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简介
卢恒,贵州诗人协会会员,贵州省黔南州作家协会会员。当过教师、记者和编辑,现为公务员。1982年开始文学创作,作品散见《文学》、《日报》海外版欧洲网刊、《贵州作家》、《贵州都市报》等报刊。
个人资料
贵州诗人卢恒
贵州诗人卢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8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5-09-08 17:10)

 

那只遭到诽谤的鸟

从阁楼上掠起

庭院里一无所有

上帝的手在敲击

用哈姆雷特的语调

说出:不胜荣幸

谁也难以预料开始或者结局梦中的另一双手发出溺水时的叹息

这是一个沉默而冰冷的午后你坐在很近很近的藤椅上等候

你始终没有伸一伸手

卢恒,1962年生,当过教师、记者、编辑,1982年开始发表作品,目前已在《贵州日报》、《贵州民族报》等报刊发表诗歌散文200余首(篇)。

伏笔

一首被敲诈的十四行诗里

我在下棋

对手是勃朗宁夫人

她紧握一杯白兰地

正举子不定输或赢屡次狭路相逢

起身出门才发现

自己十分陌生

钥匙掉在地上碰醒一些春天的玫瑰

一些比玫瑰更真切的泪滴​

本版特约主持

郑瞳,生于1979年。《山花》编辑、诗人。

主持人手记

最近读了朱永富的新作,在我的印象中,他写乡土一直写得很平稳,对于活泼者,我们期望看他的静止,对于稳重者,我们却希望看他的变化,——在这些诗歌里,我们看到了朱永富的变化,更多的个人体验增加了诗歌的张力。而卢恒同样也因为个人化的抒情,占据了“贵州诗”的另一个名额。在“中国诗”中,我推荐王彦明的诗作,他一直默默地为“诗品鉴”栏目做着贡献,这回终于亮出了作品。至于“诗品鉴”,还是王彦明,解读的是法国人弗朗西斯·雅姆的《从晨祷到晚祷(前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我看见的莲,就是你看见的莲

●陆大庆

我看见的莲,就是你看见的莲
她出水,裹紧了腰身
她散瓣扬花,舞蹈一个个亮了的眼
一生吸不尽脏水污水的莲,开了谢,谢了开
是我美伦美奂妓女一样的母亲
引无数文人雅士在圣地的夜,由不住的气喘

我看见的莲,就是你看见的莲
一样的诗篇,一样的祭奠,依旧海一样的浮泛
莲呵,我妓女一样的母亲,夜出门,晨归寝
一生一世,她撞入白天的瞳仁,裹紧腰身
她胀股股的腰身,胀股股无数心尖尖生生的疼
可有谁听见黎明时分,她的泪水,砸在池塘的仄声

我看见的莲,就是你看见的莲
从前有个荷塘,莲的风,吹拂野茫茫的苍生
我看见的莲和你看见的莲,没有什么两样
我就思想,有没有一个谁,一直想要改变
在一个最深的夜晚,独自挖掉凡人的眼睛
把莲的磨难弄成天眼,安在思想的前沿
于是就可以看见,这世间的水,越靠近海越浑浊
而莲,倏然在海天一线,璀璨穹宇
让云舒,让云卷。一个身影成就一个转身的飞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人民日报海外版欧洲刊网

土牛诗歌俱乐部·乡村诗选(第17期)

诗人土牛、黑马、吴开展、清荷铃子、季川、许强

陈美、余燕双、琪轩、陆大庆联手编辑、倾情打造

http://www.peoplenews.eu/yiyuan/shige

 

 

《木鼓(外一首)》

卢恒(贵州)

在祖父念念不忘的老家

山村里 虎狼时现 苔藓相映

即使比炭火更加厉害的云朵

在靠近它的刹那

马上会变成雨滴

 

从秦朝跃马而来

从李白月光中的仰泳而来

从杜甫烧炭翁身后拾影而来

忍不住为木鼓的悲怆跪下

佤族的血液正在澜沧江畅响

 

热带雨林气候宠爱的村庄

在民舍头戴茅草斗笠的村庄

数千牛以图腾为牛头的村庄

彩色的云彩和自信的山泉

漂洗儿女的朴素的村庄

 

神秘的木鼓被敲响

诡怪的神灵被传唱

浓醇的米酒惊醒了沧桑的树根

飞溅的蛋汁贴在鼓面上

歌舞的少男少女们乐开了花

 

