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基础资料
新浪微博
博文
(2018-09-24 08:59)
标签:

杂谈

分类: 关于许超的爱情笔记

 

    我们说好的我去兰州看你,没想到你平生第一次给我们的爱情算了一次账。你说我从银川赶到兰州,再从兰州返回去,期间的路费就是相当一笔钱,到了兰州不还得住宾馆,吃饭啊,逛街啊,少说也得好几百,与其这样还不如你来银川。
  面对电话中你掐着指头算账的模样想想都可爱,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你有了这个意识。
  “那你的工作怎么办?”我说。
  “银川也可以找工作啊,我觉得当前还是跟你在一起好些。”你说。
  “怎么突然想通啦!”
  “看你上下奔波的,我于心不忍,再说了,你比我挣的多,上上下下的太耽误了,得不偿失,还是我这个闲人来来去去的好。”
  “话可不能这样说,你的工作也同样重要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关于许超的爱情笔记

 

        你该知道此刻我正在想念着你
  回想我们已经拥有的美好的回忆。
  一切欢乐和不容易都瞬间逝去,
  现在只是孤单的我遥远的你。
  也许你我时常出现在彼此梦里,
  可醒来后又要重新调整距离。
  最不能忍受不能拥有共同的温柔,
  心中默默祈祷上帝的保佑
  …
  此刻听着窦唯的《上帝保佑》,心再也不能安静。这是什么岁月了?什么世界了?像梦,而我做的却是世界上最难以理解的梦!
  是啊,我该虔诚的祷告上天,让它将真实的我回归,不再让我像潮中的浪花一样,涨退不停,我需要安定,一个安定的自我,安定的爱情,更需要安定的幸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大事小谈

 

 

读张贤亮先生的第一本书叫《习惯死亡》,当时是受着书名的冷色调吸引的我。人过了三十,对于死,或多或少的幻想过。真的,如今社会,意外太多了,简直防不胜防,对于死我从不避讳去谈它,对于它真实的存在是每个人要具体去面对的事。
这本小说不怎么好读,原因是你找不出该有的故事情节,它完全是心事化的,意识化的,心理化的,抽象化的。先生写他对社会的思考,对人类命运的同情,对时代思想某个阶段偏离人性的呐喊,对个人在集体活动中被孤立的仿徨!先生的每一个文字似乎都浸透在忧伤中,那是时代的忧伤,是知识分子怀才不遇的忧伤,是空怀大智慧却生存在一个价值观颠倒的世界里的忧伤,太多太多的忧伤,以至于忧伤至死的心理预期。因此先生的思想一直在“死亡”边缘徘徊,思考,挣扎。
我喜欢先生的书,喜欢他内心深处的桀骜和对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关于许超的爱情笔记

 


当许城和孟小琪的“爱情故事”发生后我一直认为是世界疯了,也可以说我跳进了一个颠倒的世界状态之中,也可以说我被神秘的物质带到了一个没有任何价值体系超现实的维度之中,才会有前面所遇到的跟自己的肢体,田野以及狗出现的对话,我不得不对自己的精神状态做一次深层次的剖析研究,否则,此种状态持续下去极有可能发生更大的后果,而这种后果是任何一个正常人无法预料到的。
而在我回归正常人之前,我束缚着最后一点理性的认知去找了许城,我决定跟许城当面对质,我要看着他的眼睛了解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我明白我们是亲兄弟,对有些事不可能斤斤计较的,可这件事它关乎太多的因素,至少已经触及到了我正常的思考和生活。另外我还有一个考虑就是孟小琪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关于许超的爱情笔记

 


