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专业军士13316
专业军士13316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178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7-01-14 08:29)
标签:

杂谈

在喧嚣的尘世中,在金钱成为生活的主旋律的时候,人们开始为钱而奔波,为了提升生活的品质,或者说质量,在有的人眼里,就是要尽情的享受,尽情的奢侈,尽情的玩乐,吃喝玩乐成了一些人生活的追求和目标。

有的人为了追逐金钱,不惜良知沦丧;有的人为了追求利益,不惜铤而走险;有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去冒着犯罪和杀头的危险。在物质利益面前,人性崩溃,良心丧失,法律蒙羞,家人蒙耻。

他们抛弃了道德,让自己变成一个道德败坏的无耻之人;他们品质低下,沦落为让人唾弃的卑鄙之人;他们低级趣味,回归到了禽兽之中;他们利用权力,包养情人;他们收受贿赂,取悦二奶,一掷千万;他们玩弄女人,在肉欲和灵魂中走进地狱;他们玩妓嫖娼,成了不耻人类的下流坯子。

当他们走进色欲中的时候,他们的灵魂已经腐烂;他们在女人中寻找感官刺激的时候,却没有想到因此而将付出的沉重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14 08:27)
标签:

杂谈

在喧嚣的尘世中,在金钱成为生活的主旋律的时候,人们开始为钱而奔波,为了提升生活的品质,或者说质量,在有的人眼里,就是要尽情的享受,尽情的奢侈,尽情的玩乐,吃喝玩乐成了一些人生活的追求和目标。

有的人为了追逐金钱,不惜良知沦丧;有的人为了追求利益,不惜铤而走险;有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去冒着犯罪和杀头的危险。在物质利益面前,人性崩溃,良心丧失,法律蒙羞,家人蒙耻。

他们抛弃了道德,让自己变成一个道德败坏的无耻之人;他们品质低下,沦落为让人唾弃的卑鄙之人;他们低级趣味,回归到了禽兽之中;他们利用权力,包养情人;他们收受贿赂,取悦二奶,一掷千万;他们玩弄女人,在肉欲和灵魂中走进地狱;他们玩妓嫖娼,成了不耻人类的下流坯子。

当他们走进色欲中的时候,他们的灵魂已经腐烂;他们在女人中寻找感官刺激的时候,却没有想到因此而将付出的沉重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14 08:22)
标签:

杂谈

河北高院副院长刘宏

车祸死后四个妻子争尸

都有

结婚证!

河北高院副院长刘宏车祸死后四个妻子争尸!都有结婚证!

打黑的最黑,反贪的最贪!!

河北高院副院长刘宏车祸死后四个妻子争尸!都有结婚证!

人民网论坛有一篇爆料文章,称河北省高院副院长刘宏因琐事被殴死亡,居然有四个女人来争尸,居然都有合法的结婚证,令人叹为观止。

请看人民网原文:“4月8日傍晚,这位省高院副院长刘宏所乘小车与一女士所驾小车发生无意轻微刮蹭,结果双方发生争执,情急之下,女士打电话叫来的她的丈夫。双方争执升级,女士丈夫一拳打向刘宏,刘宏随即倒地磕在硬物上……经急诊抢救,确诊为脑干损伤……经过一天的抢救……无效……死亡……年仅60岁!”

这位刘宏副院长曾任衡水市检察院反贪局长、副检察长,因为反腐有功,后来升任省高级法院副院长。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原文

你以为聂树斌的案子,这样就算尘埃落定了?

错!在这背后还有一些东西,比案子本身还让人细思极恐。

可能有人会问,你他妈有完没完了?

我他妈没完。

聂树斌一案,历时二十年终于平反,群情韬奋,其中一些前因后果的细节也都被一一披露出来,呈现于公众面前,以告慰冤死者在天之灵。但恕我直言,在聂树斌一案中,有一个最重要、最关键、最深刻的问题,却迟迟没有答案。

在此,我为官方反应速度的迟缓感到惋惜。

这个问题就是:网上疯传,当年之所以要快杀聂树斌,是因为他的肾跟某高官配型成功。不知此事是否属实?

就我个人而言,我宁可相信这是一个谣言。

但官方一直没有出来辟谣,我就有些慌了。

我绝对是挣着卖白菜的钱,操着卖白粉的心,急领导之所急。看到网络上有那么多人在讨论这个问题,时不时的还有一些不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聂树斌无罪!”来自官方的消息说,在聂树斌死后7890天,最高法院再审改判。

聂家人哭了。有些网友也激动了。他们重复一句口头禅,”正义只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刘瑜在微信上说出了我想说的:

“不知道该说什么。聂案已有证据疑点太多,太足以定罪,有基本常识感的人都能得出结论,拖了这么多年才做出结论,好比花了十年把一个球洞边的高尔夫球打进洞里,高兴得起来吗?如果一个社会的正义感都只有加盖一个权力公章才会随风飘荡 ,这是正义感还是对权力的又一次鼓掌?我所能感到的全部,只是火辣辣的羞耻。”

的确,这有什么可高兴的?

