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专业军士13316
专业军士13316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234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聂树斌无罪!”来自官方的消息说,在聂树斌死后7890天,最高法院再审改判。

聂家人哭了。有些网友也激动了。他们重复一句口头禅,”正义只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刘瑜在微信上说出了我想说的:

“不知道该说什么。聂案已有证据疑点太多,太足以定罪,有基本常识感的人都能得出结论,拖了这么多年才做出结论,好比花了十年把一个球洞边的高尔夫球打进洞里,高兴得起来吗?如果一个社会的正义感都只有加盖一个权力公章才会随风飘荡 ,这是正义感还是对权力的又一次鼓掌?我所能感到的全部,只是火辣辣的羞耻。”

的确,这有什么可高兴的?

第一,聂树斌不能死而复生。

第二,在无数人心中,聂树斌早就被认定为无罪。

所谓改判,就像一个在网上流行了一整年的笑话,在年底突然出现在春晚上,规格好像提高了,但笑话还是笑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聂树斌母亲张焕枝

聂树斌的案子终于有了结果,二十年之屈辱一夕洗净,沉冤昭雪,真相大白于天下。

按说应该高兴才是。但是,相比网络上的普天同庆,我的心情却格外沉重。

我真的没有装逼。

是真的沉重。

确切的说,二十一年过去了。河北省高院1995年4月判决聂树斌死刑,两天后,就执行了枪决。人这一辈子,满打满算,也就活四五个二十一年。这对于我们来说,只是一条新闻,而对于聂树斌以及其家人来说,却已经是所有的人生。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那凭什么他们的生命,就要接受这样的选择?

温故而知新,先让我们短暂的回溯一下那不堪回首的往事。

1994年9月,一位女工被强奸致死,聂树斌被抓。1995年4月判决死刑,聂树斌被执行死刑。

聂树斌死后十年,2005年,网上通缉逃犯王书金被抓,供述自己是“聂树斌案”的真凶,供述的细节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有一个梦想:低调地行走在人世间,受尽嘲讽和鄙夷的目光,尽管家里的十几台兰博基尼都起了厚厚的灰尘,但我依然只敢开着国产车,拉着一车钱,去偏远山区的希望小学捐款。望着孩子们感激崇拜的眼神,我潸然泪下,说:“孩子们,你们好好读书,将来做国家的栋梁,不要像我,啥也不会,穷得只剩下钱了。”

  我依然是一个穷人,一个精神领域的穷人

  “穷得只剩钱”在中国并不算贬义,而是富豪们的自嘲,或许大部分人没有机会说这句话,但一位原本在西班牙中餐馆打工的浙江小伙“哈维”,在中了1.373亿欧元彩票大奖之后,有了对这件事的发言权。

  差不多20年前,哈维从浙江老家来到西班牙打工,在餐馆帮厨,在商贸区和百元店打杂,为了赚钱,几乎什么活都干过。就是这么一个勤劳但不富有的小伙,两年前开始受到上天的特别眷顾。在中1.373亿欧元的前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昨天是10月24日,10月24日是昨天。

这是最高院对贾敬龙死刑核准裁定书送达的第七日。按照惯例,法院会在接到死刑核准裁定书的七天内执行死刑。直到今天早上,尚无贾敬龙被执行死刑的消息传来。

这恐怕意味着,石家庄中院已经刀下留人,暂停了贾敬龙死刑的执行。此次没有执行死刑,下一次就没有理由重新启动死刑的执行。如果没有节外生枝,比如何家坚决要求执行死刑的话,贾敬龙的命应该是保住了。最后关头,正义终于发出一声叹息。

正义早已被看在眼里。贾敬龙有没有罪,人们没有非议,他毕竟杀了人,应当承担法律后果。但法律后果除了死刑立即执行之外,还有许多的选择。人们之所以觉得贾敬龙情有可原,是因为他实际上是被村主任、村支书何建华一步步逼上绝路的。

为了“三年大变样”的城市发展规划,何建华一手组织了对贾敬龙打算拿来做婚房的老宅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人贩子是判死判活,还是判个半死不活,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百姓在遇到问题时,是否能够从社会资源中获得救助力量,如果能够,人贩子不杀也没关系。如果不能,杀多少人贩子也是枉然。

01.

有人要求,对人贩子一律死刑,买家同罪。

有人反对,说这样就会置被拐孩子于危险之中,死刑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死刑到底是不是个解决方案呢?我们面对的问题,又是什么呢?

讲个故事先。

02.

早年贵州省,有个熊孩子,叫周西成。

周西成读书贪玩,学业废除,就去当了枚大头兵。然后他一步步,开始往上爬,爬呀爬,爬呀爬,爬到1926年,竟然成了贵州省省长。

周西成当省长,当地人那叫一个悲伤。因为贵州有两个特点,一是贪官凶,捞起来不要命,二是土匪猛,几百年来没人治得了。

这个烂摊子,明白人都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古贺千代树,远道日本的朋友,来北京看我。我们已经两年没见面了,他的中国话还是没多大进步。不幸的是,我们这边还有个美国佬陪客,所以交谈时那叫一个费劲,中国话,日本语,英语混在一块,吃顿饭就象是打了场国际战争。

古贺先生说:其实我也是中国人,我的家,是1200前,刚刚搬到日本去的。我的姓,就是两个中国姓的组合,古姓和贺姓。

不是吧?有这么套近乎的吗?1200年前时……恰好是大唐帝国安史之乱,那时候搬家,能理解,能理解。

我问古贺先生,这两年收成如何呀?有没有上个台阶。

这家伙显然一直在等我这句话,就见他眼神一亮,腰板挺直,大声说:我很骄傲,我为我们国家,做了点贡献的。今年我为我们国家,交了很多很多的税!

