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德昌文学网站2016
德昌文学网站2016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28
  • 关注人气: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7-01-25 21:41)
升国旗
文/飞马

微风吹,
曙光照,
北京升旗时间到。
面向首都敬个礼,
心和祖国在一道。

民族花
文/飞马

一朵花,
二朵花......
同在一片蓝天下,
一个民族,一朵花,
五十六个民族是一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25 21:40)
听雨
文/飞马

一朵花的笑声 接着
一朵花的笑声 窗外
春的脚步 很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开在西窗的梅(外一首)
文/  山城子

西窗之外,你怀着小小的蕾一直平静地等待
等待那场呼啸天地的雪,突然袭来
过了小寒,直逼大寒
终于在拼命的摇晃中,我见到你奕奕的风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水,独自潋滟》(外1首)
文/英菽

其实,我就在湖边等你,
等你用满月将窈窕的影子送来,
含苞的花枝一颤,
就醉了流年。

临水的日子,
是最氤氲的美丽,
你的双眸朦胧,朦胧在晚风中,
模糊了远山,也模糊了花开时的惊艳。

不要在意沙滩上飞鸿的爪痕,
不要在意野渡边昏暗的渔火,
相遇有缘,有缘相遇啊,
还有什么羁绊不能放下?

过了这一晚,
过了这一晚,月也会隐入云层,
你继续追逐你的花期,
我转身醉梦花的落红,
留下一湖清波,
水,独自潋滟。


2016.12.14

雪落梅开
文/英菽

北国来的雪落下,
南国的梅绽开,
在最适宜的季节里相遇,
雪,白得纯粹,
梅,红得嫣然。

或许可以让月光来照影,
用一枝梅香摇落满天的星星,
雪覆的蹊径上,
左一行右一行,
深深浅浅,都是甜蜜的私语。

只是温润的日子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雪结的泪从眼角滴落,
是喜是愁已经不再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21 23:31)
抵近冬季
孔祥忠(天荒)
 
遥远的地方,雪成为王
圣洁的场景不再是
山顶上的映像,对雪山的向往
已在你的脚下
严寒旋转成涡旋状
那可怕吗,雪在助威。舞台的
幕布散乱不堪。肆虐
在山林图解它的应有之意
我用记忆里的狗皮帽子,毛手闷
还有斧头,抵近冬季
用车辙描述寒带的温度曲线
踩着冷的极点生活
冻硬的骨头,不会再次解冻
骨髓里的意志,填补了你
曾空虚的缺憾,从此
你面前,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21 23:30)

《圆月》
文/飞马


大口咽下 这枚药片
乡愁 却
高烧不退

《十五夜》

一尾尾鱼
在月光里游走
争咬 故乡的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21 23:30)
大雪封门的日子
      /宋钢
  
  记得小时候,每年冬天都有大雪封门的几天。
  一早就听父母嗔怪道,这雪下的,没法上班去了。
  于是,我们姊妹几个噼哩噗噜爬了起来,拉开屋门,将近一米厚的雪,就铺在院子里,像切糕面,萱萱地铺在屋门口。
  院家家有人出来,拿着扫帚铁锨手端簸箕块三层板,七手八脚,将院内积雪清除到胡同里。然后,又将胡同里的积雪清除到两边,一条小路蜿蜒到大街上。
  那时的雪好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执一枝梅,笑许浮生
文/冷雪独行

朔风南信,榆关仿佛。
截一枝柔绪,吟哦雁雪回时。

择一城,栖居娉婷俏美,
执梅夜夜,惟雪呵开花蛊。

只为那一帧墨痕,
你我,不甘老去等待。

你说:”若彼此不留伤痕,何妨坚守”
花名如昼,轻易破解我的愚顽。

锦瑟颦眉,有你,临摹青梅投影,
因你,笑许浮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愿浮华都变,你纯真未改
文/冷雪独行

念一壶酒,痴晚风听雁,
银杏黄时,漫梳流光黑白。

聊些人间四月,天上七月,
一檐一风一鸟一痴人,远归,
你心上那片帆,月缺渡月圆。

流年暗转,谁为拂琴扫碧落,
西窗瘦了剪剪风,你凝眸的瞬间。

南山荷月,锄不尽天荒,惟青白勾勒,
游走石矶莓苔,那时你在。

竹外有桃,一开一粟沧海,
长林婕妤,藏林花静静,潜鱼龙成文,
飘过浮光,寄给更远的水,更高的山。

守一心流水,
愿浮华都变,你纯真未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红袖添香》词牌名散文诗组章之十一:茭荷香
                                                                    文/阿鹏
       时光慢递,一迷二明,谁是迷者?谁又是明者?
       因为湻朴不灭,因为清玄生机,只有那个爱莲人懂我。
       而为爱,心不设防,我会用薄脆的瓦片削尖上进的思想,力学驾行,至老不倦,在风的中央,含蓄朴素,抱朴平真,一生二长,玉立亭亭。

       只是一加年华,只是一减岁月,谁溷了?谁惑了?
       而我明了,清了,也白了,有滋有味。

       在记忆的当下,今日面目已非昨日,日子有一堆,有一垛,有一朝一夕的贪欢,有一光二影的穿来梭去。它们是一只、两只、三只……蜻蜓的影子,还有一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