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江湖中人的杂谈

 


        在我17岁的时候,我开始独立的学会思考生命的意义。我的生命像是幻影和梦,被放在狭长的贝壳里,一如顾城说他还被放在柳枝编成的船蓬里,旋绕着夏虫的长鸣,在风起的晨雾里开航离去。
         童年的记忆里对于亲人的概念只有两种,看得到的和看不到的。看得到的每天在眼前晃来晃去,我被迫在母亲的教育下成了一个嘴甜的孩子,他们常常喜欢同我开玩笑,在我一句句幼稚的童声里笑得不亦乐乎,而我就总觉得他们莫名其妙。在只有吃和睡两种选择的童年生活里,每天都很莫名其妙的亲戚们,就有了一个代名词——奇怪的一群人。
         而看不见的人却常常血缘关系更浓,有远在福建的大伯,山东的二哥,新疆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03 19:47)
标签:

杂谈

分类: 微小说

 

        夜风流转,采莲女的歌声在风里一转三折,屋檐的积水落在青石板上,叮叮咚咚的像是雨水打落在风铃上。
        淮生背靠着墙壁听隔壁女孩儿的歌声。一墙之隔,他破落的房子里只有一盏灯,空落落的还照不到人影。已将近盛夏,满院的蝉鸣也悄然响起,他终于开始觉得有些燥热。他仰头去看头顶的明月,月光散落在门前的青石板上, 像一泼清水。
         淮生想到自己在南淮村已经生活了十八年了,十八年江南水乡的记忆,不外乎是从小时候的偷花跳板打枣子到如今的仰望远方而已。小的时候,淮生总听赵奶奶提起外面的世界,他从赵奶奶的口里知道了很多他从没想过的新鲜事物。赵奶奶说在繁华的大城市里街道商铺串联的屋顶此起彼伏,行人马车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01 16:44)
标签:

杂谈

分类: 微小说

 

          我从未预想到自己会喜欢上一个人。
         这份喜欢来的那么慌张和让人措不及防。
         街头熙熙攘攘的人流从我身边擦肩而过,我想许多人的交集或许只是一瞬的光阴,对于一生来说一瞬算得了什么呢。可我们却总在为那一瞬浪费更多的时光,突然觉得每一个人其实很像,或者说我们都是众生洪流中的一份子,人类的总和是一个单独的个体,我们就像它的细胞一样,不断的繁衍生殖,我们看似拥有独立的意志,其实却不知道人类的悲欢离合都是一样的而已。
          像细胞一样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6 17:19)
标签:

杂谈

分类: 且听风吟

 

在风里
我常常望着一朵朵枯萎的花
那干扁的茎叶已化作生命的烙印
被风吹散的
只是记忆的斑斑点点
我想起她盛夏里她火红的身影
顾盼生姿的容颜
立在风里的
像是扬起笑的眼
我用双手捧起那片沙
在光下
被风吹散的
是人世的缕缕青烟
她迎着希望
又再去轮回的狭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6 17:15)
标签:

杂谈

分类: 且听风吟

 

我努力忘记你给我的所有伤痛
不再只是凌晨刺骨的风
不再只是向晚朦胧的冬
我看见黑夜里
你的明亮依旧如白昼
你的冰冷
却滞塞了我血液的流动
你的无言
是沉默的最高峰
我难以攀登的
是无路可走
可我仍难以放弃
因为我明白
结局的最后
怎能回头而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6 17:10)
标签:

杂谈

分类: 且听风吟

 

窗外的小风不知疲倦
一心只想闯进梦里
从此你不会在我身边
这一切是否如你所愿
慢慢流逝的岁月变迁
不再是我们的流年
你带着笑容的纯粹
我却只觉得天明时太刺眼
原来失去的东西
怎么找也不会回来
积灰的灰色木叶箱里
还有你未曾带走的无言
你真的已离我很远很远
像冬日里放久了的蜜柚
只有苦涩
再无是否回甜的思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11 13:05)
标签:

杂谈

分类: 江湖中人的杂谈

 

         早在还没有放假的时候,冬天就已经来了,不缓不慢,不紧不张。零零落落地撒下一场飞雪,覆住了林子里拔高的枝芽。江边的飞鸟早已南迁,宿舍中间空地的蓝白尾信鸽摇晃着翅膀跃上拱形的屋檐。
         在我不经意的时候,冬天就已经来了。有时当我不能清醒的认识时间的概念时,晨起晚归的细微变化,就这么在不断的提醒着我,你又长大了一岁,生命的1/n年,就此远去,永不再回。
         同样是季节的更替,冬天却显得莫名。傍晚呼啸的东风搅得人不得好梦,清晨推开窗所见的千里冰封也让人觉得乏味了。老人们一个又一个相约在冬季告别人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27 14:48)
标签:

杂谈

分类: 江湖中人的杂谈

 

        回家已将近一周,懵懵懂懂的玩,浑浑噩噩的做作业。闭眼是晚间的十二点,睁开眼滑开手机又过了八点,老妈在楼下的声音震耳欲聋,我躺在床上用45度的姿势仰望着天空,如同瘫痪的病人一般。我望着镜子里无神的自己,突然间头痛欲裂,像是失去了记忆。
  

       "  有人吗?买东西了"一个似乎熟悉,却又想不起是谁的人在外面喊着。
       "在的在的,"我急忙走去。
       "是你?老丁!"我居然看到了许多年没有见过的人。
       "好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25 02:31)
标签:

杂谈

分类: 自己瞎写的歌

 

四下寂静的夜里
也想起
抽屉的那封信还未寄出去
天亮了又暗
月来了又去
我是否可以用冰冷的手
触碰你无形不在视野里的躯体
像拂过蒸发了的露水
那里无处安放你的静谧
他们说孤独是生命的奇迹
我却只觉得这长夜的无声哑剧
让我做笑
无法言语
你说所谓的喧嚣不过是人潮的澎湃
我在深夜却怀恋闹市的拥挤
生活
你总说别抱怨自己
我望着你人间的悲喜
他们早已交集着无法分离
支撑我看到的
是想给你写信的勇气
即使你无数次的
让我失忆
一遍遍地忘记在尘埃的回忆里
可我如今又想起
于是
给你寄信盼有来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24 13:35)
标签:

杂谈

分类: 江湖中人的杂谈

 

        画室考试的那一天,天气似乎特别的冷。两个班在地下室仅有一墙之隔的地方考试,我在身上塞了两个暖宝宝,可似乎也不太起作用。
        "嘶嘶嘶"的撕胶带声此起彼伏,碳笔在纸上摩擦滑过的音调,显得格外肃穆。在最后一场素描考试后,当我的名字签上那个四四方方的小格子,我才终于叹了口气。
         作为一名半路出家的美术生,我实在不敢恭维我的美术成绩。速写终于比上次进步了很多,一张素描画到崩溃。我当真无数次想过放弃,为什么当初不好好读个普文呢?事到如今,真是半点退路也没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落桥下
落桥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340
  • 关注人气:9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