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二小姐whj
王二小姐whj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184
  • 关注人气: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8-08-13 12:13)
标签:

杂谈

分类: 小说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面,他不知道和他在深夜谈心的那个人是男是女。那个人告诉他自己是带把子的,他不信,反问道是男孩子怎么给自己起这么的阴柔的网名,连头像也是女孩子的,穿着一袭红裙站在一棵洋槐树下仰望天空,很孤单寂寞的样子。
网络那端的人儿笑了,发了无数个各种各样的笑脸过来。

我们喜欢文学的人通病罢了,曹雪芹笔下的尽是女儿家,连那个现在很火的郭敬明手下的《小时代》里,不也是讲四个女人的故事吗?

若有来生,我愿做一个水一般的女孩子,穿一袭青裙,坐在湖边的柳树下看书。
他静静的看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头靠在床头的栏杆上,脖子有些酸痛,他换了个姿势。

你的兴趣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16 17:22)
标签:

杂谈

 


第一场:小公寓

李明成手拿着一本书在看,突然放下书,朝着卧室里喊:阿珍,选好了吗?太阳都快落山了,我们去吃饭吧。

白珍:(提着两套衣服出来) 明成,你看我明天去你家是穿这件裙子还是衬衣和牛仔裤呢

白珍:哦,对了 。如果您母亲是喜欢成熟稳重的女孩儿还是简单活泼的女孩儿。

李明成:那种女孩儿都有那种女孩儿的美,你平时怎么穿衣打扮就怎么去 。

白珍:那怎么行,第一眼印象是很重要的,还有我在网上订了花,记得明早提醒我去取花 。(说完继续回卧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她就这样看着阿明从婚车上抱下来一个娇艳如花的新娘,而这个新娘不是她。

在喧嚣里,她的耳朵渐渐听不到声音了,眼睛也渐渐模糊了。她的头脑中只有一副画面。

那是她和阿明四五岁时,坐在洋槐树下乘凉。阿明的母亲笑着对她说,阿珍长大了给我家阿明做媳妇吧。她撅着嘴道,我才不嫁,阿明是鼻涕虫大王。周围的人都笑了。

是啊,他们小的时候,别的孩子鼻子都干干净净的,只有阿明的鼻子整天抽抽搭搭的,用袖口擦鼻涕,很脏。

她家在村子的西边,里学校很近,而阿明家住在村子东边,离学校有点远。

那时候,阿明骑自行车上学,到了她家门口就使劲的按自行车铃。她听到铃声不一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27 18:13)
标签:

杂谈

 

月落
文/王惠娟

她伫立在楼头,看着夕阳被黑暗一点点吞噬,湖水荡漾着金光,漫出了天际。风有些凉了,她拉紧身上的披风,转身进了阁楼,高跟鞋在木板上咯咯咯的响个不停,像一曲哀乐,奏着苍凉的的身世之悲。

她的每一步都走得很小心,走得很慢,她实在不愿意进去。那里仿佛是她的不归路,是她的坟茔。她好似看见了,一个身着精致旗袍的女子倒在金碧辉煌的楼里,精致的脸庞毫无生气,只是木偶般的人。

“我的灵姑娘啊,你去哪里了,头发都乱着呢。”一个上了年纪的女子说,穿着暗红色的旗袍,轻摇着洁白的鹅毛扇子。脸上虽然有了细细的皱纹,但细细看来年轻时也是个美人。

“没事的赵妈妈,就上阁楼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四月将尽,樱花已落
文/王惠娟

窗外的樱花落了,满地的芳华,微风轻轻吹着。她看见一片花了下来,她想伸出手去接。她想摸摸樱花,想闻一下花的味道。可是她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她昏昏的身子被太阳照的暖暖的,她好久都没有这么舒爽了。她想怪不得樱花要落了,夏天马上要来了。她是讨厌夏天的,太热了,她是易热体质。但一想到夏天里有可爱的樱桃吃,她有很向往。

可她今年还能吃到樱桃吗?

