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江苏伟帅法人空间

江苏伟帅法人QQ空间

现实异常艰难,理想铁血推进

图片播放器
个人资料
江苏伟帅塑业
江苏伟帅塑业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776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江苏伟帅企业官网

江苏伟帅塑业官网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博文
更多>>
基础资料
财经要闻
相册专辑
加载中…
博文
更多>>
搜博主文章
个人经历
公司:
  • 江苏伟帅塑业有限公司

    1989年9月至今

新浪微博
精品博文
加载中…
个人简介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评论
加载中…
草根名博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7-12-09 16:38)
标签:

杂谈


马哥话题越来越热。漫开了。
不过,这次,好象不如以往的那么高大上的软性为阿 里 推广,而且,适得其反。
这不,又来啦:12月5日下午,互联网大会闭幕后,马 云 在乌镇接受新京报采访,就此坦率回应。马 云 说,“我跟赵 薇 加起来见面也没超过十次,其中大概至少五次还是因为公益活动在一起。”(详见2017.12.7新京报相关报道)
马哥做生意可以,但本次的危机攻关,真的不敢恭维。
谣言这个东西啊,不管对错真假,但绝对只有一个唯一结果,那就是“越描越黑”!清者自清。做到马哥这份上,有些话,不需要再出来和天下人争个家长理短的。不论争面子还是里子,总是马哥的不是。因为,在亿万人民的心里,你马哥,是强势。同情弱者,是人性向善的潜识。
何况,你现在说“没有和赵姐见面过十次”是什么意思?十次和八次有什么区别?撇清?
你现在向世人汇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世界互联网大会,理当不是哪一个人的信息成为头条。但今年,却越来越显现这个命算。不是既定目标,更不是好事。
马哥是功臣,但只能是臣,而且必须要做臣的本份和义务。这个定位,所有人包括他自己,必须认清。他的位置,到现在为止,已经被历史定位了。将来的结局,不敢说。
但现在就谈他的结局,不是好事。对他自己本人,对这个社会,都是一样,悲哀。
关键是现在真的谈了。越来越浓重。不是隆重的“隆”。
本年度世界互联网大会后,汇总最重要的信息,竟然是有关“马云被孤立”。
凤凰网接二连三报道,昨天环球网也上了一个有关马哥的评论文章。
让好多以前似是而非的信息,渐趋汇集。我真有点怕了。
我也真疑惑:英语学的好,都当上英语教师了,但历史呢?一堂课也没上过?体育老师都没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资 金 链 断,创业者不断加重的伤痛(上篇)
三小时前,一个好友突然告诉我,他涉足的一个公司,“我们公司 破 产!一言难尽”。后经细问才知,因为”资 金 链 断”。
这是一个在这个城市在一个行业颇有一定知名度和前景的企业,还有颇有建树的新锐团队,说倒下就倒下来了。现在想来,仍然心有余悸。
听说他们今年在这个城市一下子开了十几个大店。现在资 金 链 一断,就会有各种问题接踵而来出现,如装 修、物 业、库 存、原货等,如果后面发生各种 维 权,想必焦头烂额的事情定然不会少的。
民营企业 倒 闭的现实更多是这样的:即或悠关 生 死 存亡之际,爹继续不疼,娘更是继续不爱,最终是深陷沼泽,无人愿意拉你上岸……
这家公司突然 倒 闭,有多少是因为“上面”的因素?我更想诚请庙堂中有权有责的爷们,用算盘扎扎实实敲一下:一年下来,给民营企业送温暖的和给民营企业开 罚 单的或加坎的,各占几成?现在还有没有哪位爷还抱这样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昨天夜里突然做了一个梦,梦见家门口门前的小沟里、地面上,漫的全是水。我与涉水中到了院门外正准备出发,突然想起要给一点钱给父亲,以备他自己在家零用。心里想的好象一直就没给过父亲用项,一直差欠。倘给了,心里就特别安慰和舒畅。
立即转回身,向院门口家里走去,父亲刚好也迎出门。好象是在给钱的过程中,自己从梦中惊醒了,止不住泪流满面,哽咽不能自止。
自从二老走后,我从不相信随着父母二老的离去,我和二老之间的一切,就是一个终结。我凭借本能和直觉相信二老和我,和他们的儿孙,一定始终保持着某种联系。这种联系一定会以某种形式继续延续和缠绕下去,譬如,“感应”。
对于“感应”,无法言说,但是一定能够观察,一定能够感受。没有过和亲人生离死别经历的人,这方面的感觉,可能不会那么强烈。
昨天中午,吃了早中饭,径自开车,“回家”。
或是因进入冬季,乡下窄小的路上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8 13:37)
标签:

杂谈

今不唠鸡汤,只唠舀鸡汤的汤匙。
过去少时在农村用它,叫汤勺子。现在查阅后国标文字叫“汤匙”。
当它从我那小玻璃杯里掉下地上的同一动作表演第三次的时候,它引起了我的注意。
一年多前,因为身体的风水转向,屡次的就医,记得医爷说的最多的话,“少吃缓吞硬食,多喝水”。谨遵医嘱的后续是,我桌子上有了烧水的壶,盛水的杯。后来又因为屡屡看到办公室那些新潮小美女们没事就在她们自己的杯子里搅来拌去,然后优雅的吸吮,一副极享受的陶醉,便东施效颦也从商超买来了大大小小精致一点的玻璃杯,附带还买了一个“汤匙”。
还真值得狂夸一下:“我这边小同事的眼神,极好。”
每天早晨上班后,小同事们会把我昨天用过的杯子拿到二楼的餐厅重新给洗涤一下。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今天闲静之余才留意到,我的办公桌上两个一大一小的玻璃杯里出现了两个“汤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6 16:20)
标签:

杂谈

 

今不唠鸡汤,只唠舀鸡汤的汤匙。

过去少时在农村用它,叫汤勺子。现在查阅后国标文字叫“汤匙”。

当它从我那小玻璃杯里掉下地上的同一动作表演第三次的时候,它引起了我的注意。

一年多前,因为身体的风水转向,屡次的就医,记得医爷说的最多的话,“少吃缓吞硬食,多喝水”。谨遵医嘱的后续是,我桌子上有了烧水的壶,盛水的杯。后来又因为屡屡看到办公室那些新潮小美女们没事就在她们自己的杯子里搅来拌去,然后优雅的吸吮,一副极享受的陶醉,便东施效颦也从商超买来了大大小小精致一点的玻璃杯,附带还买了一个“汤匙”。

还真值得狂夸一下:“我这边小同事的眼神,极好。”

每天早晨上班后,小同事们会把我昨天用过的杯子拿到二楼的餐厅重新给洗涤一下。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今天闲静之余才留意到,我的办公桌上两个一大一小的玻璃杯里出现了两个“汤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有人说这是一位狗尾续貂的‘诗人’教给我们的狗屁胡话。但我知道,这类鸡汤类高大上的套话,放在这真正的冬天,还真管不上一件棉袄值钱。
窗外市道上除了缓缓行过一辆悠闲自在洒水的车,路灯昏黄的光似凝了水雾,零星的人也是夹紧双臂,步履匆匆,再多是基本看不到其它的活物;
北窗露出一点点缝隙,那冷簌簌的寒风如认亲一般直接往我骨隙里钻。气得我立即就近伸手用力,拉紧那窗户玻璃框;
掩上所有的房门,打开最近的那暖暖的灯。现在多用的是节能的LED,明知得不到一点点温暖,可那份希冀,是断断存在的。
平时放在走道上的、夫人心血来潮伺弄的花啊朵呀,夫人把部分给搞到室内来了。还有的大部分,听说是夫人一脸谄笑,竟说动了小区的物业安保,给放到了那低压房里临时寄存了。
温度不是波浪起伏的太大,也不是频升骤降,就这么不死不活的冷,搞得我夫人患得患失又想开地暖,又舍不得燃气费痴痴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17年11月20日,国媒一则简短的消息终于让一件事件尘埃落定。
苏南一个城市的前 政 协 主 席,涉 嫌 受 贿 罪 被 逮 捕。
但这个人,牵动着苏北这个小城大多数庙堂中人的心,并一定会有多人,发出沉重的叹惜。曾经,这个苏南的前 政 协 主 席,在苏北这个小城,主政多年。现在这个城市,他曾经主政的有些痕迹,还能找到。
相信自打这位前 主 席离开苏北这个城市不久“告老还乡”,可能有关他体面的表现,就被撤了下来。旧 官 场 上约定俗成的“人走茶凉”是一方面原因,更主要的是,这个城市的人民对这个人,颇有极大的争议。一定有太多人想到他的这个结局,但大多数人没想到这样结局的时间,来的这么快。
在苏北这个城市曾经的官 场 上,这位爷最终没有当上真正的“一把手”,就被广泛猜测出于“政 治 原因”。但民间传说久远的手“太长、太重、太广”的所谓的“三太”,和官 场 上传说纷杂的“嚣张拔扈”,或都是压垮他落暮之年的人生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昨天出发在机场柜台领票办托运行李时,柜台姐姐突然要我再买保险。记得当时我是极惊骇的。
我记得我在购往返票时,是买了保险的啊。满打满算才六天时间,为何又要我买保险?在我的一脸诧异下,那姐姐把捏在手里的收据又给放了下去,嘴里有点不自然的喃喃状。钱是亲爹?
但从那一刻起,我心尖上有阴影了。可没敢和我同行的两位哥哥说叨此事。
飞行亲途中,服务员正在我座位附近分发简餐,突然我发现那几个空服美女突然在我身边窄小的通道里蹲了下来,而且是尽可能缩蹲成低低状。
“怎么啦?”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心里原本就有的阴影更加高大起来,一阵猛然般的心惊肉跳。“要不要写遗书?这会儿上哪找纸笔去?”
大脑空白几十秒后,方才缓过神来。原来是飞机窜越云层发生的正常颠簸。空服急骤蹲倒,也是为了尽量增大安全系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知道为什么隔一阵子就会离成功会更近一点,因为我会检讨,隔三差五的。检讨后就是修正自己正在走的路,和正在做的事,包括正在想的思想。
应当是不久。这个时间不会太久,我太多的非工作时间非工作环境,诸如吃饭、出差途中,睡觉前,眼睛多都放在了看剧上。
从手机上看,诸如一些名剧,如谍战剧,战争剧,《亮剑》、《伪装者》、《雪豹》,等等。我手机多是商用,所以采办时多选内存大的那种。其中有三二部手机里,少于十部八部电视剧的,都不想每天随身带着。
“言多,是非多!”。不是强词夺理,也不是想自个给自个脸上贴金,刚开始,刻意追剧,有想学嵇康、阮籍类故事的想法,亦在可有不可有之间。
近来,有点厌了。细想一下,那些电视剧,甚疼的眼睛浏览久了,心里,好象也没记得什么,能有感耗的,真的是自己宝贵的生命时光。左思右想后,还是想继续恢复原状,没事时偷空,看看书,是真的。我知道,我这辈子,是断断离不开书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