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青梅煮酒-1970
青梅煮酒-1970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47,813
  • 关注人气:2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军事

       远征军中最幸运的当属孙立人属下的新三十八师。5月8日,该师按计划到达温佐,作为后卫顽强阻击日军第三十三、五十五两个师团的追击。此时孙立人接到了两封截然相反的电令:罗卓英令他率部队向西撤入印度,杜聿明则命他迅速向北与主力合兵一处。
       5月10日下午,当远征军各部纷纷丢弃战车辎重,在第九十六师的掩护下进入野人山时,杜聿明接到了新二十二师师长廖耀湘的报告:新三十八师并没有按命令跟上来。
       杜聿明闻讯大吃一惊,急忙派人察看新三十八师的动向。不久传回的消息说,孙立人的队伍非但未按照命令弃车上山,反而在公路上重新集结,掉头朝相反方向绝尘而去。
       孙立人此举使杜聿明大为恼火。他立即电令孙立人迅速率部跟进。但孙立人已打定了西撤的决心,对此杜聿明无可奈何,只能任由新三十八师背道而驰快速撤往印度方向。
       作为国军中为数寥寥的“洋务派”,孙立人自认与杜聿明、廖耀湘等黄埔系不属一路人。加上新三十八师隶属于第六十六军,并非第五军下属部队,——其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军事

       回头再看看戴安澜的部队。中路远征军主力北撤时,由于第二○○师攻克东枝后正在向腊戍方向追击敌军,因此被远远抛在了后边,成为活动在敌后的一支孤军。黄埔三期出身的戴安澜与有留美经历的孙立人不同,属于嫡系的他一直为委员长倚重,因此决意返回国内。全师官兵上下齐心,欲跟随戴师长杀开一条血路返回家乡。
       5月2日,杜聿明电令第二○○师,“由东枝、雷列姆间穿隙向景栋方向移动”。两天之后,杜聿明再次命令这支部队北撤重归第五军建制,戴安澜决定遵照杜聿明命令率部北撤。
       在戴安澜背后,日第十八师团一路穷追不舍。之前在昆仑关和同古大出风头的第二○○师受到了日军的特别关照。饭田司令官在仰光公开宣称:“此役须全歼中国远征军,首先就是第二○○师。”在日军飞机空投的传单上,画着一头代表第二○○师的老虎,前有罗网后有持枪猎人,旁边写着几个醒目的汉字:“第二○○师跑不了。”
       远征军主力遁入野人山后,被分割开来的第二○&#967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军事

       从5月10日到7月25日,在山中辗转跋涉480公里的远征军主力终于走出了野人山到达印度阿萨姆邦的雷多。25日之后,几乎每天都有掉队的兵员走出丛林。一直到8月,当最后一名中国士兵走出野人山时,这次堪称悲壮的行军才告结束。
       野人山吞去了无数中国将士的生命。第五军直属部队原有15000人,在战斗中损失1300人,在撤退中损失3700人,最后到达雷多的约10000人,战斗损失约9%,撤退途中损失高达25%。新二十二师出征时9000人,历次战斗损失2000人,撤退途中损失4000人,最后到达印度的只有3000人,战斗损失约22%,撤退损失达到了惊人的45%,45名女兵仅4人生还。
       悲剧还远不止此。开始撤退时,第九十六师副师长胡义宾和新三十八师副师长齐学启是和军部在一起的。杜聿明强令他们回到自己的部队。胡义宾倒真找到了下属的一支小部队,之后在追赶师主力的过程中遭日军伏击。这位黄埔三期的高材生壮烈牺牲,年仅35岁。余部在参谋长胡心愉的带领下辗转三个多月于8月17日回到剑川。
       和孙立人同样留学美国的齐学启结局更惨,这位副师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军事

