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5-07-03 14:40)

         老头儿“帮”​

 

        在南桥步行桥下,有一个小广场,临河靠坝,还有一排水泥砌起的坐凳。

       有一天,我散步到此,发现一帮人围在一起,似乎在听演说,便凑过去听。原来是几个老头儿在神侃。他们的话题,有很大的跳跃性,一会儿是政治的,一会儿是经济的,一会儿是社会的。神侃者,一会儿慷慨激昂,一会儿讥讽嘲弄;听讲的,无论讲什么,他们都不搭腔,而且连表情也显得冷漠。

       不知道过了多久,神侃者也许是累了,就走到旁边的石凳上坐下,那些听着的人,慢慢的就四处走开了。

       这以后,我再散步时,有时就有意无意的往这儿走,或者在不远处看,或者凑过去听听。见其豪气,也不觉其豪气;见其荒谬也不觉得荒谬。其实,真的无所谓好不好,都是闲人,而且是闲着的老人,像这样扎堆儿神侃,也挺有意思。闲侃总比闲愁的好。

       人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05 23:24)

聚会渤大

 

这是大学同班同学的一次聚会,时间是在20184月下旬。

聚会的准备发起,是大姜在微信说的,马上同学们就跟帖。接着大家就同意了,并要求锦州的同学筹备聚会事宜。开始我是有点疑问的,不就是见个面吗?这么重视、正规,为什么呢?这之后,很多同学们在微信里,就兴奋地聊着这事儿,说期盼着聚会。看大家这么热情的期待,我也就跟着期待起来。为了表达这份情感,我在微信里发了题为《生命的77·2》的一首诗,诗文是随意的,题目也是随意的,没有一点儿的推敲,却是有感而发。教育学院原郭玉华副院长,在上海看见了,还给转发到77·1班的微信群里了(那时中文系就我们两个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25 08:57)

博友“一蓑居”

  

首先,我要说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07 07:19)

窗前红枣树

 

山居窗前有棵枣树,树干有烟囱般粗细,大概是有些年头了。我喜欢它,主要是因为对它有一份独特的情感,它曾经是我的梦。我曾想用这棵枣树,做成一个畅叙亲情的背景,给家人提供一个快乐环境。

这样的情感,也许是挺怪的,但也许谁都有,一个小物件,一件小事儿,就能让人永远不忘,就是因为它连着一种微妙的感情,看见它,就能想起很多与之关联的事件。就比如这红枣树,就是因为小时候,树下有爷爷奶奶的影子,有父亲母亲的影子。也因为,红枣树能够把那种情感链接,让我们做后辈的,也得以模拟过去,想想看,等到红枣树结满果实了,在树下放几个凳子,大家坐在树下聊天,做回想和遥望的梦,那一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01 10:03)

怀念“吴老太”

 

今年四月下旬,大学同学聚会,我自然先想起了“吴老太”。

她是我大学的系书记,“吴老太”是我们背后对她的称呼。这样叫她,似乎有点儿不礼貌,而且,她也没到那个的年龄,当时她不到50岁。但这绝对没有半点儿的不敬,这绝对是一张亲切的表达,是在我们同学之间,一种亲切的称呼,称呼里充满了敬意。直到现在,我们提起她,还是这样的叫她。

大学四年生活,是人一生最美的岁月,虽然很多美丽的故事,会在岁月的长河中,被渐渐地冲淡,但还是会有些切身经历的小事儿,让人记忆犹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21 08:54)

    一墙奖状


    在我家的老房子里,在西墙上,曾挂着一排“三好学生”奖状,那曾是我的骄傲,也是父母的骄傲。 

所说的老房子,就是70年代那种普遍存在的红砖墙、木梁、砸顶的那种平房。我家的房子,是里外两间,西屋是炕,东屋是厨房;厨房的北半部分,隔断成个小屋,大概有六平米米左右。我家搬到那儿的时候,房子刚刚建成,因为内墙还没干透,所以,一到冬天,整个北墙就经常挂霜。我得到的那些奖状,没有镜框,就都贴在了西墙上。

那些奖状是我转入新的中学后获得的,我曾以此为自豪,还有骄傲的自信,有时还很自负,觉得那一墙的奖状,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15 08:09)

半夜敌情  

 

这个故事,不是杜撰,而是一个真实的演练,从学校的角度看,也应算是一堂课,一堂教育课。但设计者,是为思想教育,还是为军事教育,还是两者有之,我没弄明白。但这件事儿,我却牢牢地记着。

那是我刚上中学不久,有一天学校通知,要进行一次夜间拉练。

拉练的准备工作,是如何动员、准备的,我已忘记了,但半夜出发的情景,却还历历在目。半夜被父母叫醒,还是迷迷糊糊的,便与同学结伴来到学校。昏暗的操场,黑压压的都是人,我不知道有多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12 18:17)

一次劳动课


刚上初中,让我终身难忘的一个记忆,是一次“劳动课”。

我上学的时候,学校就是一个教学楼,在操场的西侧,是一个近乎u形的二层楼房,人字形房顶。楼里走廊宽敞,教室地下都是木质地板。从远处看,整个大楼给人一种典雅的感觉,透着一股“洋气”后来知道,那是日本人盖的。操场在大楼的西侧,四周都是公路。那时的课本,不是像现在这样文、理分科,叫数学、物理之类,有的课本就叫“自然”、“工业基础知识”等。所以,当时我对初中知识的印象,就感觉有点儿乱,不知道都属于什么体系,不知道怎么归类。至于劳动,属于什么“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28 11:14)

闲聊司马懿

 

记得曾看电视剧《军师联盟》,觉得司马懿是个忠臣,让人喜欢。但想起《三国演义》中的司马懿,却是个奸臣,藏着两个脸谱,真真假假的,让人不喜欢。这不免让人疑惑,司马懿到底是奸臣,还是忠臣呢?

     不管怎么评价司马懿,他的经历大抵都是一样的,虽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应该谁都能看到他为官做人的智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24 18:47)



童年的“四合院”

 

我总是奇怪地想,若把童年的时光分成三段儿,那在刚能跑能跳的那段儿,该是几岁呢?我真有点儿说不准,因为在我的记忆中,大脑自动收藏的几幅动画,落款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21 17:08)



亲情之旅

  

这是很多年前的事儿了。父亲那时退休在家,我们怕他寂寞,就利用休息日搞了一次旅游,地点是义县的万佛堂。

那天天气特别好,天清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老毛jinzhou
老毛jinzhou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915
  • 关注人气:4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