我走了,孟小琪,请让我严肃的认真的再这样叫你的名字。我一步一回头,逐渐远离这片熟悉的乡土。
时间是五点一刻,黄昏再次在我的生命里成了悲伤的底色,单独的黄昏已让我不可忍受,加上分手的痛苦这是让我立刻接受死亡的邀请么?我与死亡有着更加亲近的关系,如今更是亲上加亲。
我们算分手了么?
这是我无法接受的问题,虽说你亲口承认你对许城的爱情,可我总觉得不真实。是不是连续的长途跋涉让我失去着理性的思考抑或爱你过分深入让我变得偏执,除了一味跟你在一起,其他任何东西都已无法改变你在我内心深处的某种状态?
我边走边猜测,我打算赶最后一班车去市里,然后坐火车返程。家就在一公里开外,可哪有勇气回呀,回到家该怎样说?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关于许超的爱情笔记

 

    当我从你的邻居家出来时我看见你爷爷奶奶正坐在门口的小板凳上晒太阳。你家跟你爷爷家只隔着一堵墙,你爷爷奶奶独自生活。我一直想不通为何儿女们长大后总是跟父母过不到一起呢?都是一把屎一把尿抚养长大的怎么会产生心灵上的隔阂呢?以前或许我不懂这些,毕竟年轻人有年轻人的世界,老人不懂年轻人的世界,可不懂归不懂,并不一定要分离啊,父母年纪大了需要人照顾,难道做子女的就没这点良心?结婚后有了自己的闺女我才懂得亲情有多珍贵,也深刻体悟到父母对我们无私的关爱,是用任何价值都交换不了的。
  随着我也看到了你,这让我很意外,难道你刚才在你爷爷奶奶家?你也看到了我,你抬头看我的样子很无辜,像个孩子。我看不出我们之间的任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大事小谈

 


2008年是不同寻常的一年。
对你来说你找到了一个行业,养家糊口的行业,而且一干就是九年,九年之后会怎样谁都说不清,用你的话说活到哪天说哪天。
2008年对于祖国来说,是沉痛难愈的一年,这一年汶川大地震,震惊全国,震惊世界。
那时你还是个学徒,你所学的机械是建筑起重机,俗称塔吊。这个巨形铁兽对刚接触的你来说无疑是神奇的。那么高,人要从直竖着的阶梯上爬上去,然后坐在小小的驾驶室内操作它,让它灵活的将重型建筑材料吊到该放的位置。那年你刚好二十岁,处在双十年华的美好岁月。那时你对生活还没啥理解,你只是顺着人们所说的固定价值观去争取正常的生活。何谓正常的生活?难道从小长到大,融入了社会,心理,生理,意识,人格,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关于许超的爱情笔记

 


我终于出现在你家门口了,我疲惫不堪的站在明亮的有点过分的天空下,我用力的呼吸了几口气,试图保持内心的平和,我不想让你看出太多的痛苦。真的,有那么几个瞬间我觉得你不配让我痛苦,我的爱那么纯净,蓝的像天空,白的如云朵,黄的好比田野,可你呢?你平白无故给我抹上了乱七八糟的颜色,你怎么就没点审美呢,难道你的人生也是五颜六色的么?
你们家周围的树很绿,绿到我心底发凉,前一次来时太过紧张没怎么注意,今天我意外获得了一种欣赏的权利。除了田野变绿了,你家门前的果树上还结着一串串绿色的果子,看着挺可爱的。我今天穿着一件黄色的运动单衣,蓝色的牛仔裤,我觉得我很青春,我有意识的打整了一下周身的土,将褶皱处抻了抻。我即将看到你,你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16 10:51)
标签:

杂谈

分类: 假如,你是我

 


从来不曾忘你和我并肩走过的那段岁月,简短的让人凝眉落泪。
我不是娇情的人,可我伤怀累累,不舍昼夜的思念。你的样子留在了许多年前那个夏天,芬芳的花朵和田野的粗砺气息总在勾勒着我们青春的脸颊。
总是想不透时光是怎样流失的,忆当初昼夜的折磨与挣扎只愿时间一下远去,带我出离苦海,让我继续苟延残喘。如今记忆历久弥新,可对伤痛的淡忘让我更加分离出爱你的脉络。
假如你和我一样,是否也会站在一个落着雨瓣儿的清晨思念我们走过的年少轻狂?在那个赤裸裸的青春面前,我们的呼吸那样清香可闻,你脸上的泪珠收藏着心灵的感悟,让寂寞的人看了无比的珍惜。
假如你和我一样,也许你会在未来的某个时间向我疯狂奔来,看我衣衫单薄,心疼我忧伤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关于许超的爱情笔记

