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基础资料
新浪微博
博文
(2018-12-16 00:34)
标签:

杂谈

分类: 有个姑娘在南方

 


小燕还讲到2008年汶川大地震。
当时她和她外婆在一起,幸好南充这边不是太厉害,房子却也震裂了不少呢。她说当时差点吓死我和外婆了。这次地震我也亲身感受过的,特别厉害,虽说当时我在银川,躺在工地的活动房床上呼呼大睡,可剧烈的震动将我从梦中惊醒,我还以为是哪个二货故意摇晃我的床呢!不一会便听见外边喊声大起,说是地震了!好多塔吊司机都吓的神情僵硬,毕竟塔吊那么高,想要爬下来也并非易事。幸好震源不在这一带。后来就听到好多四川工人都跑回了家,再后来从新闻上看到这是一次全国性或者可以说是世界性的大地震,十几万人在一瞬间糊里糊涂离开了这个美好的世界。而爸妈打电话问我们怎样时我说一切都好。我妈说她和我爸正在庄稼地里干活,听见大地深处一阵轰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14 00:51)
标签:

杂谈

分类: 有个姑娘在南方

 


洗了一个舒适的热水澡,我清清爽爽的走到了她面前,她像个静止的小柳树,望着我半天不言不语。
我觉得好笑,就揶揄说:平时叽叽喳喳的话不挺多的么,怎么这会儿不表达自个儿了?
她脸一红,有点不知所措的样子,她说:没有啊,你说就行了嘛,我保持矜持不行啊。
我思索了一会,觉得有道理,女孩嘛应该矜持矜持,哪能跟个麻雀似的没完没了哩。那行,我说就我说,我开始逼近她,我看着她开始闪烁不定的眼睛问:那你对我啥感觉呢?
她欣然明亮的目光变得粘稠起来,脸也更红了。她说:感觉嘛,当然有,就是不知道该怎么描述?
我继续逼近,她退无可退,靠着窗口低下了头,她能感受到我灼热的情绪像一堆燃烧的火,越来越旺,我声音都有点颤:难道你和我在一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04 00:09)
标签:

杂谈

 

2018年11月22日           

收拾了一早上,等到赶火车时依然差那么几十秒差点赶不上了。而造成这种极端后果的罪魁祸首就是何国庆。
今天应我们老板的指示我俩南下西安。直到坐上高铁时,我都无法数的清老板到底催了多少个电话。他总说坐上车了么,到哪里了?怎么回事?怎么那么拖拖拉拉的?好了,我一一应付了过去,反正他也看不到我们具体的行踪,总之,一句话,我们正全力赶路。
真想不通他早不通知晚不通知,偏偏要搞突然袭击,如今又不是战争年代,没必要整的一死一活的吧?而何国庆早不回家晚不回家偏偏这天早上非得回家,结果在自家附近的那道梁子上车轮打滑,爬不上来了。定西那几天连着下了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30 19:26)
标签:

杂谈

分类: 有个姑娘在南方

 

饭后我和杨晓燕在街道溜达,这里的人们生活安适,幸福,到处洋溢着富足小康的生活。人虽多,但不嘈杂,到处弥漫着江南古镇的闲适的情调,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或许对光阴倍加珍惜吧。
我不善于描写风景,但此刻,夜色漫来,一条小河弯弯绕绕穿过城市向着鳞次栉比的亭台楼阁远去,水面氤氲着一层淡淡的雾气,有风吹来,有股淡淡的甜味儿。我喜欢这里的建筑,也喜欢这里的花草,更喜欢眼前的这条小河以及倒影在河中的街灯,一切显得光怪陆离又宁静祥和,自有一番味道。顺着小河一直往回走,悠闲的人们缓缓渡着步子,身影也在华灯初上的夜色里若隐若现,这种感觉,让我倍加想将身边的女孩拉进怀中,忘我的亲吻。当情怀满满,最好的释放就是爱情。
我不想回到那个木楼了,更想沿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28 14:25)
标签:

杂谈

分类: 有个姑娘在南方

 

 