在深山里成长

在山寨中倍受景仰

木鼓 一路走来 披挂光荣与梦想

木鼓 佤族人的圣经

读懂你 祈愿风调雨顺 五谷满仓

读懂你 期盼族运兴旺 龙凤呈祥

 

《水墨画》

月光下的谷垛 静默

如祖父的脸庞

十月的晚风匆匆赶来

悉心梳理它混沌的目光

 

早起的父亲刚与星星告别

漱口洗脸 便踏着晨雾

指挥犁铧和耕牛 在田间反复彩排

为新一年春天惬意启程做好铺垫

 

羞涩的溪水 微笑着    

拐了一个弯 藏入茂密的竹林

三三两两的摩托 沿山寨的柏油路

爬上爬下 边走边唱

 

蝉儿读懂了密密的树叶

青砖瓦房仍在老地方打盹

几只麻雀在它的睫毛下

唠叨岁月的沧桑

 

是呵 山崖上的那棵枫树

细心藏过我的弹弓

山脚下的布朗河

不止一次漂洗我身上的臭汗和泥桨

山顶上的岩洞

曾经是我和伙伴逃学的天堂

 

伫立名叫望郎回的山峰

一桩被忠贞演绎的婚姻

像牛郎织女

传诵在一代代人心上

 

眺望老去的田坝

眺望崛起的幢幢楼房

久违的乡愁

陡然在眼眶里嘀哒

 

山寨年过百岁 依旧硬朗

火塘熊熊 让人身暖眼亮

日子像父亲怀抱的那坛土酒

咕咚饮下 浓烈醇香

 

《艾草的香味(外一首)》

墨菊(山东)

不仅是五月,想起屈原

一条流淌着的江

就渗透了艾叶微苦的香味

我愿意把江水理解成

很长很久的渊源,而艾草

温热的脾性恰好可以祛除

灵魂的湿寒和疼痛

使那个爱洁净的人

在时光内外,像初开的栀子

白白地,花一样散着清气

 

《剥开一枚粽子》

假设,粽叶里包着的是我的诗句

从生硬到软糯的过程

便是我在山中度日,是无比的幸福

很多新闻被升腾的蒸汽隔开

这样的无知无觉,适合一切想起

恬淡或忧伤,都将遇见花、遇见蝶

遇见山岚中氤氲的旧事,轻轻地

剥开粽子,如同剥开久违的自己

至此,我那沁透了呼吸

苇叶、竹叶般的章节,绿与不绿

都已不是问题

 

《孩子(外一首)》

杨骥(江苏)

孩子在村东头的野塘里 

游水 嬉闹 不幸溺亡 

整整一个村子都陷入 

一片死寂

 

修筑新坟时 

族里的老人说 孩子太小 

一个人去那个地方 

会很害怕 

姓名暂且描红的吧

 

工匠师傅把孩子留在这个世上的 

最后几个汉字 

自上而下

雕刻得工工整整 

间距适中 

像小小的火把 

又或似孩子生前戴惯了的 

红领巾……

 

《后来》

后来 我在一个初冬的清晨

终于苏醒

慢慢睁开已闭上不知多少时日的

双眼

起身 环顾四周

打量已变得十分陌生的世界

旁边的一棵香樟与另一株银杏

还是记忆中的样子

不高也不矮

草坡前的一条小溪

却不知了去向

几个瘦金体的汉字

刻在墓碑上 很深

光阴带不走它

 

一群扫墓人 面容哀婉

抬头见到我时 像看古人一样

目露惊悚 然后纷纷落荒而逃

望着他们远远跑开的背影

我一时忍俊不禁

我想 之后的他们一定会原谅

我的这次冒然出现

在他们之前的历史中

我也曾与他们现在一样

善良 卑微 怀旧 伤感

并且彬彬有礼……

 

《晒谷子(外一首)》

周冬梅(重庆)

一粒粒心事饱满的谷子

躺在晒场

像一个个忧伤的汉字

在排列母亲,心酸的诗行

字或者词,句或者标点

都经得起写诗的麻雀

推。敲。啄。磨。

 

弯腰,屈膝,鞠躬,叩首

这些重复的动词

指挥了母亲一生

可以说,这一生

母亲的汗水和泪水

比谷子的产量还高

 