 


定西小城孤独的迷惑的看着我回来,我难过的站在火车站那条长长的马路上认真的想要看透这个小城,可小城虽小,它并不透明。我不知这个家乡的小城会不会容纳我这个精神和肉体上已然无家可归的人。
古老的小城并不懂我的孤单,这里的人一如既往的生活着,至少表面看不出任何波澜。车站上人影幢幢,南来北去,一车一车的人被送走,一车一车的人被拉来,下车的人有跟我一样迷惘的看着明亮的天空叹口气,裹紧衣衫背着包裹消失在人群中。
我走到买柚桃的小摊前,一个上了年纪的大妈,见我来用最熟悉的家乡话问我好,问候那么纯粹,自然,亲切,面对着久违的乡音,我一度黯然神伤,我难过,如果此刻你在身边该多好,我一定要带你走遍小城的角角落落,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简介
抱歉,该用户没有填写任何资料
个人经历
抱歉,该用户没有填写任何资料
精品博文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草根名博
加载中…
博文
(2018-09-24 08:59)
标签:

杂谈

分类: 关于许超的爱情笔记

 

    我们说好的我去兰州看你,没想到你平生第一次给我们的爱情算了一次账。你说我从银川赶到兰州,再从兰州返回去,期间的路费就是相当一笔钱,到了兰州不还得住宾馆,吃饭啊,逛街啊,少说也得好几百,与其这样还不如你来银川。
  面对电话中你掐着指头算账的模样想想都可爱,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你有了这个意识。
  “那你的工作怎么办?”我说。
  “银川也可以找工作啊,我觉得当前还是跟你在一起好些。”你说。
  “怎么突然想通啦!”
  “看你上下奔波的,我于心不忍,再说了,你比我挣的多,上上下下的太耽误了,得不偿失,还是我这个闲人来来去去的好。”
  “话可不能这样说,你的工作也同样重要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关于许超的爱情笔记

 

        你该知道此刻我正在想念着你
  回想我们已经拥有的美好的回忆。
  一切欢乐和不容易都瞬间逝去,
  现在只是孤单的我遥远的你。
  也许你我时常出现在彼此梦里,
  可醒来后又要重新调整距离。
  最不能忍受不能拥有共同的温柔,
  心中默默祈祷上帝的保佑
  …
  此刻听着窦唯的《上帝保佑》,心再也不能安静。这是什么岁月了?什么世界了?像梦,而我做的却是世界上最难以理解的梦!
  是啊,我该虔诚的祷告上天,让它将真实的我回归,不再让我像潮中的浪花一样,涨退不停,我需要安定,一个安定的自我,安定的爱情,更需要安定的幸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大事小谈

 

 

读张贤亮先生的第一本书叫《习惯死亡》,当时是受着书名的冷色调吸引的我。人过了三十,对于死,或多或少的幻想过。真的,如今社会,意外太多了,简直防不胜防,对于死我从不避讳去谈它,对于它真实的存在是每个人要具体去面对的事。
这本小说不怎么好读,原因是你找不出该有的故事情节,它完全是心事化的,意识化的,心理化的,抽象化的。先生写他对社会的思考,对人类命运的同情,对时代思想某个阶段偏离人性的呐喊,对个人在集体活动中被孤立的仿徨!先生的每一个文字似乎都浸透在忧伤中,那是时代的忧伤,是知识分子怀才不遇的忧伤,是空怀大智慧却生存在一个价值观颠倒的世界里的忧伤,太多太多的忧伤,以至于忧伤至死的心理预期。因此先生的思想一直在“死亡”边缘徘徊,思考,挣扎。
我喜欢先生的书,喜欢他内心深处的桀骜和对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关于许超的爱情笔记

