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冷香凝墨
冷香凝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0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原创小说!
搜博主文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8-06-07 01:07)
     第七章  苏醒(四)
    霎时,海下隆声四起,海面连着海岸一起剧烈摇晃,大有天摇地动之势,我俩忙飞身而起,悬立空中,紧张又期待的望向波涛汹涌的海面。在一声惊天巨响后,一道巨浪高墙冲海而出,如同嘶吼的野兽,携风带雨的向天火所燃之处汹汹扑来,瞬间吞掉一切,又张牙舞爪地朝风云殿方向扑去……
    兰召顿时傻了眼,喃喃道:“似乎有些用力过猛。”
    我连忙喊道:“快收了它!”
    兰召急急念诀,又挥出一扇,可那巨浪毫无减退之势,顷刻间便将远处的风云殿裹入浪中……
    我苦笑一声,叹道:“这可如何是好?!”
    兰召垮了脸,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结果可想而知,风云殿内一片狼藉,熟睡中的同门弟子被突来的海浪冲醒,个个湿漉漉的悬于空中,仿若那吊挂在渔网上的死鱼,仙气全无,狼狈之极。好在那失控的巨浪被仙师引往它处,未再惹出更多祸端。
    我俩自知闯了大祸,难逃责罚,便主动去承仙殿跪了一宿。仙师虽被我俩气的不轻,但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5-15 23:21)


第七章 苏醒(三)

为何?
不知,想必也是事出有因。
你没问过她?
我周岁时,她涅槃失败,玉身俱焚。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5-14 23:53)
第七章  苏醒(二)

魁梧有力的施刑官扬起他手中的长鞭,狠狠抽了下去,随着鞭落,一股巨痛铺天盖地的向我袭来,打的我一个踉跄。忙伸手扶住窗棂,我强撑着痛苦看向正在受刑的兰召。而他,也正转头望向我这边,那浓浓的担忧,即使隔空远望,我也能深深的感受到。
   
兰召与我是双生,每逢一方危难之时,另一方必会有所感应。
   
兰召很硬气,一声未吭,那巨大的鞭响,震动了整个梧桐栖地,也让我体会到一次又一次的巨痛……
   
当他那金粉色的仙血染衣而出,绘成一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1-01 00:18)

第七章  苏醒(一)

你想彻底融入仙身,这是唯一的方法,不论多痛,都必须坚持。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9-27 16:01)
    第六章(五)
    “知道我们身在何处吗?”国师突然问我。
    我努力回想一番,终是放弃的回答:“不知此处是何方圣地。”
    国师不再接话,发出一声凤鸣,婉转悦耳,回荡于远山之间。
    很快,成千上万只小鸟簇拥着一只通体雪白、双翅阔展的灵物临空而来。飞到近前,我才看清那是一头威风凛凛的双翼白虎,毛色晶亮,眼如净湖般湛蓝清澈,十分的漂亮。
    白虎飞至国师身前,用毛茸的大脑袋蹭了蹭国师的胸膛,国师伸手揉了揉它的脑袋,令它舒服的眯起眼睛,长有长牙的虎口发出开心的唬唬声,像极了撒娇的孩子。
    国师宠溺的说:“好了,无尘,时间紧迫,我尚有要事待办,下回再陪你玩。”
    白虎睁开眼睛,退后三步,乖乖伏下身躯,低下头去。
    国师轻轻一跃,带着我骑上虎背,白虎立时双翼长展,载着我们远去……
    不得不承认,这白虎看似身重,飞行速度着实奇快,长翅一挥之间,回首已望不见来路。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7-31 15:35)
第六章(四)
    “鸣音,我现带你去济云寺见宁心住持,我将在你身上下三个禁制:一是凡心未除前,你将功力尽失;二是佛心未成前,你将无法踏出济云寺;三是此生所欠未偿时,你不能步入轮回。这三个禁制,你需时刻谨记,清心寡欲,好生修行。”
    鸣音面无表情一声不吭,无声的表达着自己的抗议。
    国师双唇微动,朝他指了一下,鸣音的双腿开始动作起来,载着一脸惊恐的鸣音向灵魂之门走去。
    “我们走吧。”国师头也不抬地说了一声,罩着我的气泡自行随他进入灵魂之门……
    在入门的那一刹那,金光大盛,刺的我双目飙泪,连忙闭上眼睛躲开这耀眼的光芒,直至片刻之后,浓浓的燃香味儿飘入鼻端,我才敢睁开眼睛,已然身在佛音古刹之中。
    宁心住持是位慈眉善目、修为颇高的白胡子老僧,之所以说他修为颇高,是因他周身隐有佛光,只有参禅悟到一定境界才会有此表现。
    宁心住持亲自为鸣音剃渡,不一会,鸣音的脑袋便由墨发丰沛变为光洁溜溜,伴随他二十多年的长发安静的躺在地上,无声的与主人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7-01 23:56)
第六章(三)
    一番吵闹之后,渡艳山头再次安静下来,我看着正气定神闲饮茶的国师,暗暗佩服他杀人不用刀的本领。
    时间过的很快,当地上的香火燃至尽头时,国师挥袖撤去了身旁的一切,温润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安亲王,香已尽,你让谁生?”
    这句话落,所有人都紧张的看向被定身的安亲王。
    安亲王平静地说:“你先解了我身上的咒术,这个姿势太过累人。”
    国师捏一指印,说了声“收!”
    在鸣音的掺扶下,安亲王左手扶腰,慢慢直起了身子。
    他将手中长剑递给鸣音,叹了口气:“国师神力,瞬间便能制我于无形,再行挣扎也是枉然。罢!罢!罢!我安亲王府做的事理当自行承担!不会累及外人。”说完,他转首看向鸣音:“你随侍我多年,又护我出生入死,如今本王在劫难逃,现还你自由身,下山去吧。”
    鸣音一脸难过,抓着安亲王的手,动了动喉头,只挤出两个字来:“王爷。”
    “父亲!你太过偏心!我是你的女儿啊!为何不让我下山?!”叶婵一见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6-21 21:06)