无论怎么吹糠

见不到五斗米

无论怎么拔节

我也从没见过母亲超过

100厘米高的幸福

 

当谷子摊开身体

任凭风吹雨打

母亲也彻底释怀

一粒米香盛开在炊烟里

是她今生最大的奢望

 

生前,给稻谷俯首称臣

死后,稻谷,还会踩在她的身上

踩进她的骨头缝里

长出一点细小的,卑微的

狭窄的硬硬的东西

这些硬东西

是她这辈子不可触摸的伤

 

《一株拔不出来的麦苗》

无所谓饱满,也无所谓空虚

成熟就好

 

母亲的希望,在五月,格外沉重

目光,比月亮这把镰刀,还要锋利

 

此刻,一滴滴汗,不再隐忍

开门见山,质问麦苗与泥土的真情:

“麦穗倒了,为何麦茬

还要以死灰复燃的方式,继续爱

 

不懂,就是不懂,

年轻人,是一种奇怪的病

理不清的,何不,一刀,两断?

 

春去冬来,日子一天天过去

思念,青了又黄,黄了又青

可母亲,这个庐山之外的人

却一头扎在地里,成为一株根深蒂固的麦苗

谁也拔不动她

 

《纸上还乡(外一首)》

姚瑶(贵州)

燕子去了又回。含在嘴里的春泥

修补去年秋天的窝

一剪羽毛,拉长漫长冬天的思念

很多次,我在纸上

写诗、呓语。背叛庄稼、锄头、镰刀

和所有的农谚、季节

 

宿醉的梦,躲在故乡的某一个角落

透过纸背,亲人、旧事、童年

又回到了眼前,只是我的眼睛

已经潮湿,那是昨天不小心

被故乡的风,吹湿

 

满纸乡情、眼泪

只有木屋前那株拇指花,还在骄傲的活着

与寂寞的柴门,苍茫相望

孤独的,肯定还有那只燕子

一转身,仿佛到了冬天

燕子又要迁徙,春泥还未干

 

其实我就在故乡,躲在土墙

阳光照不到的地方,温一壶浑浊的米酒

打发一个又一个用旧的时光

曾经躺在小山坡,梦想衣锦还乡

白云从眼前飘过,仿佛近在咫尺

压在身下的青春,牛羊啃了、野火烧了

燕子回来的时候,又一度葱郁

只是那些过往的痕迹,我抓不住

雾一样飘渺

 

恍然醒来,泪水湿了一张白纸

泪迹还未干,我的身影已经消失

在故乡之外

 

《在圭研》

身体之外、十里之外,无处是故乡

遗落的稻粒,是天上散落的星星

就像今夜,我在圭研

在一座山与另一座山之间,静静躺着

生活如梦,三十多年的光景

竟是转眼之间,抬头是苍茫天宇

我的眼里,暗藏着泪水

 

天空如锅,一定像我藏着无数心事

有些微苦,村庄改了姓氏

生我的村庄,再也不能叫住故乡

多少次,我在梦中哭醒

心在刀剑之上,滚动着星光

肆意被收割

 

不足百十人的小村落,镶嵌在我

人生的不大的地理版图上

古老的土地,村人日出而作

种植比梦还高的粮食,还有

诗歌。在稀少的犬吠声里

我醒来,跪在土地之上

双手举过头颅

 

群山依然苍黛,蝉鸣

吵醒我中年的梦

天地高远,像少年我的梦

无限开阔而去

我从父亲手上接过镰刀

一把镰刀,就可以收割所有的乡愁

 

 

(组稿:陆大庆   土牛)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人民日报海外版欧洲刊网

土牛诗歌俱乐部·生活诗选(第16期)

诗人土牛、黑马、吴开展、清荷铃子、季川、许强

陈美、余燕双、琪轩、陆大庆、徐军联手倾情打造

http://www.peoplenews.eu/yiyuan/shige/

 

《雕琢鸟羽的人(外一首)》

姚辉(贵州)

在鸟羽上雕琢梦境的人开始老了

他斜睨双眼  看旧山墙外四伏的山色

 

祖先在山石间活着  那是灰兔般腾跃的祖先

或者布谷之语:那些年听惯的冷暖仍悬于墙上

火焰翻转身来  它把发霉的稻穗

抟成  大片卷曲的酒意

 

