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含笑Q孤烟直
含笑Q孤烟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953
  • 关注人气: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7-12-07 00:03)

 

 

我发现我的一整幅青春,它都慢慢的消耗在无声无息的灯火中,蜿蜒而曲折。

我发现我整个心里的灵魂,都慢慢随着夜的来临而消失殆尽,在第一缕曙光渐渐升起时全都死灰复燃。

我把一生中最闪亮的青春最奢侈的灵魂都交给了车站,一站又一站,广州武汉,然后武汉广州。

从此我相信了有个叫行李的东西,它带着我走遍两座繁华而热闹的城市,每日每月每年,付出辛酸付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我终于摆脱了游子的心酸,把那日日夜夜的牵挂系成了美丽的蝴蝶节,扎在心窝。我知道,这个节离家更近了,更暖更贴切。

离开了武汉表弟的公司已六年之久,今天无奈的踏入那坎高高的门槛时,心里又想感慨一番,我把曾经的过往从脑中一遍又一遍的翻出,汗水和无聊,默契和争吵,以及那无数次避免不了的摩擦和矛盾,它都如雨后春笋般结了旧伤而又长了新痛。

我记得我曾经写了一篇文,大概是2015写的吧,至于题目我记不清了。但它还依然如棵仙人掌立在我的日志列表里,刺入我软弱的心头,深深永远抹不去。

我在里面写了这样一句话。
『我强忍着艰辛,摸爬滚打却换来的是骂声一片,不值;我为了工作,把自己委屈得一个人跑到汉江边,偷偷的抹眼泪,然后转头看向东翻滚的汉江水…』

我真的不知道当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复兴大武汉,舍我其谁

 

复兴大武汉,舍我其谁

 

很久都没有仔细端详武汉这座具有争议的城市了,17年的夏,终于有了充沛的时间,让我逛遍了武汉三镇,重新拾起旧时失去的记忆。

每次从这座距老家只有30公里路程的大都市匆匆而过,总是以一种走马观花的浏览方式审视它,然后以速食的世界创造了速食的城市的感慨结束。

武汉有九省通衢之称,是中国内陆最大的水陆空交通枢纽,全国首个综合交通枢纽研究试点城市,高铁网辐射大半个中国,拥有53条国际直达航线,是华中地区唯一可直航全球四大洲的城市

可是,这个城市有很多诟病,比如城市窗口的火车站,你下了火车出了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总是在我十八岁的时候缅怀我的十七岁,而在我十九岁的时候又会缅怀我的十八岁。

好象十八就成了一条严肃的分界线,十八岁的那一边,站成了一排排青葱明晃,无忧无虑;十八岁的另一边,却又站成了一排排忧虑、冷清,深沉和彷徨。

又似乎明媚和欢快,它压根就没想给十八的那边多一点。所以我看到越来越多的人,TA总是迫不急待想往十八的另一边挤,往无忧无虑的那一边挤,象极了钱钟书《围城》里那番场景,城内的人总想看城外的风景,而城外的人,却总想挤进城来,到最后却都是一围城,你进不来,我也出不去。

上下班的时候,总是喜欢多绕一段大约十米的路程,从那熙熙攘攘的学生边擦肩而过。我总会在校园墙角的东面或者西面,看到一枝一枝的红色或黄色的小花从墙里面爬出来,象一个个淘气顽皮的孩子,不知从哪里端来一条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爱路长长

 

 

冬的夜终于落下孤零的眼泪,推开窗,有风灌进来,于是整个房间就开始飘摇滴答起来。

不知为什么,心里突然觉得好失落,好痛。

前天无聊时在海心沙和花城广场看了一场严肃的水泥森林,那个在白天俨然是一堆又一堆的水泥堆砌而起600多米毫无意义的高度,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城市套路深




我经常劝慰自己,不要一不如意就感叹,一感慨就全世界。而一直有些小事,在低眼抬头间它确实触动着我的心灵,让我感慨。




每年在春节来临之季,都有一批批孩子或一个个父母,象一只只大大小小的候鸟,在中国这片辽阔的土地上,北上南下,东进西出。几个亿的人群啊,做着全世界最大的迁移,而这其中的绝大部分都是外来工,南来北往迁移着,象候鸟迁徙着TA们的身体,而那颗心却永远是那一头,被一根细线牢牢捆绑着那个家。那个家,没有太多的钱,没有太多的背景,甚至是一堆堆数也数不清的烦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打工辛酸路

不知为什么,当我看到因祸致残的贵州男年迈的爸妈到公司求助,筹集抢救孩子生命的医药费时,泪水不听使唤从心底涌上来,情不自禁夺眶而出。

 

可能是刚下火车来不及卸下行李的缘故,他妈妈肩背一个背篓,那背篓的年龄大概也有七八年了吧,纵横交错的竹条已明显看不出经纬,稀稀落落的总算能支撑个底小腰粗口大的篓,我不知道里面装了些什么东西,是山里的笋,还是年前孩子没吃完的薰肉,或许是鸡蛋,也许是老鸭?我不知道。