第六章(二)

安亲王深深叹了口气,为难道:“短短一柱香的时间,如何决定谁生谁死?国师可否宽限一日?”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6-10 15:50)
第六章(一)
    “你胡说!我爹怎会做此恶事?!王爷又怎会害我家人?!”凌雪突然大声驳斥,声音里满是愤怒。
    “你父亲在阎君面前亲口所述,岂会有假?它日你下地府之时,问问阎君便知。”妇人不与她强辩,继续对安亲王说:“你杀了凌霜,却让叶婵把剩下的‘千秋梦’交于秋实偷放在叶谦床下,在叶谦被抓入狱后,你又让鸣音暗通他人,在叶谦的饭食里下毒,用他一条性命给皇上背上治下无方的污名,也给自己起兵造反找了一个名正言顺的借口!与此同时,你以痛失独子的苦父姿态,赢得烈日成老将军的信赖与同情,多次上门游说恳求,终令他与‘同命相怜’的你歃血为盟,一起举兵造反。牺牲叶谦一人,竟能得到如此多的好处,叶安,你果真下的一手好棋!”
    “你这胡编乱造的本事,不去说书,真是太可惜了,这又是哪只鬼告诉你的?简直是鬼话连篇!我叶婵如何会害自己的亲哥哥?你到是拿出真凭实据来呀,别在这里空口白牙的挑拨离间!”叶婵将妇人抢白一番。
    “这不是鬼说的,这是我说的。”一直沉默静观的叶谦向前走了两步:“叶婵,你早知我是个替死鬼,并不是你的亲哥哥。”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第五章(五)
  “慕馨!”安亲王惊唤一声,随后又摇了摇头:“不!你不可能是慕馨!”  
  妇人走到巨石下,对着石上的国师福身一礼,转过眼来看向安亲王:“叶安,你还记得你在大婚之日对我说的那些话吗?你说‘我叶安有幸娶你为妻,乃是十世修来的福气,将来定不让你受一丝委屈。’;你说‘既然我煞费苦心娶你进门,就是做好了与你长相厮守的打算。’;你说‘只要日日能与你揽镜同照,我宁可闲散一生,也不领那分隔两地、牵肠挂肚的苦差。’;你说‘不论将来生男生女,有无子嗣,你慕馨都是我叶安的一生挚爱。’;你说……”  
  “够了!”安亲王痛苦的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问:“你既是慕馨,如何能起死回生?”  
  “这要问国师大人。”  
  安亲王看向巨石上的男子:“还请国师给我一个解释。”  
  “我去阎君那走了一趟,用一坛清酌,将她借了出来。”  
  “阎君?”  
  “你们阳间喜欢称他为‘阎王爷’。”国师笑笑。  
  “阎王爷?!”众人惊呼!不约而同倒退几步,面色惨白的看着眼前人鬼难分的清丽妇人,眼中满是恐惧。  
  安亲王颤声问:“你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