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蚂蚁---搬大山
蚂蚁---搬大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116
  • 关注人气: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生家庭对孩子的影响有多大,其实众所周知很大、特别大、超级大~


举个类比的例子,你有听过“橘生于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这句话吗?橘树生长在淮河以南就是橘树,生长在淮河以北就变成枳树,只是叶子相似,它们的果实味道不一样,生长在北方的”橘树”结出的果实就会酸涩难以入口,而南方则是清甜可口。

我们的原生家庭就像树木耐以生存的土壤和气候,树木依靠土壤和气候长大,同样我们人类依靠家庭给我们的滋养生存成长。相比树木,我们人类的主观能动性更强大,但是你曾经最初的力量都是来源于养育你的土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教育

分类: 家有儿女
 “原生家庭”对孩子的影响

    人的一生中会有两个家庭,一个是自己出生、成长的家庭;另一个是进入婚姻生活后所建立的家,也就是自己“当家”的家。心理学家把个人从小成长的家称为原生家庭。原生家庭塑造人的个性,影响人格成长、人际关系、管理情绪的能力。

    有一位母亲,做鱼的时候总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28 00:59)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想杂谈
恍惚中,我回国了。

我坐在老家的炕沿上,背靠着墙,看着坐在炕上的父亲母亲。他们白发苍苍,满面笑容。母亲精神矍铄伶牙俐齿地说着笑着,铜铃般的笑声,渲染着整个房间,父亲和我则静静地笑着,掩饰不住的幸福和喜悦。

父亲想出去走走,母亲给自己穿了一件红色的绸缎棉衣,给父亲套了一件暗红色的棉衣。我看着眼前的父亲,苍老臃肿。可突然间,他回到了中年。年轻的他头发乌黑乌黑的,留着小平头,穿着一件暗红色的西装,搭配着一件黑色的高领毛衣,浓眉大眼,玉树临风,英俊潇洒。我睁大眼睛,努力看着储存着,想把父亲最美好的样子永远留在心中刻在脑海。

画面再次回来,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已经穿好衣服,暗红色的上衣让他们顿时年轻了十多岁,精气神提升了不少。我拉着父亲的手,陪着他一步一挪移,慢慢地走着。他走得越来越吃力,画面里出现十指交叉紧扣的双手,一只手饱经风霜皱纹纵横交错,一双白嫩细腻年轻有力,彼此相伴。我使足全身的力气,拉着父亲缓缓前行。

不知不觉,我又该离开家回美国了。他开着一辆白色的车子,送我去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23 03:19)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想杂谈
孩子们开学三个星期了,我的日子忙忙碌碌,昏昏沉沉,辛苦着奔波着,连喘口气静下心的时间都那么宝贵。昨天累得腰都直不起来了,直接买了披萨回去,晚饭煮不了,洗完澡就睡了。

马哥家的侄儿,那个我眼里最不成器的东西,跑去深圳工作后,竟然和家里失去了联系快四个月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意外,传销,被骗,谋杀,种种可能,谁也不知道他在哪里。对于马大哥,我也是无语。儿子在深圳哪个公司哪个区,一问三不知。在庞大的深圳找个人难度如老虎吃天。尽管无比讨厌这位侄儿,知道这种消息后还是焦虑着急,坐卧不安,到处咨询,打电话,只想早日知道那厮的下落。如有一天见面,我定狠狠地凑他几巴掌。

两周前,带着孩子在音乐系上钢琴课。朋友圈里一位高中同学的儿子发消息,说他父亲,也就是我的高中同学,去世了,葬礼第二天举行。前几天他还在朋友圈里发秦腔片段,发保险理赔的知识,怎么说走就走了。心碎之余,打电话给珠同学,把他从睡梦中吵醒,才知道确实生病了。得了肝癌的他,受尽了所有的痛苦和疼痛,耗尽了全身的能量,寂寞地离开了人世界。电话里唠唠叨叨了半个小时,一一询问了脑海中同学们的近况。和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10 04:39)
标签:

情感

分类: 随想杂谈
晚上六点,菜炒好了,稀饭舀好了,饼也熟了,还不见马哥回来。

打手机,提示无法接通。换成办公室电话,依然没人接电话。

马哥是标准的好男人,早上送完孩子,继续往西南开车去上班,下班后直接回家。所谓的应酬和吃喝,他一概拒绝,因此每天都按时回家,大约5:40,偶尔早晚不超过10分钟。

6:30再重复打手机,依然无法接通。办公室电话还是没人接。

脑子里突然冒出很多场景,等绿灯的时候被劫持了?和别人碰车了?身体不舒服晕倒了?越思想越心虚。安排好两个孩子呆在家里,一踩油门,赶到18街看看,这是他最有可能来的地方。拐进街口,探出脖子张望,似乎没有看到马哥的车子,心里越来越紧张。快到家门口的时候,确实车子不在,马哥没到这边来。