那人从田垄中闪出  晃着虹突的左肩

右肩上  火铳斑驳  喊着野俗的号子

 

他有一个骑羊赶集的儿子

有一块方形的荆棘之魂

而儿子衰老得更快——这聋哑之子

从未喊出过半亩暗青的年月

 

但儿子高举着落日  他奔忙着

胯下的公羊  阴囊闪烁

像一枚起皱的铜币

 

鸟羽是黄昏丢失的  他只能反复雕琢

为公羊雕一片新的身影

为儿子  刻一块旧的骨骼

 

山势在魂灵左侧苍鹰般不断起伏……

 

《卜筮的人》

南面的山势上睡着一块酡红的巨石

它有蜥蜴的肺叶  它将星象挪开

难以预知的宿命成为大片浅灰的足迹

 

卜筮者丧失了全部警觉

——北山有鹿  窄臀缀满春光

鹿影燃烧——卜筮者用一枚铜钱

测试风声与无边的际遇

 

半碗土酒藏起企盼:丰腴之晨。雨

穿越尘寰的预言叮当作响

半碗土酒漾着火焰般朴实的质疑

 

西风的踝骨嵌着苦痛

但你无法背对这凛冽的风声

西风的踝骨  划过怀想与启迪

 

预感源自那声最远的唿哨

青鸟归来  从东边的虹彩上

青鸟剜出生涯最初的期许……

 

而卜筮者需要三块呐喊的砾石:一块碎裂

一块镌刻天穹惊悸的遗忘  往昔

另一块沉醉  在蓝雾状的未来上

它咔嚓掰下  一片暗紫的翅翼

 

《夏天(外一首)》

玉上烟(浙江)

走在光影斑驳的小径

我有些茫然

几乎没有人认得我

白杨树的叶子闪着银光

小河也闪着银光

我打着水漂

三颗石子激起的水花

并没有给我的心带来任何涟漪

石子顺着水流飘走了

我站在桥边

不远处的小教堂

已经被漆上了水彩画

我几乎忘记了它原来的颜色

云从我头顶飘过

仿佛从前的一个个梦境

就像A经过我

就像B凝视我的眼睛在雾中蓦然消隐

就像最后C从我大脑里消失

一个女人在我面前走过

她高挑,冷淡

姿势优雅

并没有看我一眼

遂想起离开家乡那一年

我一个人提着沉重的行李箱

也是这样冷漠,坚决

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只记得飞机起飞时的轰鸣

我的心颤抖着

大脑一片空白

飞机随即飞向空中

 

《难以入眠》

每个人都有一张床

 

我们铺上棉被,蚕丝被

用荞麦皮,香蒲绒,木棉或草籽做枕头

无论如何,每个人都需要好好睡觉

 

“把窗帘拉上,亲爱的,来床上吧......

忙碌了一天,仿佛情欲才是最好的药物

 

我们在床上讨论着面包,牛奶,蜂蜜和苹果

谈论着星星,股票和疯子,做各种美梦

 

我们在床上欢爱,制造下一代填充我们的日子

又在床上,为死去的亲人穿上寿衣

 

某一天男人醉酒,女人打碎了玻璃

我们开始在床上撒谎,吵架,哭泣,绝望

难以入眠,直至灵魂死去

 

我们其中有了单人床

将肉体交付这冰冷的支架

 

地球的轴旋转得越来越慢

 

我们的床只为出生和死亡做准备

上帝从来不搬掉它

 

世界空荡荡时

床上的席位却是满满的,甚至

 

成为灰烬时

我们仍拥有一张又小又黑的墓床

 

 

《石头寨子(外一首)》

卢恒(贵州)

感谢老天,在一座林木繁茂的山腰创造了你

坐在石凳上,祖母认真地摇着筛子

捕捉米中多余的谷粒

祖父咂着老烟袋,惬意地讲述你

正如他年青时某位中意的女人

几年来,我出了趟远门

在千里之外,在著名的城市或壮观的海边

在谈吐风雅的朋友中间

都难以割舍对你的眷恋

在我的另一胃里,是你

用圆木、吊脚楼、青砖、土碗

甚至溪水般清甜的山歌喂养

是关于火塘和谷垛的种种写意

站在布满雨窝和核桃纹的石阶上

我尝试完成一次对你由衷的赞美

在火烟和乡音的爱抚中入眠

但总未能入愿

 