 


当许城和孟小琪的“爱情故事”发生后我一直认为是世界疯了,也可以说我跳进了一个颠倒的世界状态之中,也可以说我被神秘的物质带到了一个没有任何价值体系超现实的维度之中,才会有前面所遇到的跟自己的肢体,田野以及狗出现的对话,我不得不对自己的精神状态做一次深层次的剖析研究,否则,此种状态持续下去极有可能发生更大的后果,而这种后果是任何一个正常人无法预料到的。
而在我回归正常人之前,我束缚着最后一点理性的认知去找了许城,我决定跟许城当面对质,我要看着他的眼睛了解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我明白我们是亲兄弟,对有些事不可能斤斤计较的,可这件事它关乎太多的因素,至少已经触及到了我正常的思考和生活。另外我还有一个考虑就是孟小琪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关于许超的爱情笔记

 


我走了,孟小琪,请让我严肃的认真的再这样叫你的名字。我一步一回头,逐渐远离这片熟悉的乡土。
时间是五点一刻,黄昏再次在我的生命里成了悲伤的底色,单独的黄昏已让我不可忍受,加上分手的痛苦这是让我立刻接受死亡的邀请么?我与死亡有着更加亲近的关系,如今更是亲上加亲。
我们算分手了么?
这是我无法接受的问题,虽说你亲口承认你对许城的爱情,可我总觉得不真实。是不是连续的长途跋涉让我失去着理性的思考抑或爱你过分深入让我变得偏执,除了一味跟你在一起,其他任何东西都已无法改变你在我内心深处的某种状态?
我边走边猜测,我打算赶最后一班车去市里,然后坐火车返程。家就在一公里开外,可哪有勇气回呀,回到家该怎样说?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关于许超的爱情笔记

 

    当我从你的邻居家出来时我看见你爷爷奶奶正坐在门口的小板凳上晒太阳。你家跟你爷爷家只隔着一堵墙,你爷爷奶奶独自生活。我一直想不通为何儿女们长大后总是跟父母过不到一起呢?都是一把屎一把尿抚养长大的怎么会产生心灵上的隔阂呢?以前或许我不懂这些,毕竟年轻人有年轻人的世界,老人不懂年轻人的世界,可不懂归不懂,并不一定要分离啊,父母年纪大了需要人照顾,难道做子女的就没这点良心?结婚后有了自己的闺女我才懂得亲情有多珍贵,也深刻体悟到父母对我们无私的关爱,是用任何价值都交换不了的。
  随着我也看到了你,这让我很意外,难道你刚才在你爷爷奶奶家?你也看到了我,你抬头看我的样子很无辜,像个孩子。我看不出我们之间的任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大事小谈

 


2008年是不同寻常的一年。
对你来说你找到了一个行业,养家糊口的行业,而且一干就是九年,九年之后会怎样谁都说不清,用你的话说活到哪天说哪天。
2008年对于祖国来说,是沉痛难愈的一年,这一年汶川大地震,震惊全国,震惊世界。
那时你还是个学徒,你所学的机械是建筑起重机,俗称塔吊。这个巨形铁兽对刚接触的你来说无疑是神奇的。那么高,人要从直竖着的阶梯上爬上去,然后坐在小小的驾驶室内操作它,让它灵活的将重型建筑材料吊到该放的位置。那年你刚好二十岁,处在双十年华的美好岁月。那时你对生活还没啥理解,你只是顺着人们所说的固定价值观去争取正常的生活。何谓正常的生活?难道从小长到大,融入了社会,心理,生理,意识,人格,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关于许超的爱情笔记

 