拿起电话,打给大宝,马哥还没有回家。打手机还是无法接通,办公室依旧没人。

心里更加紧张了,他到底去哪里了?被绑架?被劫持?还是碰到非裔?各种坏的情景都想了一遍,心虚的要命。

挂了电话,倒出车子,一路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04 00:11)
标签:

杂谈

分类: 家有儿女
暑假结束了,昨天孩子们开学了。

早上5:30闹钟滴滴滴滴的响起,迷迷糊糊地关掉闹钟,又躺了5分钟,5:35挣扎着正式起床洗漱,5:40走进厨房。打开冰箱,拿出奶酪片,两种面包,西红柿,生菜,牛肉片,牛奶,牛油果,蓝莓,蛋黄酱。洗了半盒蓝莓,热了两杯牛奶,煎了四片面包,洗了半个牛油果,切了半个成薄片,加在面包里算是马哥和大宝的早饭。

洗了一个西红柿,切成薄片备用。洗了几片生菜,擦干水分,用手掰成小段。拿出四片面包,两片全麦的,为大宝;两片黄油牛奶的面包,为二宝。面包上放了生菜,牛肉片,西红柿奶酪片,抹了蛋黄酱,并用纸巾包起来,分别装入每个人的午餐包。

拿出小盒葡萄干,意大利的小cookie,小包饼干分别装入大宝二宝的书包,算是饭间的snack。

拿出前一天晚上做的菜盒,装了三个到马哥的午餐包,算是他的午饭。拿出前一天晚上的茄子,几个虾,和二宝剩的面条,外加一个苹果,一小袋没人吃的薯片,装盒,算是自己的午饭。

6:20 马哥和大宝出门,去赶她的第一节课7:0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28 00:50)
标签:

情感

分类: 情感世界
今天医学院九三级本科同学大学毕业二十周年聚会。想起大学五年里天昏地暗糊里糊涂的日子,想起宿舍的姐妹们同班同年级的同学们,感慨颇多,彻夜难眠。那些年,我们纯洁善良,青春洋溢,肆意挥霍那段无忧无虑的时光,教室里,宿舍里,球场里,马路上,校园的一转一瓦,一草一木,都雕刻在脑海深处。

记忆真是一种密不可测的大脑活动。有多少人有多少事,想要彻底忘记,却偏偏牢记于心于脑,怎么也擦不掉。对过去的这些记忆,五味杂陈,不管是否美好,都是旅途行色匆匆中的佐料,也像人生这辆列车里的挂相,静静地存在着,直到终老散去。

看着同学群里发来的照片,一张张曾经熟悉的面孔,亲切的笑容,大学的时光仿佛近在昨天,却又遥不可及。有很多同学的名字,任凭我翻腾所有的细胞,也叫不上来。有一对情侣,女的就住在隔壁,上学的时候非常熟悉,毕业后他俩一起去了远东医院。如今看见他们的照片,我只记得她姓苏,他姓孔。上班的路上,我努力回忆,就差那几个字,也没能想起他们的全名,这就是记忆。

留下毕业后的同学们大多忙碌在五湖四海各个医院的大小岗位上。岁月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随想杂谈

从留学到在海外定居,一晃已经过去20多年了,说不出对现在的生活有什么不满,但是在内心深处,想起故乡,回首自己所走过的道路,总有一些有关故乡的事情,让人追悔莫及,那时是一种难言的痛,“才下眉头,又上心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想杂谈
上车下车 人来人往
时间从不曾为谁等待
车窗之外 像是倒带
世界流入记忆的深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20 02:20)
标签:

情感

分类: 随想杂谈
小区里每周四来收垃圾,一周积攒的可回收的,不可回收的垃圾,分别装在不同颜色的尺寸一致的大塑料桶里,放在家门口,市政部门的垃圾车会主动收集。说到美国的垃圾车,不得不佩服。垃圾车就一名工作人员,停在各家各户门口后,自动操作伸出机器人般的双臂,夹住垃圾箱,然后改变方向,倒入车厢。再改变方向,把垃圾箱放回原地。二宝最喜欢爬在窗户里,看着司机熟练地操作这一切。在他的眼神里,只有神奇和佩服。

周三晚上,我煮饭,喊话二宝:“把所有卫生间的垃圾袋换了,放在后院门口。”二宝跳跳蹦蹦地去了。几分钟后,走到我背后,拍拍我的腰:“妈妈,我把所有卫生间的垃圾袋换了。我还把你床头柜,面盆边小纸箱子里的垃圾也收拾了。还有我房间桌子上的垃圾,茶几上的垃圾都倒进去了。”对于他的主动和眼力劲,我特别开心。隔会,我悄悄去检查了一下,所有的垃圾桶都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就连我发懒一个多月没有倒掉小纸箱里的头发,碎纸片,都拾掇干净了。二宝确实是个讨人喜欢的孩子。

准备把所有的垃圾袋丢进大塑料垃圾箱,可手里提不了那么多。我叫二宝来后院帮忙。小家伙高高兴兴地跑出来,提了几袋子垃圾。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