       接到命令的那支灰色大军开始再次移动起来,这次不是朝北而是向西。随着一阵阵凄厉的军号声,一群群衣衫褴褛的幸存者从四面八方的山洞和树林里钻出来,重新汇聚成一支前进的队伍。他们一个个骨瘦如柴,走路踉踉跄跄,顶风冒雨踏上了通向印度的苦难历程。
       雨季来临,凶猛的暴风雨象呼啸的长鞭一样不停地抽打着大地。道路冲断桥梁坍塌,低洼处变成了一片汪洋。在胡康河谷,洪水一夜间吞没了所有山谷和平地,来不及逃跑的人畜瞬间被浊浪席卷而去。雷声如战鼓轰鸣,闪电一次又一次轰击古老的原始森林,连千年的古木都被拦腰斩为两段,大自然露出了本来的狰狞面目。
       女兵刘桂英回忆说,“在密林中行走一片阴暗,阳光根本照不进来,高高低低的山连绵不绝,好不容易爬上一个山头,却发现更高的山峰挡在眼前。在山里行走特别容易迷路,部队配的地图基本用不上。有时走了几天,才发现又回到原来的地方。”雨季导致身上的衣服从未干过,道路泥泞不堪,士兵们下山时干脆就顺着泥水往下滑。一旦碰上山洪则危险异常,一次刘桂英亲眼看到一个班的战士眨眼间被山洪冲得不知所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军事

       杜聿明自有自己的苦衷。入缅以来,远征军几乎得不到任何准确的情报,处处被动挨打。现在占领密支那的很显然已不是此前情报中所说的“小股日军侵扰部队”。至于对面有多少敌人,杜聿明心中并不清楚。敌情不明,贸然进攻风险极大。这还仅仅是军事上的风险。恰在此时,蒋介石的电报又到了,命令他尽量避战向密支那以北从野人山绕道向东回国。
       这封电报对杜聿明来说凭空又加上了一重政治风险。蒋介石命令你从密支那以北绕过去,你却非要从正面进攻突围,若真打赢了尚可,打输了怎么办?一旦损失惨重责任谁负?战败再加上战场抗命,杜聿明以后的日子还过不过?双重风险使得杜聿明犹豫再三,决心难下。
       此时杜聿明再次接到了史迪威和罗卓英发来的电报,命他尽快率兵突围向西撤到印度去。这可能是整个战役过程中史、罗发布的唯一一道正确命令。遗憾的是,之前那些错误的命令杜聿明都违心接受或部分接受了,恰恰这道正确的命令他却没有执行。
       两道完全相左的命令让杜聿明再次陷入痛苦的抉择之中。按照史迪威的命令撤往印度无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军事

       4.3.5  魂断野人山
       在简单叙述了西路英军和东路第六军的结局之后,让我们来最后关注中路远征军主力的命运。我们将会看到,为了保住那条生死攸关的生命线,中国人付出了多么惨痛的代价!
       彬文那会战取消之后,4月26日,中路远征军主力第五军军部及第二十二师、第九十六师陆续乘火车、汽车向曼德勒方向撤退,准备执行史迪威、罗卓英筹划的曼德勒会战。29日,东线腊戍陷落的噩耗传来,杜聿明之前的担心终于变成了现实。
       30日,杜聿明接到了远征军司令官罗卓英发来的命令,取消曼德勒会战计划,中路第五军主力迅速向北撤退。同日,蒋介石的电报同时发给了罗卓英和杜聿明:“希即将车辆和重武器由杰沙直运畹町,务用最急办法赶施为要。伤兵亦由该路提前运回。”根据上述指示,杜聿明立即着手部署中路军的撤退。
       杜聿明所部于当日撤过伊洛瓦底江,沿曼德勒至密支那的窄轨铁路向北退却。当晚23时50分,随着一声巨响阿瓦大桥被英军拦腰炸断。此举固然迟滞了日军的追击,但同时也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军事

       但日军显然低估了英国人的逃跑速度。作为撤退名将的亚历山大果真名不虚传,他此前早已安排对撤退路线进行了修葺,使得英军的逃跑更加迅速。5月5日,英军已退至钦敦江东岸的瑞琴。斯利姆一面派出后卫部队阻击日军,一面组织主力渡江。到9日,万余名残兵在五天时间里全部撤至钦敦江西岸。
       英军继续绕道向葛里瓦撤退,日第三十三师团穷追不舍。5月10日,荒木支队突破英军后卫部队的阻击突入葛里瓦峡谷。斯利姆命令骁勇善战的廓尔喀营断后阻截,其余人员继续一路向前狂奔。英军仅在葛里瓦就遗尸1200具,大量汽车、坦克、装甲车、火炮都成了日军的战利品。溃不成军的撤退队伍稀稀拉拉足足有145公里之长。
       5月16日,英军终于蹒跚到达印度阿萨姆邦的达武。在长达1450公里的大撤退中,只有12000人幸运地保住了性命,损失的英国、印度、缅甸和廓尔喀士兵多达13000人,超过75万难民在撤退途中死去。但相比新加坡十三万人的集体投降,缅甸英军的表现也算是差强人意了。
       亚历山大依然可以自豪地向丘吉尔报告:经过长途行军,他的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军事