我终于出现在你家门口了,我疲惫不堪的站在明亮的有点过分的天空下,我用力的呼吸了几口气,试图保持内心的平和,我不想让你看出太多的痛苦。真的,有那么几个瞬间我觉得你不配让我痛苦,我的爱那么纯净,蓝的像天空,白的如云朵,黄的好比田野,可你呢?你平白无故给我抹上了乱七八糟的颜色,你怎么就没点审美呢,难道你的人生也是五颜六色的么?
你们家周围的树很绿,绿到我心底发凉,前一次来时太过紧张没怎么注意,今天我意外获得了一种欣赏的权利。除了田野变绿了,你家门前的果树上还结着一串串绿色的果子,看着挺可爱的。我今天穿着一件黄色的运动单衣,蓝色的牛仔裤,我觉得我很青春,我有意识的打整了一下周身的土,将褶皱处抻了抻。我即将看到你,你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16 10:51)
标签:

杂谈

分类: 假如,你是我

 


从来不曾忘你和我并肩走过的那段岁月,简短的让人凝眉落泪。
我不是娇情的人,可我伤怀累累,不舍昼夜的思念。你的样子留在了许多年前那个夏天,芬芳的花朵和田野的粗砺气息总在勾勒着我们青春的脸颊。
总是想不透时光是怎样流失的,忆当初昼夜的折磨与挣扎只愿时间一下远去,带我出离苦海,让我继续苟延残喘。如今记忆历久弥新,可对伤痛的淡忘让我更加分离出爱你的脉络。
假如你和我一样,是否也会站在一个落着雨瓣儿的清晨思念我们走过的年少轻狂?在那个赤裸裸的青春面前,我们的呼吸那样清香可闻,你脸上的泪珠收藏着心灵的感悟,让寂寞的人看了无比的珍惜。
假如你和我一样,也许你会在未来的某个时间向我疯狂奔来,看我衣衫单薄,心疼我忧伤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关于许超的爱情笔记

 


定西小城孤独的迷惑的看着我回来,我难过的站在火车站那条长长的马路上认真的想要看透这个小城,可小城虽小,它并不透明。我不知这个家乡的小城会不会容纳我这个精神和肉体上已然无家可归的人。
古老的小城并不懂我的孤单,这里的人一如既往的生活着,至少表面看不出任何波澜。车站上人影幢幢,南来北去,一车一车的人被送走,一车一车的人被拉来,下车的人有跟我一样迷惘的看着明亮的天空叹口气,裹紧衣衫背着包裹消失在人群中。
我走到买柚桃的小摊前,一个上了年纪的大妈,见我来用最熟悉的家乡话问我好,问候那么纯粹,自然,亲切,面对着久违的乡音,我一度黯然神伤,我难过,如果此刻你在身边该多好,我一定要带你走遍小城的角角落落,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博文
(2018-09-24 08:59)
标签:

杂谈

分类: 关于许超的爱情笔记

 

    我们说好的我去兰州看你,没想到你平生第一次给我们的爱情算了一次账。你说我从银川赶到兰州,再从兰州返回去,期间的路费就是相当一笔钱,到了兰州不还得住宾馆,吃饭啊,逛街啊,少说也得好几百,与其这样还不如你来银川。
  面对电话中你掐着指头算账的模样想想都可爱,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你有了这个意识。
  “那你的工作怎么办?”我说。
  “银川也可以找工作啊,我觉得当前还是跟你在一起好些。”你说。
  “怎么突然想通啦!”
  “看你上下奔波的,我于心不忍,再说了,你比我挣的多,上上下下的太耽误了,得不偿失,还是我这个闲人来来去去的好。”
  “话可不能这样说,你的工作也同样重要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关于许超的爱情笔记

 

        你该知道此刻我正在想念着你
  回想我们已经拥有的美好的回忆。
  一切欢乐和不容易都瞬间逝去,
  现在只是孤单的我遥远的你。
  也许你我时常出现在彼此梦里,
  可醒来后又要重新调整距离。
  最不能忍受不能拥有共同的温柔,
  心中默默祈祷上帝的保佑
  …
  此刻听着窦唯的《上帝保佑》,心再也不能安静。这是什么岁月了?什么世界了?像梦,而我做的却是世界上最难以理解的梦!
  是啊,我该虔诚的祷告上天,让它将真实的我回归,不再让我像潮中的浪花一样,涨退不停,我需要安定,一个安定的自我,安定的爱情,更需要安定的幸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大事小谈

