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635952766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51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尽管中国的老年人越来越多,   上海养老院收费     但在体检支出方面却存在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工作的人花得更多,老年人却花费较少。
正常情况下,我们会预期老年人体检花钱多,尤其是在中国的环境污染加重、老年人慢性病高发以及突发性疾病案例增多的情况下,老年人应该增加在体检方面的投入。但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工作的人在体检方面投入更多,当然有一个原因是因为体检往往是单位付钱。
老年人要对自己好一点
为什么中国的老年人对自己这么抠门?这主要是因为他们的晚年生活充满了不确定性,他们对自己的养老收入来源并没有信心。不管是来自国家的养老金还是对子女的期望,老年人都不确信。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只好把钱存起来,有备无患。
老年人对待体检的态度之所以是可有可无就选无,正是因为如果体检结果没问题,老年人会觉得花了冤枉钱;如果体检出来有问题,那么他们也无力或不愿支付高额费用去看病。这种情况在农村尤其明显。由于养老金并未全面覆盖所有农村老人,因此在农村的老年人更多依靠子女来养老。不过由于农村的收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28 13:29)
  让我傻傻的,母亲,

  傻傻的,傻傻的,

  傻傻的让您给我穿衣,

  傻傻的让您给我梳洗。

  让我傻傻的,母亲,


  傻傻的,傻傻的,

  傻傻的看您给我喂饭,

  傻傻的看您给我喂水。

  让我傻傻的,母亲,

  傻傻的,傻傻的,

  傻傻的让您牵我学步,

  傻傻的听您给我絮语。

  哦,

  母亲啊,我不要长大,

  我不愿看到您满头的白发,

  我不愿让您就这么离去。

  让我傻傻的,母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28 13:29)
标签:

上海敬老院

  雁过无痕,可是它已经飞过;

  岁月无声,可是他们已经老去。

  早上,妈妈用微信给我发了两张照片,  上海敬老院   她和爸爸的。妈妈好像胖了点,笑起来两个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头发剪短了,右手比划着并不自然的“二”……离开家才几个月的时间,怎么觉得妈妈已经变了个样,或许更可爱了吧。然后,看到爸爸的照片,我心一震,有一种很强烈想要哭的感觉,泪水已经在眼眶打转。爸爸老了……脸上写满了岁月的沧桑,皮肤松弛了,眼睛变小了,有眼袋了,额头上皱纹变明显了……

  我给妈妈说,感觉爸爸老了;妈妈说,都五十岁了,还不老啊?我又是一惊,才猛然醒悟,原来爸爸已经五十岁了。虽然,我知道爸爸今年要过50岁生日,但是并没有觉得爸爸老了,意识里还是觉得爸爸才42、43岁……还是那个年轻体壮,调皮搞怪,活蹦乱跳的老爸。以前我总喜欢从背后突然袭击我爸爸,蹭的一下往我爸背上跳,让我爸背我。可是,后面我上大二的时候,爸爸腰受伤了。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往爸爸背上跳了,爸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26 11:35)
标签:

上海敬老院

  陌生的城市里流动着陌生的空气, 上海敬老院 陌生的空气里穿梭着陌生的面孔,来到这个城市已近三年,却依然对这里的一切感到冷淡:我找不到一种家的感觉,一种似乎早已被尘封了的感觉。

  值得庆幸的是,我的弟弟也在我之后来到这座城市的这所学校读书。可是,学校的节奏太快太快,即便是我们生活早同一片蓝天下,脚踩在同一方土地上,呼吸着同样的带有花香的空气,我们依然无法见面。就像同一平面里的两条平行线,哪怕是距离再近,也始终找不到一个交点。我耸耸肩,为自己这个不算发现的发现而感到黯然,不由苦笑。

  于是啊,就这样,在这人情淡漠的地方,我认真扮演着自己的角色;在莫大的考试压力里,我日复一日的用一张有一张惨白的试卷和习题灌醉我渴望温暖,渴望与弟弟相逢的敏感的神经。事实证明,这果然是一剂“良方”。

