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子谦一梦
子谦一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88
  • 关注人气: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小说

分类: 九连环

 

——妾身本是苦啼鸟,幸得君心却难般。

寸草,是这个小城的名字。

据说古有文臣,遭逢陷害发落于此,勤政爱民,将可回乡尽孝之时却不幸染疾身亡,临终哭曰:“我数载沉浮,却终不能归故乡,爷娘养育辛苦,惜不能报矣!方寸之心不能圆,不如寸草可报春晖!如何为人!如何安眠!愿来世能为二老门前草,日日相逢永不离!”

此君一生信奉孔圣,同时深谙教化之道,又有此言感动众民,因此此君故后,民众更城名为寸草,世代称颂其人,寸草之风胜于他处多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来吧一起做梦吧

 

我想尽量从最早的记忆开始写吧
至于顺序到底对不对……
管他呢,谁记得清楚
别分析
别解梦
别研究
心理学会让人发疯
我写着玩玩
有看官的话就看着玩玩
至于最后衍生出来的一堆东西嘛……
别在意,都是图个开心不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13 16:59)
标签:

杂谈

分类: 来吧一起做梦吧

 

    这个大概是两岁时的梦吧。
    事实上我也不太确定,如果是的话大概是我最早有记忆的梦,如果不是……那就是一段被我弄混了(或者篡改了)的记忆。
    两岁的我(应该是吧,再早一点我应该没法那么好的进行下面的交流),还能在双人床上用被子堆出无数山和大海,从东到西连着翻四五个跟头。
    我缩在防震床的最里面,最喜欢的那床白色的大棉被平摊在面前,但就是不敢扑上去。
    因为我发烧了。
    虽然我不觉得自己发烧,但脸好像红彤彤的,那就算是我发烧了吧。
    大姑还专门来看我,因为闹着不愿去医院,爸妈去小诊所里找了大夫,知道很可能面临什么的我坚决地缩在最里面,一定不能打针!藏在最里面他们就够不到我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15 14:22)
标签:

抒情

杂谈

分类:

何曾忆,从来烟如絮。轻步莲舟和歌起,锦鳞玉足水中戏。细雨青山迷。

是什么时候,又想起了呢?牢牢摂住我思绪,将眼前心上的情感都引入那片绿茵水乡。

——我的心里有一处江南。

是永远缭绕着丝缕烟云,是长久迷蒙着牛毛细雨,雾里花般总是云中仙境样的绿水青山。

是心心念念的梦里姑娘,娇小玲珑,眉眼恬淡,雅而娇,柔且媚,穿着碧旗袍撑着油纸伞,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抒情

杂谈

分类:

复苏伊始,万物生发,是春;蓬勃奋起,生长迅疾,为夏;生存之末,积蓄之最,乃秋;肃杀沉寂,又暗含生机者,则是冬。

一场轮回,从生到死,死中藏生。

生命如是,万物如是,基因和物种亦如是。

春夏秋冬,生老病死,何尝不是人生百态,生命从春走到冬,我们从生走到死。

而春夏秋冬总有人喜欢有人怨,可这四季,哪一个能少呢?哪一个不是轮回的必然和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02 09:31)
标签:

古诗

抒情

杂谈

分类: 诗词

何曾忆,从来烟如絮。

轻步莲舟和歌起,锦鳞玉足水中戏。

细雨青山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25 20:02)
标签:

杂谈

抒情

古诗

分类: 诗词

春风若能长吹遍,哪需焦土哀黄原;

从来贬嘲商人贱,何论商人贱归贬。

桐庐住久人不见,金钗拔却当卜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小说

杂谈

分类: 九连环

——高锁楼台空余梦,有人独醉落花中。

雷闪的神色有一瞬的慌乱,他自己都不曾发觉,雅风却敏锐的注意到了。

忽略掉不自觉屏住的呼吸,注意全在雷闪迷茫的神色上,他问他时,他慌乱,迷茫,却并不否认。

三人行,终有一人独。

回去时夜就深了,宋紫萱已睡下,雷闪在另一边的榻上盘膝坐着,却并不曾练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小说

杂谈

分类: 九连环

——小蘋初见难忘好,而今微雨燕双飞。

这边的两人各怀心事,却又都带着丝丝单纯的可爱气,日光融融,清风送爽,倒也别有一番如画般和谐的好情趣。

而山涧上游的雅风正循着翻滚的痕迹查找着毒物,他细细翻看草叶花枝,终于寻到些蛛丝马迹,便在附近挖着草药,那女子受的伤不重,因此即便有轻微的毒,也无大碍,敷敷创口即可。

时至盛夏,天上无云,却也幸而山崖风大,雅风直起腰,抬袖轻拭去额间薄汗,身上汗倒很少,不会臭,这使得他放心了很多。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小说

杂谈

分类: 九连环

——忘忧甘凉花雅达,只是解愁不自医。

雷闪与雅风二人嬉闹着,辞别了扬州,兄弟二人游玩罢,乘夏日光融融,直行向乾都。

“祖父给的任务基本上都完成了,现在我们不先玩了,待回到乾都……怕是就没了这样的逍遥日子。”

雷闪在意的却不是逍不逍遥,他思索了一回儿,两道修长的眉微蹙,侧颜英挺不失秀气,令人着迷,令人神思恍惚。他算了算路程,道:“只要心宽,自得逍遥,忙碌与否倒在其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