第一,聂树斌不能死而复生。

第二,在无数人心中,聂树斌早就被认定为无罪。

所谓改判,就像一个在网上流行了一整年的笑话,在年底突然出现在春晚上,规格好像提高了,但笑话还是笑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聂树斌母亲张焕枝

聂树斌的案子终于有了结果,二十年之屈辱一夕洗净,沉冤昭雪,真相大白于天下。

按说应该高兴才是。但是,相比网络上的普天同庆,我的心情却格外沉重。

我真的没有装逼。

是真的沉重。

确切的说,二十一年过去了。河北省高院1995年4月判决聂树斌死刑,两天后,就执行了枪决。人这一辈子,满打满算,也就活四五个二十一年。这对于我们来说,只是一条新闻,而对于聂树斌以及其家人来说,却已经是所有的人生。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那凭什么他们的生命,就要接受这样的选择?

温故而知新,先让我们短暂的回溯一下那不堪回首的往事。

1994年9月,一位女工被强奸致死,聂树斌被抓。1995年4月判决死刑,聂树斌被执行死刑。

聂树斌死后十年,2005年,网上通缉逃犯王书金被抓,供述自己是“聂树斌案”的真凶,供述的细节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原文

当前最现实、最眼前、最急迫的是什么?

从最虚的层面来说,就是三方面:第一个是国家的方向感,第二个是精英和上层的安全感,第三个是老百姓的希望感。

一、这可能是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 最让人困惑的一个时期

今天,我们是带着一种焦灼和困惑的心情来讨论中国改革和未来走向问题的。

最近我一直在说,这几年可能是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最让人困惑的一段时间,而且这个困惑好像跟原来有点不一样。

过去的三十多年我们有时候也有困惑,但那时候的困惑好比是:我们在一条很明确的路上走,但是中间遇到了困难,遇到了障碍,尽管如此,我们心里是清楚的,只要克服了这些困难,排除了这些障碍,接着往前走就是了,路是明确的。

但是这次有点不一样,这次就像我们在戈壁上、在沙漠里开车,前面的路都是很明确的,但是走着走着路没了,前面是一个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有一个梦想:低调地行走在人世间,受尽嘲讽和鄙夷的目光,尽管家里的十几台兰博基尼都起了厚厚的灰尘,但我依然只敢开着国产车,拉着一车钱,去偏远山区的希望小学捐款。望着孩子们感激崇拜的眼神,我潸然泪下,说:“孩子们,你们好好读书,将来做国家的栋梁,不要像我,啥也不会,穷得只剩下钱了。”

  我依然是一个穷人,一个精神领域的穷人

  “穷得只剩钱”在中国并不算贬义,而是富豪们的自嘲,或许大部分人没有机会说这句话,但一位原本在西班牙中餐馆打工的浙江小伙“哈维”,在中了1.373亿欧元彩票大奖之后,有了对这件事的发言权。

  差不多20年前,哈维从浙江老家来到西班牙打工,在餐馆帮厨,在商贸区和百元店打杂,为了赚钱,几乎什么活都干过。就是这么一个勤劳但不富有的小伙,两年前开始受到上天的特别眷顾。在中1.373亿欧元的前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有人曾经说我对许多事情看不惯,是一个典型的愤青。其实当别人给领导歌功颂德的时候,我却冷眼观察事物发展中出现的问题,而大多的论文和文章都是问题的揭露和批判。

真正写问题揭示论文是从八十年代开始的,当我发现了腐败的苗头时,我写出了《腐败与双轨制》,在石家庄地区理论研讨会上发表。我痛斥了腐败现象,揭露了腐败产生的原因,剖析了其危害,提出了建议。在文中写到腐败的程度、范围、行业对会越来越广,却没有人重视。听的是地区行署、地委科级干部以上的人员。而省委宣传部来了一个副部长,在会下说,如果是1957年,你绝对是右派。我苦笑了,他官那么大,我只不过是县级经济委员会一个小秘书,不能反驳他。

我很幸运,好在地委宣传部把我的文章编到了一本小书中,在全区发行,还给我发了一个石家庄地区优秀理论骨干的证书。其后,我又写出了《论党群关系裂变》、《论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如今的大学是什么样子?因为我没有上过大学,更没有机会上现在的大学。而听到的,或者接触到的大学生对现在大学的描绘,却略知一斑。如今的大学是开放的大学,且不说学科的开放,就生活方面的开放令人瞠目结舌,大学生可以不在学校住,在外租房,而且有的是成双成对,过着不是夫妻胜似夫妻的生活;更有名牌大学,尤其是女大学生,有的长期被人包养,在大学校门出现了无数的豪车接大学生,让人大开眼界;大学生的比吃比喝比穿戴,也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他们中许多人的生活费或者叫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