  一天中午,午睡过后,宿舍楼的大门一开,我便率先冲出奔向教室。那时,大多数学生还刚从睡梦中醒来,揉着惺忪的睡眼,继续说着睡梦中没来得及说的胡话,所以,校园里很安静很安静。校园里空空荡荡的,我的脚步声在燥热难耐的空气中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父母身边待了短短几天,恍如做梦一般, 上海养老院多少钱 回到淄博修整了两天,才把那几天回家的行程捋清捋明,于是,那一幕幕的景境,连同我满怀的情愫在心脏的脉管里沸腾着迷漫开来……

  来到家的那天,正赶上父亲输液。父亲在三哥家住了一冬天安然无恙,回家过年时又得了感冒。母亲说,那天父亲发烧,烧到39度多,可能太难受了,父亲感觉自己不行了,催促母亲打电话,包括我都得回去。体谅儿女的母亲并没打电话给在外的儿女。那天四弟开车回家准备接父亲去他家,可父亲执意不去,便在家请医生给他输上感冒的药液。

  难怪,我那几天老心神不宁的,头一晚上还没决定要回去,第二天早上便带上女儿坐上大巴一路飞奔回到了家。原来是父亲一直嘟囔他的小丫头,想念他的小女儿啊!心脉相息,促使我这次毫不犹豫的赶到他们的身边。父亲看到回家的我,浑浊的眼睛里晶莹着喜悦的泪光。母亲无比关切的说,天冷你回来干嘛,是不是哪个孩子偷给你打电话了……但言语中仍掩饰不住见到我的喜悦和渴盼我回来的心情。

  在家这几天,每天上午我都寸步不离地守着父亲输液,父亲和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过去是失败的。活了二十载,  敬老院收费标准  糊涂了二十载,错过了二十载,浪费了二十载。还记得小时候的我,懵懂天真,无论做什么,都只求率而不求量,特别遇到那些苦闷沉重的事,更是一心的想完成了就好,不必要求工整,也很难做到工整,也不想做到最好,马马虎虎的,是啊,做的量是多,看上去很让人称赞,而细细检查一番,那可是错漏百出,如抄一课书,抄着抄着,字体渐渐的变丑了,如扛一包谷,扛着扛着累了,不懂得放下来歇一歇,最后对之发脾气,又如听一节课,听着听着,泛之无聊,人在室内心已外飘……所有事事种种,就连三天打鱼两天晒网都不如,很是随意,很是为了完成,很是容易冲动,但,我冲动又不能表现出来,一直的蔽在心里。很多时候,做错事的我,很是让爸妈生气,爸妈的每一句话如针一样直插我心,而我又像哑巴了的默默不语,就算有时候我没有做错,我也很少言语,平常时里,家乡邻里见面也只是擦肩一过,又或逃避,又或装着看不见,没有打招呼,没有问好,这一点,我是和我姐、弟相差甚远。

   有人说,我们简直就不是同一类人。姐、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21 13:53)
标签:

上海老年公寓

  沉寂的钟声在清晨敲响了,绕着教堂周遭波动着,这个十二月,阴雨天气总是倏忽而来,又伴夜而去。雨霁后的天空,好像也没有极其光亮的色泽,只有淡淡的微光像温暖的手,扶慰着受伤人们的心灵。

  艾琳的眼缝被被这缕微光拉开,她缓慢地睁开眼睛,   上海老年公寓   看见屋顶的破瓦缝中挤进来了一缕阳光,折散成细碎的小点,映在这冰冷的地面上。

  “天亮了,是吗?”她低声自语着,连忙掀开身上披着的破旧的棉衣,跑到阳光照得到的地方。可是,却并没有感觉到温暖。寒风从墙四面袭来,带着凉意的空气在屋里漫延,她打了个哚嗦,向冻僵了的手中哈了几口气。