 

 

读张贤亮先生的第一本书叫《习惯死亡》,当时是受着书名的冷色调吸引的我。人过了三十,对于死,或多或少的幻想过。真的,如今社会,意外太多了,简直防不胜防,对于死我从不避讳去谈它,对于它真实的存在是每个人要具体去面对的事。
这本小说不怎么好读,原因是你找不出该有的故事情节,它完全是心事化的,意识化的,心理化的,抽象化的。先生写他对社会的思考,对人类命运的同情,对时代思想某个阶段偏离人性的呐喊,对个人在集体活动中被孤立的仿徨!先生的每一个文字似乎都浸透在忧伤中,那是时代的忧伤,是知识分子怀才不遇的忧伤,是空怀大智慧却生存在一个价值观颠倒的世界里的忧伤,太多太多的忧伤,以至于忧伤至死的心理预期。因此先生的思想一直在“死亡”边缘徘徊,思考,挣扎。
我喜欢先生的书,喜欢他内心深处的桀骜和对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关于许超的爱情笔记

 


当许城和孟小琪的“爱情故事”发生后我一直认为是世界疯了,也可以说我跳进了一个颠倒的世界状态之中,也可以说我被神秘的物质带到了一个没有任何价值体系超现实的维度之中,才会有前面所遇到的跟自己的肢体,田野以及狗出现的对话,我不得不对自己的精神状态做一次深层次的剖析研究,否则,此种状态持续下去极有可能发生更大的后果,而这种后果是任何一个正常人无法预料到的。
而在我回归正常人之前,我束缚着最后一点理性的认知去找了许城,我决定跟许城当面对质,我要看着他的眼睛了解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我明白我们是亲兄弟,对有些事不可能斤斤计较的,可这件事它关乎太多的因素,至少已经触及到了我正常的思考和生活。另外我还有一个考虑就是孟小琪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关于许超的爱情笔记

 


我走了,孟小琪,请让我严肃的认真的再这样叫你的名字。我一步一回头,逐渐远离这片熟悉的乡土。
时间是五点一刻,黄昏再次在我的生命里成了悲伤的底色,单独的黄昏已让我不可忍受,加上分手的痛苦这是让我立刻接受死亡的邀请么?我与死亡有着更加亲近的关系,如今更是亲上加亲。
我们算分手了么?
这是我无法接受的问题,虽说你亲口承认你对许城的爱情,可我总觉得不真实。是不是连续的长途跋涉让我失去着理性的思考抑或爱你过分深入让我变得偏执,除了一味跟你在一起,其他任何东西都已无法改变你在我内心深处的某种状态?
我边走边猜测,我打算赶最后一班车去市里,然后坐火车返程。家就在一公里开外,可哪有勇气回呀,回到家该怎样说?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关于许超的爱情笔记

 

    当我从你的邻居家出来时我看见你爷爷奶奶正坐在门口的小板凳上晒太阳。你家跟你爷爷家只隔着一堵墙,你爷爷奶奶独自生活。我一直想不通为何儿女们长大后总是跟父母过不到一起呢?都是一把屎一把尿抚养长大的怎么会产生心灵上的隔阂呢?以前或许我不懂这些,毕竟年轻人有年轻人的世界,老人不懂年轻人的世界,可不懂归不懂,并不一定要分离啊,父母年纪大了需要人照顾,难道做子女的就没这点良心?结婚后有了自己的闺女我才懂得亲情有多珍贵,也深刻体悟到父母对我们无私的关爱,是用任何价值都交换不了的。
  随着我也看到了你,这让我很意外,难道你刚才在你爷爷奶奶家?你也看到了我,你抬头看我的样子很无辜,像个孩子。我看不出我们之间的任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大事小谈