他毫不掩饰甚至很急切的自豪感和尊严感,让我们很受震动。

古贺先生很爱他的国家。而且他爱国的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约翰是我们学校所特聘的外语教师,春节期间,他让远在英国的妻子和孩子一起来到中国和他团聚。他的孩子小约翰在伦敦读中学,也从课堂里学会了一些简单的中文,和我们沟通起来虽然不是非常流利,但也还算是可以相互理解彼此的意思。没几天,小约翰就和我那同样是正在读中学的儿子混熟了,时常一起玩游戏看书,两个人还时常一会儿中文一会儿英语,古今南北地聊。

有一天晚上,小约翰很有兴致地说要自学中文,他一会儿翻《成语词典》学成语,一会儿翻《新华字典》掌握字义,正这么翻着,突然,他冲着我大声喊:“陈老师,为什么‘猪’的解释是这样的?太不可思议了!”

“猪”的注解有哪儿不对了?我好奇地走过去看,只见字典上这样写着:“猪:哺乳动物,肉可食,鬃可制刷,皮可制革,粪是很好的肥料!”

我看了看后对小约翰说,这是正确的,小约翰没点头也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河北及邢台的官员们:首先,我对你们从未有过任何丝毫一丁点儿之信任。我不认识你们是谁,我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当上的地方领导人的。也许,正如你们所说,你们是上级领导任命的。也正因为此,你们根本从来就不需要对人民负责。谁任命的你们,谁让你们当的官儿,你们就该对谁负责即可。

邢台水灾是天灾,但是水库放水是人祸。

我知道你们会不择手段地掩盖真相,这是你们的一贯,更是你们的责任,甚至,这就是你们的事业。我知道你们皆为此而奋斗,甚至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当然,通常意义上付出的都是别人的生命。

河北是造假大省,三年大变样还记忆犹新历历在目,而三年大变样的“主谋”之一现在已经身陷囹圄了吧?但是,河北的官员们,你们看到了三年大变样儿之后满目疮痍的河北了吗?

说个题外话,你河北也就是占了天时地利,如果不是你所在的位置我估计你一条高速都修不起来,一条高铁也建不成,那是因为你们就没有干事儿的人。你们和浙江广东江苏差的太远,十万八千里都不止。

我还记得当年计划生育的时候你们最狠,你们“执行”的最为彻底,牵牛扒房抢粮抓人,八九个月的孩子你们敢分块儿 从怀孕女人的子宫里用钳子夹出来,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昨晚,新加坡国立大学终身教授、美国斯坦福大学哲学博士、访问学者石毓智在武大作了题为'为什么中国出不了大师'的讲座,批判当今的中国教育就是'死要面子',老师、家长、学校对学生的期许霸占了一切,最佳的代表语就是:'今天我以学校为荣,明日学校以我为荣'。(2011年12月22日武汉晚报)


应该说,石毓智'死要面子'的论述直接揭示出了中国教育的弊病所在;也正是因为这个'死要面子',才让原本是多彩的、幸福的、完整的教育走进了功利主义的怪圈,将学校变成了一个大大的生产车间,将教师变成了工人,将学生变成了产品甚至是道具。然而对于踉跄而行、饱受诟病的中国教育来说,除了这个'死要面子'以外,'死不要脸'现象更值得重视。


现象一:为了脸面使劲折腾,结果却丢了脸面。总是害怕跟不上时代的潮流,总是担心别人说改革的力度不够大,于是便在'教育改革'的不断折腾中,上演了一出又一出'你方唱罢我登台'的形式主义。在这期间,基层的教育工作在声名远播的'洋思经验'到成效卓著的'杜郎口'模式、从蔡林森的高效课堂到魏书生的六步教学法、从'探究性学习'到'有效教学'、从'特色课堂'到'五分钟课堂'、从'分槽喂养'到小组合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在媒体追逐陈忠实离世的时候,有一条被忽略的新闻离大众的视线更远了,那就是最高法颁行的司法解释,对经济犯罪的量刑标准加以调整。这个调整幅度之大,影响面之广,竟然在舆论中毫无声响,也是让人意外,这届人民果然是不行的,抑或人民城府很深。


这次量刑调整,入罪的起点从5000变成了3万,3万至20万,拘役或3年以下有期;十年以上徒刑的起点从10万上浮为300万;2000万至1亿,无期;1亿以上,一般不判死刑立即执行,可判处死缓。对贪官一般不适用死刑,以及调整十年刑的标准,近似大赦。


在这个事之前,曾经在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的时候搞过一次大赦,但具体放了多少人,数据不甚清楚。但相较于这次大赦,拉升量刑标准,间接造成大赦贪官的这次,恐怕数以万计不在话下。更为关键的是,它将贪官纳入了保险箱,所谓刑不上大夫,不算夸张。


可以想象一下这个场面:许多三万元以下的待决官员等于听到福音,等待当场释放的美好时刻。而涉及金额动辄以千万、亿计的贪官也吃下了一颗定心丸,免死了,贪污款项变相地等于坐牢酬报。这样的好事,与平民财产型犯罪等原封不动的量刑案值形成了鲜明反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