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灯上木棉
灯上木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66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8-06-15 18:04)

有一种花,叫一品红,是我青春年少时的最爱。

它花非花,叶非叶,你分不清它那里是花,那里是叶。不似其它的花,叶和花泾渭分明,一清二楚,及容易辨认。

说它是花,却能长得和树一般高大,绝不像春天里的百花,身躯娇小,惹人怜爱和呵护。从春天到秋天,它只有叶子,没有花朵,满树都是绿油油的叶子在招摇,告诉你它是一棵树,一棵能抗击风雨的树。

说它是树,它却在冬日的寒霜下,枝头的叶子像一把撑开的伞,灿烂地变成红色,骄傲地在寒风中高歌,告诉你它是花,一朵像火焰一样燃烧的花。

冬天,寒冷、昏暗,我不喜欢,却因为它而爱上冬天。

与它的邂逅,是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冬日午后。那时的我在上大学,常常喜欢躲在校园的一个角落里看书。那里偏僻,树木繁茂,极容易藏身不被发现。我是这样的一个人:快乐时,与众人乐;悲伤时就躲起来,自己舔舐伤口。

我并不屑于做祥林嫂那样的人。人活着的定律就两个字:孤独!既如此,就不必给别人添麻烦了。

一个冬日的午后,我躲在树荫里,忽然就看见了它。纯净湛蓝的天空下,它站在那里,身穿绿袍,头顶一团火焰,像一个斗士,似要和风霜刀剑的冬季来一场惊天动地的决斗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远芳要坐火车离开,顾湘很生气,说好的她买机票,远芳却偷偷买了火车票。还和从前一样固执。

远芳说,来的时候坐飞机,回去的时候想坐火车。喜欢坐在窗前,看看窗外的景色,思考发呆。那种感觉,美。

顾湘拗不过,只好随她,几十年的好朋友了,不可能真生气。把远芳送到火车站,看着她进了车厢,两个天北地南的好朋友,在鸣笛声中挥手告别了。

就是这样的聚散离合,把人生变得很长,也变得很短,变得很无奈,也变得很温暖。

火车开动了,所有和顾湘有关的画面开始拼命往后跑。远芳再一次开始远离她梦中的一切,远离永远也到不了的远方。

看着窗外不断往后跑的景物,远芳有点恍惚,怎么会想不起来和顾湘最初的相识呢,曾经是邻居?还是父母相识的缘故?总之,是在上学前班之前就已经认识了,大概五六岁的时候。此后,几乎每天都黏在一起,一直到初中毕业才分开。和顾湘的相识也许是命运对自己的恩赐,远芳生出了这样的念头。是的,自己今生注定不能到达梦中的远方,命运就安排了顾湘来到自己的身边,让她活成了自己想要的样子。或者说,顾湘是自己的另一个存在,通过她,远芳感受着那个未知的梦中世界。

讽刺的是,她叫远芳,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宠物狗

一连半个月我的精神都不在正常轨道上,弟弟生病的手术费、后期的康复训练费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在这个陌生的、到处张牙舞爪吞钱的城市,我努力认真的工作、兼职,也只能租住在城市的角落里。手里那点让我活得不那么恐惧的积蓄,本是为房子打算的,可弟弟这次突如其来的疾病却让它瞬间化为乌有。

钱啊钱,你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面目可亲!

那些说钱并不重要的人是因为他们压根儿就不缺钱。

最后实在忍不住和闺蜜叨叨这件事,她二话没说就雪中送炭:把心爱的车拿去抵押借了车贷!(她的境况也不比我好多少)她说,以我的收入,还车贷是没有问题的。此刻的我再也拿不出比千恩万谢更贵重的感激了。办完车贷,闺蜜让我把车也开走,说我弟弟住院这段时间我有辆车会方便些。我没有拒绝。她的情谊是我在这个残酷现实里最温暖的拥有,无比珍惜也是我最大的回报了。

深秋的黄昏,天色似乎格外的昏暗。路上的行人、建筑物隐隐绰绰。我一边开车一边盘算着钱应该怎样合理使用。突然,车子耸了一下,像是后轮碾压到什么东西,我急忙刹车停了下来。

“啪啪啪”我被一阵急促的闷响声吓了一跳。一看,有个女人在拍打我右手边的窗户。我急忙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井底之蛙

