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双加山人-龍乡红楼
双加山人-龍乡红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6,375
  • 关注人气:2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究竟何为“因麒麟伏白首双星”?

作者:龍乡

《红楼梦》第三十一回“因麒麟伏白首双星”中,湘云与翠缕谈论“阴阳”时,在蔷薇架下拣到了宝玉丢失的金麒麟。此处脂批:“后数十回若兰在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为此,主流红学以及红学界普遍认为,这是暗指史湘云与卫若兰后来有婚配之实。表面上如此理解基本是行得通的,但这种所有读者都可以看得出的结果,难道会是作者苦心孤诣地隐藏的故事吗?

如此表面化、扩展性的理解,显然是说不通的,因为这等于是没有任何隐蔽地在明写故事,根本谈不上什么“假语村言”,“真事隐去”。所以,我们有必要认真地去探究一下,究竟何为“因麒麟伏白首双星”。

“白首双星”,很容易被理解为夫妻白头到老,而“因麒麟伏白首双星”,就象谶语预言一样,因为脂批“后数十回若兰在射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7-31 12:05)

秦可卿名字的背后

《红楼梦》新解

作者:龍乡

本着寻找到一个合理可行又实事求是的解读思路与方法,在上篇拙文《“燃藜图”暗示了怎样正确解读“金陵十二钗”判词》中,进行了这样的分析:行文中出现在判词前面的《燃藜图》,乃是用其故事中的《洪范五行》与刘向曾著《洪范五行传论》的关系,借《洪范五行传论》蕴含的谶纬、天人感应之说,暗示后面的“金陵十二钗”判词是用谶纬之法的隐语写出来的。并且“秦谶”是关于谶语的最早记载,同时记载中最早的一个谶语“亡秦者胡也”又是发生于秦始皇时期,从而提醒我们,十二钗判词是用上溯的手法写出来的,要从最后一个秦可卿的判词,倒叙着进行解读,才是正确的解读方法。

虽然知道了这一点,但却搞不明白秦可卿这个名字从何而来,及其背后丰富的蕴涵,依然无法对秦可卿判词作出正确解读。以下将个人一点想法与红友交流。

1.可卿名字有来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作者:龍乡

这个问题非常有趣。但是,只怕没人能够给出确凿标准的答案。也许只有作者才能回答出来:

1.作者假如看到这个问题,一定会反问:把《红楼梦》的作者与曹雪芹连在一起,一定是听信了红学专家的“考证”。他们说“作者”是曹雪芹,而且是满清包衣江宁织造曹寅的孙子,可曹寅号曹雪樵,与曹雪芹为祖孙关系,依常识而论,你相信吗?

2.作者又会说:红学专家们承认《红楼梦》“一字不可改”,“无一字无用”。可是在锲子结尾处有“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等语,他们就把“曹雪芹认定为作者,而前边的“情僧”、吴玉峰、东鲁孔梅溪,却没给出任何解释,难道这几行字纯属无用的闲笔?是不是证明了红学专家们想得还是有点太少了,远远没有作者想得更多?

3.作者也会感到困惑:书中写“独他家接驾四次”,怎么就变成了红学专家认定曹雪芹为作者在全书中唯一的,最重要的铁证?言必“这是指康熙南巡时,曹雪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作者:龍乡

曹雪芹家为什么被雍正抄家?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得弄清楚,曹雪芹为何人,家在何处?然后才能回答他家为什么被抄。

曹雪芹名霑,字梦阮,号雪芹、芹圃、芹溪,其父是曹颙或是曹頫不能确定,其祖则被确定为曹寅。这是由红学专家考证出来的。 曹寅,字子清,号雪樵、荔轩、楝亭,这是有准确记载的可查的。 请问,曹雪芹与曹雪樵,真的是祖孙关系吗?一个号雪樵,一个号雪芹,还有谁竟然敢相信他们是祖孙关系?只有我们的红学砖家敢作出这样的“考证”。

(假语村言)

同时,砖家们既然敢考证出曹雪樵是曹雪芹的爷爷,那么就更应该考证出谁是曹雪芹的父亲,可为什么又不能确定呢? 曹颙是曹雪樵的亲生儿子,于1715年正月去世,其妻马氏怀有身孕,后诞下一子,却夭折了。为了不使曹雪樵家没有后人继承香火,康熙就作主把曹雪樵兄弟的儿子曹頫过继给了曹雪樵为嗣子。曹頫只有一个儿子,起名曹天佑,后来曾官至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红楼梦》里,晴雯死前为什么叫了一夜娘而没有叫宝玉 ?