 

他们一接到儿子在广州遭遇车祸的消息,从亲戚邻里凑了点钱,带了些家里能吃的东西,或许能给孩子补补身子,就急急忙忙坐了火车。

…  

父母一到公司,保安就把他们领到二楼负责人事后勤处,我当时正在复印机边复制文件,看到她背着个背篓象根桩木若呆鸡立在那里,不知道说些什么,呃呃的嚎啕大哭,出来一个负责人事后勤的女人好象被她的悲哀打动,也许是吵了她的午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2 21:00)

 

空寂的夜晚,月如水泻落,洒得满世界的星星点点。

不时吹来幽凉的秋风,搅动着深绿从树间悄悄经过,如记忆拔开了思念的一幕。纯纯的,静静的,在心底一圈一圈打结,然后一路慢慢向上延伸,直到从瞳孔探出一片眷恋。

是啊,好久都没有了这种感觉,从窗内静静的望你,那如水的月光,印证了我是如此的想你,念你。

也不知在同一片天空的那一头,是否有相同的月光,静静洒向大地,裹成一片银光闪闪,也不知是否有另一双思念的眼球,望着天空,迷眼发呆。

反正我是如此做了,那星空的点点,回报给我的眨啊眨,不停在心际泛起漪涟。

突然间又好象把自己丢入了冰冰的地窖,凉了一地。

你哪里,下雨了吗?

你哪里,刮风了吗?

你心里,如我掂记你一样,牵挂着我吗?

风凉了,满屋飘扬着微弱的尘埃,沾上点点无处不在的寒,想方设法钻入我那娇嫩的肺部,咳嗽阵阵。此时我才本能的反应,应该吃药了,该合上那页窗了,或许,这样会让我的心里好受一点。

在这个世界,人是出了名的宠物,他需要关怀,需要呵护,特别是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仰望天空 <wbr/>瞳孔里写满了谁

 

爱和恨,原来只有一纸厚,这一张纸,正面写着爱,反面却写着恨!翻过恨的这一面,你说,我们还是朋友。

仰望天空,原来,一颗孤寂的心灵在被放大之后,却是如此渺小,令我无地自容。

前言

文/含笑孤烟直

一个人,要习惯听很旧的歌,要习惯没有人保护的脆弱,这怀念,这伤害,并不是我与生俱来。

萍离开广州,有许多时日,掰开手指数数,已一年有余。在那北方本该是寒风哆嗦的季节,花城却如初夏般热情似火,看着那满大街满大街牵手而行的男女。萍问我,为什么不牵她的手,却一时把我搪塞得无言,等到我尴尬的转过头,深情的望着萍,我脸上却清晰的显示一条信息:当初不牵你的手,是不想残忍的放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只野兽受了伤,它可以跑到一个山洞躲起来,然后自己舔舔伤口,自己坚持。可是,一旦被嘘寒问暖,它就受不了!

下雨了,天有点凉。我知道在天的那一边,一定有个人在哭泣,并且是伤心欲绝!要不然,怎么会她在天,而我在地都能感觉到她的凉呢?城市坚韧的钢筋水泥里,开不出柔软的爱情小花,随风妩媚!

路过公司大门公汽站台的时候,汽车有意识的倔强了一下,然后缓缓停下。好象在等某个人似的,却又似乎突然忆起,把谁和谁忘载了,或者是诚心的悔意才使它如此的动作。但当你笑容满面来到她面前,送上雨伞时,却发现她已穿上雨衣,和我一样笑容满面。

有时候人就这样,情就这样,都别扭着进入了21世纪的变态社会,倔强着自以为是,把不要脸坚持到底,进行到底。或许,是我太过分,刻意的强人所难了。

啊,我红楼里的黛玉,你怎会了解我忧郁背后的风情万种。有时候一个悲哀,一个痛心,往往都是一个微小细节的背后才能折射,才能映衬。这一点,粗心的人做不到,也发现不了;大咧的人做不到,也发现不了;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打工辛酸路

谁牵走了英子的幸福

 

英子脱下外套,把个本来塞得满满的拉杆箱挤得鼓鼓的。出了车厢迎面而来的阵阵燥热,夹杂着刺耳的喧嚣与家乡阴冷的山风和宁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让她无所适从。

她抬头望了望天,却根本就看不出颜色,密密麻麻的高楼大厦好象要一手遮天似的,连那仅有的楼与楼的间隙也被巨型的广告条幅,五颜六色得无法无天了。虽然英子好奇于城市的繁华,流连于城市的车水马龙,和连绵不断的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建筑此起彼伏,各式各样的小车就如家乡的脚踏车,出了名的多,但她还是不是很喜欢,还是倾向于静寂的山头偶尔飘来几声清脆的鸟叫,和着那清柔的山风捧上一本小说,阳光泻在书页里,静静的享受着幸福的味道;秋草被雨水淋湿后散发着泥土的气息,有爸爸喊回家吃饭的声音相伴,有妈妈念念风大着凉的唠叨相陪,静静享受幸福的味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