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夜冬雪
小夜冬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55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分类: 政治技术

  针对这篇微博【http://weibo.com/1235457821/EpoFzuI4F】,我说下我(作为外行)对经济学的看法:

  1,经济学需要有一些“底层学科”(如数学就是物理学的“底层学科”)。

  经济学的“底层学科”,主要需为类似以下情景提供基础理论:

  某个“单位”,他有某些需求;但是这个“单位”满足需求的过程,必须放在一系列“单位”(作为一个“场景”)之中,当然其他“单位”也有各自的需求。“底层学科”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单位”之间如何合并、拆解、统筹、博弈、同步、异步、阻塞......各种乱七八糟。

  这些 “底层学科”具体来源什么学科我不清楚,大概应该属于数学领域比较多吧(比如可能有统筹学、逻辑学、 算法学、博弈论等  )。但有一点需要清楚,这些  “底层学科”应该是完全理性、无感情(伦理)色彩的,比如说上述例子里,所谓“单位”并不一定指(“伦理”意义上的、被要求“必须”是)“人”,它仅仅只是“当前问题不可拆分的‘元素’”,应用这些理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如果有两种或两种以上的方式去做某件事情,而其中一种选择方式将导致灾难,则必定有人会做出这种选择。”——墨菲定律。

  ​【上一篇】分析到引发墨菲定律的其中一种情况,那种情况里主要是因为某人自发的动机。这里忽然想到还有一种“外部促成”的情况:如果某些人想引发不好的结果,或者至少害怕自己可能会引发不好的结果,最后被惩罚,这些人经常会想要促成别人犯下更大过错,以求所处的共同体对犯错有更大的容忍力,提高其对惩罚犯错的下限,顺便也制造一下法不责众的状态。这些人往往会促成别人去选择导致灾难的那种方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  最近在心理学的多个QQ群聊天,发现了这些圈子里的人的一些问题:

  1,表面的、整体的感觉上:

    多数是在玩“文字游戏”​,只是在不断引用“大师”们某本书某句话,甚至只是打“关键词”。但是如果你要他对应到实际的心理现象,叫他“举个例子”(不知道是不是“举个例子”对这些人有什么“通用”的杀伤力,这 “举个例子”已经成为一个梗了,比如以前手机QQ有个掉表情功能,“举个例子 ”是个关键词,一发送含有这个关键词的消息,画面就会不断掉下栗子砸你),没几个能够举出什么例子。他们就像念“阿弥陀佛”一样不断重复着某些经典,完全空洞无物。

    人际关系非常严重,很难就事论事,支持或者某个观点,很容易变成奉承或者得罪某个人,就是在玩站队伍游戏。

  2,​内在的、对对方个体层面的感觉:

    一方面他们内省能力、元认知能力大多严重不足——比如:给他们一个场景,要他们设想自己身在其中,虚拟自己在这个场景里会有怎样的所思所想的心理过程 (或者回忆和这个场景相似的曾经的感受经历) ,然后总结出来。但他们大多就是说一些“外部性”的东西,比如说下对这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先说两种很常见的生理和心理状态:

  状态一:不妨称之为“未热机状态”——就是整个人还没兴奋起来,还没被“激发”,处于一种类似“镇静”的状态;

  状态二:不妨称之为“倦怠状态”——就是整个人由于运动过后等原因,处于一种疲惫的状态。

  “未热机状态”和“倦怠状态”有时候给人的感觉会非常相像,很容易混淆,这就可以引发“拖延症”:当一个人处于“未热机状态”的时候,他错误地认为自己是处于“倦怠状态”,于是他就“休息”,得“养精蓄锐”后再做事——但不管他如何“休息”,他是永远无法“精神”得起来的,永远无法兴奋起来做事,睏睏倦倦、晕晕噩噩,永远都得“休息”——这就成了“拖延症”。

  治疗方法:跑步疗法。开始几天要不断突破“极限”,给自己订下一个目标,比如8公里,不管如何都得跑完,哪怕拖着身子;然后不断层层加码——比如10公里、12公里......我自己是几天就加到了20公里,还是有上下坡的山路。之后回落一个稳定值,比如以后每天跑个12公里左右就足够了。

  这个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事实投票“和”形式投票“,这两个词是我刚造的,其实也顾名思义。

”形式投票“​很好理解,就是搞的一套投票的程序里的那条投票。

”事实投票“​则是:某个人所做的具体的行为选择,是对当前所要表决的方案具有促成作用还是阻碍的作用,以此来变相代表他是投”支持“或者”反对“。从这个角度也许可以作出一些有趣的分析。比如:

1,比如是否实行“福利制度”,很多人的​”事实投票“都会选择让“福利制度”崩溃的行为选择,比如“坐吃山空”,这是否可以认为人们其实是反对“福利制度”的?(也许可以得出其实人们已经选择了“无政资”,可以作为一个伦理合法性来源)

2,​什么情况下人们的”事实投票“和”形式投票“是矛盾的?

3,什么样的方案容易导致人们的”事实投票“和”形式投票“​矛盾;或者说怎么故意设计”事实投票“和”形式投票“矛盾的方案?

