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萧让听雪
萧让听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73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有时候,回忆是一件折磨人的事情。

逝去的不一定都会忘记,能记住的都是我们心底喜欢的东西。不必说明我们有多喜欢,只需要记得它在当时带给我们的那种心灵的触动。

曾经的日子,又甜蜜,又酸楚,这种滋味混成的日子叫做青春。

在这里面我们见到了一个人,遇到了一件事,能记忆深刻的都是给自己造成很大感触的事情。

青春的记忆深刻也难忘,就像课堂上不能忘怀的读书声,就像情窦初开的男女害羞的脸庞,就像女生下课一起手拉手去厕所的打闹声,就像男生偷偷吸烟被抓住的场景。

青春里有美好,有难过,也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小情绪。

翻开以往的记忆,一切都是感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12 23:15)
标签:

杂谈

分类: 小说

 

文/董志广

人生在于努力,没有努力的人生是不完美的。

11号,也就是昨天。

昨天上午折腾了大半天,一路上难受的要死,忍着胃里的难受,终于到了商丘汽车站。

一下车就找厕所,刚好天桥下面有厕所,我问:“你好,大爷,这儿的厕所能上吗?”

“能,一块钱。”大爷用手擦着汗说。

我什么也没说,又瞎转悠,寻找厕所。也许是好久没来商丘了,公共厕所都忘了在哪儿了,我索性直接奔火车站去了。

过了柏油马路,我看到了公共男厕所。

结果出来有个女人问“这儿有女厕所吗?”我说“女厕所在那头。”

我按照准考证上面的地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10 07:46)
标签:

杂谈

分类: 小说

 

文/董志广

早起折腾了算是很久吧。

我和智明一起把爷爷送到了医院。

一路上,都是忙着上班的人和来回跑的大小车辆,这时候的空气也变得不在清新,渐渐地有点儿污浊了。

我们生活在这个心灵鸡汤泛滥的年代,有多少人算得上一个充满现实主义的心灵砒霜般的存在。

我想没有吧,或者少之又少。

有多少不温不火的生活节奏时刻能让人保持清醒,让你感悟活着的艰辛,又不失活着的意义。

“坏了,我的钱包忘家里了。你先等会吧,我回家一趟。”智明说。

我看着旁边的穿着黑衣服的男孩儿,心里猜测:他应该就是昨天智明给我说的那个患了尿毒症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文/董志广

早起,洗衣服。

太阳懒洋洋地从东方升起。左边的竹子很茂盛,一大排桃红长的很鲜艳,地上的沙土被水泼湿了,一大片的阴凉处,猫怪会享受,躺在上面自由自在,两只爪子捂着脸怕被阳光晒吧,也许是因为刚做妈妈吧,她很会歇息,她昨天生了两只小猫,有一只黑色的很是可爱。

做好饭,刷牙洗脸,收拾好了,开始吃饭。天气依旧很热,刷完锅,给我师父打电话,约好一起去招生办报名。

智明带着爷爷去了医院。

两只狗嘴巴哈喇子流了一地,也许太热了,我摸了摸黄狗的头,它很温顺的伏帖着,旁边的花狗围着我转,我不喜欢摸它,太烦人了。

前几天我看到过一句话:读书要早,著书要晚。

刚刚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恍然大悟,我说我要在三十岁之前出一本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06 21:26)
标签:

杂谈

分类: 小说

 

(一)

早上的世界一片寂静,所有的事物都在平静里感受着清晨带来的舒适安逸。可是今天,我为了拿户口本,需要回一趟家,智明送的我。

到了北关汽车站,八点二十左右开车,我看时间还早,就进候车室看力克胡哲的《永不止步》车子开了,我看了会儿书,就头晕,于是半迷糊半晃荡就到了鹿邑高速路口的孙庄下车了。

其实,我不敢回忆今天的事情。

此刻,我就坐在金岭世衡广场这边的辅导班里的最外面的一间空房子里。本来说是看书呢,结果没有心情。

我此刻的心情很复杂,想哭,哭不出来。

坐上车到了鹿邑的孙庄下车,坐上去高集的车子,又坐上去柘城的车,到孙沟下车,没有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小说

 