护士小姐过来提醒她说,起风了,在外面待久了,不好。

她心里怪笑,她是有一天算一天的人了,再不让我看看外面的四月,可能下一个春天就是我的祭日。

她的眼睛微微合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瞬间,我感觉到父亲老了。头上密密匝匝的白发,额头上沟壑纵横的皱纹,最重要的是曾经巍峨高大的父亲竟是那么渺小。我父亲并排走着,我的头偏转过去,眼睛可以直视父亲的头发尖。走着走着,我就在前面,父亲就遗落在后面默默的。我不耐烦的转过身去,“爸,走快点。

”啊,嗯”父亲大跨一步紧紧到我面前。

父亲出生在一个小山村,很贫穷很贫穷的地方。我只去过一次,还是在上学前班的时候。我记得老家的院子里有一个苹果树,傍晚家里人乘凉都是在屋顶上,说说笑笑,晚风拂来,满满的花椒的香气。我去的那时村子里还没有电。直到我上中学了才听父亲说电通了,路也通了。

16岁时父亲怀揣着祖父给的200块钱和希望走下山,来到白龙江边。这时的父亲好年轻啊,乌黑茂密的黑发剪成寸头,直直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10 17:09)
标签:

杂谈

 

我与日出对坐
春风又绿了江南
一叶扁舟
静候一树桃花的媚

我喜欢春天
喜欢空气中放肆的草腥气
和一种挣扎
蝴蝶破茧

但我是不喜欢你的
—日出
来的早,又走的急
—太匆匆
我还没有记住你的模样

我想告诉你
燕子在我家屋檐下筑了巢
小溪的水又满了
春风又绿了江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瞬间,我感觉到父亲老了。头上密密匝匝的白发,额头上沟壑纵横的皱纹,最重要的是曾经巍峨高大的父亲竟是那么渺小。我父亲并排走着,我的头偏转过去,眼睛可以直视父亲的头发尖。走着走着,我就在前面,父亲就遗落在后面默默的。我不耐烦的转过身去,“爸,走快点。
”啊,嗯”父亲大跨一步紧紧到我面前。
父亲出生在一个小山村,很贫穷很贫穷的地方。我只去过一次,还是在上学前班的时候。我记得老家的院子里有一个苹果树,傍晚家里人乘凉都是在屋顶上,说说笑笑,晚风拂来,满满的花椒的香气。我去的那时村子里还没有电。直到我上中学了才听父亲说电通了,路也通了。
16岁时父亲怀揣着祖父给的200块钱和希望走下山,来到白龙江边。这时的父亲好年轻啊,乌黑茂密的黑发剪成寸头,直直的,浓密的眉毛衬着双眼熠熠生辉。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15 22:14)
标签:

杂谈

 

我想有一个小屋
和你和狗
或者我自己一个人
乏了就睡觉,醒了就看看书

当有太阳的时候
我会把铺盖一件一件的晒出去
我喜欢扑到晒的正好的被子里
把脸埋得很深很深
暖暖的玫瑰香四散

要买一口锅
再添置很多的碗筷
邀清朋友来吃火锅
坐在床边,两个屁股挤一个板凳
更是蹲着
每个人的脸都是油光满面
还要有一盆吊兰
像瀑布一样的

午后
西斜的阳光射进来
微尘在喧闹着
一本书,一碗茶
窗外的洋槐微微一笑

我靠在桌上书被风乱翻着
你也打着哈欠
我们并榻而卧
你还是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03 13:29)
标签:

杂谈

 


你拉着我
我拉着你
我们相聚在四月春风里
北归的燕子,怒放的桃花

一根窄窄的线
传来天空的乐章
缥缈的,铮铮的
奏响不羁的灵魂

鸟飞了
风来了,雨来了
放掉,放掉吧
陪你去浪迹天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