十一月的风在南方这座城也凉的厉害,特别这座木楼,感觉风从四面吹来,吹的人心荒芜。
这时从另外一间房跑过来一个孩子,三岁模样,对着杨晓燕一个劲儿的踢一只蓝色的皮球。孩子叫阳阳,是她大妈的孙子。
人家大妈也来了,看了看我,没任何表情,坐在对面一张比较高的床上,这时我才发现在这个不到十平米的房间内除了两张床外,并无其他家具,在我坐着的床上面的隔板上架着一台十七英寸的彩色电视,正播放着动画片儿。
我有点累,说实话特想睡觉,可出于礼貌我必须和她们交流。阳阳这孩子不怕生,和我玩了起来。玩了有一会儿,大妈开始发话了,她说四川方言,因此我不太明白,杨晓燕主动担任起了翻译。我尽量将话说得清楚,普通话说的不是太好,可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27 21:29)
标签:

杂谈

分类: 有个姑娘在南方

 

 

很快我们到了她姐租房的楼下。
一条很旧的街道,两边排列着鳞次栉比的楼房,因岁月的蹉跎,表面的装饰显得荒芜,斑驳。她姐家在最边上,下面两层钢筋混泥土的房,三楼是用木头搭起来的小木楼,看来是房东专门为出租搭建的,楼下左侧有条小河,里面蓝蓝绿绿的,散发着淡淡的臭味,无声表达着这座小城已在开发建设当中了,想到这条小河的臭水会一直排到了那条大江里,我的心就感到一阵发憷。人类的文明对大自然的破坏时时刻刻都在。
不过还好,小河很安静,没有任何一点情绪,任劳任怨,小河两旁都是青葱的草木,远处一块一块的农田告诉我,虽然已是冬天了,可这片土地依旧春意盎然,也让我明白,此时此刻我所在的位置。
我们走到木门前,她对着木门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19 23:07)
标签:

杂谈

分类: 有个姑娘在南方

 

 

当我心情复杂不知如何调剂时,离我较远的地方,一道黑影从朦胧的雾气中飘来。
我的眼睛一直没离开过那道逐渐靠近的身影。马路,雾气,远方飞驰而来的汽车,隐隐约约奔腾的江水声息,这一切组成了我们见面的具体背景,那样客观的见证着我们具有历史性的相逢。
是的,我们从虚幻中步入现实,带着各自陌生的气息,用各自的方式前来。而我几乎想透过云雾看清我朝思暮想的女孩,是否如视频中,如幻想中一样?其实,就算不一样,就算她现在是个丑八怪,我已是逃避不得了,因为她远远的看着我,在笑。那甜甜的笑容在深秋的季节那样温暖,我无法比拟她的微笑,像朵花吧?太俗了些,花像她吧?也略显矫情!而她的笑让我感受到的最真的信息就是我到家了。能给你如此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16 21:34)
标签:

杂谈

分类: 有个姑娘在南方

 

 

我找了一家理发店,剪了发,容光焕发的走出来,我想以新姿态去面对这个城市以及这个城市里的人,还有我最想念的姑娘。
理发挺贵的,要三十块,相比于我们小城,几乎够我一年的理发费用了。可我已经习惯了,因为,这是南方,距离我们小城两千多公里之遥,而经济不知领先我们多少年了。
杨晓燕说她所在的地方在开发区,我认为我能够找到她所说的开发区。她说让我打车,这样快些,因为挺远的,而我却没打车独个儿寻找。一来可以更深的了解这个城市,二来也可以省点儿钱,还有就是我在犹豫不知道怎样去面对这个女孩,距离越近越彷徨。虽然在电话里,网络中以恋人交往,可现实终究是现实,许多的东西都是不可控的。比如她的工作环境,她的家人,还有她的职业。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16 21:18)
标签:

杂谈

分类: 有个姑娘在南方

 

 

黎明在我浑浑噩噩的意识中到来了,整个候车大厅瞬间又挤满了人,我旁边那个外国小伙不知去了哪里,估计离开的早,我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了,我走进洗手间洗了一把脸,然后跟在人群后边儿,很多人都在等这趟车。
什么是动车?我确实还不太了解,因为没坐过,手中的车票都跟一般火车的不一样,感觉精致不少。顾名思义,我想它比一般的火车那是快多了,也许因为速度,才叫动车的吧?
当走进动车时对我这个北方土鳖的震惊不小。这是我见过的最豪华的火车了,一人一个座儿,前面还能放下来一个小平台,电脑大小,可以放书本,手机之类的。整个车厢精致,细腻,安静,座位上那么一躺,别提多舒服啦!真是没白来,长了见识。很幸运的我又买到了靠窗户的座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15 14:38)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笔记

