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博文
(2018-02-18 11:25)
标签:

杂谈

 

这几年越来越娇气了
从前能自己扛一桶矿泉水上四楼
现在拎一箱罐头都觉得累
这些年越来越会撒娇了
从前不会哭不会闹
天大委屈都自己默默藏好
而现在一丁点的不如意都要找个人撒会儿娇
这些日子感觉越来越像个小姑娘了
从前不管心里有多么难过
面上都要装的云淡风轻
而现在喜怒哀乐都表现在脸上
泪点越来越低
动不动就会被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感动到
多新鲜啊
人家都是越活越成熟
而我却越过越幼稚
可能是爱我的人越来越多了吧
那些真正爱我的人会喜欢看我撒娇
哪怕再傻也会觉得我可爱
我再怎么犯蠢都不会嫌弃我
看到我背负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事会心疼
看到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16 16:10)
标签:

杂谈

分类: 云水禅心

 

  三千世界,一切众生皆为浮尘,无所从来,无所从去。
  世间所有虚妄,怨念,困苦,皆因我执而起,放下我执,即明心见性。
  有人走不出名利场,有人渡不过人情关。红尘万象,虽如露如电,但众生沉浸其中,依旧眷眷难舍。只是因为在乎,才有了偏执,拿得起,却放不下。把自己看作了世界的中心,他人稍有偏差,便是辜负了自己;自己一点点差错,便是世界的崩塌。
  其实,我们并没有那么重要,至少在陌生人眼里,是这样的。就好像沙海里的的一颗沙,没了你一个,沙海依旧存在,甚至没有人知道,这片沙海里,曾经有过你。
  心不动,则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如心动,则人妄动,伤其筋痛其骨,于是体会到诸般痛苦。人生的风景里,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泪满妆

 

皇上篇

  小时候皇祖母曾教导我:一个好帝王,要懂于利用身边的一切,为达目的,可不择手段。身边之人,皆是棋子,不要对他们产生不同寻常的感情。感情是最危险的东西,如果一个帝王动了情,那他的死期,就到了。
  当时的我还小,并不明白皇祖母的意思。皇祖母说,当我真的能理解并运用自如的时候,就是将天下交给我的时候。
  我做到了,我这一生都没有真正的爱过一个人。
  表姐虽助我登上皇位,但她同时也是皇祖母安排在我身边的眼线,当然要铲除;皇祖母把持朝政迟迟不肯放权于我,也是时候让她养老了;还有满朝的文武官员,必须安插自己的亲信……
  于是我策划了一场相遇,果真,涉世未深的女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散文

 

  今天,去见了我想见的那些人。
  都说时光如梭,原来真的没觉得。小时候总觉得日子很慢,后来发现,长大来的很突然。一晃,你们已经离开我十多年了。说是时光可以冲淡很多事情,可还是有很多忘不了的,不想忘的,时光反复冲刷,反而更加清晰。
  我记得院子里的秋千架,绑在房梁上,有的时候是木板,有的时候是轮胎。我记得灶上的那锅炖芸豆,有时候放肉,有时候放土豆。我还记得那个炕头,夏天也是热的。我记得柜子里的方糖,门后的扫帚,院子里的柴火,墙上的石砖,屋上的红瓦……
  还有很多事情,我都记得。那个每次来看我都像捧着个宝的男人,却是最早离开我的。每次我问他去了哪,都没有人认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10 22:09)
标签:

杂谈

分类: 读书有感

 

天涯一别,勿忘心安。——钟小萌

  向往做一朵流云,来去无心,无需为谁停驻脚步,可惜,这是向往,总有那么几个人,不忍心让他们看着我的背影渐行渐远,心疼。
  江淹曾在《别赋》里写道:“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离别时的心痛,总是彻骨的,而人生就是在一次次别离中懂得了深沉。
  龙应台的《目送》里有一段话,意味深长,直击我心灵深处。
  “所谓父母子女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
  又如何去追?
  这一刻,看似近在咫尺的背影,早已相隔万水千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泪满妆

 

