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博文
(2018-06-07 09:36)
标签:

杂谈

分类: 与前尘

 

  戏园子里来了个乞丐,浑身脏兮兮的,见到他的人无一例外,都躲得远远的。只有班主的闺女小伶总是喜欢去找他玩,大家对此并没有什么惊讶的,毕竟大家都知道,她是个痴儿。
  刚开始的时候,小乞丐对她总是爱答不理的,连眼睛都懒得抬一下。可小伶并不气馁,她是痴儿嘛,什么都不懂的,也没有面子这个概念。渐渐地,小乞丐也慢慢适应了他身后的这条小尾巴。
  毕竟小尾巴会给他披衣服,带吃的,还十分听话,哪怕她做的这些事回家了会挨父亲的打。不知道为什么,小伶对小乞丐有着盲目的崇拜,她特别喜欢听他讲他“惊心动魄”的经历,其实那都是小乞丐从街头说书的那里听来的,又讲给她听。
  有一次,小乞丐嘴里叼着狗尾巴草,来戏班子找小伶,在院子里看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19 11:54)
标签:

杂谈

分类: 微情小说

 

  圣上最近给了阿鹩一个新的刺杀任务。
  阿鹩有些奇怪,这种事情一般不都是青九的吗?
  圣上笑着摇了摇头:这个人,他杀不了。
  阿鹩:嗯??还有青九杀不了的人?何方神圣。
  圣上:高丞相的独女。
  阿鹩:哦。一个小姑娘啊。青九的小姑娘啊。
  圣上允许他考虑一下,是否接这个任务。
  阿鹩考虑了一下,答应了。但条件是他要先拿到赏金,并且要三个月后再执行。
  圣上同意了。
  这三个月里,阿鹩吃喝玩乐,散尽家财,好不快活。痛快过了,他才慢吞吞地收拾好包袱,踏上了去通州的路。
  通州,高丞相的故里。
  打听到小姑娘的住处很简单,十里八村的都知道高丞相犯了事,被圣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14 09:15)
标签:

杂谈

分类: 微情小说

 

  师太这几日有些很着急的事情要下山处理,于是就连夜把小道士扔到了佛山。
  小道士在禅房醒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他揉了揉自己的小胖脸,颠颠地搬了个小板凳,乖乖地坐在了小和尚的床头。
  日上三竿,小和尚睁眼翻了个身,就看见了他床头坐姿端正的小道士。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看了好一会儿,终于,尴尬被小道士肚子的一声巨响打破。
  “咕噜~”
  “啧”小和尚很头疼。师太又让他带孩子了。
  小和尚带着小道士下山了。小道士总是很容易被别的东西吸引,一路上扑蝴蝶追麻雀,根本停不下来,小和尚不得不找根绳子把他拴在腰上。
  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日子,集市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二人到了一家糕点店门口,小和尚一手拽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09 08:25)
标签:

杂谈

分类: 微情小说

 

在天涯的尽头有两座山,一座道山,一座佛山。
道山上有一个小道士,小道士有一只胖兔子。
佛山上有一个小和尚,小和尚有一条大黄狗。
  小道士白白嫩嫩的,跟他的兔子一个样;小和尚高高瘦瘦的,跟他的大黄狗也一个样。
  小道士十分软萌可欺,捏起来手感还特别好,所以小和尚没事就喜欢去逗逗他。
  一天早上,小道士用小肉手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发现自己的屋子里好像少了什么东西。他定定地坐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他的兔子不见了。明白了这个现实之后,小道士瘪了瘪嘴,难过地爬下床,出门去找他的兔子去了。
  找啊找,找啊找,小道士迈着小短腿找下了道山,又找上了佛山。终于,他在小和尚的院子里,找到了正在撒欢的兔子。小道士蹲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11 08:39)
标签:

杂谈

分类: 微情小说

 

  青九是个唱戏的,在京城里名声是极响的。他的模样好,身段好,腔调好,多少王公贵族想请他去府上唱上一出,可他偏偏不受邀。只是在城楼之下搭了个台子,看心情,有一出没一出地唱着,来捧场的人倒是从未少过。
  这天场下来了个生面孔,仗着自己身量娇小,一股脑儿地挤到了前排。是个粉嫩的小女娃。青九看那女娃身穿绫罗,头戴珠钗,面相绵软,就知道是富贵人家的孩子。
  整场戏演下来,那小女娃看的倒是认真,时不时地握着小拳头,咬着牙,跺着脚以表达她内心的激动愤懑。奇怪的是,即便是气到了极点,脸都憋红了,也没见她出声说些什么,她安静的像是这喧闹的戏台外的人。
  青九每场戏只唱一出,唱完了便会去竹里居打一壶酒,再独自一人踏着月色回家。这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08 09:02)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散文