《过节》

粽子和黄粑很可口

山寨的“六月六”犹如一场庆典

刚有一批客人揖别

另一批客人又风尘仆仆笑闹庭院

父亲忙碌得像总统

沧桑的脸上始终阳光灿烂

腊肉和炖鸡在八仙桌上恭候

柴火熊熊,砂锅里的狗肉十分惹眼

山寨的节日让我和母语更加亲近

不远的群山像列队的骆驼等待启程

酩酊中的我遥望老家的山路

像母亲缠绕在头上的土布头巾

不时浮现缕缕温馨的牵挂

不时回荡声声柔情的叮咛

而父亲正和客人分享山寨的某些“惊喜”

比如考取了几个状元

比如外出的孩子又有几个发迹

偏偏对快要现底的酒坛只字不提

似乎这节日与它不带故沾亲

 

 

《冬日窗花(外一首)》

姜了(辽宁)

窗花是夜里冻上去的

玻璃成了花玻璃

姑娘不是一夜就能长大

早上醒来

小女孩会细看玻璃上的窗花

过了早上窗花会融化

玻璃不会没缘故就碎了

窗花老早就融化

姑娘

不是不见了就是嫁人了

 

《花开的声音》

花开的声音,比花粉还要细微。花开声触碰触须

触须轻微卷曲

花开声也要触碰触角,触角简单抖动几下

据说花开的声音哑女听过,花开的声音好像能汪在哑女的眼里

据说

盲者悉心听过花开的声音

花开的声音会被淹没在雨夜

女童撩了撩裙子把花开的声音省略掉了

花开的声音

会不会透过翼翅。叫花开的声音贴近些

就是要把圆周率计算得精确些

花开过,花朵还要听听花开的声音

 

《母亲是个诗人(外一首)》

周冬梅(重庆)

没事的时候,母亲喜欢铺开

大地这张稿纸写诗

写春暖花开

写炊烟掐不断的情感

写田埂踩不弯的思念

写着写着,玉米走成了七律或绝句

南瓜花形而上学

苦瓜越来越现实主义

红薯充当标点符号

麻雀踩着韵脚

写着写着

一首诗,被打磨得比镰刀还亮

写着写着

锄头成了母亲手里的笔

要么深入,要么浅出

写着写着,一首诗就老了

半截在外面,半截在土里

像极了一棵庄稼的模样

 

《母亲》

印象中,母亲一直像个男人一样活着

她用外婆嫁接给她的勤劳

劈材,挑水,喂鸡,犁地,插秧,打谷

就连一直被男人牵着鼻子走的老水牛

也不再回头质疑母亲的身份

可以说,抬,担,挑,扛,打

割,磨,推,十八般武艺

母亲没有一样不精通

很多的时候,她像门前自留地里

命运悬乎的苦瓜,什么都装在心里

从不轻易说出

为了活着,她常常把黑夜熬成白天

把苦难熬成汗水和泪水

把自己熬成一罐毒药

很多时候,她一肩挑着过去

一肩挑着现实,两只脚在上坡路上

无法左右自己的人生

但她还是像大树一样站着

扛着鸟巢,扛着风雨,扛着一片天空

扛得不能再扛的时候

还是咬牙切齿地扛着

很多时候,她翻晒着黄豆

也翻晒着光阴,事实上

她的硬伤比黄豆还多

很多时候,母亲握着镰刀的把柄

割断青黄不接的阳光

又把自己的青春和美貌

斩草除根

很多时候,母亲用打铁匠的女儿这个身份

举起铁锤,像生活捶打她一样

捶打另一块铁,直到变形

服帖了为止

一直到母亲老了。她还是保持着

形而上学的姿势,保持着一棵庄稼的样子

只不过,她的头发,下垂着

她的乳房,下垂着,她的脚

已深深陷入泥沙俱下的日子

不能自拔

 

《树枝,砸中花骨朵的忧伤(外一首)》

程红梅(湖北)

那个春天  鸟儿忙于做巢

从心空匆匆飞过

突然  电闪雷鸣

掉下一根树枝

砸中花骨朵的忧伤

 

风抚疼了这个日子

白天与黑夜相谈甚欢

两只手掌上的情感线

缠绕在一起

织出一方戏水鸳鸯

 

