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双胞胎珠珠
双胞胎珠珠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21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8-05-27 21:19)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5-27 07:28)
标签:

杂谈

 

文/于海汶

今天科学课上,科学老师一进班就说:“王振一上前面表演!”之所以老师这么说,是因为上节课说“1 2 3 木头人”时王振一没有停止说话被记了名,被记名的人都要去表演。

王振一不情愿地扭扭捏捏地走到前面,发了好一会儿呆,还是没能想出来说什么。接着就换了李婧涵。

李婧涵可是最受我们欢迎的,记得她以前演过的小品真是令我们大笑不止。

我们都拼命鼓掌,在一片掌声中,李婧涵大大方方地走上前面看着我们说:“大家想听什么?”班级里顿时沸腾了起来,有人说笑话,有人说小品。

李婧涵做了一个把声音压下来的手势说:“好、好、好!”然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5-20 07:36)
标签:

杂谈

 

文/于海慧

今天早上,我俩急匆匆地跑进教室,因为要迟到了嘛。

咦!就在我放下书包的一瞬间,我看到同桌滕子轩正在抄《自信第一课》的课文,肯定是老师罚的,要不小滕才不会那么用功地无缘无故地抄三页多的课文呢!我猜测。

第一节综合课下课了,小滕头也不抬地说:“宁梓旭也得抄《自信第一课》呢!”说完小滕又埋头奋笔疾书了。我不经意地往后一看,哎呀呀!今天怎么回事?我们组差不多全都在乖乖地抄课文呢!其他组也有一些抄的,大概有十多个人。

我好奇的问旁边的黄萌萌:“这是咋地了?怎么这么多人都在抄课文呀?”黄萌萌也一脸迷惑地说:“肯定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5-18 23:38)
标签:

杂谈

 

文/于海汶

今天我们玩了三人三组的,可以结盟的“老大老二”

我和唐子瑞、刘铮一组与小姐姐、胡志鹏、陈然结盟,我们两组要联合起来干掉李春浩,关梓毓和张云轩,因为他们组太强大了。

激烈的争斗开始了,我们组毫不畏惧地冲进战场,投入在“解人”“定人”的战争中。敌组的实力真是太强大了,很快他们就占了上风,打得我们屁滚尿流,唐子瑞已经被定住了,急待救援,张云轩虎视眈眈拦截在那里,怎么办呢?我正要绕道跑过去解救唐子瑞,敌组的李春浩可真是当之无愧的老大呀!一副眼观六路,耳听八面风的气概,他飞也似的跑过来,运用“连环巴掌”把我拍在那里动弹不得。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5-17 20:03)
标签:

杂谈

 

文/于海慧

“呼……咣啷啷……咔叭叭……”外面的风好大呀,弄得我家的门窗都不得安宁。可是我俩还是忍不住要出去踢球的冲动,刚做完作业盒子,心早已长了翅膀一般飞去了英俊公园儿的羽毛球场。

我倆到了羽毛球场,看到林秉涵、胡志鹏、韩雨、杜哥……早已经在那里玩儿了。

我们一起玩儿踢皮球。由于杜哥和小男孩儿总耍赖,我们便不加他倆,这时韩宇和另外两个小女孩儿加入了我们的游戏。我们一个个踢得大汗淋漓,别提多开心了。

一会儿两个小女孩儿走了,又过一会儿胡志鹏走了,接着王鹏宇,董航旭也回家了……小伙伴们陆续地离开了,最后只剩下我倆和韩宇三个人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文/echo小茵茵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echo小茵茵(ID:echoxiaoyinyin),系作者授权“清南”发布 ,如需转载请与作者本人联系

在和妈妈们聊天的过程中,很多农村地区,甚至是城市地区的妈妈,都觉得生女儿的负担比儿子小,不用考虑买车买房,也不用辛苦挣钱给她结婚,等她长大嫁人了,基本就完成任务。

每次看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8-05-13 10:14)
标签:

杂谈

 

文/于海汶

明月如盘、风清气爽,6点半我们又相约来到了英俊公园的球场上。

我俩,王鹏宇,刘明宇,还有林秉涵合伙抢杜哥(杜晟铭自称)的篮球。因为杜哥滑旱冰滑得太溜了,我们都比不上,况且除了林秉涵,我们都穿着旱冰鞋,虽然仗着人多,但也未必能赢得了他。

我们双面围攻,排好了阵型,虎视眈眈地盯着杜哥手里的球。只见杜哥稍一晃球我们便一拥而上,寻找时机把杜哥的球弄到手。可是这杜哥的实力可真是不容小觑呀!只见他虚晃一下,嗖!嗖!嗖!几个箭步,便冲出了包围圈,还挑衅地扭扭屁股说:“哎呀呀!哎呀呀!我很垃圾的,不追我可白瞎了这球喽!”

我们可不听他那套,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5-12 10:38)
标签:

杂谈

 

文/于海慧

今天中午大课间完毕,我们排着队按次序地回班。

正当我们班要走到一楼正厅时,突然,我发现了一双眼睛正盯着我。哦!那是袁校长,他正用那种有些威严的,令我说不出什么感觉的莫名其妙的目光紧紧地盯着我。

哎呀!难道我做错了什么事?我的心里如同揣着一只小兔立刻扑腾、扑腾地跳个不停,忐忑不安地想:“难道校长要等我们走到一楼正厅的时候,把我从队伍里揪出来训斥一顿?然后罚站到操场上的同学们都走光光了为止?回到班后,老师会严厉的质问我:“你怎么被校长抓住了?”接下去,老师又会罚我站一节课。我的脑袋里如同过电影快速地一幕幕的设想……呀!呀!呀!命苦啊!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5-06 10:17)
标签:

杂谈

 

文/于海汶

“耶……”的一声响起,同学们停止了做操,操场上立刻静了下来。我扭头向后瞅了瞅,咦!那是谁?身着红色套装,戴着一顶大大的遮阳帽,脖子上围着鲜艳的丝巾,遮住了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眼睛正笑眯眯地向这边走来。我猜她好像是那个喜欢逗我俩的老师——六年一班的班主任李老师。

没想到她笑眯眯地盯着我,径直向我走来,看这架势,真有点儿来者不善。

果不其然,我那时戴着的小飞飞太阳帽两边各有一个小翅膀,这对小翅膀可被老师害惨了。

只见李老师伸出两只手向我脑袋“袭”来,当时不知她要做什么,这给我吓得心都快跳到嗓子眼儿了,本能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5-06 05:28)
标签:

杂谈

 

文/于海慧

科学课下课了。

史悦莹因为滕子轩惹她生气了,开始大打滕子轩。滕子轩为了躲避攻击,竟然找到了一个安全又隐蔽的好地方——滕子轩和老师的桌子之间的一个空隙,不大不小刚好容得下他的小身体。滕子轩机灵地爬到里头,像老鼠一样竖着耳朵,听着外面地动静。史悦莹只好无奈地走开了。

科学老师正给几个同学讲题。滕子轩想捣乱便滑稽地从缝隙中硬挤了出来。

“当物体下沉的时候,垂直向下的是什么力?是重……。”老师话音未落,滕子轩急忙插话:“浮力!”

老师瞥了一眼滕子轩。“是重力!”滕子轩急忙改嘴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