作者:龍乡

要深度正确回答这个回题,首先必须明确《红楼梦》的主旨思想,然后对晴雯判词和判词前那张图,以及晴雯撕扇、病补雀金裘之间的连系搞清楚。否则,只能是表面故事上进行的附会。 那么《红楼梦》的主旨思想是什么呢?绝对不是满清包衣曹寅之家事,而是“悼明”,是“以家喻国”,是对明朝的追念与凭吊。 其实晴雯这个人物是有原形的,她影射的是南明抗清名将晋王李定国。

晴雯判词前边的那张图,“既非人物,亦非山水,不过是水墨滃染、满纸乌云浊雾而已”。这代表的是1662年四月十四日,永历帝朱由榔被吴三桂用弓弦勒死于昆明逼死坡,明朝随之而彻底灭亡。 (李定国) 判词第一句“霁月难逢,彩云易散”,“霁月”即明月,借喻明朝;“彩云”即晴雯,影射李定国。意为:永历帝死后明朝再难复国,李定国亦仅仅两个月后去世。 ”心比天高,身为下贱”,隐喻虽有光复明朝之心,只是势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6-08 12:14)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纸上清明新墨在,徽钦已作苏武游。澶渊不晓崖山雨,惟见浪花开浪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燃藜图》暗示了如何正确解读“金陵十二钗”判词

吴氏红学

作者:龍乡

在《红楼梦》第五回的“金陵十二钗”判词中,秦可卿的判词位于最后。但是在解读中需要从秦可卿的判词开始,也就是说得倒过来解读。之所以如此,是因为《红楼梦》的特殊性及其“真事隐去”的需要,釆用“烟云模糊法”,以逆向追溯的手法写出来的判词。

在文本描述中,宝玉首先看到的是晴雯的判词,然后是袭人、香菱及“金陵十二钗”,秦可卿的判词在最末位。

实际上晴雯的判词所配的那副画“既非人物,亦非山水,不过是水墨滃染,满纸乌云浊雾而已”,即是在表示朱明政权的彻底消亡,也是表示故事最终的结局。自此上溯到最末位的秦可卿,其判词才是真正的起始与开端。所以说从秦可卿开始依次向前(准确来说是向后)解读,才是顺解和正解。

作出这样认定的缘由是什么呢?其实是来自于《燃藜图》给我们的提醒与暗示。

第五回的开头部分写道:一时宝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4-27 19:27)

无题

闲弹一曲三江水,

漫饮几盅五岭茶。

栏外斜看半弯月,

乘风轻摘九霄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为何“俺只念木石前盟” 作者:龍乡 只要对《红楼梦》稍微有所了解,就知道此书表面上大体讲的是宝黛钗之间的爱情故事。文本中分别被称为“木石前盟”和“金玉良缘”。

小说第三十六回,因袭人“出去走走”,宝钗过去坐在了睡着的宝玉身边,拿起袭人绣的鸳鸯“替他代刺”,“只刚做了两三个花辮,忽见宝玉在梦中喊骂说:‘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得?什么是金玉姻缘,我偏说是木石姻缘!’薛宝钗听了这话,不觉怔了。” 且不论最后结果如何,从“宝玉在梦中喊骂”声里可以看出,宝玉只认可喜欢“木石姻缘”,排斥厌恶“金玉姻缘”。这种“喜厌”当然反映的就是作者的观点,亦代表着《红楼梦》隐藏的主旨思想。“木石姻缘”自然也是“木石前盟”,其于宝玉心中是什么位置,在作者心中同样是什么位置。可是“木石前盟”究竟该怎么解释,作为读者将其理解透彻是非常必要的。 关于这个问题,许许多多读者都会说,这根本不算什么问题,书中已经交待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木”指林黛玉,因其前身是“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闲话林黛玉的《五美吟》

作者:龍乡

林黛玉所写的《五美吟》出现于《红楼梦》第六十四回:“幽淑女悲题五美吟,浪荡子情遗九龙珮”。

《西施》

一代倾城逐浪花,吴宫空自忆儿家。

效颦莫笑东村女,头白溪边尚浣纱。

《虞姬》

肠断乌骓夜啸风,虞兮幽恨对重瞳。

黥彭甘爱他年醢,饮剑何如楚帐中。

《明妃》

绝艳惊人出汉宫,红颜命薄古今同。

君王纵使轻颜色,予夺权何畀画工?

《绿珠》

瓦砾明珠一例抛,何曾石尉重娇娆?

都缘顽福前生造,更有同归慰寂寥。

《红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