一个话题

牵出一世情缘

 

《生命的第100页》

100页在我的面前翻开

翻出我的梦想,你的味道

阳光不吱声,不愿照亮

那页易燃的文字

 

古老的典故里有着期许,青涩

和莫名的心跳,谜一样

尘封在岁月的皱纹里

 

生活是一首歌,一本书

也是一杯酒,永远藏着

你想要的风景和味道

走走停停,向往不尽

 

(组稿:陆大庆  土牛)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卢恒(贵州)

在祖父念念不忘的老家

山村里 虎狼时现 苔藓相映

即使比炭火更加厉害的云朵

在靠近它的刹那

马上会变成雨滴

从秦朝跃马而来

从李白月光中的仰泳而来

从杜甫烧炭翁身后拾影而来

忍不住为木鼓的悲怆跪下

佤族的血液正在澜沧江畅响

哎 热带雨林气候宠爱的村庄

在民舍头戴茅草斗笠的村庄

数千牛以图腾为牛头的村庄

彩色的云彩和自信的山泉

漂洗儿女的朴素的村庄

神秘的木鼓被敲响

诡怪的神灵被传唱

浓醇的米酒惊醒了沧桑的树根

飞溅的蛋汁贴在鼓面上

歌舞的少男少女们乐开了花

在深山里成长

在山寨中倍受景仰

木鼓 一路走来 披挂光荣与梦想

木鼓 佤族人的圣经

读懂你 祈愿风调雨顺 五谷满仓

读懂你 期盼族运兴旺 龙凤呈祥

《水墨画》

月光下的谷垛 静默

如祖父的脸庞

十月的晚风匆匆赶来

悉心梳理它混沌的目光

早起的父亲刚与星星告别

漱口洗脸 便踏着晨雾

指挥犁铧和耕牛 在田间反复彩排

为新一年春天惬意启程做好铺垫

羞涩的溪水 微笑着

拐了一个弯 藏入茂密的竹林

三三两两的摩托 沿山寨的柏油路

爬上爬下 边走边唱

蝉儿读懂了密密的树叶

青砖瓦房仍在老地方打盹

几只麻雀在它的睫毛下

唠叨岁月的沧桑

是呵 山崖上的那棵枫树

细心藏过我的弹弓

山脚下的布朗河

不止一次漂洗我身上的臭汗和泥桨

山顶上的岩洞

曾经是我和伙伴逃学的天堂

伫立名叫望郎回的山峰

一桩被忠贞演绎的婚姻

像牛郎织女

传诵在一代代人心上

眺望老去的田坝

眺望崛起的幢幢楼房

久违的乡愁

陡然在眼眶里嘀哒

山寨年过百岁 依旧硬朗

火塘熊熊 让人身暖眼亮

日子像父亲怀抱的那坛土酒

咕咚饮下 浓烈醇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17 20:47)
标签:

文化

● 卢 恒

◎布景

黑色陶罐的背影里

你且战且退

大鹏注定栖息在水墨画的蓝天里

篝火,洞悉着围坐的行者

向夜倾听雷风雨的祷告

闪电照亮峡谷

不小心成了山洪的向导

这春天的啼哭感动了悬崖上的老树

是的。疲惫的道路不再开拔,封闭蹄声

在一座百年石桥边饮马

记得苞谷桩下深藏的蟋蟀么

弹拨的乐曲,耳熟能详

记得深涧里跳跃的红尾鱼么

经典的舞姿,闹热心房

是谁,显得这样温柔和谦让

细细和风荡漾你款款的守望

阵阵涛声讲述我急急的轻狂

当《顶水罐的少女》款款离开

那位名叫维特的少年

早也隐姓埋名,远走他乡

◎八月已经出发

世界正偷渡你,别怕

你这被水手们敬畏的大海

八月已经出发

湿热的风忍不住把吉他砰然奏响

海螺、贝母、沉睡的藻族

甚至诚实的鲸

甚至只有生物学家叫得出名的鱼儿

把你的威严与深沉

注解得心明肚亮

你是轮盘。真正的赌徒

不会选择离开

预言游出游进

或阴谋的闪电

或坦荡的阳光

听我说,别怕

你就是我的手我的眼我的足

是残缺而柔美的月夜

是彩云之南中的香格里拉

当月光一路欢笑

护送你回家

◎空白的忧伤

那场会晤浑然如枝条触摸苹果

看似咫尺,又似远方

某个姿势某句低语某阵风

都能击起一个颤音

帷幕掀开

一曲《千手观音》

释放出我与你的那一份情长

为了一次纵然宿命的寓言

雪花违规

拐进了仲夏的袖口

为了磨砺那把锈迹斑斑的钥匙

莫愁用西湖的泪叩开了紧闭的心门

游访幽静的街头

你竖起翻毛的皮领

和许多仓惶出走的隐者厮混

爱是柏林1945年的邮箱

布满尘土和张惶

那一场紧张而甜美的会唔

只兑现一张空白的忧伤

◎生命

第三只手碰一下,只碰一下

在你身后,一枝被崇敬的凌霄花

就坠落一行小小的死亡

穿过钟乳石簇拥的走廊

穿过青苔修饰的峭壁

被夕阳亲抚过的开阔地上

苏醒的萤火在纵情闪亮

站在死亡或天籁顶礼过的普陀山上

那宁静萦绕中的大海袭入眼帘

几株桅杆缓缓披上风衣

成群的海螺竖起耳朵期待沙滩的演讲

每一种人生不也是一条船么

渴望离开陆地

又不舍港湾的温情与喧响

海上或许没有淡水和面包

没有穿着警装的火枪

成熟的台风已守候在不远的地方

被威胁袭掠过的黑钢琴

是否有诗人在为它吟唱

一切都在所难免

一切又不可企望。

◎飞翔中的天鹅

天空不再琢磨不定。在那儿

晨曦司响贫血的号

从广场我被驱逐,流放到

云朵装饰的壁画上,仿佛一缕

可疑的黑发

河流抚慰岩岸的创口

始终未能如愿以偿

芳草地滋生了许多想象的道路

飞翔中的天鹅,无意识中

经历了《献给爱丽丝》的造访

潜台词黯然留在傍晚的草叶上

如废墟上的站名,忧伤而安详

当然,还有你,高原的女王

阴谋不算霜降

宽阔的吉他逃出围困

沿着白色的栅栏独自歌唱

让教堂升入天堂吧,如果

美好的愿望被祈祷吮得枯黄

让海上的爱情涌进来,撞开所有沉寂的铁窗

让血液的巢豁然开朗,面对未来

或期待回答,或炫耀遗忘

◎让我试最后的运气

当我们发现自己的纪念碑

是假牙制造,是酒杯底的伪币游戏

安葬尘埃下的血滴

以另一种姿势无畏疯长,散发出

清丽的幽香

城市的厚玻璃外,我的乡村正噙满泪水

八月的河流酩酊

指认着梦的空旷

也许圈套是岸

必须回过头去

春季的晴空演绎着最初的理想

诺言如礁石,被怠慢的忠贞

依然伫立远方

整夜难眠,整夜难眠

撩开透明的暴风雨

让我试最后的运气

◎树上的憧憬船

告别墓地,仲夏的河无法驾驭

走进星星酿蜜的夜晚。来到

你悄悄邀约的年轻的群鹿中间

我俩竟形同陌路,似乎分隔了很多年

季节如同晦涩的艾略特,表达着冲动感

使人苦不堪言。只有闪电凛冽而灿烂

仲夏夜的河无法驾驭。你是无辜的

妊娠的丘陵悸动,树上的憧憬船灰蓝

接亲的仪式天火般袭来,你小心翼翼

在秃鹫出没的岔道要求警装的栅栏

受潮的灵魂不再照亮我,陌生而华丽的时辰

是一种衰老,鹊桥怅然断裂

被春潮洗礼的房间一派慈祥

水仙纷纷退出

不肯打听即将免除的灾难

谁说鸽子不飞过这里

沉甸甸的寂寞构建着另一个天空

围绕着你,朗诵温馨的诗篇

◎黑玫瑰

我渴望走开的理由是你吗?

午后的疲惫尘土般升腾。

不断打搅我搜寻的目光。

这座群山环绕的城市一言不发,鸟瞰着我们。

我几次离开座位。

打开车门,几次又在浓浓的惆怅中关上。

或许你仍抱着那束黑玫瑰,

藏在候车厅的某根大理石柱下凝望,

期待我回到你的身旁。

或许你正愁情缠绵,行色匆匆,

行走在回家的路上。

四年魂牵梦萦。尘世几许沧桑。

唯一能证实我幸福的人是你吗?