 

我想记住这个冬天,而记住这个冬天离不开一场纷纷扬扬的飘雪。此时,写这篇文字时我的眼前正落着雪,真正的并非我想象中的雪。因为,以往我写雪时总是用记忆去写,因为我从未在正儿八经在下雪的时候去描写她。
更多的时候我是喜欢看雪而不是写雪,看多美啊,写起来就不一定美,因为我确实不知该如何描述,我宁可让这种美来自幻想而不是变成具体的毫无形状的文字。
雪,轻盈,她在风中漂浮,有时我会盯住一片雪看她下落的姿势,可她总是在空气中调皮的摇摆,似乎存心跟我逗着玩儿,像个调皮的孩子。当我不看她时,她却以最快的速度飘下去,粉身碎骨。
因为我站的那样高,一百米高,大片大片的雪花在我眼前如鹅毛般飞舞,飘落。而我却像个傻子待在不大不小的驾驶室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简介
抱歉,该用户没有填写任何资料
个人经历
抱歉,该用户没有填写任何资料
精品博文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草根名博
加载中…
博文
(2018-12-16 00:34)
标签:

杂谈

分类: 有个姑娘在南方

 


小燕还讲到2008年汶川大地震。
当时她和她外婆在一起,幸好南充这边不是太厉害,房子却也震裂了不少呢。她说当时差点吓死我和外婆了。这次地震我也亲身感受过的,特别厉害,虽说当时我在银川,躺在工地的活动房床上呼呼大睡,可剧烈的震动将我从梦中惊醒,我还以为是哪个二货故意摇晃我的床呢!不一会便听见外边喊声大起,说是地震了!好多塔吊司机都吓的神情僵硬,毕竟塔吊那么高,想要爬下来也并非易事。幸好震源不在这一带。后来就听到好多四川工人都跑回了家,再后来从新闻上看到这是一次全国性或者可以说是世界性的大地震,十几万人在一瞬间糊里糊涂离开了这个美好的世界。而爸妈打电话问我们怎样时我说一切都好。我妈说她和我爸正在庄稼地里干活,听见大地深处一阵轰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14 00:51)
标签:

杂谈

分类: 有个姑娘在南方

 


洗了一个舒适的热水澡,我清清爽爽的走到了她面前,她像个静止的小柳树,望着我半天不言不语。
我觉得好笑,就揶揄说:平时叽叽喳喳的话不挺多的么,怎么这会儿不表达自个儿了?
她脸一红,有点不知所措的样子,她说:没有啊,你说就行了嘛,我保持矜持不行啊。
我思索了一会,觉得有道理,女孩嘛应该矜持矜持,哪能跟个麻雀似的没完没了哩。那行,我说就我说,我开始逼近她,我看着她开始闪烁不定的眼睛问:那你对我啥感觉呢?
她欣然明亮的目光变得粘稠起来,脸也更红了。她说:感觉嘛,当然有,就是不知道该怎么描述?
我继续逼近,她退无可退,靠着窗口低下了头,她能感受到我灼热的情绪像一堆燃烧的火,越来越旺,我声音都有点颤:难道你和我在一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04 00:09)
标签:

杂谈

 

2018年11月22日           

收拾了一早上,等到赶火车时依然差那么几十秒差点赶不上了。而造成这种极端后果的罪魁祸首就是何国庆。
今天应我们老板的指示我俩南下西安。直到坐上高铁时,我都无法数的清老板到底催了多少个电话。他总说坐上车了么,到哪里了?怎么回事?怎么那么拖拖拉拉的?好了,我一一应付了过去,反正他也看不到我们具体的行踪,总之,一句话,我们正全力赶路。
真想不通他早不通知晚不通知,偏偏要搞突然袭击,如今又不是战争年代,没必要整的一死一活的吧?而何国庆早不回家晚不回家偏偏这天早上非得回家,结果在自家附近的那道梁子上车轮打滑,爬不上来了。定西那几天连着下了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30 19:26)
标签:

杂谈

分类: 有个姑娘在南方

 

饭后我和杨晓燕在街道溜达,这里的人们生活安适,幸福,到处洋溢着富足小康的生活。人虽多,但不嘈杂,到处弥漫着江南古镇的闲适的情调,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或许对光阴倍加珍惜吧。
我不善于描写风景,但此刻,夜色漫来,一条小河弯弯绕绕穿过城市向着鳞次栉比的亭台楼阁远去,水面氤氲着一层淡淡的雾气,有风吹来,有股淡淡的甜味儿。我喜欢这里的建筑,也喜欢这里的花草,更喜欢眼前的这条小河以及倒影在河中的街灯,一切显得光怪陆离又宁静祥和,自有一番味道。顺着小河一直往回走,悠闲的人们缓缓渡着步子,身影也在华灯初上的夜色里若隐若现,这种感觉,让我倍加想将身边的女孩拉进怀中,忘我的亲吻。当情怀满满,最好的释放就是爱情。
我不想回到那个木楼了,更想沿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28 14:25)
标签:

杂谈

分类: 有个姑娘在南方

 

 

十一月的风在南方这座城也凉的厉害,特别这座木楼,感觉风从四面吹来,吹的人心荒芜。
这时从另外一间房跑过来一个孩子,三岁模样,对着杨晓燕一个劲儿的踢一只蓝色的皮球。孩子叫阳阳,是她大妈的孙子。
人家大妈也来了,看了看我,没任何表情,坐在对面一张比较高的床上,这时我才发现在这个不到十平米的房间内除了两张床外,并无其他家具,在我坐着的床上面的隔板上架着一台十七英寸的彩色电视,正播放着动画片儿。
我有点累,说实话特想睡觉,可出于礼貌我必须和她们交流。阳阳这孩子不怕生,和我玩了起来。玩了有一会儿,大妈开始发话了,她说四川方言,因此我不太明白,杨晓燕主动担任起了翻译。我尽量将话说得清楚,普通话说的不是太好,可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27 21:29)
标签:

杂谈

分类: 有个姑娘在南方

 

 

很快我们到了她姐租房的楼下。
一条很旧的街道,两边排列着鳞次栉比的楼房,因岁月的蹉跎,表面的装饰显得荒芜,斑驳。她姐家在最边上,下面两层钢筋混泥土的房,三楼是用木头搭起来的小木楼,看来是房东专门为出租搭建的,楼下左侧有条小河,里面蓝蓝绿绿的,散发着淡淡的臭味,无声表达着这座小城已在开发建设当中了,想到这条小河的臭水会一直排到了那条大江里,我的心就感到一阵发憷。人类的文明对大自然的破坏时时刻刻都在。
不过还好,小河很安静,没有任何一点情绪,任劳任怨,小河两旁都是青葱的草木,远处一块一块的农田告诉我,虽然已是冬天了,可这片土地依旧春意盎然,也让我明白,此时此刻我所在的位置。
我们走到木门前,她对着木门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19 23:07)
标签:

杂谈

分类: 有个姑娘在南方

 

 

当我心情复杂不知如何调剂时,离我较远的地方,一道黑影从朦胧的雾气中飘来。
我的眼睛一直没离开过那道逐渐靠近的身影。马路,雾气,远方飞驰而来的汽车,隐隐约约奔腾的江水声息,这一切组成了我们见面的具体背景,那样客观的见证着我们具有历史性的相逢。
是的,我们从虚幻中步入现实,带着各自陌生的气息,用各自的方式前来。而我几乎想透过云雾看清我朝思暮想的女孩,是否如视频中,如幻想中一样?其实,就算不一样,就算她现在是个丑八怪,我已是逃避不得了,因为她远远的看着我,在笑。那甜甜的笑容在深秋的季节那样温暖,我无法比拟她的微笑,像朵花吧?太俗了些,花像她吧?也略显矫情!而她的笑让我感受到的最真的信息就是我到家了。能给你如此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16 21:34)
标签:

杂谈

分类: 有个姑娘在南方

 

 

我找了一家理发店,剪了发,容光焕发的走出来,我想以新姿态去面对这个城市以及这个城市里的人,还有我最想念的姑娘。
理发挺贵的,要三十块,相比于我们小城,几乎够我一年的理发费用了。可我已经习惯了,因为,这是南方,距离我们小城两千多公里之遥,而经济不知领先我们多少年了。
杨晓燕说她所在的地方在开发区,我认为我能够找到她所说的开发区。她说让我打车,这样快些,因为挺远的,而我却没打车独个儿寻找。一来可以更深的了解这个城市,二来也可以省点儿钱,还有就是我在犹豫不知道怎样去面对这个女孩,距离越近越彷徨。虽然在电话里,网络中以恋人交往,可现实终究是现实,许多的东西都是不可控的。比如她的工作环境,她的家人,还有她的职业。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16 21:18)
标签:

杂谈

分类: 有个姑娘在南方

 

 

黎明在我浑浑噩噩的意识中到来了,整个候车大厅瞬间又挤满了人,我旁边那个外国小伙不知去了哪里,估计离开的早,我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了,我走进洗手间洗了一把脸,然后跟在人群后边儿,很多人都在等这趟车。
什么是动车?我确实还不太了解,因为没坐过,手中的车票都跟一般火车的不一样,感觉精致不少。顾名思义,我想它比一般的火车那是快多了,也许因为速度,才叫动车的吧?
当走进动车时对我这个北方土鳖的震惊不小。这是我见过的最豪华的火车了,一人一个座儿,前面还能放下来一个小平台,电脑大小,可以放书本,手机之类的。整个车厢精致,细腻,安静,座位上那么一躺,别提多舒服啦!真是没白来,长了见识。很幸运的我又买到了靠窗户的座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15 14:38)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笔记

 

我想记住这个冬天,而记住这个冬天离不开一场纷纷扬扬的飘雪。此时,写这篇文字时我的眼前正落着雪,真正的并非我想象中的雪。因为,以往我写雪时总是用记忆去写,因为我从未在正儿八经在下雪的时候去描写她。
更多的时候我是喜欢看雪而不是写雪,看多美啊,写起来就不一定美,因为我确实不知该如何描述,我宁可让这种美来自幻想而不是变成具体的毫无形状的文字。
雪,轻盈,她在风中漂浮,有时我会盯住一片雪看她下落的姿势,可她总是在空气中调皮的摇摆,似乎存心跟我逗着玩儿,像个调皮的孩子。当我不看她时,她却以最快的速度飘下去,粉身碎骨。
因为我站的那样高,一百米高,大片大片的雪花在我眼前如鹅毛般飞舞,飘落。而我却像个傻子待在不大不小的驾驶室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博文
(2018-12-16 00:34)
标签:

杂谈

分类: 有个姑娘在南方

 


小燕还讲到2008年汶川大地震。
当时她和她外婆在一起,幸好南充这边不是太厉害,房子却也震裂了不少呢。她说当时差点吓死我和外婆了。这次地震我也亲身感受过的,特别厉害,虽说当时我在银川,躺在工地的活动房床上呼呼大睡,可剧烈的震动将我从梦中惊醒,我还以为是哪个二货故意摇晃我的床呢!不一会便听见外边喊声大起,说是地震了!好多塔吊司机都吓的神情僵硬,毕竟塔吊那么高,想要爬下来也并非易事。幸好震源不在这一带。后来就听到好多四川工人都跑回了家,再后来从新闻上看到这是一次全国性或者可以说是世界性的大地震,十几万人在一瞬间糊里糊涂离开了这个美好的世界。而爸妈打电话问我们怎样时我说一切都好。我妈说她和我爸正在庄稼地里干活,听见大地深处一阵轰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14 00:51)
标签:

杂谈

分类: 有个姑娘在南方

 


