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那履弘
那履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463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8-10-17 10:02)
标签:

原创

随笔

回忆

同学

分类: 往事

手抄本

六八年下乡前夕,手抄本小说开始流行,那个时候绝大多数的小说都被打成“毒草”,巴金、丁玲等老作家的作品全军覆没,冯德英“三花(《苦菜花》、《迎春花》、《山菊花》),曲波的《林海雪原》……。由此,手抄本小说悄悄传递在朋友、同学之间。

看到的第一本手抄本小说是同学李玉才借给我的《一只绣花鞋》。说是借的,确切地说是他主动展示的,否则我不知道有这样的书籍。他从怀中掏出这个小笔记本样的书,几本装订在一起,外面还包了一层书皮,并且叮嘱我:要快看、别污损、勿外传。我记得这一只绣花鞋与后来电视剧中的有些不同,肯定不是一双。剧情有些肤浅,特别突出“梅花党”的诡异与神秘,凡是接触梅花党的标志——梅花胸章的人,一个接一个的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16 19:49)
标签:

原创

随笔

文化

分类: 随笔

避讳

唐人避讳甚者,父名「岳」,子终身不听乐;父名「高」,子终身不食餻。

太祖朱元璋建明朝,年号曰:「洪武」,但「洪武元年」须书写成「洪武原年」,忌讳使用「」字。初始是因为乃前朝,后来是避讳「元璋」。

《国朝典故》记载:太祖多疑,每虑人侮己,杭州儒学教授徐一夔曾作贺表上,其词有云「光天之下」,又云「天生圣人,为世作则」。帝览之,大怒曰:“腐儒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14 20:55)
标签:

原创

故事

回忆

分类: 往事

我知道了,李队长一说到人名就打嗝。

本来,我加入组织的事,都定下来了,让这一棒子……打懵了。”我心里说,组织最好不要你。可是嘴上却说:“这事好办极了。

李队长马上清醒了,清晰地说:“你快说,该怎么办?我连检讨都不会写。”听出来了,请我喝酒,就是为了让我代写检讨。吃人家的嘴短,这个场面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不就是写个检讨吗,没事儿。”我说。

还有那个……

知道、知道,还不能影响那个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转载
佳作。
原文地址:五言诗《秋槐》作者:纵横向海
    阳台窗下有几棵国槐,不久前枝头还开满雪白的槐花。几阵秋雨过后天气转凉,槐花纷纷谢了,留下豆荚样的果实挂在枝头。旁边的几棵树叶子已经发黄,但这几棵国槐仍然枝繁叶绿……

秋 槐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8-10-13 22:06)
标签:

原创

故事

回忆

分类: 往事

写手的自白

招工回城进了工厂之后,为了摆脱经济困境,自愿当上了装卸工。很快写文章的优势就显露出来了,动乱还没有结束,经常开批判会,我就当枪手替人家写发言稿。每个句子的结尾处我尽量安排一个成语,既能将句子顿住,也显得有学问。发言稿要注意音韵,抑扬顿挫、短语如连珠落玉盘,丝连似断,长句像琴声绕山转,连贯悠扬。对读发言稿的人要有充分的估计,不能让他将一场好经念歪了。

就这样我的市场由车队宽展到机关、到全厂,每到冬季往往被安排一些不必跟车出门的零活,既躲开了凌冽的寒风,又能拿到装卸工较高的工资和野外误餐补贴。可是这些优惠毁于一个偶然事件。

一次汽车往外运送垃圾,在狭长的厂区里,可以选择顶风和顺风装车,那一天的风很大,如果选择顶风装车,轻质的垃圾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

回忆

随笔

怀念

故事

分类: 往事

身边有个唱歌跑调的

有的人唱歌跑调非常难听,可是特别愿意唱。我们刚从农村调回城里当工人,就遇到这样一个老师傅,跑调、吭叽加怪声,非常折磨人的听觉神经。他在休息室里唱歌,我实在忍受不了就到厕所里把水栓打开,让激流的声音掩盖难听的歌。如果这样的歌声与泻肚的声音必须听一种,一般人都会选择后者。老师傅姓范,大家都称之为「老范,老范於「老犯」谐音,大家经常与他开玩笑,叫他「老犯儿」。我们比老小很多岁,本不应该同长辈开玩笑,可是背后叫的顺口了,一不留心当面也将「老犯儿」的叫法溜达出来。

时间久了,范老师傅也发觉了别人不愿意听他的歌,所以仅在独自一人或者得意忘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12 09:08)
标签:

原创

回忆

故事

分类: 知青

抓赌

辽东地区的冬季天气严寒,农活也没法干了,在学大寨以前每年正月、二月队里放假。早在过年之前,队长就安排几个劳力劈劈材,木头柈子堆成几垛,留着烧炕打扑克。过年的时候东山的习俗吃粘豆包,吃过饭之后便聚集在队部打扑克,场面隆重而火热。老爷们在炕头放起小方桌,赌一两块钱的,老娘们在炕稍,赌一两毛钱的;小孩在地上的大板凳上,赌一两分钱的。

自从学大寨之后,上级多次发文件严禁赌博,打扑克的热火被浇灭了,然而仍然有一些人偷着玩上几把,为了防止大小队领导知道,将打扑克的时间挪到了夜间,窗户用被子挡上,不再大呼二呵了,只有将耳朵贴在窗户纸上,才能听到屋里面啪啪的摔牌声。要是真想把打扑克赌博的人抓出来是很容易的,第二天清晨,专门找那些瘾大的,从被窝了拎出来,看见鼻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10 14:53)
标签:

原创

故事

分类: 知青

来客的结尾

家里来了骗子,王叔王婶连忙给儿子写信,告知情况。来人根本不是来保队里的人,而是火车上结识的路人,来保乘火车回队,对面坐的就是这个衣冠楚楚的骗子。两个人谈的投机,来保说出自己下乡的地点,骗子说那里有他的朋友,他可以让老朋友关照一下新朋友。并且要了来保一个信封,作备忘录。

知青孤身在外,有了依靠生活就方便许多,对招工招生都很关键,利用这样的心里,骗子很容易得手,那时候的骗子胃口不大,钓不着大鱼,虾米也不放过。

(与前一篇是连着的,但是合在一起就发不出去了,莫明其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10 07:34)
标签:

故事

原创

分类: 知青

来客

六九年清明节,邻居王叔家正在包饺子,院门被推开了,只见一个人站在门口手拿一个纸片,正在核对是否走错了门。王婶连忙迎上前去,轻声问:“你找谁家?

来人说:“请问,这是王来保的家么?”王来保是王家独生子,是六八知青,此刻正在清原县山区战天斗地呢。

王婶连忙回答:“是,是。”把客人让进了院门。闻声而来的王叔一手拿着擀面杖,一手托着饺子皮,就势打开屋门迎了出来。

客人边走边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07 13:59)
标签:

原创

往事

化工

高考

分类: 往事

             石油变豆油

这个标题看起来很疯狂,也不着边际,但是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一九七七年高等院校恢复招生,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意外的惊喜,可是麻烦来了。按照规定:初高中老三届中,原初三年级以及高中各年级都可报名,唯有原初一、初二年级不具备报名资格。六八年下乡时,我初一,当年都是一样的初高中毕业生,高考时不认账了。

我当时在沈阳市乳胶制品厂当工人,很多工友都替我鸣不平,“行不行让人家考一把嘛。”其中有一个令人敬仰的老橡胶专家,厂里的人称呼为姜总。当时我们小青年不知道姜总的水平有多高,只知道他的工资是一百七十多元,是我们的三倍多,能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