者,中国最后一个纯粹的文人,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你可能不理解人们为什么给予他这个称号,但是看了他的文章后,你就会觉得给得值当。汪老是大作家沈从文的学生,是继鲁迅,沈从文之后,几乎是以一己之力将乡土文学延续下来,同时将老师的散文化小说延续下来的文学天才。每每读到汪曾祺的小说,内心都不由得起鸡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已然记不清这是看过汪老写过的第几篇小说了,除了《受戒》和《大淖记事》比较出名外,《故里三陈》也是写得很好的文章。《故里三陈》是以三个陈姓人为主人公来叙述的,分为《陈小手》、《陈四》和《陈泥鳅》三个部分,这三人皆有自己的本领,且因这本领谱写了一段属于自己的人生传奇。

        《陈小手》是这三部分中最出名的一篇,也是汪老颇为得意的一个作品。陈小手是那个地方一位出名的男性产科医生,因为他的手特别小,比女人的手还小,比女人的手还更柔软细嫩,所以大家称他为“陈小手”。在那个时代,封建迷信思想还很浓厚,“男人学医,谁会去学产科呢?都觉得这是一桩丢人没出息的事,不屑为之……同行的医生,看内科的、外科的,都看不起陈小手,认为他不是一个医生,只是一个男性的老娘(那时称接生产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钓人的孩子》是《汪曾祺小说卷》里的一篇文章,分为三个小的故事即《钓人的孩子》、《捡金子》和《航空奖卷》。看这些文章的第一遍,并不了解作者写这些的缘由,后慢慢品味,逐渐悟出一些趣味和道理。

        《钓人的孩子》讲的是在抗日战争的大背景下,在昆明一个大西门外,有一个小孩子——小魔鬼,他把钞票丢在人行道上,钞票上栓了一根黑线,线头捏在他的手里。他偷眼看着钞票,只等有人弯腰来拾,他就猛地一抽线头,他用这种游戏来捉弄人。很多人看了这篇文章后,可能会和我一样心有疑惑 : 作者为何要写这个孩子呢,这个孩子到底有什么奇特之处呢?其实细细想来这些疑惑在文章中都可以找到答案,在文章中有这样一句话:“每个人带着一生的历史,半个月的哀乐,在街上走。栖栖惶惶,忙忙碌碌。谁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06 09:42)
标签:

杂谈

 

         或许是生活的忙碌,或许是圈子的变化,不得不承认和朋友间的关系变得疏远了,不必说最近是否有联系,单说对于以前的记忆是否还记得,都已经足够让自己泫然不已了。直到最近看到校园里的愚人节活动,那些零碎的模糊的记忆,才逐渐在脑海中清晰,如同散落的珠子般慢慢串连起来。现在想来那段时光是那样美好,因为有你们这样一群人,感谢你们出现在我生命里,感谢你们陪我走过的那些岁月。

        隔了太久,忘了具体的时间,只隐隐记得是我的乳牙开始回归大地的时候。那时候的我还太小,对于愚人节,根本没有概念或者说没有很深的印象,只知道那是一个可以捉弄别人或是可以骗别人糖果的日子。因为我是孩子群里最小的一个,自然我就成为了愚人节里的“过街老鼠”,是专受欺负的一个。那时候的愚人节并不仅限于是四月一日,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06 09:38)
标签:

杂谈

 

        这是南方的一个小县城。这里的人大多数如候鸟一般,在年前飞回来,年后又飞走。

        她也是候鸟,所以是要飞走的。此刻,她正提着行李箱,站在候车室的窗旁,等待进站的号令发出。她看了看手机,还有几分钟火车才进站。她是火车站的常客了,所以颇懂得些在这火车站等火车的门道了。火车站在县城南边,如果不是有很多人提着行李聚在那,或许都认不出那是个火车站。只有一层的高度,看起来像个居住的平房,进到里面去,只看见未粉刷的裂了缝的墙壁,除了那几张锈迹斑斑的铁长椅外,眼里净是呛人的烟火气、孩子的哭闹声、垃圾满地的脏乱味。火车站离县城挺远,坐公交车也得半个小时。她两眼放空,额头隐隐渗出些汗水,似乎在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她提着一个大的行李箱,两眼放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