距离大海十多公里的一片树林里有一口枯井,不知什么缘由被废弃了很久很久。井底住着一只蛙、一群蚂蚁、两只蟋蟀。它们从来没有离开过枯井,尽管枯井并不高。吃饭、睡觉,睡觉、吃饭,一条直线的日子像每天呼吸的空气一样自然平静,唯一的消遣就是蛙仰望井口时它们的谈话,而谈话的内容永远是一个主题。

“看看,它又在犯傻,这样下去精神会不会出问题?我可不想和一个神经病住在一起。”蟋蟀露出嫌恶的表情。

“就是,它这是在胡思乱想,自以为是,认为天空一定比井口还要大,井外的世界一定是一个更广阔的世界,太可笑了。”偷空休息的蚂蚁附和道。

“就算它以为的是真的又能怎样,外面一定危险重重,我们的世界就是这井底,有大树的庇护,温暖又安全。”蟋蟀一边捋着触角一边满足地说道。

听着它们的谈话,蛙总是默不作声,因为确实拿不出证据来证实自己的猜想,又能说什么呢!它经常仰望井口,却没有勇气跳出去,但它认为天空一定不只是井口那么大。它的执念,遭到了朋友的嘲笑,却一天也不曾动摇。

日子就这样在来了又走,走了又来的阳光中过去了。有一天,井口边上飞来了一只麻雀,看上去像是赶了很远的路,一副疲惫的样子。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6-13 19:26)
标签:

江南

烟雨

情感

江南的烟雨,是前世的愁绪,今生的期许。

青石板的巷子里,哒哒的跫音是三生石上的找寻。小桥流水、黛瓦青墙,是江南留给有情人最缱绻的记忆。

江南,一个生生世世都将柔情刻进骨子里的女子。她以为,流年会温柔相待,世世为她守候水墨山水、旖旎春光,朦胧月色。不料,万丈红尘早已将烟雨惊扰,将素颜渲染,将巷口卖与喧嚣和繁华。那一叶扁舟,那晓岸翠柳,那亭台水榭,那丁香一样忧怨的面庞,只能永远誊写在诗词歌赋的墨香之中。

江南,已被时光售卖。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5-22 17:24)
标签:

情感

诗词

                 春愁(一)

春去春回春不老,年年潋滟著新袍。

芳菲不知愁已溢,哂笑痴人强说愁。

                 春愁(二)

春红年年压旧色,旧色岁岁添新愁。

昔日池中连理枝,蔓上心头作愁思。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5-22 17:02)

杨光,我的小学同学,依然清晰地存在于我快要衰亡的记忆里。

他叫杨光,却不是阳光。

在班级里他个子最高,长相最老成,似乎比我们年长好几岁。脸色蜡黄,牙齿也很黄,好像从来没有刷过。常年似乎只穿一套藏青色衣服,衣服上总是沾有尘土和污渍。头发又乱又脏,身上总有一股难闻的味道,还总喜欢傻笑。他的行为举止不完全像智商有问题,但和我们又像是两个世界的人。

朋友,他自然没有。

没有人和他同桌,他一个人被安排坐在最后一排,和他最亲近的就是身后杂乱的扫帚和肮脏的垃圾桶。他的书包是那种军用帆布包,又脏又破又旧。锈迹斑斑的文具盒里只有一支半截的铅笔和一把小刀,那是他销铅笔的工具。在学习上,老师对他从来没有要求,他也不参加任何的考试。小组长收作业走到他前面就会自然而然地折回来。偶尔他会从语文课本里随便抄几个词语当成“作业”交给老师,数学“作业”永远是20以内的加减法,用那只仿佛永远写不完的短铅笔把字得很深很深。这样的“作业”老师同样批改。发作业的时候,喊到他的名字,他快速走到讲台拿回作业本,回座位时他拍打着作业本慢悠悠地走回去,脸上满是笑,露出黄黄的牙齿,笑里有一丝难以掩藏的得意。我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亲爱的朋友:

    欢迎您在新浪博客安家,您的博客地址是:http://blog.sina.com.cn/u/6134013671

    您可以用文字、图片、视频记录和展示最真实的自我,与网友交流,与线上好友聊天,还能通过手机发表博文和上传图片,随时随地记录心情和身边趣闻。

    我们为您提供了丰富的炫酷模板来装点您在网上的家园,强大的音乐播放功能更能陪伴您的网络生活。准备好了吗?现在就开始精彩的博客之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