  但好像也无济于事。

  她蹲在地上,像考古学家似的看着前天从街上捡来的日历。

  “今晚是圣诞夜!”她惊喜的叫起来,又看了看熟睡在茅草上的艾塔。随手扯了扯自己的衣襟,:“我多想给妹妹买一个苹果啊!她说过,她想在平安夜时吃着苹果许愿,希望能看到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愁,半眉锁眼,热,闷扣颈喉,争,田水三分,竟,乱了母容。岁月流淌的汗年,给大地蒙蔽上了一层阴霾,东边水浸西边地裂,百年又遇灾害连,最苦看家农里忙。

  今年的旱,已经完全超出了我所能承受的,天气预报说明天会下雨,  上海老年护理院   但我却在电视机旁听了几十天的明天会下雨,听到我耳朵都生虫了。是天气预报出了问题?还是这个天注定捉弄人?不厌其烦,不留人情,颠倒是非,盘龙叫苦。

  下过雨,但这雨连地面表层都没有湿透就停止了,本以为雨后会看到彩虹的美丽,却只是自讨没趣。这次旱,到底何时才有终点,这次旱,谁作及时雨温润万分良田?这次旱,我们还能坚持多久。

  悄然深夜的我爬起床头,看到大门开着,家里却没有别的人,担心的我以为是爸爸睡觉的时候忘记关门了,然我又惊讶的发现妈妈房间的门也是开着,进去看了看却没有看到妈妈,放在桌子上的手电筒也不见了,妈妈那里去?三更半夜的妈妈能去那里呢?半响,远处田边传来声声的争吵,那是一对妇女为了争三分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21 13:53)
   那把二胡,依旧静静挂在老屋的东墙上。

   那是父亲生前最喜欢的一把二胡。琴杆是红木的。上部分有两个弦轴。上面雕刻着精致的花纹。六角形的琴筒一端镂空,一端蒙着弹性十足的蟒皮。琴筒底上, 上海养老院多少钱  弦弓反复拉动留下的白色痕迹依稀可见。

   父亲是一个中学教师。那所中学,绿树环绕,环境优美。学校前面,是一个池塘。夏天的时候,开满了荷花。

   傍晚时分,父亲喜欢坐在池塘边,拉一曲二胡。他左手在琴杆上上下移动,右手拉动琴弓,或轻快,或凝重。那皎洁的月光,潺潺的流水,在父亲的二胡上,变成一个个动人的音符,在琴弦上跳动。琴声委婉连绵,似山泉从高山上淙淙流下,又似小溪在幽谷中蜿蜒流淌。让人只闻《空山鸟语》,只觉山谷清幽,鸟鸣啾啾。有时候,我也会和着父亲的琴声,背诵几句古诗: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现在想起来,那种温馨,依然暖暖的。

   在这里,我第一次从父亲弹奏的《二泉映月》中,走进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20 11:16)
标签:

上海老年公寓

  岁月挟裹着一路沧桑变迁,风尘仆仆而来,漫天大雾之中,    上海老年公寓   回忆与往事也稀稀落落地浮现在眼前,自我出生在这片土地之上,我便开始与这片土地结缘了,而我也是从此时开始深深地爱着这方土地的。

   如果我的家乡像是一个貌美如花、风华绝代的女子或是一个风度翩翩、气宇不凡的男子,那么人人都会为之倾倒,眷恋深爱着他也并不奇怪吧。可是不然,初识的远古记忆在一瞬间漫上飞头。记忆中的家乡有点僻远,有点贫穷,有点落后;记忆中,夏日里光赤赤的小脚丫,在既没铺柏油又没铺水泥的满地都是石子的路上嬉戏,然后可怜的小脚丫,被硌得很疼;记忆中,每天早晨最幸福的事便是拿着妈妈给的六角钱去街头的包子店里买两个豆干包子贪婪地啃,那时候的幸福是那么的简单;记忆中,那座小镇永远是灰蒙蒙的,似被什么笼罩着,永远的古朴;记忆中,开开心心地坐在家里爸妈结婚时买的“永久”牌自行车上,在家乡的颠簸不平的路上骑着。应该还有一些什么吧,可我记得不太真切了。只是每每闭目遐思,总是会有这样的画面,稀落之中还记得包子店里的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