        我再次打量了一遍眼前的这位夫人:锦服华裳,凤髻朱钗,豆蔻十甲,妆容精致,却是神情空洞,只一双眼,透露着寂寞与苍凉。
  一刻钟过去了,她没说过一句话。
  她不言,那我也不语好了。
  “听说,你这儿能为我熬一碗汤,喝了它,就能忘了想忘的事。”她像是刚回过神来,有些恍惚。
  我得意地点了点头:“没错。”
  她忽的笑了一下,有些凄苦:“过往的那些事,该忘的,不该忘的,这次我想把一切都忘干净。”
  “没问题,眼泪带了吗?”我问。
  “眼泪?”她一时茫然:“该流的泪,生前已经流尽了。”说完苦笑一声:“能让我缓缓吗?”
  “行。”反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08 14:06)
标签:

杂谈

分类: 时评议论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三日,庄奴老先生逝世。
还记得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一首《甜蜜蜜》唱遍海峡两岸,这首歌的词作者便是庄奴先生。于他而言,歌词创作只是一个偶然,可他却将这个偶然进行了一辈子。
庄奴先生认为,歌词要写的美,要有画面,有情节,要让人感动;他还认为,歌词要写的俗要简单明了,要朗朗上口。
其实,歌词与文章是相通的,不能太雅,也不可过俗。
太雅之文,辞藻华丽,语句优美,让人看得云里雾里,甚至连字都认不齐全。这种文章,文采是有了,却像那高空之明月,美则美矣,但也只可供小部分的高深典雅之人阅读。
太俗之文,言辞粗鄙,毫无逻辑,大多时候都是在无病呻吟,没话找话。这种文章,只会让人觉得素养低下。通俗易懂,却毫无疑义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07 17:39)
标签:

杂谈

分类: 云水禅心

 

宫中喋血千秋恨,何如人间做让皇。——《游惠陵》

  人生若清风白云,看似闲逸自在,转瞬却了无踪影。深深寂锁的宫门,埋葬了多少女子的青春?都说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一个女子,从最好的年华,枯等到苍颜白发,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决心。虽说沧海桑田不过一瞬,但回首的那一刹那,谁又能真正地做到波澜不惊?
  人生百年,却稍纵即逝,哪怕你已功贵于身,却依旧会被光阴抛远。草木枯萎凋零,尚有春暖花开可期,而人年华老去,便再无重来之日。
佛说:红颜白骨皆是虚妄,青青翠竹尽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
不怕念起,唯恐觉迟。万物众生皆可生情,荣枯生死自有定数。世事本朴素无华,只因人心飘忽多变,而有了争执与烦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泪满妆

 

  我姓孟,名梦。
 对,你没有看错,就是这么俗气的一个名字。所以你可以叫我孟婆,也可以叫我梦婆。听牛头马面说,我是他们在冥府见过的唯一一个活人。
  是的,我是个人。
 也许你会觉得惊讶,说实话,我也很惊讶,怎么站在城墙上落了几滴泪,这天就变了,山河倾覆,万里洪波。待到睁开眼,我人已到了黄泉路上。
 不要问我既然活着,为什么不回去。我当然也想回去,只是黄泉路是没有回头路的,每走一步,身后的路便会消失在混沌中,所以我只能一路向前,最后来到了奈河桥畔。就在我要上桥的时候,牛头马面拦下了我。
 “不好意思,姑娘,活人是不能过桥的。”话音刚落,他们像是反应过来什么一样,大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泪满妆

 

     “连就连,你我相约定百年。
  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
  连就连,你我相约定百年。
  相恋只盼长相守,奈何桥上等千年。
  连就连,你我相约定百年。
  不怕永世堕轮回,只愿世世长相恋。
  连就连,你我相约定百年。
  不羡西天乐无穷,只羡鸳鸯不羡仙。”
      ——《藤缠树》
  
      传说人死后,魂魄会过鬼门关,经黄泉路,历经十殿阎罗,最后辗转至冥府,了却一世牵挂,奔赴来世。
  黄泉路上没有别的景色,只有血红的曼珠沙华,这是每个人今生的最后一道风景。黄泉路的尽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