回到炊烟袅袅的故乡,回到朋友们中间,

忍不住谈起我的旅行,谈起你,

我的内心空寂而忧伤

真的,我始终忘不了那段充满等待和忠诚的时光。

沿着勃朗宁夫人的诗篇我创造过你。

站在舒婷的木棉树下又不止一次被你轻轻歌唱。

我知道,路还很长,

但我没失掉过希望。

我爱你。但再次告诉世界的时候,我已做了父亲。

爱的盟约被风用魔法埋葬。

世界是一篇小小的童话,

我是落难的王子,你却成不了王子的新娘。

◎在故乡的山岗上

小心地敲开那首乐曲。我重新与你相聚。

在故乡的山岗上,

枫树林正悠然把夕阳收藏。

这秋天富裕的嫁妆,使你羞涩得满面红光。

微风,在你的颈窝躲过迷藏,

还把你长长的披发当成秋千,快活地摇荡。

露珠,顶礼过你光洁温柔的手,

采集过纤细温馨的指纹。

草丛,撩拨过你裙边上精美的花朵,

就像流浪歌手,

自在地把心中的情人描在六弦琴上。

就是变幻不定的星星和云朵,

也谛听过你慌张的轻吻,

感激中的一握,阴郁的呢喃。

甚至溪水,甚至透明的暴风雨。

都曾被你默想成美丽的旅伴。

那首乐曲还会继续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卢恒(贵州)

感谢老天,在一座林木繁茂的山腰创造了你

坐在石凳上,祖母认真地摇着筛子

捕捉米中多余的谷粒

祖父咂着老烟袋,惬意地讲述你

正如他年青时某位中意的女人

几年来,我出了趟远门

在千里之外,在著名的城市或壮观的海边

在谈吐风雅的朋友中间

都难以割舍对你的眷恋

在我的另一胃里,是你

用圆木、吊脚楼、青砖、土碗

甚至溪水般清甜的山歌喂养

是关于火塘和谷垛的种种写意

站在布满雨窝和核桃纹的石阶上

我尝试完成一次对你由衷的赞美

在火烟和乡音的爱抚中入眠

但总未能入愿

《过节》

粽子和黄粑很可口

山寨的“六月六”犹如一场庆典

刚有一批客人揖别

另一批客人又风尘仆仆笑闹庭院

父亲忙碌得像总统

沧桑的脸上始终阳光灿烂

腊肉和炖鸡在八仙桌上恭候

柴火熊熊,砂锅里的狗肉十分惹眼

山寨的节日让我和母语更加亲近

不远的群山像列队的骆驼等待启程

酩酊中的我遥望老家的山路

像母亲缠绕在头上的土布头巾

不时浮现缕缕温馨的牵挂

不时回荡声声柔情的叮咛

而父亲正和客人分享山寨的某些“惊喜”

比如考取了几个状元

比如外出的孩子又有几个发迹

偏偏对快要现底的酒坛只字不提

似乎这节日与它不带故沾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亲爱的朋友:

    欢迎您在新浪博客安家,您的博客地址是:http://blog.sina.com.cn/u/5678862370

    您可以用文字、图片、视频记录和展示最真实的自我,与网友交流,与线上好友聊天,还能通过手机发表博文和上传图片,随时随地记录心情和身边趣闻。

    我们为您提供了丰富的炫酷模板来装点您在网上的家园,强大的音乐播放功能更能陪伴您的网络生活。准备好了吗?现在就开始精彩的博客之旅!

 

温馨提示:

    只需一步您就可以把现有MSN SPACES、搜狐或网易的博客内容备份到新浪,现在就去搬家

    绑定手机博客,只要您的手机可以上网,就可以第一时间浏览他人的博客或者更新您自己的博客,您用手机更新的博客可以同时显示在互联网上

这样做您的博客会受到更多的关注:

    装饰个性博客,看看如何换上炫酷模板

    完善个人资料,上传靓照当头像

    随便逛逛,点击屏幕右上方的随便逛逛,看看邻居的观点,留下您的宝贵评论

 

还想了解更多,欢迎去帮助中心找答案。也可以到博客首页浏览大事小情。

                                                                                                                                                                      新浪官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