辅导班上自习课,这几天虽然没有老师,但是学员们依然六点下课,我也是其中一个,晚上吃饭的时候,有人说我“无欲无求”说实话,我要是真的无欲无求就好了,可惜,我是个俗人!我有欲也有求,只不过我是太穷罢了。

没有存款的我,依然我行我素,不把钱看在眼里,不为以后的生活着想,可是现实生活又很残酷,依然两手空空,也许每个人的经历不同,我们没有办法以为看一看外表就去评价一个人。

最近虽然看一些杂书,但是我内心是不静的,也许这就是考试焦虑吧,我倒是喜欢古龙笔下的文字和侠客们的生活,比如李寻欢,铁中棠,楚留香,陆小凤,萧十一郎,花满楼,沈浪,,,,,,

李寻欢曾是朝廷殿试第三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03 23:36)
标签:

杂谈

分类: 日记

 

两天没写字了。

今晚一样不知道写什么,尽管我有出书的念头,但是每次都被现实的残酷所打击。

今天看完了厚夫的《路遥传》最大的感受就是想哭。

我觉得路遥这一辈子太苦了,仿佛上天把他派来就为了写《人生》《平凡的世界》《早晨从中午开始》一样,写完了就走了,离开这个浑浊的人间。

路遥这一辈子是很苦的,我讨厌他吸烟喝咖啡的习惯,这也是他疾病缠身的原因。

我喜欢他身上那股努力奋斗,坚韧不拔的精神,为了完成自己的作品能够废寝忘食。

我觉得他之所以隐瞒自己的病情,可能还是因为没有钱怕浪费钱的缘故吧。

那个时代的文人真的很贫穷,就连穿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日记

 

忘了要写什么了。

其实,我一直想着写一篇小说,故事内容已经想好了,就怕影响这几天考试,学习任务有点忙,每次都是这样很晚回来,看会儿书,脑子就糊涂的不行,老是想睡觉,于是就此作罢。

晚自习的时候,郭老师说:董老师,快要考试了,你怎么一点儿不着急呢?

我说:我在看书,看书能让我静下心来,我想出书,写书……

郭老师说:那你就写出来啊?

我已经习惯了看书,阅读,甚至说就是书痴,可是一到写作,还是无法静下来。

我喜欢学习,可是我又能怎么办?每次读书也好看书也罢,持续很久了就会头疼。我是那种看书上瘾的人,一旦开始就不想停下,所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01 08:58)
标签:

杂谈

分类: 小说

 

文/董志广

冬日的阳光照射着大地,空气中的冷风吹拂着皮肤。不远处的土地上,新绿的麦苗冻的浑身哆嗦,在它的上面覆盖着厚厚地一层雪,雪地里躺着一个呼吸急促的少年……

厉海舜骑着自行车刚刚聚会回来,开心地看着村庄后头的大片麦地,被雪覆盖着的小麦苗儿,像极了孕妇怀中吃奶的娃娃,静静地吮吸来自大地和白雪的营养!他本来是趁着过年这段时间的假期,好好看书来着,可是不停地看书搞得他每天都很头疼。他很内向不喜欢和别人说话,除非是和自己聊的来的朋友,王如菲就是他认为最好的朋友之一。

八点多,厉海舜像往常一样看书,霍达的《穆斯林的葬礼》他快看完了,刚刚看到新月考上了北大,他正为书中的新月高兴,外面传来了王如菲的声音“海舜,海舜……”厉海舜慌忙撇下书,打开大门一看笑着说:“如菲,你怎么来了?”王如菲是厉海舜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日记

 

文/董志广

桌子上的小风扇在不停地转动,嗡嗡嗡地,像是趴在粪堆上的苍蝇一样。

门帘掀起来了,外面的黑色融入到我的周围,我仿佛置身于夜色的怀抱里,体味她的温度。

今天一天都没有做什么,除了异常的燥热,浑身出汗之外,没有别的事可做。

倒是看了几页书,阎连科的《炸裂志》整本书三百页,看了二百页。

上午摸索着报名,等审核。

智明带着爷爷去了二姑家。

外面的蝉,叫的很烦人。

一天也没有看关于特岗和招教方面的书籍,不知道这次考试怎么样。我以为能报俩地方,结果报了我们当地柘城县城的特岗,其他就不能报了。

有时候想想我真的很迷茫,说实话在这儿待久了就一直想住下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