4,​如何设计民主制度,让人们的”事实投票“和”形式投票“尽量统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顺序是从右到左。

  剧情大概是:生了个天才女儿,女儿为了讨妈妈欢心做了很多NB的事情,然后说是“妈妈教的”,妈妈消受不起,对女儿说了狠话然后离家出走。​求分析这个妈妈的心理。

  我每次看到这种剧情,心理总觉得很别扭(甚至犯“尴尬癌”),大概感觉就是:明明一个很“巨大后果”的事件,起因往往是这么点大的“屁事”,觉得这内心得有多“脆弱”啊。​发觉日本漫画(小说、游戏、影视等)很多这类心理剧,那些应该很“宏观叙事”的主题(比如社会、历史事件等),却总是把其中这类“屁事心理给挑出来分析,不给人家“文饰”的机会,看多了我觉得很受影响,世界观渐渐被去魅。相比起学习什么鸡汤思想,我喜欢这类收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22 01:36)

魅力型领袖的焦虑

  假设A是一个魅力型领袖,也就是他可以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才能技能,仅仅只是给群体提供一个“号召力”、“凝聚力”。

  那么聚集在A之下的人,究竟是怎么想的?我认为人们更多考虑的只是:我是为了和同样聚集在A之下的,其他的成员建立关系、建立起集团罢了——A本身可以并没有“长久性”的,甚至“实际性”的意义(就是让其当一下媒介,甚至仅仅只是作为一个让别人能够看到、找到的“标识”、“旗帜”)。

  那么可以引申出几种发散:

  1,一旦这个集团已经发展成熟,集团内部彼此之间都熟络了(也再加上技术的进步等因素,比如互联网对政治格局也是有非常大的影响的),可以去中心化地交流,那么A此时是不是就可以被抛弃掉?

  2,A会意识到上面第1点,从而会产生一种“被抛弃的焦虑”,这种“被抛弃的焦虑”我认为才是追求权力和贪腐的根源,这里的“追求权力”和“贪腐”其实仅仅只是对应两种浅显的策略:1,“追求权力”对应的只是阻碍“去中心化”的形成,也就是A会要求在他之下的人们必须通过他交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几个事例,不知道大家怎么看:

  (1),以前关注过超自然现象什么的,在这个圈子里大多都是拿某些案例出来争论。但我却考虑这种问题:我想要制订一套《超自然现象应对手册》,目的是教大家一套遇到超自然现象时如何冷静应对,且尽量搜集证据的技能(类似《急救手册》,教大家遇到危难时一些人工呼吸技术什么的)。

  大纲大概就是这样:

    1,首先当然是安全问题;

    2,拍照(或拍摄视频)技巧:

    {

     1,如何拍照,让拍出来的多张照片,难以被认为是合成制作出来的(即用PS等软件难以制作出相同的效果)

     2,如何拍照,让拍出来的照片能够提供尽量多的信息(比如可以故意拍一些参照物进去让其能够尽量地推算目标物的位置;甚至如果不同地方的人用同样一套技术拍照,根据他们的照片如果推算出的位置很接近的话,也可以互相作为其他照片都是真实的证据);

     ......(其他,想到就可加)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所谓“红白脸”结构就是:两个集团表面上互相对抗,但实际上的作用只是互相充当对方的“白脸”,不断把中立者往对方阵营这个“红脸”赶,同时还能达到维护对方阵营既有成员的团结的现象。

  两个相互对抗的阵营,如果他们同时满足以下要求,那么他们之间就会形成“红白脸”的结构:

  1,并不把对方阵营当做一个需要歼灭的“死敌”来看待(不管是打着“要统治对方”还是什么样的理由);

  2,双方都抑制“第三方”势力的产生;

  需要注意的是:

  1,这里说的并一定是一个“有预谋”的行为,只要你同时满足上述条件,那么“实际效果”就会不自觉地演变成“红白脸”的结构;

  2,这可能和“三权分立”的原理有关,为什么是“三”权?三这个数目意义何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当一个社会积累很多历史包袱,那么当这个社会在变革之时就会面临很多阻力。

  当然如果这种阻力仅仅只是​既得利益者不肯放手自身的利益,那么就是单纯的力量之间的角力问题,这不是我这文要说的。

  我这文要说的一种来源于正义的阻力

  ​何为”正义的阻力“?我举几个例子玩一下分析,也许大家就很容易明白。

  例子1:一个国家的饮食业的卫生向来是个问题,政府想要严打。但问题是整个国家,百分之九十的食店都是如此,都是用地沟油的,你能怎么着?​你一锅端掉这些食店吗?你可以想想这种情景:假设政府来了次大行动之后,某天你去某条美食街想买点吃了,发觉90%以上的店铺都贴着封条,而大量的人只能从剩余的几家店铺,排着几条街长的队伍都难以买到食物——显然这种状态是会出问题的,这等于毁掉了一整个地区的经济。那么怎么才能解决饮食业的卫生问题?只能逐个击破了,今天打几家明天打几家......慢慢地蚕食掉(也许改革和革命的区别也许就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