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江苏伟帅法人空间

江苏伟帅法人QQ空间

现实异常艰难,理想铁血推进

图片播放器
个人资料
江苏伟帅塑业
江苏伟帅塑业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324
  • 关注人气: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江苏伟帅企业官网

江苏伟帅塑业官网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基础资料
财经要闻
相册专辑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个人经历
公司:
  • 江苏伟帅塑业有限公司

    1989年9月至今

新浪微博
精品博文
加载中…
个人简介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评论
加载中…
草根名博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拖沓至今,一直没有扯今这话题,实是不想给当事人或更增厌烦。
但说了,就对他,希望“知耻而后勇”,还有,以警他人。
半个月前的那一天,偶尔的一个正常工作时内的正常业务电话,竟然打通了也没人接。连续打了多次也没有结果。过了半天,那孩子(我们权称呼为“A”)回电过来,才知那个孩子(A)的小叔子(我们权称为“B”),输了近三百万,赌的。
而她(A)和她的对象,当时是立即回老家去处理会商,竟被那些上门讨债的那些人,限了自由,还被抢了手机,意思是断了她们一大家子报警的可能意图。所以没法接听我的“最高指示”。
据孩子(A)后来述说,她的小叔子(B)家包括她(A)的公婆家,都被那些上门讨债的人,砸得“地塌徒行”。
这塌天大祸是怎么闯下来的?
我并不认识他(B),但他有至亲的亲人(A),和我至亲。所以哪怕就是从人性最良善的角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国假的第二天,仍然没有外去的心。孩子昨晚来家吃饭的路上被堵的百无聊奈直至忍无可忍,无奈之下以江苏伟帅微博(还是微 信?)的名义向省交通台了一条堵车现场直播,被省台点名到姓免费为江苏伟帅做了一则广而告之。

    可喜可贺么?不管如何,但我,断断可不想能成为堵路大军的一员。继续上班,刚好,利用难得的清静,看看书,也可捋捋一下思路,希望或也可找到普天同庆的快乐。

    但断断没想到,撞天运般的竟然看到那一首小诗,有一种心情,没有人可以诉说;没有特别的故事,有你就够了;如果我有信仰,那必须爱你;谁没有秘密呢,只想深藏于心!”---因为在这个时间偶见了这么一首无名诗,那颗不该触动的心弦还是被撩疼了。

    唉,算是引语口开么?

    昨天冒雨去看了我的舅舅和舅妈,也是我离世的母亲她老人家唯一还在世的嫡亲哥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9 15:18)
标签:

杂谈


  每逢假日,就是最安静的时候,也是灵魂检讨的光景。
  郑重一丝不苛抄了一短文,发上来。或与时令节气氛围不合,但看过后,一定比收到二斤月饼或三只螃蟹,有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2 16:50)
标签:

情感

晨四点多,自然习惯的醒了,翘头侧目,室外隐隐的晨光落进眼睑。轻轻的掀开薄被,摸到床头小柜上充电的手机,轻轻一摁,主屏显示“五点没到”。
因为我早晨六点前因故必要出发,所以每天早晨要早起在这之前的这一阶段时间内解决吃喝拉撒漱洗问题,还必须不能惊醒头一天晚上做作业做到十一二点左右才上床休息的上初三的孩子睡眠。这是一个难度极高的动作过程,但我相信我已经把做间 谍 窃 案 中的谨小慎微极致动作演绎到了淋漓尽致。
就这样,夫人起初还屡次三番命我“不到五点半不准起来”,怕吵醒迟睡的孩子。记得最后一次也实在把我逼急了,壮着猴胆气呼呼回复夫人:“总共就半小时(要求完成吃喝拉撒),你来完成试试?”
明知不可为,而非要为之?夫人也被我用暴力语言剌得一愣一愣的,没奈何破天荒再次出现“针尖不对麦芒”的真事。
实际我已经够小心的了。每天早晨,和小偷一样,轻轻缓缓的翻下床,套上临时大内裤,轻脚踩在拖鞋里,轻手轻脚的扳下房门内侧的门把手,但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小盒度嘴暖胃的花生米被三抠两掏,几近没了一半都嚼下到肚;一杯奶茶,才充好不久,就迫不及待的牛饮入口。想学小资们那细嚼慢咽的样,自己都知道,自己再厚的脸都秀不来。老脸皮了,和那久喝的茶水一样,都寡了淡了。
静静的星期天,现时只有我一个人坐办。清爽的阳光洒进来,偶尔夹杂处理三两个 微 信和电话,那是一样努力的客户在继续放弃假休继续盘算着来钱的套路,我必须配合。
“有没有人说我也是黄世仁?”---这是哪跟哪啊?“这不是侮 辱 我,这是侮 辱 黄公世仁呢。”
同事们一个个休假,不是看麻就是游旅,扔下我一个人派坐在这六七十平方的办公室里,除了邻家的母猫在我腿边瞎窜乱蹭让我想入非非,还有马路上窜流不息的车辆和呼呼的噪音陪我,意烦心乱,如麻绕缠。
正胡思乱想,外面一个邻人家的小朋友打断了我的思路。那孩子人长得胖胖福福的样,站在门外不远处的马路边晃来悠去,耳朵上贴着电话,眉飞色舞的喜不自禁样,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职场