洗了一个舒适的热水澡,我清清爽爽的走到了她面前,她像个静止的小柳树,望着我半天不言不语。
我觉得好笑,就揶揄说:平时叽叽喳喳的话不挺多的么,怎么这会儿不表达自个儿了?
她脸一红,有点不知所措的样子,她说:没有啊,你说就行了嘛,我保持矜持不行啊。
我思索了一会,觉得有道理,女孩嘛应该矜持矜持,哪能跟个麻雀似的没完没了哩。那行,我说就我说,我开始逼近她,我看着她开始闪烁不定的眼睛问:那你对我啥感觉呢?
她欣然明亮的目光变得粘稠起来,脸也更红了。她说:感觉嘛,当然有,就是不知道该怎么描述?
我继续逼近,她退无可退,靠着窗口低下了头,她能感受到我灼热的情绪像一堆燃烧的火,越来越旺,我声音都有点颤:难道你和我在一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04 00:09)
标签:

杂谈

 

2018年11月22日           

收拾了一早上,等到赶火车时依然差那么几十秒差点赶不上了。而造成这种极端后果的罪魁祸首就是何国庆。
今天应我们老板的指示我俩南下西安。直到坐上高铁时,我都无法数的清老板到底催了多少个电话。他总说坐上车了么,到哪里了?怎么回事?怎么那么拖拖拉拉的?好了,我一一应付了过去,反正他也看不到我们具体的行踪,总之,一句话,我们正全力赶路。
真想不通他早不通知晚不通知,偏偏要搞突然袭击,如今又不是战争年代,没必要整的一死一活的吧?而何国庆早不回家晚不回家偏偏这天早上非得回家,结果在自家附近的那道梁子上车轮打滑,爬不上来了。定西那几天连着下了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30 19:26)
标签:

杂谈

分类: 有个姑娘在南方

 

饭后我和杨晓燕在街道溜达,这里的人们生活安适,幸福,到处洋溢着富足小康的生活。人虽多,但不嘈杂,到处弥漫着江南古镇的闲适的情调,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或许对光阴倍加珍惜吧。
我不善于描写风景,但此刻,夜色漫来,一条小河弯弯绕绕穿过城市向着鳞次栉比的亭台楼阁远去,水面氤氲着一层淡淡的雾气,有风吹来,有股淡淡的甜味儿。我喜欢这里的建筑,也喜欢这里的花草,更喜欢眼前的这条小河以及倒影在河中的街灯,一切显得光怪陆离又宁静祥和,自有一番味道。顺着小河一直往回走,悠闲的人们缓缓渡着步子,身影也在华灯初上的夜色里若隐若现,这种感觉,让我倍加想将身边的女孩拉进怀中,忘我的亲吻。当情怀满满,最好的释放就是爱情。
我不想回到那个木楼了,更想沿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28 14:25)
标签:

杂谈

分类: 有个姑娘在南方

 

 

十一月的风在南方这座城也凉的厉害,特别这座木楼,感觉风从四面吹来,吹的人心荒芜。
这时从另外一间房跑过来一个孩子,三岁模样,对着杨晓燕一个劲儿的踢一只蓝色的皮球。孩子叫阳阳,是她大妈的孙子。
人家大妈也来了,看了看我,没任何表情,坐在对面一张比较高的床上,这时我才发现在这个不到十平米的房间内除了两张床外,并无其他家具,在我坐着的床上面的隔板上架着一台十七英寸的彩色电视,正播放着动画片儿。
我有点累,说实话特想睡觉,可出于礼貌我必须和她们交流。阳阳这孩子不怕生,和我玩了起来。玩了有一会儿,大妈开始发话了,她说四川方言,因此我不太明白,杨晓燕主动担任起了翻译。我尽量将话说得清楚,普通话说的不是太好,可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27 21:29)
标签:

杂谈

分类: 有个姑娘在南方

 

 

很快我们到了她姐租房的楼下。
一条很旧的街道,两边排列着鳞次栉比的楼房,因岁月的蹉跎,表面的装饰显得荒芜,斑驳。她姐家在最边上,下面两层钢筋混泥土的房,三楼是用木头搭起来的小木楼,看来是房东专门为出租搭建的,楼下左侧有条小河,里面蓝蓝绿绿的,散发着淡淡的臭味,无声表达着这座小城已在开发建设当中了,想到这条小河的臭水会一直排到了那条大江里,我的心就感到一阵发憷。人类的文明对大自然的破坏时时刻刻都在。
不过还好,小河很安静,没有任何一点情绪,任劳任怨,小河两旁都是青葱的草木,远处一块一块的农田告诉我,虽然已是冬天了,可这片土地依旧春意盎然,也让我明白,此时此刻我所在的位置。
我们走到木门前,她对着木门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19 23:07)
标签:

杂谈

分类: 有个姑娘在南方

 

 

当我心情复杂不知如何调剂时,离我较远的地方,一道黑影从朦胧的雾气中飘来。
我的眼睛一直没离开过那道逐渐靠近的身影。马路,雾气,远方飞驰而来的汽车,隐隐约约奔腾的江水声息,这一切组成了我们见面的具体背景,那样客观的见证着我们具有历史性的相逢。
是的,我们从虚幻中步入现实,带着各自陌生的气息,用各自的方式前来。而我几乎想透过云雾看清我朝思暮想的女孩,是否如视频中,如幻想中一样?其实,就算不一样,就算她现在是个丑八怪,我已是逃避不得了,因为她远远的看着我,在笑。那甜甜的笑容在深秋的季节那样温暖,我无法比拟她的微笑,像朵花吧?太俗了些,花像她吧?也略显矫情!而她的笑让我感受到的最真的信息就是我到家了。能给你如此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16 21:34)
标签:

杂谈

分类: 有个姑娘在南方

 

 

我找了一家理发店,剪了发,容光焕发的走出来,我想以新姿态去面对这个城市以及这个城市里的人,还有我最想念的姑娘。
理发挺贵的,要三十块,相比于我们小城,几乎够我一年的理发费用了。可我已经习惯了,因为,这是南方,距离我们小城两千多公里之遥,而经济不知领先我们多少年了。
杨晓燕说她所在的地方在开发区,我认为我能够找到她所说的开发区。她说让我打车,这样快些,因为挺远的,而我却没打车独个儿寻找。一来可以更深的了解这个城市,二来也可以省点儿钱,还有就是我在犹豫不知道怎样去面对这个女孩,距离越近越彷徨。虽然在电话里,网络中以恋人交往,可现实终究是现实,许多的东西都是不可控的。比如她的工作环境,她的家人,还有她的职业。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16 21:18)
标签:

杂谈

分类: 有个姑娘在南方

 

 

黎明在我浑浑噩噩的意识中到来了,整个候车大厅瞬间又挤满了人,我旁边那个外国小伙不知去了哪里,估计离开的早,我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了,我走进洗手间洗了一把脸,然后跟在人群后边儿,很多人都在等这趟车。
什么是动车?我确实还不太了解,因为没坐过,手中的车票都跟一般火车的不一样,感觉精致不少。顾名思义,我想它比一般的火车那是快多了,也许因为速度,才叫动车的吧?
当走进动车时对我这个北方土鳖的震惊不小。这是我见过的最豪华的火车了,一人一个座儿,前面还能放下来一个小平台,电脑大小,可以放书本,手机之类的。整个车厢精致,细腻,安静,座位上那么一躺,别提多舒服啦!真是没白来,长了见识。很幸运的我又买到了靠窗户的座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15 14:38)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笔记

 

我想记住这个冬天,而记住这个冬天离不开一场纷纷扬扬的飘雪。此时,写这篇文字时我的眼前正落着雪,真正的并非我想象中的雪。因为,以往我写雪时总是用记忆去写,因为我从未在正儿八经在下雪的时候去描写她。
更多的时候我是喜欢看雪而不是写雪,看多美啊,写起来就不一定美,因为我确实不知该如何描述,我宁可让这种美来自幻想而不是变成具体的毫无形状的文字。
雪,轻盈,她在风中漂浮,有时我会盯住一片雪看她下落的姿势,可她总是在空气中调皮的摇摆,似乎存心跟我逗着玩儿,像个调皮的孩子。当我不看她时,她却以最快的速度飘下去,粉身碎骨。
因为我站的那样高,一百米高,大片大片的雪花在我眼前如鹅毛般飞舞,飘落。而我却像个傻子待在不大不小的驾驶室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流窜做客
流窜做客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854
  • 关注人气: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