 


2008年是不同寻常的一年。
对你来说你找到了一个行业,养家糊口的行业,而且一干就是九年,九年之后会怎样谁都说不清,用你的话说活到哪天说哪天。
2008年对于祖国来说,是沉痛难愈的一年,这一年汶川大地震,震惊全国,震惊世界。
那时你还是个学徒,你所学的机械是建筑起重机,俗称塔吊。这个巨形铁兽对刚接触的你来说无疑是神奇的。那么高,人要从直竖着的阶梯上爬上去,然后坐在小小的驾驶室内操作它,让它灵活的将重型建筑材料吊到该放的位置。那年你刚好二十岁,处在双十年华的美好岁月。那时你对生活还没啥理解,你只是顺着人们所说的固定价值观去争取正常的生活。何谓正常的生活?难道从小长到大,融入了社会,心理,生理,意识,人格,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关于许超的爱情笔记

 


我终于出现在你家门口了,我疲惫不堪的站在明亮的有点过分的天空下,我用力的呼吸了几口气,试图保持内心的平和,我不想让你看出太多的痛苦。真的,有那么几个瞬间我觉得你不配让我痛苦,我的爱那么纯净,蓝的像天空,白的如云朵,黄的好比田野,可你呢?你平白无故给我抹上了乱七八糟的颜色,你怎么就没点审美呢,难道你的人生也是五颜六色的么?
你们家周围的树很绿,绿到我心底发凉,前一次来时太过紧张没怎么注意,今天我意外获得了一种欣赏的权利。除了田野变绿了,你家门前的果树上还结着一串串绿色的果子,看着挺可爱的。我今天穿着一件黄色的运动单衣,蓝色的牛仔裤,我觉得我很青春,我有意识的打整了一下周身的土,将褶皱处抻了抻。我即将看到你,你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16 10:51)
标签:

杂谈

分类: 假如,你是我

 


从来不曾忘你和我并肩走过的那段岁月,简短的让人凝眉落泪。
我不是娇情的人,可我伤怀累累,不舍昼夜的思念。你的样子留在了许多年前那个夏天,芬芳的花朵和田野的粗砺气息总在勾勒着我们青春的脸颊。
总是想不透时光是怎样流失的,忆当初昼夜的折磨与挣扎只愿时间一下远去,带我出离苦海,让我继续苟延残喘。如今记忆历久弥新,可对伤痛的淡忘让我更加分离出爱你的脉络。
假如你和我一样,是否也会站在一个落着雨瓣儿的清晨思念我们走过的年少轻狂?在那个赤裸裸的青春面前,我们的呼吸那样清香可闻,你脸上的泪珠收藏着心灵的感悟,让寂寞的人看了无比的珍惜。
假如你和我一样,也许你会在未来的某个时间向我疯狂奔来,看我衣衫单薄,心疼我忧伤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关于许超的爱情笔记

 


定西小城孤独的迷惑的看着我回来,我难过的站在火车站那条长长的马路上认真的想要看透这个小城,可小城虽小,它并不透明。我不知这个家乡的小城会不会容纳我这个精神和肉体上已然无家可归的人。
古老的小城并不懂我的孤单,这里的人一如既往的生活着,至少表面看不出任何波澜。车站上人影幢幢,南来北去,一车一车的人被送走,一车一车的人被拉来,下车的人有跟我一样迷惘的看着明亮的天空叹口气,裹紧衣衫背着包裹消失在人群中。
我走到买柚桃的小摊前,一个上了年纪的大妈,见我来用最熟悉的家乡话问我好,问候那么纯粹,自然,亲切,面对着久违的乡音,我一度黯然神伤,我难过,如果此刻你在身边该多好,我一定要带你走遍小城的角角落落,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流窜做客
流窜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696
  • 关注人气: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