新学期才开学不久,有关学生的争论事,又发生了。不过,这次事 件 中的学生,是必须应当表扬的。
9月8号早上七点左右,青岛一中年男公交车上未给老人让座,却踹打中学生指其让座太慢。现处理结果出来,“该中年男人被拘10日 罚 款 500”。
众所周知,在公交车上给老弱病残让座,这是很多人都明白的道理,但因让座闹的不愉快却隔三差五上演那么一出出。原因不外乎:不愿让、不领情!但这次的这一幕却是个例外!
这一次事 件 中年岁大的这位主角,是为全体年长者的脸上抹了好大的一把子灰。
“龙生九种,各有不同!”,年长者不是一样的都是高素质,是同一个道理。
尊重老人,是这个社会不需讨论的共识,但“害群之马”的基点不仅只是建立在年轻的年龄层阶中。有个别年岁稍长一点的,为老不尊,内心充斥的暴戾之气并没有随着年岁的增长而有所削减,偶尔发泄出来多让环境颇感瞠目结舌。
而每当这类事 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现在遍地仍然多都是“老板”和“老板娘”。一棍子扔在街坊,仍然可以砸中七个板爷、三个板娘的头。
环境的日新月异和时代的飞速发展,促成了那类故事成就了一个个苦涩的笑话。那些今天还在脖子上挂如狗链一般粗的金质闪闪的东东,明天,可能破产得就差脱下那花花绿绿的“肥佬裤”拿去当了换币。
曾经有说,“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多少家大小企业包括“板爷们”都在以自身活脱脱的案例来验证这句话所述的真伪。
在现时每一个行业里,没有雄厚的资金积累,没有历经磨砺练就的鹰眼慧心,没有坚韧不拔的体质,没有明辩是非的能力,没有能管住自己去抵制诱惑的雄心壮志,想熬过行业的冬天,想在环境中做到“适者生存”,多无异于痴人说梦。所以有说,好多“板爷和板娘”,不是死在终点,多是死在跑向终点的路途中。
这都快成为这个时代潮流下大多数“爷娘们”的宿命了,可退可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职场

中午突然接到外地一工厂负责同志的电话,“原料要进不到了。怎么办?”
“我能怎么办?”我也心急,可真一点办法没有。平时我就象消防队员一样。
这些年,我有一个非 涉 水的特殊产品,共有几十家不同地区的供应商。但渐渐的,这些供应商,慢慢就象不远处那供热公司烟囱那袅袅的烟一样,慢慢消散了。截止到目前,只还有七八家供应商。
听说近些日子,有些这类材料供应商,一直在夜里偷着生产。据说,如果给环 保部门查到,“直接会把机器设备给砸了。”
他们那些原料生产的全过程,应当没有 污 染吧?当然我也知道,我这样的说法,就如那陡然的“下气通”一样。
这些天我的原料供应商中,已经有几个夹杂了情绪并最终体现在价格上。基本理由都是汇总后体现同样的意思:“原材料疯涨,环 保 检 查断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个标题的意思是,少年时不认真学习、不努力学习做人做事,净顾着伸手向父母要钱去玩、吃、喝、娱,长大后,这个社会,世界上的大环境,不会再象你父母一样的疼你、爱你,甚至于溺爱你、宠着你。社会环境,会因为你的无才、无德、无知和无能,毅然决然毫不犹豫的一巴掌一巴掌的掴回到你的脸上。
      脸被打肿了,什么滋味?
     今只郑重唠叨我的儿。
      这里有个插曲要提前特别交待一下。我夫人,和天下大多数家庭一样,是这个家庭的“财务总监”。对儿和对我一样,钞票管的蛮有条理的,任何用项开支,必须要有前因后果而且象公司化财务制度一样一五一十、白纸黑字、据实汇报的。以我夫人水平,俺就斗胆弱弱向有关财会培训机构咨询一下:“能拿到会计证么?”
     [害羞]此是闲话,一笔带过。
      我小儿的成长和学业,均是他母亲多年来一直在辛苦认真的跟着。小儿和他母亲无话不聊,对我,按我想象,可能选择“不尊重,但还是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忙活半天后,随手打开朋友圈,看到一个个满满的挂在嘴上的祝福,才知道,今是教师节。
        净挂在嘴上?但现在真迟了,哪有当天约酒的?
        但那份对恩师发自内心的尊重,还是冲淡了所有的世礼俗套。白开水也行,少约几个兄弟小陪陪?那个,还能电话吗?还会不会又象前次一样,辱我一鼻子灰?
       那次,也是约请恩师小聚。跳进脑海作陪的,有他。从早上一直电话,一直打不进,显示一直忙。后来让我另外兄弟打他电话联系,竟然联系上了,说晚上不一定到位。一直到晚上坐上桌,我才知道大概,就又回拨那一直没有接通的电话,三番屡次后,竟然通了,继续给我不卑不亢的拒绝。
      当时,外面是在暴雨。但以我当时的心境和理解,换着是别人请我,杀 头也要到场的。但最后,他说他家有人,实在来不了。理由确实冠冕堂皇,无懈可解。可我当时的心里,如外面倾盆的大雨被浇一样,湿凉透透。
       是你功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