       怒江前线局势依然紧张,蒋介石随即颁布了一系列紧急命令。滇西第九集团军及川滇边境各部星夜增援惠通桥,相关各部由林蔚中将统一指挥,“参谋团团长林蔚在滇、黔、川前线代行本委员长职权,三省部队任其调遣,如有不服从命令者就地枪决”。同时下令第五十四军前往昆明接防,第十一集团军宋希濂所部第七十一军由昆明移驻滇西边境布防。
       5月6日,宋希濂从下关给保山打电话,询问前线战况。接线员却告知,“线路正忙,请勿打扰,一位老板正在同保山谈生意”。宋希濂闻讯勃然大怒,厉声喝到:“我是总司令宋希濂,限你三分钟接通电话,贻误战机老子毙了你!”不到一分钟电话就通了。
       5月7日下午,匆忙赶到惠通桥的宋希濂立即部署反击。8日上午,全部抵达江边的第三十六师对过江残余日军进行围剿。除几十人重新泅水逃回西岸外,江东日军被全部肃清。
       除坂口支队主力直逼怒江之外,另一路日军也同时向腾冲进发。闻讯日军将至,有着“滇西王”之称的腾冲行政总监、龙云长子龙绳武不仅未做任何防御,却带着一众妻妾及几百箱鸦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军事

       委员长亲自打来电话,看来局势已万分危急。放下电话的宋希濂不敢怠慢,连夜赶到滇缅公路运输总局征集所有可用的车辆。总局答应,在5日到7日间提供550辆卡车给第十一集团军。宋希濂估算了一下,这些车辆可以在三天内运去两个师的兵力,于是连夜给驻扎祥云的李志鹏师长打电话,命令第三十六师立即整装待运,且严令李本人立即出发去追赶已出发的第一○六团。很快委员长的电话又来了,命令宋希濂立即将昆明防务交给第九集团军第五十四军军长黄维负责,第十一集团军集体快速开赴怒江前线。宋希濂在下达命令的同时立即动身前往保山。
       5月2日,远征军工兵总指挥马崇六少将从畹町撤往昆明途经惠通桥,给这里留下了一队宪兵和工兵。马少将授权独立工兵第二十四营营长张祖武中校接管大桥,一旦情况紧急立即炸桥。
       5月4日形势更趋紧张,怒江西岸的盘山公路上,等待过桥的车辆和人流一望无际。未经证实的消息说,日军已占领芒市,距离惠通桥已不到100公里,一切表明日本人的身影很快就会出现。张祖武命令工兵提前在桥上装好炸药,并派宪兵把守桥头,严防日军便衣混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军事

       以第一四八联队为基干的坂口支队沿滇缅公路向云南快速攻击前进。尽管部队只有3000余人,但面对缺乏有效组织且军心涣散的各路溃军,日军的如潮攻势依然锐不可挡。之前由于重庆严格的新闻审查,对前线的危机国内民众并不知晓。后方报纸连篇累牍报导的都是胜利的消息。如3月29日《中央日报》宣称,“同古大战战果辉煌,歼敌一个师团”。4月各报又争相刊登“仁安羌歼敌5000人”的捷报。“彬文那重创日寇一个师团”的热劲儿还未过去,舆论又开始展望“曼德勒会战胜利在望”等等。仅就舆论宣传看来,前方形势不是小好而是一片大好。只有5月初在《云南日报》一个极不显眼的位置上,刊登了一则发自畹町的寥寥数语的豆腐块:“我军与敌在腊戍激战。”
       对国内多数既无军事常识又无地理知识的人来说,这则快讯很容易被忽略。只有少数头脑冷静之士才会蓦然觉察形势不妙:既然前线连连告捷,为什么敌人会突然出现在距离国门不远处的腊戍了呢?
       腊戍失守导致远征军上下一片恐慌,滇缅公路沿线陷入空前混乱之中。成营成团的败兵从前线溃退下来,他们和紧急疏散的政府机关人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