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基础资料
新浪微博
博文
(2019-03-21 10:40)
标签:

杂谈

分类: 西安笔记

 

    妻子有点事出去了,留下了我跟闺女看动画片小猪佩奇。
  闺女看得很认真,那眼神忘乎所以。我从闺女身上看到了曾经的我。记得那时厨房的大板箱上摆着台十七英寸的黑白电视,是妈妈在砖场上班时花一个月的工资买的。那时别提多兴奋了。虽然没几个台,动画片也不是整天都有,只有五点半时才会播,而且还会受到父母的限制,特别是爸爸。爸爸害怕费电,时常监督我们,一旦我们出去,哪怕一小会儿,回来时电视必定都是关着的。
  那时我最喜欢看的动画片就是大头儿子小头爸爸,龙珠,日本动画片一休,还有就是西游记了。或许还有很多,可时间太久,都忘了。那时我跟小妞一样,那么喜爱动画片。我不会跟爸爸一样在这个年纪对闺女进行限制的,要知道为了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20 09:36)
标签:

杂谈

分类: 西安笔记

 

 

夜晚,我拉开窗帘望着外边夜的轮廓,对面那条巷子一盏路灯散发着冰凉的白光,隐隐的,可以看到飘零的雪片。
已经很晚了,可我睡不着。我不知道这是多少次我在重复的动作,感觉时间对我来说无比珍贵,我害怕,某天醒来时,发现自己会很老很老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害怕老去的,时间在很多时候过得飞快,不知不觉一年结束了。不知不觉,又是一个具体的冬天了。
楼沿边那根排水管上冻结着长长一段冰,洁白光滑,我就望着那冰发呆,要多么重的寒气才能一点一滴的积累起来?假如摆放一台摄像机才能完整的看到整个过程,然后倍速播放才能看到神奇的一幕幕。这就是时间,当我们认真的仔细的去观察它时,它漫长的令人烦躁。
身边还有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9 18:54)
标签:

杂谈

分类: 西安笔记

 

 

回到小城的我时常会想起工地围墙外那道水泥硬化的路,上面散落着泥巴和沙粒,那上面同样印满了我踯躅而迷茫的脚步。在想到这些时我是那样拒绝再次回到那里去,可我能想得到,过几天,我还要去那边,继续我的迷惘。
世间有很多事不是情绪可以左右的了的,能征服我桀骜的唯有生活。
我站在自家门前拿着钥匙犹豫不决,我不知道该不该打开门走进去?我放下手中提着的毛栗子,是我刚才吃过饭路过自由街时买的。我迫不及待的吃了牛肉面,对于牛肉面的爱好成了我人生中不可抹去的一道印记,虽然牛肉面的调料大的足以在吃后嘴唇会瞬间干的翘起来,胃也不那么好受,可我依然那样馋,馋馋馋,一种不可自拔的病态的馋。有人说牛肉面中放了罂粟壳,跟吸毒没什么两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8 15:16)
标签:

杂谈

分类: 西安笔记

 


塔吊的资料成了一场笑话,之少在我看来就是。一个月了,假如不是中了邪我真不知如何来形容这次戏剧性的事件。我现在也只能用戏剧性来形容这次西安之行。
老板只是一句话,催催催,催工地领导,让他们办,可即使怎么催催催,事件本身却依然像个懒惰的软体动物般缓慢蠕动。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感觉像做梦,既然老板让坚守着岗位,让催催催,我也就每天去项目部走走程序。我问项目的管理人员,这资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慢?管理人员说我也不知道。有时我觉得整个工地不存在,只是梦境,我活在梦境中,难道我完蛋了?已经远离这个世界了?不然身边的事怎么那么不合常规?签个字,盖个章有那么难么?是领导确实忙?还是领导不作为?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我不懂,老板也不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7 11:11)
标签:

杂谈

分类: 西安笔记

 


剩下来的日子显得枯燥乏味,不知做什么好。我俩无所事事的过着日子,我们在挣钱,我们在养家,在这个远离亲情的地方,这个叫西安的陌生的城市。
过去的每一天我无不在想念我的闺女也想念我凶巴巴却让我难以怀恨的妻子,我知道我还是爱她的,只是我不知如何表达。似乎我也过了那个直率表达自己情感的年纪,一切深深地,浓重的想要说的真实的话,都梗塞喉头,不愿变成具体的话语,而我明白,每当我不想表达自己时是我最渴望表达自己的时候,可是,没有人会理解我。
有时我连自己都无法理解。
内心中总是涌动着一种情感,一种源于救赎或者自责的情感,可我总是漠视它的存在,因为我还没想好如何面对它,不是缺少勇气,而是害怕身边的一切最终会因此而远离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6 15:57)
标签:

杂谈

 

 

冬天已然过去,留下的痕迹,唯有回忆,那冷冷的空气,也诉说着幸福的镜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4 21:29)
标签:

杂谈

分类: 西安笔记

 


我跟何大沿着354乡道去斗门镇,这是唯一距离我们较近也有生活气息的村子了。即使这样,距离工地也要三公里。一路上可见到被拆迁的村舍,荒芜,零落,残垣断壁,冰冷的躺在长长的杂草丛中。
这条路车辆比较少,两边树木茂盛,荒草疯长,很多土地都被圈起来,立着个大门,挂着牌子,某某公司,某某单位。我跟何大讨论国家的发展,农民的生活,用我们局限的眼界发表着自己的看法。说着说着,谈到我们自己的未来。
我说一眨眼都老了,未来都不知干些啥?何大说还是回到农村,打工也不是个事,常年在外,也挣不了几个钱。我说你都试了一次,失败了。他说他的失败也是有原因的。确实是有原因,经营不善吧,也或者其他原因。不过他说的也对,再过几年我们老了,工地也不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0 09:55)
标签:

杂谈

分类: 西安笔记

 


早上六点多时手机短信就响了,一看是货车司机,他说他们到西安了,到哪边卸车?我回复说卸车的工人下午才能到,到时我再联系您们。他们再没回,估计找地方睡觉去了。一直到吃早餐时微信群热闹了起来,说何国庆已坐上高铁出发了。我问张平不是也让来么?怎么没来?张平说就两个车,两个人卸了就成了,他家里还忙着,腾不出时间来。我说那么大两个半挂车,两个人怎么卸?再说这边领导不让卸,估计到时候都是矛盾,我跟何大两个怎么对抗的了?问了老板,他说不清楚,后来才知道,估计老板也没打算让张平来。
十点多时货车司机打来电话,我便去项目部那条路口去接车。司机刚睡觉起来,正刷牙洗脸哩。我说工地在里边,还要绕一公里路。司机热了一会儿车,然后我带他们向工地开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09 08:37)
标签:

杂谈

分类: 西安笔记

 

 

刚下火车还没三分钟老板电话就来了,问我到哪里了?我说刚下火车。他说那就好,你赶紧上工地,工地领导打了好几个电话了。我说具体啥事儿?他说是资料和移塔吊的事。我说资料不是快妥了么,催什么?塔吊在那里放着好好的又移什么?老板说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早晨的西安灰蒙蒙一片,几点朦胧的灯光依旧疲倦的照耀着车站,人群汹涌着跟浪花一般卷向出口。我站在人群中戴好口罩,将帽子扣在头上,长长舒了一口气,贪婪的呼吸了几口相对清鲜的空气。我又回来了,大西安,可我怎么这么不喜欢您呢?
我打着导航将我带到五路口地铁站口,我在自动售票机前观望了好久。由于更换了路线,不得不重新寻找正确的线路,地铁这玩意儿也不常坐,一时又不知该如何选择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08 10:14)
标签:

杂谈

分类: 西安笔记

 


老板说让我准备下西安,说是工地催得紧。我说当天的高铁都没票了,只好晚上的普快了。为了将时间拖的长点儿,我一直将票买到晚上十一点半左右。幸亏现在的交通发达,遇上一天发一趟车,岂不内心痛苦。
又要远行,心里惆怅的厉害,虽说夫妻不怎么亲热,见了面不是动手就是动脚,时不时大眼瞪小眼,可毕竟亲情基础在那里,很多不舍却难以言说。
不知是真老了还是懒得表达了,很多甜言蜜语都如鲠在喉,不愿再拿出来随便使用,要放在以前,还不想着法子甜死人家女孩。
早上陪着闺女到外边大街上溜达了一圈,天气阴沉着,似乎想下雪。闺女穿戴的跟个粽子一样,戴着一顶橘红色棉帽,乳白色小口罩,花纹丝质围巾,看着无比可爱。我们在对面家具市场里边儿边转悠边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简介
抱歉,该用户没有填写任何资料
个人经历
抱歉,该用户没有填写任何资料
精品博文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草根名博
加载中…
博文
(2019-03-21 10:40)
标签:

杂谈

分类: 西安笔记

 

    妻子有点事出去了,留下了我跟闺女看动画片小猪佩奇。
  闺女看得很认真,那眼神忘乎所以。我从闺女身上看到了曾经的我。记得那时厨房的大板箱上摆着台十七英寸的黑白电视,是妈妈在砖场上班时花一个月的工资买的。那时别提多兴奋了。虽然没几个台,动画片也不是整天都有,只有五点半时才会播,而且还会受到父母的限制,特别是爸爸。爸爸害怕费电,时常监督我们,一旦我们出去,哪怕一小会儿,回来时电视必定都是关着的。
  那时我最喜欢看的动画片就是大头儿子小头爸爸,龙珠,日本动画片一休,还有就是西游记了。或许还有很多,可时间太久,都忘了。那时我跟小妞一样,那么喜爱动画片。我不会跟爸爸一样在这个年纪对闺女进行限制的,要知道为了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20 09:36)
标签:

杂谈

分类: 西安笔记

 

 

夜晚,我拉开窗帘望着外边夜的轮廓,对面那条巷子一盏路灯散发着冰凉的白光,隐隐的,可以看到飘零的雪片。
已经很晚了,可我睡不着。我不知道这是多少次我在重复的动作,感觉时间对我来说无比珍贵,我害怕,某天醒来时,发现自己会很老很老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害怕老去的,时间在很多时候过得飞快,不知不觉一年结束了。不知不觉,又是一个具体的冬天了。
楼沿边那根排水管上冻结着长长一段冰,洁白光滑,我就望着那冰发呆,要多么重的寒气才能一点一滴的积累起来?假如摆放一台摄像机才能完整的看到整个过程,然后倍速播放才能看到神奇的一幕幕。这就是时间,当我们认真的仔细的去观察它时,它漫长的令人烦躁。
身边还有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9 18:54)
标签:

杂谈

分类: 西安笔记

 

 

回到小城的我时常会想起工地围墙外那道水泥硬化的路,上面散落着泥巴和沙粒,那上面同样印满了我踯躅而迷茫的脚步。在想到这些时我是那样拒绝再次回到那里去,可我能想得到,过几天,我还要去那边,继续我的迷惘。
世间有很多事不是情绪可以左右的了的,能征服我桀骜的唯有生活。
我站在自家门前拿着钥匙犹豫不决,我不知道该不该打开门走进去?我放下手中提着的毛栗子,是我刚才吃过饭路过自由街时买的。我迫不及待的吃了牛肉面,对于牛肉面的爱好成了我人生中不可抹去的一道印记,虽然牛肉面的调料大的足以在吃后嘴唇会瞬间干的翘起来,胃也不那么好受,可我依然那样馋,馋馋馋,一种不可自拔的病态的馋。有人说牛肉面中放了罂粟壳,跟吸毒没什么两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8 15:16)
标签:

杂谈

分类: 西安笔记

 


塔吊的资料成了一场笑话,之少在我看来就是。一个月了,假如不是中了邪我真不知如何来形容这次戏剧性的事件。我现在也只能用戏剧性来形容这次西安之行。
老板只是一句话,催催催,催工地领导,让他们办,可即使怎么催催催,事件本身却依然像个懒惰的软体动物般缓慢蠕动。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感觉像做梦,既然老板让坚守着岗位,让催催催,我也就每天去项目部走走程序。我问项目的管理人员,这资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慢?管理人员说我也不知道。有时我觉得整个工地不存在,只是梦境,我活在梦境中,难道我完蛋了?已经远离这个世界了?不然身边的事怎么那么不合常规?签个字,盖个章有那么难么?是领导确实忙?还是领导不作为?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我不懂,老板也不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7 11:11)
标签:

杂谈

分类: 西安笔记

 


剩下来的日子显得枯燥乏味,不知做什么好。我俩无所事事的过着日子,我们在挣钱,我们在养家,在这个远离亲情的地方,这个叫西安的陌生的城市。
过去的每一天我无不在想念我的闺女也想念我凶巴巴却让我难以怀恨的妻子,我知道我还是爱她的,只是我不知如何表达。似乎我也过了那个直率表达自己情感的年纪,一切深深地,浓重的想要说的真实的话,都梗塞喉头,不愿变成具体的话语,而我明白,每当我不想表达自己时是我最渴望表达自己的时候,可是,没有人会理解我。
有时我连自己都无法理解。
内心中总是涌动着一种情感,一种源于救赎或者自责的情感,可我总是漠视它的存在,因为我还没想好如何面对它,不是缺少勇气,而是害怕身边的一切最终会因此而远离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6 15:57)
标签:

杂谈

 

 

冬天已然过去,留下的痕迹,唯有回忆,那冷冷的空气,也诉说着幸福的镜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4 21:29)
标签:

杂谈

分类: 西安笔记

 


我跟何大沿着354乡道去斗门镇,这是唯一距离我们较近也有生活气息的村子了。即使这样,距离工地也要三公里。一路上可见到被拆迁的村舍,荒芜,零落,残垣断壁,冰冷的躺在长长的杂草丛中。
这条路车辆比较少,两边树木茂盛,荒草疯长,很多土地都被圈起来,立着个大门,挂着牌子,某某公司,某某单位。我跟何大讨论国家的发展,农民的生活,用我们局限的眼界发表着自己的看法。说着说着,谈到我们自己的未来。
我说一眨眼都老了,未来都不知干些啥?何大说还是回到农村,打工也不是个事,常年在外,也挣不了几个钱。我说你都试了一次,失败了。他说他的失败也是有原因的。确实是有原因,经营不善吧,也或者其他原因。不过他说的也对,再过几年我们老了,工地也不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0 09:55)
标签:

杂谈

分类: 西安笔记

 


早上六点多时手机短信就响了,一看是货车司机,他说他们到西安了,到哪边卸车?我回复说卸车的工人下午才能到,到时我再联系您们。他们再没回,估计找地方睡觉去了。一直到吃早餐时微信群热闹了起来,说何国庆已坐上高铁出发了。我问张平不是也让来么?怎么没来?张平说就两个车,两个人卸了就成了,他家里还忙着,腾不出时间来。我说那么大两个半挂车,两个人怎么卸?再说这边领导不让卸,估计到时候都是矛盾,我跟何大两个怎么对抗的了?问了老板,他说不清楚,后来才知道,估计老板也没打算让张平来。
十点多时货车司机打来电话,我便去项目部那条路口去接车。司机刚睡觉起来,正刷牙洗脸哩。我说工地在里边,还要绕一公里路。司机热了一会儿车,然后我带他们向工地开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09 08:37)
标签:

杂谈

分类: 西安笔记

 

 

刚下火车还没三分钟老板电话就来了,问我到哪里了?我说刚下火车。他说那就好,你赶紧上工地,工地领导打了好几个电话了。我说具体啥事儿?他说是资料和移塔吊的事。我说资料不是快妥了么,催什么?塔吊在那里放着好好的又移什么?老板说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早晨的西安灰蒙蒙一片,几点朦胧的灯光依旧疲倦的照耀着车站,人群汹涌着跟浪花一般卷向出口。我站在人群中戴好口罩,将帽子扣在头上,长长舒了一口气,贪婪的呼吸了几口相对清鲜的空气。我又回来了,大西安,可我怎么这么不喜欢您呢?
我打着导航将我带到五路口地铁站口,我在自动售票机前观望了好久。由于更换了路线,不得不重新寻找正确的线路,地铁这玩意儿也不常坐,一时又不知该如何选择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08 10:14)
标签:

杂谈

分类: 西安笔记

 


老板说让我准备下西安,说是工地催得紧。我说当天的高铁都没票了,只好晚上的普快了。为了将时间拖的长点儿,我一直将票买到晚上十一点半左右。幸亏现在的交通发达,遇上一天发一趟车,岂不内心痛苦。
又要远行,心里惆怅的厉害,虽说夫妻不怎么亲热,见了面不是动手就是动脚,时不时大眼瞪小眼,可毕竟亲情基础在那里,很多不舍却难以言说。
不知是真老了还是懒得表达了,很多甜言蜜语都如鲠在喉,不愿再拿出来随便使用,要放在以前,还不想着法子甜死人家女孩。
早上陪着闺女到外边大街上溜达了一圈,天气阴沉着,似乎想下雪。闺女穿戴的跟个粽子一样,戴着一顶橘红色棉帽,乳白色小口罩,花纹丝质围巾,看着无比可爱。我们在对面家具市场里边儿边转悠边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博文
(2019-03-21 10:40)
标签:

杂谈

分类: 西安笔记

 

    妻子有点事出去了,留下了我跟闺女看动画片小猪佩奇。
  闺女看得很认真,那眼神忘乎所以。我从闺女身上看到了曾经的我。记得那时厨房的大板箱上摆着台十七英寸的黑白电视,是妈妈在砖场上班时花一个月的工资买的。那时别提多兴奋了。虽然没几个台,动画片也不是整天都有,只有五点半时才会播,而且还会受到父母的限制,特别是爸爸。爸爸害怕费电,时常监督我们,一旦我们出去,哪怕一小会儿,回来时电视必定都是关着的。
  那时我最喜欢看的动画片就是大头儿子小头爸爸,龙珠,日本动画片一休,还有就是西游记了。或许还有很多,可时间太久,都忘了。那时我跟小妞一样,那么喜爱动画片。我不会跟爸爸一样在这个年纪对闺女进行限制的,要知道为了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20 09:36)
标签:

杂谈

分类: 西安笔记

 

 

夜晚,我拉开窗帘望着外边夜的轮廓,对面那条巷子一盏路灯散发着冰凉的白光,隐隐的,可以看到飘零的雪片。
已经很晚了,可我睡不着。我不知道这是多少次我在重复的动作,感觉时间对我来说无比珍贵,我害怕,某天醒来时,发现自己会很老很老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害怕老去的,时间在很多时候过得飞快,不知不觉一年结束了。不知不觉,又是一个具体的冬天了。
楼沿边那根排水管上冻结着长长一段冰,洁白光滑,我就望着那冰发呆,要多么重的寒气才能一点一滴的积累起来?假如摆放一台摄像机才能完整的看到整个过程,然后倍速播放才能看到神奇的一幕幕。这就是时间,当我们认真的仔细的去观察它时,它漫长的令人烦躁。
身边还有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9 18:54)
标签:

杂谈

分类: 西安笔记

 

 

回到小城的我时常会想起工地围墙外那道水泥硬化的路,上面散落着泥巴和沙粒,那上面同样印满了我踯躅而迷茫的脚步。在想到这些时我是那样拒绝再次回到那里去,可我能想得到,过几天,我还要去那边,继续我的迷惘。
世间有很多事不是情绪可以左右的了的,能征服我桀骜的唯有生活。
我站在自家门前拿着钥匙犹豫不决,我不知道该不该打开门走进去?我放下手中提着的毛栗子,是我刚才吃过饭路过自由街时买的。我迫不及待的吃了牛肉面,对于牛肉面的爱好成了我人生中不可抹去的一道印记,虽然牛肉面的调料大的足以在吃后嘴唇会瞬间干的翘起来,胃也不那么好受,可我依然那样馋,馋馋馋,一种不可自拔的病态的馋。有人说牛肉面中放了罂粟壳,跟吸毒没什么两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8 15:16)
标签:

杂谈

分类: 西安笔记

 


塔吊的资料成了一场笑话,之少在我看来就是。一个月了,假如不是中了邪我真不知如何来形容这次戏剧性的事件。我现在也只能用戏剧性来形容这次西安之行。
老板只是一句话,催催催,催工地领导,让他们办,可即使怎么催催催,事件本身却依然像个懒惰的软体动物般缓慢蠕动。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感觉像做梦,既然老板让坚守着岗位,让催催催,我也就每天去项目部走走程序。我问项目的管理人员,这资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慢?管理人员说我也不知道。有时我觉得整个工地不存在,只是梦境,我活在梦境中,难道我完蛋了?已经远离这个世界了?不然身边的事怎么那么不合常规?签个字,盖个章有那么难么?是领导确实忙?还是领导不作为?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我不懂,老板也不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7 11:11)
标签:

杂谈

分类: 西安笔记

 


剩下来的日子显得枯燥乏味,不知做什么好。我俩无所事事的过着日子,我们在挣钱,我们在养家,在这个远离亲情的地方,这个叫西安的陌生的城市。
过去的每一天我无不在想念我的闺女也想念我凶巴巴却让我难以怀恨的妻子,我知道我还是爱她的,只是我不知如何表达。似乎我也过了那个直率表达自己情感的年纪,一切深深地,浓重的想要说的真实的话,都梗塞喉头,不愿变成具体的话语,而我明白,每当我不想表达自己时是我最渴望表达自己的时候,可是,没有人会理解我。
有时我连自己都无法理解。
内心中总是涌动着一种情感,一种源于救赎或者自责的情感,可我总是漠视它的存在,因为我还没想好如何面对它,不是缺少勇气,而是害怕身边的一切最终会因此而远离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6 15:57)
标签:

杂谈

 

 

冬天已然过去,留下的痕迹,唯有回忆,那冷冷的空气,也诉说着幸福的镜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4 21:29)
标签:

杂谈

分类: 西安笔记

 


我跟何大沿着354乡道去斗门镇,这是唯一距离我们较近也有生活气息的村子了。即使这样,距离工地也要三公里。一路上可见到被拆迁的村舍,荒芜,零落,残垣断壁,冰冷的躺在长长的杂草丛中。
这条路车辆比较少,两边树木茂盛,荒草疯长,很多土地都被圈起来,立着个大门,挂着牌子,某某公司,某某单位。我跟何大讨论国家的发展,农民的生活,用我们局限的眼界发表着自己的看法。说着说着,谈到我们自己的未来。
我说一眨眼都老了,未来都不知干些啥?何大说还是回到农村,打工也不是个事,常年在外,也挣不了几个钱。我说你都试了一次,失败了。他说他的失败也是有原因的。确实是有原因,经营不善吧,也或者其他原因。不过他说的也对,再过几年我们老了,工地也不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0 09:55)
标签:

杂谈

分类: 西安笔记

 


早上六点多时手机短信就响了,一看是货车司机,他说他们到西安了,到哪边卸车?我回复说卸车的工人下午才能到,到时我再联系您们。他们再没回,估计找地方睡觉去了。一直到吃早餐时微信群热闹了起来,说何国庆已坐上高铁出发了。我问张平不是也让来么?怎么没来?张平说就两个车,两个人卸了就成了,他家里还忙着,腾不出时间来。我说那么大两个半挂车,两个人怎么卸?再说这边领导不让卸,估计到时候都是矛盾,我跟何大两个怎么对抗的了?问了老板,他说不清楚,后来才知道,估计老板也没打算让张平来。
十点多时货车司机打来电话,我便去项目部那条路口去接车。司机刚睡觉起来,正刷牙洗脸哩。我说工地在里边,还要绕一公里路。司机热了一会儿车,然后我带他们向工地开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09 08:37)
标签:

杂谈

分类: 西安笔记

 

 

刚下火车还没三分钟老板电话就来了,问我到哪里了?我说刚下火车。他说那就好,你赶紧上工地,工地领导打了好几个电话了。我说具体啥事儿?他说是资料和移塔吊的事。我说资料不是快妥了么,催什么?塔吊在那里放着好好的又移什么?老板说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早晨的西安灰蒙蒙一片,几点朦胧的灯光依旧疲倦的照耀着车站,人群汹涌着跟浪花一般卷向出口。我站在人群中戴好口罩,将帽子扣在头上,长长舒了一口气,贪婪的呼吸了几口相对清鲜的空气。我又回来了,大西安,可我怎么这么不喜欢您呢?
我打着导航将我带到五路口地铁站口,我在自动售票机前观望了好久。由于更换了路线,不得不重新寻找正确的线路,地铁这玩意儿也不常坐,一时又不知该如何选择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08 10:14)
标签:

杂谈

分类: 西安笔记

 


老板说让我准备下西安,说是工地催得紧。我说当天的高铁都没票了,只好晚上的普快了。为了将时间拖的长点儿,我一直将票买到晚上十一点半左右。幸亏现在的交通发达,遇上一天发一趟车,岂不内心痛苦。
又要远行,心里惆怅的厉害,虽说夫妻不怎么亲热,见了面不是动手就是动脚,时不时大眼瞪小眼,可毕竟亲情基础在那里,很多不舍却难以言说。
不知是真老了还是懒得表达了,很多甜言蜜语都如鲠在喉,不愿再拿出来随便使用,要放在以前,还不想着法子甜死人家女孩。
早上陪着闺女到外边大街上溜达了一圈,天气阴沉着,似乎想下雪。闺女穿戴的跟个粽子一样,戴着一顶橘红色棉帽,乳白色小口罩,花纹丝质围巾,看着无比可爱。我们在对面家具市场里边儿边转悠边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流窜做客
流窜做客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072
  • 关注人气: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