 

  我想讲一个高中一个漂亮小姐姐的故事。
  小姐姐喜欢小学弟好久了,久到有……一个学期那么久吧。小姐姐不轻易动心的,很神奇的,对于这个小学弟,她坚持了一个多学期。
  小姐姐总是会站在窗边看着操场上踢球的小学弟,并且一边看一遍掐我,感慨着:学弟怎么这么好看!!!
(我:……???)
  随着日子的加深,小姐姐已经不满足于在窗边看小学弟了,她开始了新一轮的偷看。小学弟的班级是他们年级的第一个班,小姐姐的班级是她们年级的最后一个班,所以这么看来小姐姐跟小学弟也算得上邻班。
  小姐姐一到下课就会拉着我去WC,假装路过小学弟的班级,偷偷往他的班级里瞄几眼,哪怕就是一眼,也够让她开心半天了。小姐姐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泪满妆

 

  我是顾守城。
  这一生,我做过最错误的一件事,就是那年上元灯节,摘下了一个姑娘的面具。也许是那天的灯火太过朦胧,我将她误认为了双儿。就因为这个错误,害了三个人的一生。
  当女皇指婚时,我有想过一走了之,带着双儿,我们两个去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可女皇似是看出我有逃跑的意向,用我全族上下的性命逼我娶了公主。
  我屈服了。为了我的族人。
  新婚之夜,我是和双儿在一起,我从未将那个公主放在眼里,在我心中,妻子,从来只有双儿一个。
  无双出生之后,更加坚定了我要将她们母女接回身边。于是我设计让公主收养了无双,那个傻丫头真的以为这只是个无人认领的孤儿,尽心尽力地照顾了四年。所以当真相揭开的那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泪满妆

 

  与顾守城见面的那一日,天气晴朗,花香明媚。梨落去了书房,她好久都没有来了,进去的时候,他依旧没有抬头。
   “你若是有了喜欢的人,就把她接回府吧。”梨落如是说道。
  听了这句话,顾守城抬起了头,神情十分惊诧。但很快,他就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沉静道:“公主不要多想,守城今生只会有你一个妻子。”
  梨落轻轻地笑了笑,他终究还是不信她。
  “你是怕母皇那里不好交代吗?没事的,有我在,她不会拿你怎么样的。”梨落说完看着顾守城,他没有再说话。
  “你好好想想吧,想好了告诉我。”说完梨落就出去了,没有回头。
  那天之后,梨落等了很久,顾守城也没有来找她。
  一个有雾的早晨,梨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泪满妆

 

  还看!第三次了,都被我抓住三次了!
  这个小姑娘一大早上就在我门前晃悠,一个劲的往我屋里探头,也不进来,不知道她到底想干什么。真有耐性,可我忍不了了!
  “诶,那小丫头,对,就说你呢。你在这晃悠了一早上了,有什么事吗?”
  小姑娘像是被我吓到了,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嗫嚅道:“我......我是来找你熬汤的。”
  “熬汤?”我有点惊讶,眼前这小姑娘看着十分年幼,我真的想不出来她有什么放不下的执念。这么想着,就这么问了出来:“你小小年纪有什么放不下的?”
  她似是有些害羞,小声抱怨着:“我不是小孩子了,我阳寿十八了。”
  说实在的,她若是不说,我还真看不出来她十八了,这小姑娘长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13 10:57)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散文

 

  拾一枚红叶藏于书中,带来一种至性天然的淡泊与从容。又是菊开的时节,又是令人眷恋的季节。一朵菊花开合的瞬间,闭上眼,一切还停留在昨天。这场风月情债,迫使着你随波逐流,菊花是你的知己。
  那场魏晋的玄风,弥漫了整个天空。唯一处变不惊的,是那开在疏篱之畔的那从菊花。清瘦的花,宽松的叶,细致的花,稚嫩的蕾,淡雅素净,孤标傲世。你隐居南山,采菊东篱,,散漫林泉,置身田园。名利或许真的很有诱惑力,可你却要不起。
   东篱种菊,庭前把酒。虽不是为躲避战祸而隐居,却亦是对无法掌控的现世做出的逃避。曾经几度浮沉转变,到如今回归田园。千缠百绕的尘网,到底束缚过你的灵魂没有?世间万物,皆由象生,心静,则静自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