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图片播放器
个人资料
相宝昌的博客
相宝昌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041
  • 关注人气:1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9-07-23 09:20)




若有成就
必是吃进苦头
后赐以孤独
任凭
寂寞吐丝
若要寻得机缘
须用温度
点点感化,层层剥离
密实的茧
若爱,便穿着
闪光的丝线
为你精心纺织的绸缎
若恨
不妨淡然
薄如草纸的羽翼
越飞越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22 09:36)




必定在菜园边角
种几趟烟叶。培土,浇水,施肥
从蚜虫口中抢回完整的烟叶
收割后,晒干,码好,一头扎紧
对仅存的嗜好姥爷同样付出了
辛劳与耐心。属于一个人的金黄
姥爷极其认真地用干净的麻布片包裹
悬在干燥的房梁下。雨天无法下地
取下一束,切碎,装入烟包
吸时放在掌心用力揉搓成烟沫
按满烟斗。蹲坐在门坎上
望着绵绵雨帘,吐出的烟雾被雨吸走
姥爷烟锅里的火光时明时暗
却不会熄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20 12:12)




割麦子是在割阳光。火辣辣
割不完,偃息的骄阳隔夜又杀回
放到的麦子来年春天又齐刷刷站立
割麦子其实就是割自己
谁放倒自己
麦子就从他的身体里开花,抽穗
割麦子的人
下沉的姿势和手中的镰刀
是一对相怨而生的问号。恰似
越磨越瘦的弯月
在他身后只留下光秃的镰柄
像根盲杖。更是
后辈们书写时惯用的感叹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19 14:04)





我曾认真地
观察过一辆车,向着前方
疾速行驶。也曾
反复地剖析悬崖村里的那些孩童
模仿鹰
竟无意炼成一只只壁虎

只给车动力不行
要先修一条路,明确方向
给孩子们攀登的梯子还不够
要让他们从紧贴的峭壁上
分离下来

行走在殷实的大地上
像路一样坦然,流畅
像风一样饱满而自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熟知的植物不多
如知心的朋友屈指可数

土豆花生,实实在在。我们
称呼的地瓜,就算冠以美丽的名字
叫红薯,紫薯
照常土里土气地生长在乡下
那些苹果,橘子,杏子李就不同了
神气地攀上高枝
拎着香,荡起令人蠢蠢欲动的眼波
还是泥土的果

全不能与莲相比
根扎进泥下,做谦虚的藕,织难舍的情思
花探出水面,捧出粒粒籽实
君子坦荡,水土
有约。楞不输给那谁谁

我也是母亲结出的籽
吮吸她的乳血。当我深入泥土,回望的目光
如水静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16 07:59)
标签:

杂谈




结果

总是虫子吃剩下才给我们
后来发明了农药

---却,还是吃虫子剩下的


流水的小日子

一畦韭菜,一畦菠菜
菠菜吃光了,韭菜又长出来

挑特价商品,多要个包装袋
闷了,泡半天书店
路过银行,把养老保险金缴了


酒干倘卖无

一只空酒瓶
黯然曾经的拥有。风吹瓶口
呜呜地哭。与走街串巷的吆喝
一呼一应

潮水,拍打着胸口


单亲

心上有个疤。会痒,会痛
但不丑
向善的人,待它是一朵苦楝花

多放了点盐。味道
重了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亲眼看着他一天天变成我

有好多机会
可以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换个女孩恋爱
变了风向
却只能选择一处定居
通往罗马的路
只给一条
且永远都不会知道
之外的路上
风光成谜
看着身边心爱的儿子
难以想象
假作别种选择
他会不会颠颠地跑来
喊我爸爸
或者,有多少个
毫无声息
溜走


生命的奖章

热爱这个时辰
睁开双眼,如又一次
获得重生
喷薄而出的朝阳
一如既往
如此完美,这重逢的时光
隆重又祥和
我是因她而茁壮的禾苗
她是我的血液
沸腾而芬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13 08:28)




从她窗前缓移过来
再折回。如此反复来了又返
似在搅动浓稠的夜色

窗口打开
样子像只洁白的飞鸟
撞进我的心怀

方糖一般
并不急于迅速溶解
汤匙,慢慢搅动着温热的咖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11 09:16)
标签:

杂谈




也想大鱼大肉。不行
天生食草的命

犁沟尽显纵横交错的鞭痕
土浪翻滚,翻不动俯首垄亩的命运

松软的土地,适宜种子
认祖归宗。苦与累夜静时独自反刍

愿听绿色的曲子。踢踏的蹄印
叩响金色音符

固守天然潜质。任敲任擂
那牛皮的鼓。牛皮筏子,弹奏流水

每早一杯新鲜的奶
只管喝,愣不图那谁谁叫声妈


路边小憩

对于拦路的石头
我会搬起,移弃到路边
或者,干脆绕开
对一粒面包屑
蚂蚁倾尽全力,反反复复
动用各种技能
促使大山一样的面包屑
向着不能确定的方向
缓慢移动。黑色的小身影
在我俯视的目光里
逐渐放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09 06:51)
标签:

杂谈




三十多年前
我在海头中学读高中
常常,同桌胡继强用自家背来
投食堂伙食的米
偷换两张电影票。为过个把小时的眼瘾
要忍受几天的饥饿
偶尔,我用可怜的稿费兑现点小食品
引发俩人狼一般地抢夺
在一张处处留白
抓耳挠腮的数学试卷上,我
用一首诗疗伤。不料
公布的确切答案是
(数学老师)一腔怒火。烧光了
自此以后我应有的数学讲义与试卷
差点烧掉我的学籍
一场毫不对称的战争
全无硝烟。却催生了两个失败
无形的壕沟隔开我与数学老师的大美青春
数字和诗,皆付诸东流
挨到毕业那天
历史老师站在校门口
拦住我
劝我复读,我说不
劝我善待自己,认真生活,我说嗯
其间他用到玩世不恭这个词
我没吱声,但我心里反问
高考我都玩不转
哪敢再玩这个世界
我永远记住了老师丛刚的名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