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用户5194030987遂域而黯
用户51940309
87遂域而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78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6-10-30 11:54)
标签:

杂谈

改了下结尾

          《一棵树就那么倒下了》

          何壮远

一棵树倒下好几年了
尸骨仍旧完好
容颜干瘪了些
像虚空成化石的穷和尚

曾经爱过乡下夜行的女子
倒下了也不甘心
就因为移居了城里
注定了命运

降温的夕阳留不住筑巢的鸟
月光也拽不回你从前的影子
在城市华丽的词藻哄骗下转变基因
凸起的记忆胀疼多情的土地

不用给失眠的夜晚献媚
让倒下的弧线坠入河流
一阵抽泣声传来
风在超度的低鸣中为你风干伤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14 09:35)
标签:

杂谈

《城市里的鸟》

          何壮远

几只鸟
在城市惊恐的呼吸
不知道城市和远方
仅一尺的距离
翻晒翅膀
不见专注的神情
守候
只有空灵的叫声
谁陪你祭奠
埋在坟冢的身影

汽车都堕落了
加重语气说话
都要紧跟着打屁
树木也颤栗着冷笑
想给城市写首绿色情诗
从哪里着笔

鸟其实该学会多种语言
包括外语
这样就能听懂
各种肤色,各种语言
高贵的争吵
不致于在无形的枪口死了
还落下不识时务的骂名

城市里的风和云
雨和你
谁幸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14 09:29)
标签:

杂谈

《城市里的鸟》

          何壮远

几只鸟
在城市惊恐的呼吸
不知道城市和远方
仅一尺的距离
翻晒翅膀
不见专注的神情
守候
只有空灵的叫声
谁陪你祭奠
埋在坟冢的身影

汽车都堕落了
加重语气说话
都要紧跟着打屁
树木也颤栗着冷笑
想给城市写首绿色情诗
从哪里着笔

鸟其实该学会多种语言
包括外语
这样就能听懂
各种肤色,各种语言
高贵的争吵
不致于在无形的枪口死了
还落下不识时务的骂名

城市里的风和云
雨和你
谁幸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12 18:23)
标签:

杂谈

国足主教练高洪波下课,意料之外,情理之中?谁来大刀阔斧砍杀足坛体制?谁来拯救中国男足?发展才是硬道理,不要以一朝一夕难改进为借口!球迷的心伤不起,中国人的脸更丢不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10 10:21)
标签:

杂谈

          

      何壮远

我喘息在半空
地面没有灯
灯都悬挂我头顶
成为了星星

我喘息在半空
地面没有水
水都悬挂我头顶
飘浮成了云

我喘息在半空
地面没有树
树都悬挂我头顶
在月宫成荫

我喘息在半空
地面没有房
房都悬挂我头顶
住进天宫的美人

我要回到地面去
安慰安慰我家人
虚晃几枪
亲一口藏着翻动舌头的嘴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02 13:42)
标签:

杂谈

                        《雨           点》

                              何壮远

这雨点来得和我没一点关系
她是自愿来的
她一来就击碎了猥琐的贼心
就像在辽阔的海域
暴打海盗的脚印

似乎天生喜欢夜游

在白天丑陋的瞌睡
在夜晚盗取光亮
唯有雨
恍惚间敲响送丧的钟声

我一向就很愚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14 23:04)
标签:

杂谈

                   《    灯    

                   何壮远

这个中秋的夜晚没有月亮
我想不起回家的路径
我在它乡吃着甜甜的月饼
老家八十五岁的老父亲没有月饼

把月亮提去
做了一盏思儿的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14 01:42)
标签:

杂谈

               《你在我的街道狂奔》

                  何壮远

你的
      长头发,亮眼睛
还有
    柔手指,白裙子
都在
     我宽阔的街道狂奔
那汗水
     分明就是念我的泪
倾盆而下
     淋湿了街道
泛起的泥泞
     便是烂漫成的悲情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14 01:38)
标签:

杂谈

                         《一杯酒里的吻别》

                                      何壮远

山的轮廓
在天无边的灰色中浮动
像位行窃者等待法厅的最后裁决
我的体内骚动着闷热
冗长又决绝
我闻到了雨的气味
仿佛是等待五百年修炼来的一滴泪
我听见骨头在身体里铮铮的响
等待洗去干渴已久生长的病色

在我闭目平息的那一时刻
闷雷在头顶挥洒残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02 09:26)
标签:

杂谈

                       因为我还在故土           (中秋诗会)

                                   何壮远

你翻过秦岭而来
与岭峰雪的纯洁同步
秋风似乎早知你要从此经过
努力的撞击你久远的疼痛
唯有与风抗拒的雨丝
温柔舔舐你匆匆的步履

二十余年,几度沉浮
你在利箭箭尖
搓揉着封闭的心绪
把青春解剖得殷红如注
我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